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車蟲線上攬客 收費幫“問題車”過年檢
2018-02-05 07:23: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車蟲線上攬客 收費幫“問題車”過年檢

  收費數百元至上千元,形成處理違章罰款、代銷分、代驗車等“一條龍”鏈條

  豐臺一檢測場,一名車蟲正在收代驗車的費用。新京報記者 顧開貴 攝

  一輛京牌“問題車”找車蟲代驗車後,拿到了年檢標志

  為上路行駛車輛安全性能把關的車輛年檢,成為一些車蟲牟利的渠道。

  他們聲稱“尾氣不達標”、“發動機故障”等情況也可順利拿到年檢標志,借此向車主收取數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代驗車費用。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車蟲從線下轉移到線上,通過網站公開招攬生意,他們一般以多人為一個團夥,且形成完整的服務鏈條,包括聯係客戶、處理違章罰款、代銷分、代驗車等,一步一步向客戶收取費用。更有車蟲以“代辦驗車”、“偽造車輛尾氣超標的檢測報告”為由對年檢車主實施詐騙。

  深圳汽車維修行業協會副會長王朝武表示,放任車蟲代辦的那些“問題車輛”上路,後果可能更嚴重。

  問題車宣稱“600元包過”

  在網上搜索“北京驗車”“代辦驗車”等關鍵詞,很輕易搜到關于代辦驗車的網址和信息,其中不乏“包過”、“車蟲代驗”等説法。新京報記者隨機聯係幾家,對方均表示“交錢可以包過”。

  一個名為“北京路路通汽車服務”的網站辦理業務包括“處理違章”、“代辦驗車”、“違章代辦銷分”等,業務范圍不僅包括北京,還延伸到河北。據網站介紹,該中心成立于2004年,積累了多年經驗,先辦理後付費。

  通過網站所留電話聯係後,一名自稱徐哥的人表示,把車開到北京豐臺工程機械修造廠機動車檢測場先看看,他平時就在該檢測場內。

  北京市交管局網站顯示,該檢測場位于豐臺區羊坊村919號,成立于1988年,是北京市最早成立的檢測場。

  1月20日,記者開著一輛8年車齡的車,來到該檢測場。此前,該車經修車專業人士檢查時,發現發動機故障燈常亮。該人士稱,這是因為三元催化器故障,導致尾氣無法過濾,所以故障燈常亮,正常情況下無法通過年檢。

  按照相關規定,機動車年檢依次包括外觀檢測,尾氣、剎車、燈光等上線檢測。車輛因發動機故障燈常亮將無法通過上線檢測環節,需在20天內自行進行檢修,檢修後重新年檢。

  “能驗,600元包過。”1月20日,徐哥查看車況時看到亮起的“發動機故障燈”對記者承諾。記者擔心怕過不了年檢,徐哥説,只要提前説是故障燈亮,也就是多花幾百塊錢的事兒。

  徐哥看起來三十出頭,自稱長期在檢測場幫人驗車,忙的時候一個人帶三四輛車去驗,每天能驗十多輛。

  他的“辦公”地點不在檢測場周邊,而是在檢測場內部的候檢室內。他將記者帶到候檢室等候,他自己去驗車。

  候檢室內墻壁上,貼著幾條檢測場的提示語,“請您不要找陌生人代理驗車,以免吃虧上當。”“如找陌生人代理驗車,一切後果,您自己負責”。

  墻上張貼的驗車規定顯示,檢測場只收取押金200元,車輛檢驗合格後,用押金結賬,多退少補。如尾氣、安檢一次檢驗合格,最低收費191元,該檢測場一次檢驗合格率在80%左右。

  一小時後,徐哥開車回來後對記者説,車輛輪胎規格不統一,尾氣也檢不過。但花七八百塊錢就能辦。

  徐哥進一步解釋説,可以找個輪胎規格一樣的照片補上,尾氣找別的車替一道手續。他向記者表示,再給700元,車輛當天就能驗過。

  記者付款後,徐哥駕車返回檢車場地。半小時後,他將一張檢驗合格單遞到記者面前,報告顯示,車輛外觀以及尾氣檢測結果均為合格。

  記者注意到,和徐哥一起的另一名男子在檢測場入口處主動招攬驗車生意。檢測場一名保安説,徐哥等人在檢測場已活動多年,“很多來驗車的人會直接先去他那兒”。

  針對“問題車”花錢就能過年檢,北京豐臺工程機械修造廠機動車檢測場一名負責人表示,發動機故障燈只要亮,百分之百檢不過。他還稱檢測場不存在“車蟲”。

  補分、交罰款、代驗車一條龍

  不僅是北京豐臺工程機械修造廠機動車檢測場,新京報記者在北京空港方興機動車檢測場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一輛年久失修、發動機故障指示燈常亮的問題車,在向車蟲交納了2000多元後,成功拿到了年檢標志。

  1月6日,記者開著這輛“問題車”來到位于東北六環外的北京空港方興機動車檢測場。在大門外,此前聯係好的一名車蟲繞車查看一圈後,打開車門和後備廂,掀開引擎蓋,隨即發動汽車,儀表盤上“發動機故障燈”亮起。多次點火嘗試後,報警燈仍未消除。該車蟲稱,車輛需要先修一下。

  在該車蟲的建議下,記者將車開至檢測場西百米處的一家汽車修理廠內。修理廠比較簡陋,只有兩間平房,門口一片空地。修車工人查看汽車情況後,試圖通過檢測儀把故障燈“消掉”,但未成功。

  之後,另一名車蟲劉哥來此了解情況,説“可以先驗車。”記者告知劉哥,車輛有600元違章罰款未交,且被記罰3分。劉哥當即表示可以幫忙“補分”。

  隨後,他把車開到修理廠邊上的一間民房外。屋內的辦公桌上放著一臺電腦,堆著各類行車文件和幾本機動車行駛證。

  “查一下違章。”劉哥用方言跟桌前一名女子説,對方在電腦上錄入車輛信息後,向記者索要600元交罰款。

  當記者詢問該問題車輛能否順利通過年檢時,劉哥稱“包過”,但具體操作他不願多説。他顯得很謹慎,説驗車時希望記者在門外等候。

  在記者再三要求下,劉哥駕車帶著記者一起進入檢測場,徑直開到檢車線上等候。只見檢測場內多處懸挂橫幅,寫著“嚴厲打擊違法驗車”等標語。

  劉哥要求記者向其轉賬500元作為“驗車費”。收錢後,他下車與兩名身著檢車員制服的男子寒暄,顯得十分熟絡。劉哥稱,“這裏的人我都認識。”

  車輛外觀檢測完成後,劉哥又要求記者給他轉賬450元,用于“補分”,150元一分。之後,他將車開到另一處檢測點,讓記者下車等候。約半小時後返回,他指著儀表盤上的報警燈説,車輛有故障,尾氣檢測不達標,過不了。

  他同時提出兩種解決方案:把車開回去修好,修理費得兩三千;給他860元,今天就能搞定。

  記者當場轉給劉哥860元,劉哥當即打了一個電話,向對方告知這輛車的情況,並請求“能不能今天給辦了”。隨後,他將車開進檢車線,半小時後,拿著一份檢驗合格報告返回。

  在機動車安全技術檢驗報告中,該車輛檢驗結論為合格。而另一份“在用汽油車穩態加載排放試驗檢測報告”顯示,結果及最終判定為合格,並蓋有環保年審專用章。

  至此,整個驗車環節中,記者共向劉哥轉賬2410元。由于當天未換領年檢標志,劉哥稱會郵寄上門。兩天後,記者收到其寄來的年檢標志。記者來到東城區車管所,係統查詢顯示,該車已通過年檢。

  北京空港方興檢測場投訴接待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可能確實存在“車蟲”違規代辦的情況,此前該檢測場也接到過相關反映,“現在對于檢車的要求特別高,比如尾氣和剎車,都有儀器量化數據,人為無法幹預。”該工作人員表示稍後會向上級部門反饋記者的投訴,進一步加強管理。

  車蟲自稱有熟人好辦事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車蟲從線下轉移到線上,通過網站公開招攬生意,他們一般以多人為一個團夥,形成完整的服務鏈條,包括聯係客戶、處理違章罰款、代消分、代驗車等,一步一步向客戶收取費用。

  “這些車蟲上網一搜就有。”家住北京西城區的劉忠(化名)説,去年他找車蟲在亦莊橋附近一家檢測場給自己的一輛老款別克車做了年檢,一共花費750元,“300元驗車費,450元保過費”。

  劉忠説,他那輛別克發動機已經有些年頭,經常熄火,而且尾氣排放超標。他通過網絡搜索,找到“車蟲”,從驗車到拿到年檢標志一共只花了兩天。

  多名車主表示,曾通過上網找“車蟲”幫忙辦理驗車,花費在200元到1000多元不等。

  除了線上車蟲,仍有車蟲蹲守在部分機動車檢測場外“攬活兒”,並轉戰好幾個檢測場之間。

  1月1日,記者來到通州機動車檢測場,聚在一起的五六名男子向記者走來,主動詢問是否需要“驗車”。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後,其中一名自稱林哥的男子稱可以幫忙代辦。

  在得知記者的車有點問題後,林哥笑著説,“我們做的就是有問題的車,只要花錢就行。”

  他還説,想要代辦驗車可以直接把車開過來,現場就能驗,“最多一上午搞定”。

  檢測場門口,一名中年女子也向記者推銷可以幫忙給問題車輛驗車,另外“消分”也沒問題,“1分150元。”並給了一張抬頭為北京某汽車服務公司的名片。

  1月6日,記者再次聯係林哥想給問題車輛驗車,林哥卻改了驗車地點,“通州那個最近大檢查,你直接開車來順義”。對于這兩個檢測場,他表示都很熟。

  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車蟲,對于代辦驗車都很謹慎,輕易不會讓人跟車前去驗車。

  至于如何能將“問題車”成功通過年檢,車蟲也諱莫如深。只説自己在檢測場有熟人,所以才能辦事。

  “我們也得給人家錢。”車蟲徐哥説,他也是找檢測場內部人士“辦事”,並強調“不熟這事辦不了”。

  車蟲以“代辦驗車”為由詐騙車主

  針對車蟲收錢代驗車,北京警方近年曾屢次打擊。2016年,北京警方經過前期偵查摸排,一舉打掉4個“分蟲”和1個“車蟲”犯罪團夥,抓獲嫌疑人64名,加上此前抓獲的7人,此次行動共抓71人。

  但車蟲代驗車仍屢禁不絕,甚至從線下到線上規避風險。一些車主會因車輛尾氣不達標等原因,花錢找車蟲代驗車,也出現過被騙的案例。

  2017年12月29日,市民陳憲(化名)就在通州機動車檢測場,想找車蟲代驗車時被騙。他説,當時他正在檢測場排隊辦理年檢手續,隨後遇到一名男子稱只要向其繳納100元服務費,就可以跳過排隊程序直接年檢。交完錢不久,對方稱他的車輛存在故障,如想通過年檢需繼續交錢,“少則幾百,多則數千”。實際上,正常車輛年檢費用只需要200元左右。

  “他們把我的車開走後,根本沒去檢車線檢車,就拿著偽造的檢驗報告回來,告訴我車有各種小毛病。騙我繼續交錢。”陳憲説。

  今年1月21日,通州警方發布消息稱,成功打掉以宋某某為首的“車蟲”犯罪團夥,刑事拘留嫌疑人7名。

  通州警方微博監控到陳憲的舉報後,迅速成立專案組。先後于事發當天兩次會同京朝車管所實地觀察、調取錄像,掌握“車蟲”作案特點及作案團夥情況。

  隨後,通州警方在通州機動車檢測場將以宋某某(男,28歲,黑龍江人)為首的7名嫌疑人控制。經查,宋某某等“車蟲”以“代辦驗車”、“偽造車輛尾氣超標的檢測報告”為由對年檢車主實施詐騙,現已初步核破案件5起。

  “車蟲違規代辦屢禁不絕,一個重要原因是目前機動車檢測的技術和門檻還沒有完全杜絕人工幹預的可能性。”深圳汽車維修行業協會副會長王朝武説,比如尾氣超標,可以通過在檢測採集器上做手腳使其達標,這已經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在剎車檢測環節也有人為幹預的可能。

  此前央視曾報道,有檢測場通過在尾氣採集器上安裝設備,通過開關控制有害氣體的進氣量。

  王朝武認為,更嚴重的還是車蟲違規代辦的那些“問題車輛”,“問題車輛上路極易引發交通事故,拿剎車來説,如果一旦出現剎車失靈,影響的可能就不只是一輛車,而是整個車道的行車安全。”

  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李明

  A08-A09版攝影(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67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