新華網 正文
湖南新化森林公安打擊非法捕獵候鳥 4年破案66起
2018-01-03 07:30:3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年破案66起抓獲嫌疑人82名

  案發地點:湖南省新化縣

  案發緣由:新化縣森林公安局接到報警電話,有人在山頭捕鳥

  這是一條看不見的空中通道,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候鳥循著這條通道南來北往,被人們稱為“千年鳥道”。藍天如洗、萬鳥振翅……在湖南省新化縣的天空,在這條候鳥遷徙之路經過的地方,人們無不感嘆大自然的神奇。

  然而,當一束束探照燈光劃破夜色;當一張張捕鳥網張開血盆大口;當一桿桿鳥銃肆意噴射子彈……“千年鳥道”傳來的是候鳥的哀鳴,違法捕獵分子則當成了狂歡盛宴。

  誰來拯救候鳥,拯救這條“千年鳥道”?2014年以來,新化縣森林公安局在局長楊逢春的帶領下,對非法捕獵候鳥的行為進行嚴厲打擊,遏制了非法捕獵候鳥行為的發生。

  截至目前,新化縣森林公安局共查破非法捕獵行為類案件66起,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82人,刑事拘留45人,行政拘留11人。其中辦理該類刑事案件23起,移送起訴49人,有力震懾了非法捕獵候鳥的不法分子。央視播出專題片《蹲守在候鳥遷徙路上——千年鳥道上的陷阱》如實反映新化森林公安的候鳥保護工作。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來到這條千年鳥道。正值冬季,遷徙的候鳥早已不見蹤影,但在新化森林公安民警的娓娓道來中,記者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百鳥振翅的壯闊場景,又看到了新化森林公安民警們與非法捕獵分子鬥智鬥勇的驚心畫面…… 

  痛心疾首

  新局長懟上了捕獵分子

  2014年8月20日,楊逢春從新化縣委政法委調任森林公安局局長一職。俗話説“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多人沒想到,新局長的第一把火居然“燒”向了捕獵候鳥的犯罪嫌疑人。

  “我剛上任就接到報警電話,説有人在山頭捕鳥”。每年的8月,候鳥開始遷徙,新化的捕鳥分子也開始蠢蠢欲動,楊逢春到森林公安局上班的第一天就接到了這樣的電話。當晚,楊逢春獨自一人開車去巡視,看見許多山頭上都有燈光,一場新的殺戮即將展開。

  “過去,在候鳥遷徙的高峰時期,一個山頭會有上千人在打鳥,在燈光的照射下,成千上萬的候鳥被捕殺,觸目驚心。”楊逢春談起對候鳥的毀滅性捕殺行為痛心疾首。

  但是,遏制這種行為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有民警就擺出了幾個難題:捕獵的群眾眾多,難道將所有人都抓起來?捕獵分子基本都有鳥銃,森林公安民警赤手空拳去抓捕,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山裏的地形復雜,森林公安的人手不夠,能抓到幾個人?一個又一個的難題擺在楊逢春面前。

  楊逢春把突破口選擇在了捕獵燈光上。他説:“燈光捕鳥的危害性最大,對候鳥是毀滅性的大屠殺,我們就把打擊的重點選擇在這方面。”

  2014年10月1日,楊逢春帶著新化森林公安6位民警趕赴洋溪鎮,看到晚上的山頭幾乎都被照亮了。

  “別看山頭的燈光似乎就在眼前,真要開車進山裏去抓,會發現根本找不到方向。”一名熟悉情況的民警道出了裏面的玄機。山裏的地形非常復雜,捕鳥的燈光一般都裝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往往跟著燈光去找的結果是在大山裏兜圈。

  “我們就在路邊蹲守,不信他們不下山。”楊逢春果斷下達了指令。一直蹲守到淩晨三四點,終于等到了捕鳥的人,最終警方抓獲11名非法捕鳥嫌疑人。

  除了打擊非法捕鳥行為,新化森林公安民警們還積極對群眾開展教育宣傳活動,一次又一次勸離聚眾打鳥的群眾。經過長期的宣傳工作,新化縣聚眾捕鳥的場景不復存在了。

  堅持追蹤

  四年只為尋獲一處燈光

  2014年以來,隨著新化森林公安對非法捕鳥行為的打擊,尤其對利用燈光捕鳥加大了打擊力度,新化山頭曾經燈火通明的情況再未出現。

  採訪中,楊逢春帶著《法制日報》記者來到一間庫房,指著堆在裏面的巨大的燈光設備説:“這些都是我們繳獲的捕鳥燈光,如今已經很難再繳獲到了。”

  截至目前,新化縣森林公安局已經收繳野生鳥類2000余只、強光燈具120套、發電機20多臺、鳥銃100余支,有力震懾了違法捕鳥的犯罪嫌疑人。

  但是,也有少數人頂風作案,仍然不放棄利用燈光捕鳥。4年前,新化森林公安民警發現一個山頭有燈光,當他們循著燈光進山搜捕時,要麼迷失了方向,要麼就發現燈光消失了,幾次搜尋都未果。

  候鳥的遷徙有時效性,捕鳥的最佳時節在每年的九十月,捕鳥的燈光也只會出現在這個時間段,這給森林公安民警搜捕工作帶來了困難。

  “我們曾經一組五個人,先是開車找,車子走不動了,就步行在山裏找,還是沒有找到。”民警戴忠華告訴記者,搜捕燈光的事情可是辛苦活,有時得在大山裏轉上一宿。

  2017年9月,那處尋找了4年的燈光又出現了。“這一次有群眾報警稱附近有人在打鳥,我們初步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的活動范圍,決定一路蹲守,一路上山尋找。”淩晨1點多,蹲守民警成功堵住了一車人,但是卻沒有發現一只鳥,行動的成敗係在另一路上山尋找的民警身上。

  “我們上山後不久發現有一個農家院子,還養了狗,只能輕手輕腳地躲過去。”戴忠華正是上山的三個民警之一,他們在山上終于發現了那處苦尋多年的燈光,附近有6個人正在捕鳥。

  “我們沒想到對方有6個人,而且還有兩桿鳥銃,抓捕的時機不好把握。”戴忠華等人一路跟蹤捕鳥人到了山裏那個小院,正當他們猶豫時,聽到院子裏有收拾東西的聲音。抓捕時機到了,民警們立刻衝進去,將其中3人成功控制住。隨後,民警在山上找到了100多只被捕獲的候鳥,這處隱匿了4年的“燈光”終于被搗毀。

  事後民警了解到,這6名犯罪嫌疑人在2014年合夥購買了一套燈光設備,一起抬到了山裏選了非常隱蔽的地方安裝好,相約只在捕鳥的時候才能用。因為安裝的地點隱蔽,再加上犯罪嫌疑人謹慎,使得新化縣森林公安民警苦苦尋找了4年。

  生死一刻

  鳥銃走火差點誤傷民警

  “當時子彈就打在我們的車窗玻璃上……”戴忠華自從1998年加入森警隊伍以來,就一直工作在第一線,但是如此危險的時刻還是少有。

  戴忠華所説的生死一刻,出現在抓捕非法捕鳥者的一次行動中。當時,森林公安民警正對幾名逃跑的捕鳥者進行追捕,在抓捕的過程中,一聲槍響,讓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抓捕過程中不是沒考慮過捕鳥人手裏有鳥銃,但對我們放槍的還是第一次。”事後,森林公安民警將放槍的嫌疑人抓獲後才得知,是槍支走火了。但是,子彈可不長眼,那一槍如果就打在追捕的民警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這樣驚險的夜晚,對新化森林公安民警來説,其實又是平常的。

  楊逢春向記者講述起一次行動。在那次行動中,為了不讓車燈驚動非法捕鳥者,森林公安民警們只好步行近10公裏,來到神像山下的卡口埋伏蹲守。“手電也不能打,只能摸黑前行,從淩晨2點走到4點多。”天微微亮時,非法捕鳥者騎著摩托車下山,森林公安民警最終成功抓獲5人。

  “每年進入9月,大家幾乎都是連續作戰,我曾經有3天總共只睡了6個小時。”戴忠華感慨地説。

  為了打擊非法捕鳥行為,新化縣森林公安民警有時需要偽裝成捕鳥人,鑽進山溝裏展開偵查;有時在抓捕過程中,犯罪嫌疑人因為熟悉地形,往往躲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如石縫裏、甚至糞坑裏,民警們如果不留意就讓其逃脫了;有時接到警情已是深夜時分,民警們要迅速從溫暖的被窩裏彈起來,奔赴黑漆漆的大山裏……但是無論多麼辛苦,新化縣森林公安民警都無怨無悔,默默守護著候鳥的遷徙之路。

  據統計,2014年8月以來,每到候鳥遷徙季節,新化縣森林公安局班子親自上陣,共出警190余次1800余人次,使得新化縣非法捕獵候鳥人數同比減少90%,捕鳥數量同比減少95%,新化縣森林公安民警成為了“千年鳥道”的守護人。

  制圖/李曉軍    記者  阮佔江  通訊員 肖 鵠 曾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冰雪慶新年
冰雪慶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新年送溫暖
新年送溫暖
世界各地迎新年
世界各地迎新年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200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