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西站鐵路民警的春運日常:三處布點抓逃犯
2018-02-04 06:54:0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候車室、站臺、車廂三處布點抓逃犯 便衣民警化裝後同事都認不出來

  西站鐵路民警的春運日常

  守在站臺的民警將在逃嫌犯截住

  2月1日春運大幕正式開啟,短短一個月內數十億人次的遷徙,是對所有鐵路工作人員的巨大考驗。最近北京各大火車站的客流逐漸攀升,北京青年報記者走進北京西站,跟隨、記錄鐵路警察為保障春運、乘客安全所做的工作。在偌大的北京西站,著急返鄉的人們來去匆匆,很少有人會注意到,攔逃犯、抓小偷這種事就發生在他們身邊。

  平均一分鐘被問詢兩次

  隨著春節的臨近,北京各大火車站客流逐漸增長,尤其是北京西站。在春運開始的前兩天,北京西站單日的客流量就已經超過10萬人。這一現象從途經的地鐵就能明顯感受得到,在原本屬于客流低峰的時段,途經北京西站的地鐵車廂裏也顯得非常擁擠,乘客“大包小裹”準備登上回家的列車。

  陳成夙是北京鐵路公安處北京西站派出所執勤三隊的隊長,下午2點,已經在候車室大廳內執勤了7個小時。早上8點正式上崗後,陳成夙在候車室內著制服執勤,來來回回地穿梭在候車大廳,處理可能發生的問題。下午2點,他來到了位于二樓候車大廳的報警點。

  “警察同志,我快趕不上車了,你快看看我這個是在哪個候車室?”“第7候車室,往前走就能看見了,一個特大的數字7。”落座後,問詢的乘客幾乎就沒停過,不是問路的就是問候車室的。陳成夙説,北京西站佔地面積大、路線復雜,很多乘客進站後有點蒙,所以詢問的乘客特別多。平均一分鐘就得有兩個乘客來詢問,僅這個報警點一天的詢問量就數不勝數。

  為此,每位民警也對各車次、各候車室的情況了如指掌,如不經常更換候車室的車次,民警隨口就能答出哪趟車在哪個候車室。春運期間加車較多,民警手裏也有一張表,不確認的時候低頭看一眼,就能給乘客指路,盡量節省時間。

  兩個小時內部署抓逃犯

  下午2點半左右,陳成夙忽然接到電話:有一名網上在逃嫌犯很有可能到北京西站乘車。根據線索,這是一個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案件,嫌疑人羅某,雲南人,1986年生人。他將乘坐當天下午4點15分由北京西站始發終到貴陽的Z77次列車。此時,距離發車時間還有不到2個小時,在這2個小時期間,民警需要掌握嫌疑人的體貌特徵,部署抓捕方案。

  查詢公安部的網上在逃人員信息可以看到羅某的身份證照片,但是沒有身高、體重等信息。從照片上看,嫌疑人額頭較寬,有點“招風耳”。陳成夙分析説,估計這個人本人與照片差距較大,1986年出生的嫌疑人已經30多歲,而照片看上去也就十七八九,照片應該拍了好幾年了。一些多年在逃嫌疑人被抓時幾乎是改頭換面,完全認不出。關于人臉的辨別,很多民警説不出什麼理論,更多的是一種感覺,而在不斷積累中,這種感覺真的很準。

  下午3點15分左右,陳成夙因臨時有其他事情要處理,部署另外兩人到該車的候車室去尋找。正常情況下,乘客應該提前一個小時進站候車,嫌疑人很有可能已經到達了候車室。該候車室滿滿當當,實際上最近幾天候車室都呈現這種狀態,入口處都擠滿了人。兩名鐵警在該候車室搜索了幾個來回,沒有發現相似人員。

  15分鐘後,北青報記者跟隨兩名民警來到北京西站的第10站臺,此時距離該趟列車發車還有45分鐘。候車室沒能找到人,站臺上是第二個抓捕位置,如站臺上也沒能找到,再上車,這是最後一道關口。下午3點半,站臺上空空蕩蕩,只有列車員站在各自車廂的門口準備迎接乘客上車。此時唯有在站臺上等著嫌疑人的出現,嫌疑人的座位位于16車廂,鐵警就站在15車廂左右的位置等待。

  站臺上攔住在逃嫌疑人

  在沒有遮擋的站臺上,北青報記者穿著厚厚的羽絨服也感覺瑟瑟發抖。10分鐘後,終于有乘客出現,然而均是一些特殊情況要提前上車的乘客。又過了10分鐘,終于,大量的乘客開始走上站臺。“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和車票。”兩名民警分別攔住幾名乘客,查看無異常後,放乘客乘車。幾名乘客都無異常,在場幾個人都有些猶豫,嫌疑人到底會不會出現。

  就在此時,兩名男子向16車廂走來。兩人看起來個子都不太高,沒有大件行李,只是隨身攜帶背包及食物。民警攔住兩人,要求其出示身份證。其中一名男子拿出身份證,鐵警拿過來一看,正是嫌疑人羅某。向其出示了網上在逃信息表及拘留證後,羅某被銬上了手銬,直接被帶回了派出所。整個過程中,羅某沒有一絲掙扎和反抗。“知道什麼事抓你吧?”“知道。”除了這句,羅某幾乎沒有説話。

  據了解,2017年2月24日至5月5日某農業開發公司遼寧盤錦分公司以公司擴大生産需要資金為由,面向社會不確定群體發放宣傳單,吸收資金並承諾給投資人高額利息。截至5月,吸收投資戶50余人,投資金額130余萬元,羅某作案後潛逃。此事由遼寧盤錦市公安局立案,2017年10月27日羅某被公安部列入網上在逃人員名單。

  僅僅3個月,羅某就被北京鐵路警方抓獲。目前羅某被臨時羈押,北京鐵路警方已通知遼寧盤錦警方,後續事宜將移交遼寧警方處理。

  同事險沒認出便衣民警

  在派出所門口,陳成夙正準備和兩位民警一起將羅某帶去審訊時,對講機裏又傳來其他隊員的消息,剛剛安檢撿到的一個黑色書包已經找到失主了。

  原來就在民警抓捕羅某時,進站口的一臺安檢儀上發現了一個無主的黑色書包。經過檢查,裏面只是一臺學習機和課本,這讓大家多少松了口氣。十幾分鐘後,一對父子找了過來。丟了書包的孩子急得直哭,以為學習機裏的資料、作業全丟了。原本這對父子以為自己的包是落在了地鐵上,只是順便到安檢臺問問,沒想到書包真的在這。找回書包,孩子又樂得不行。

  據負責安檢的民警介紹,當天已經幫6名失主找回了包,平均每天都有七八個丟包的,一般為落在安檢儀上或者被錯拿。春運後可能數量會更多,乘客在安檢時一定要多加注意,看好自己的背包,如發現丟失可以趕緊回安檢臺尋找。

  正在北青報記者了解情況時,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民警愣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是自己的同事——有十幾年反扒經驗的民警杜軍。戴著假發、眼鏡,連同事都認不出來,走在人群裏,他更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不會有人多看一眼。西站的便衣警察們正是以這樣的偽裝,藏身在人群中,保衛乘客的安全。

  杜軍説,隨著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大,西站內的扒竊警情大大減少,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水平。除了打擊,杜軍還為提高乘客的防范意識下了一番工夫。“外套側兜,放啥都丟,早丟晚丟,早晚得丟”這句話最近在北京西站廣場頻繁播放引起不少乘客的注意。這句話正是杜軍編的,他説不是詛咒大家丟東西,而是希望能夠吸引大家的注意,以前廣播裏放的提示語大家聽不進去。這句話確實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聽到後摸一摸自己的手機、錢包,盡量放進自己的裏兜,放在外兜不是自失就是容易被偷。

  簡單聊了幾句,杜軍換了個造型,又消失在了候車的人群裏。(文/本報記者 匡小穎 供圖/鐵路警方)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64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