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唐山女童沉屍枯井案”當事人獲無罪
2018-08-10 07:53:0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999年,河北省唐山市新集村兩女童失蹤。兩天後,在枯井中發現兩名九歲女童屍體。

  8月9日,判決無罪後,廖海軍第一時間到父母墳前祭拜。

  8月9日,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廖海軍無罪後,廖海軍與兩名律師在高院門口合影。

  8月9日中午12時許,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廖海軍無罪。法院電動門緩緩打開,廖海軍含著淚走出來。瞬間,媒體記者、遠道而來的支持者,共20余人把他團團圍住,拍照、合影,像是在迎接一名成功跑完馬拉松的運動員。

  事實上,廖海軍確實跑了一段“馬拉松”,歷時19年。

  1999年,17歲的他,被認定殺害兩名9歲女童。4年後,被唐山中院判處無期徒刑。服刑11年,取保8年後,廖海軍終獲無罪,跑到了馬拉松賽道的終點。

  同樣宣判無罪的,還有他的父親廖友、母親黃玉秀,兩人此前被認定協助拋屍,犯包庇罪,各獲刑5年。服刑結束後,2010年,廖友因病去世,在此次判決前25天,黃玉秀也突發疾病離世。

  為了讓抱憾離去的父母“見證”這一刻,廖海軍帶來了他們的遺像。走出法院後,他將遺像擺在法院正門口的花壇前,跪下、磕頭。“爸、媽,我們平反了,我們是清白的。”廖海軍哽咽的喉嚨裏,擠出微弱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

  兩女童沉屍枯井

  1999年,河北省唐山市新集村,叔伯姊妹陸蘭、陸童(均為化名)失蹤。兩天後,在新集村上河水庫的一處枯井中兩名九歲女童屍體被發現。屍體檢驗顯示,一名被害人頭頸部傷口28處,三指離斷;另一被害人頭頸部傷口18處,4指離斷,兩名死者係被他人用銳器砍擊頭頸部致死。

  案件震動整座縣城,警方隨後開展排查。一周後,警方宣布破案,稱17歲的廖海軍有重大作案嫌疑。同年三月初,廖海軍及其父母先後被執行逮捕。

  經過檢察院五次退偵,2000年6月7日,檢方向唐山中院提起公訴,2001年3月30日、2003年7月1日,法院兩次開庭審理此案。

  檢方指控,廖海軍因瑣事,對同村的陸永勝不滿,並懷恨在心。1999年1月17日12時30分許,廖海軍在一家小賣部前,遇到陸永勝的女兒陸蘭、侄女陸童,遂生報復之念。他將兩人騙至自家東屋,用鐵管分別砸向兩人頭部,並用自家菜刀朝二人頭頸部猛砍數刀,致二人嚴重顱腦損傷、失血性休克和腦功能障礙死亡。起訴書提到,廖海軍作案後,在其父母的幫助下,將屍體拋屍村東南的廢棄水井中。

  定罪的關鍵,是因為警方在廖海軍家發現血跡。刑偵人員在他家東屋發現血跡:床西北角包箱板面和相應位置的西墻壁上,有噴濺血跡;床頭附近有六處明顯血痕和許多小血點;單扇門下緣可見淡色血跡;西屋門口南側,地角墻壁上有滴落血跡。

  唐山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證實,死者的血型分別為O、A型,廖海軍家東屋墻角提取的血跡為O型及A型人血,判決書也提到,廖友的血型為O型、廖海軍的血型為A型。判決書中,上海市DNA檢驗報告書並未確定血跡是否為被害人的,只是提到“不能排除該血跡中混有陸蘭的血跡”。另外一個證據是,經過DNA檢測,捆屍繩上提取到的毛發,是廖友毛發的可能性為99.999999%。

  辯護人提出,廖海軍殺人動機不明,殺人現場不能確定,本案無直接證據,間接證據也缺乏關聯性,但法院並未採納。2003年7月9日,唐山中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廖海軍無期徒刑,廖友、黃玉秀各獲刑五年。

  懸而未決19年

  廖海軍告訴新京報記著,法院判決後,為避免父母的刑期受到不好的影響,他沒有提起上訴。但黃玉秀咽不下這口氣,她覺得兒子是清白的。出獄後,便堅持申訴。

  她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並不識太多字,但考慮到“打官司總得會寫字”,在服刑期間,開始學習寫字。出獄後,黃玉秀奔波于唐山、石家莊、北京各級法院,一邊撿塑料瓶、打工,一邊申訴。

  2009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河北省高院再審此案。同年,河北省高原作出裁定,以此案事實不清,裁決撤銷一審判決,發回唐山中院再審。

  2010年4月22日,廖海軍被取保候審。在此之前,有人通知他,今天會有人來接他。“當時還以為要回看守所,拿了很多東西,走到門口,獄警説‘回什麼看守所,你媽在門口接你呢’。我一聽這話,我腦子就一片空白了,激動。”

  再審程序啟動,他以為很快就能等來判決,但直到2016年5月26日,唐山中院才開庭審理,開庭後兩年,遲遲未判決。廖海軍自嘲,他在漫長的等待中,成了最自由的“罪犯”,出入自由,也可以去秦皇島打工。

  物證丟失

  唐山中院再審開庭審理此案前一周,李長青作為廖海軍的辯護人介入此案。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此案懸而未決多年,高院啟動再審,是冤案的可能性非常大。閱卷後,他更加堅定了這個想法。一周的時間內,就案卷中的證人、證言,李長青寫了上萬字的辯護詞,提出種種疑點。

  他提出,關于殺人動機,廖海軍先後給出了三個。1999年1月25日,他供述稱,“陸家老三總擠對我們,我就報復他們。”次日又稱,被害人父親出攤佔他們的地方。11月21日,他又換了一種説法,稱“我得了心裏發悶的毛病,心裏發悶就想發泄。那天我也是心裏發悶,在小賣店看見兩人後就想殺了他們。”

  另外,李長青提出,關于拋屍過程,三被告人在誰提議投案自首、誰不同意投案自首、誰提議拋屍泉莊水庫、誰把麻袋裝上雙輪車、誰推雙輪車、誰步行、誰推自行車、誰把麻袋推入井中,誰先回家誰後回家等關鍵細節上均不一致。

  對于此案定罪的關鍵證據--血跡,李長青也提出疑問。公安部《物證鑒定書》1999年2月12日載明,廖海軍家床角處及木板上的血痕均不是被害人所留。1999年8月27日,公安部《物證鑒定書》再次確定,廖海軍家西屋提取的血痕與兩名被害人基因型不同,而與黃玉秀相同。木板上、墻皮上血痕基因型相同,與兩名被害人不同,與廖友相同。

  “這兩份鑒定,充分説明廖海軍家的血跡,不是被害人的。”李長青稱。但判決書並未提及此鑒定,採納的是上海市DNA檢驗報告書中,“不能排除該血跡中混有陸蘭的血跡”的説法。

  另外,2003年6月1日遷西縣檢察院的《説明》顯示,隨卷物證(繩子麻袋等)丟失,因為漏雨浸泡,遷址時被清潔工清理掉。

  “如果當年的檢察院、法院工作人員,認真審視本案堅持原則辦案,這個悲劇將會避免。遺憾的是,因為時間久遠,兩個不幸的孩子,可能再也無法尋求到公平正義。幸運的是,1999年的案卷還在説話,還有機會讓我們聽到當年的部分真相;廖海軍還活著,還可以繼續今後的人生。”李長青認為該案件無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廖海軍沒有犯罪事實,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能成立,依據法律應認定被告人無罪。

  無罪

  2018年8月9日,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廖海軍故意殺人,廖友、黃玉秀包庇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審理。

  法院再審認為,廖海軍作案動機不明,其供述的作案兇器鐵管未提取,所提取的菜刀未做鑒定;關于廖家東屋門下緣提取的血跡鑒定結論不具有唯一性,認定是被害人血跡的依據不足。廖海軍的供述前後矛盾,且與證人證言之間存在矛盾,其他證據之間的矛盾亦不能得到合理排除或解釋,各證據之間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明體係。

  法院認為,廖海軍犯故意殺人罪,廖友、黃玉秀犯包庇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判決三人無罪。

  判決後,法院就此案答復了相關問題。法院方面提到,該案案情重大、疑難、復雜,涉案證據材料繁多且時間跨度大,對相關證據審核認定比較復雜,整體難度較大,因此案件啟動重審程序後歷時九年,至今才宣判。

  此外,法院提到廖海軍如果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申請後,唐山中院將根據其申請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並依照有關法律規定,依法作出賠償決定。

  對于此案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法院稱將展開調查,根據調查結果,將對相關責任人員依據有關規定進行處理。

  “這是一份遲來的判決,遲到總比不到好,祝福廖海軍及家人。”宣判後,李長青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出,該案是偵查工作的重大教訓,先入為主結論先行害死人,口供為王的辦案方式必然出現刑訊逼供等違法犯罪行為。他説,“該案仍然是一個悲劇,無罪宣判仍然不能涂抹出喜劇的色彩,廖海軍一家付出了慘重的無法彌補的代價。”

  ■ 對話

  廖海軍:希望無罪結果能告慰父母

  服刑11年,取保候審8年,頂著“殺人犯”的帽子19年後,廖海軍終獲無罪。他沒有太過開心,心情反而更加復雜,“家破人亡,最寶貴的時間都在監獄,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宣判當天,廖海軍特意穿了一件新襯衣和西褲,帶著父母的遺像。廖海軍説,父母抱憾離開,沒有等到無罪判決,我希望這個結果能告慰他們。

  “沒有什麼可開心的”

  新京報:8月1日,得知要再次開庭時,你是什麼感受?

  廖海軍:當時正在秦皇島上班,得知這個結果的時候,還是特別激動的,畢竟再審程序啟動9年一直沒有判決,得知這個消息後,感覺還是看到盡頭,看到希望了。

  新京報:當時有沒有對判決結果做預判?

  廖海軍:無非三種結果。一個是維持原判,一個繼續拖下去,還有一個就是無罪。我做了最壞的打算,因為那樣感覺摔得不會那麼疼。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司法程序,希望與失望不斷交叉,整個人都疲憊了。

  新京報:這次庭審前做了哪些準備?

  廖海軍:我平時穿得很隨意,沒有穿過正裝,但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新襯衣和西褲,我覺得這個狀態對待這個庭審,是最正式的。另外,這次是我父母“陪”我一起來的,我把他們的遺像帶上了,他們抱憾離開,沒有等到無罪判決,我希望這個結果能告慰他們。

  新京報:宣讀無罪判決後,你是什麼心情?

  廖海軍:當時沒怎麼哭,就是好想發泄、大喊,但是法庭不能隨便説話,就感覺特別扎,心裏疼了一下。

  新京報:第一時間想做的是什麼?

  廖海軍:我以為今天宣判以後能拿到判決書,我本來想拿判決書去祭奠我父母,告訴他們,我們家平反了,我們是清白的。但法院説五天內才能拿到判決書。

  新京報:這個結果你等了多長時間?

  廖海軍:1999年1月26號,我被帶到派出所的時候,就開始等了。我始終認為,我不應該被當做嫌疑人或者罪犯。

  新京報:中間有想過放棄嗎?有沒有哪一刻覺得熬不下去了?

  廖海軍:最難過的時候是在看守所的時候,那時候年紀小,想過自殺,我工具什麼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準備了一個刀片。刀片很鋒利,一刀就能拉斷(血管)。

  新京報:為什麼想自殺?

  廖海軍:公安局提審的時候,我説了好多次這案子不是我做的,但換來的是一通打。好多次,太多次了,感覺再怎麼樣都這個結果,已經絕望了。後來,想到我父母老的時候沒有依靠,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新京報:你認為哪些力量推動了無罪判決?

  廖海軍:最主要的是我母親和律師這兩方面吧。我母親付出的太多了,她從出獄開始,就一直在跑這個事情。

  一開始是跑唐山中院,申訴到中院,中院駁回;申訴到高院,高院駁回,最後申訴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河北省法院再審。這些事對咱們農民來説,太難了,真的太難了。

  我母親為了申訴,在唐山待了半年多,在石家莊待了一年。夏天睡大街,冬天睡火車站,吃饅頭,鹹菜。當時,在石家莊就是撿瓶子維持生計。

  新京報:你母親之前不識字嗎?

  廖海軍:我媽是小學二年級文化,基本上不會寫字。她是在看守所學的寫字,就想著出來以後,要幫我們打這個官司,連字都不會寫怎麼打官司?

  新京報:對于這個判決,你內心感到開心嗎?

  廖海軍:我現在心裏一點都開心不起來,真的。期待這麼多年的無罪下來以後,就會想起失去的那些東西。自由、青春,我感覺我失去的太多了,就好像在社會上缺失了一段時間,用多少金錢或者用其他什麼東西,都換不回來的,而且現在這份遲來的判決,我父母也沒有親眼看見,真沒什麼好開心的。

  “血是我母親的”

  新京報:當年被抓的場景還記得嗎?

  廖海軍:我記得,有一天,我媽和我説,派出所找我調查事情。我們當時都知道這個案子,但是我覺得也不是我做的,來就來吧。

  有一天晚上,我們剛吃完飯,警察直接來家裏,把我帶去新集鎮派出所。進去沒説話,給了我倆巴掌,讓我好好想案發那天我做了什麼。當時歲數小,你説找我調查事情,啥都沒説上來就給我倆巴掌,當時就給我打蒙了。

  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遊戲廳或者打麻將,我也不確定那天我去幹嗎了,就説我打遊戲去了,然後簽完字就走了。

  新京報:後來發生了什麼?

  廖海軍:第二天中午回到家,看見我家院子來了很多警察,他們直接把我帶走了。到了派出所,就直接把我踢櫃子那邊。當時剛剛開始打我的時候,我還喊呢,因為挨著窗戶,我那一喊就有人能看見。他們就把我帶去了尹莊派出所,就在那打我。打到後面我實在受不了了,就承認了。當時想,我就算死了也不受這個罪。

  新京報:你認為這個案子為什麼會跟你扯上關係?

  廖海軍:我一丁點想不到為什麼。

  新京報:你跟被害人熟悉嗎?

  廖海軍:我和他們家只能説認識,但是不熟,也沒説過幾句話。雙方家庭也沒有過矛盾,臉都沒紅過,嘴都沒拌過。都是一個村子的人,見面都會點個頭。

  新京報:為什麼交代在東屋殺害了兩名女童?

  廖海軍:是我編的。比如説,他們問我死者穿什麼衣服,我説穿紅色的,就打我一頓,我説穿黃色的,再打我一頓,最後,我説穿白色的,説對了他們才會記錄下來,也就不打我了。

  新京報:後來警方在東屋發現了血跡,這是怎麼回事?

  廖海軍:在農村,屋子裏有血跡也是正常的。在城市裏的話,可能在廚房才會有血,農村的話,磕碰出血都是比較正常的。

  現在我知道了,這個血是我母親的,血型是一樣的。測了兩次都是我母親的血,沒有被害人的血。後來還去上海公安局做了鑒定,但是也沒有説,就是被害人的血跡,只説不排除混有被害人的血跡。

  新京報:判決後為什麼沒有提起上訴?

  廖海軍:我爸、媽判了5年,算上羈押期,過幾個月就釋放了。我怕上訴以後對我父母有什麼不利的影響。

  “外面變化太大了”

  新京報:被抓時多大?

  廖海軍:17歲,當時剛剛上完初二,輟學在家,幫我父親賣菜。

  新京報:在監獄裏是如何度過的?

  廖海軍:每天都在重復。感覺在那過一年和過一天沒有什麼區別。吃飯、出工、收工,每天都是一樣的。

  新京報:2010年取保當天的情況還記得嗎?

  廖海軍:突然就取保了。工作人員告訴我説,今天會有人來接我,等到快到的時候,我就去收拾東西準備走了。當時還以為要回看守所,拿了很多東西,但走到門口,獄警問我拿這麼多東西做什麼,我説不是回看守所嗎,他就説回什麼看守所,你媽在門口接你呢。我一聽這話,腦子就一片空白了,出來看見我媽,都喊不出口。

  新京報:出來後,有哪些地方覺得不習慣?

  廖海軍:最不習慣的就是科技方面。進去前,我還沒見過BP機是什麼樣的。1999年,村裏只有家用座機。等我出來的時候,音樂手機已經出來了,我都不會用。一直在慢慢學習。

  外面變化太大了,我記得附近有一條街,原來只有一座樓房,出來後發現整條街都是樓房,全是二層小樓房。

  新京報:取保後,你做了哪些工作?

  廖海軍:做過小工,當過保安,還在鋼廠做除塵工人。找工作的時候,我從來沒説這個案子,如果別人知道,可能就不會用我了。

  新京報:取保後,村裏人對你有什麼看法嗎?

  廖海軍:眼神不一樣的,那種眼神會讓人感到扎心。我經過的時候,他們會悄悄議論,現在也是這樣。以前總是説話的人,現在見面也就點個頭。

  後來到了2011年、2012年左右,感覺環境太壓抑了,我就去北戴河,在那邊租房找了工作。

  “兩個人都沒等到這一刻”

  新京報:父母是什麼時候去世的?

  廖海軍:我出來不到半年,我父親就走了。今年7月16日,母親也突然離世了,兩個人抱憾離開了,都沒有等到這一刻。

  新京報:你和妻子怎麼認識的,當時有沒有提到這個案子?

  廖海軍:是在網上聊天認識的,慢慢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我跟她説過這個事兒,她説,如果我是冤枉的就支持我,如果沒有冤枉,出來以後好好做就行了。

  新京報:回想過去的19年,你會用什麼詞總結?

  廖海軍:“家破人亡。”最貼切了。還有就是“重生”,是家破人亡之後的一個起點吧。

  新京報:下一步打算怎麼辦?

  廖海軍:申請國家賠償,然後和律師商量如何去追責。

  新京報:如果申請到國家賠償,打算用這筆錢做什麼?

  廖海軍:想在北戴河買套新房,然後買一輛出租車,多少能帶來點利潤。

  (採寫/攝影 記者 趙凱迪 實習生 呂燁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相關新聞
  • 19年前唐山命案重審宣判 原審被告人廖海軍及其已故父母無罪
    昨天上午,一度引起公眾高度關注的唐山廖海軍殺人案在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宣判,廖海軍本人及其已故的父母均被宣告無罪。
    2018-08-10 07:42:51
  • 河北唐山“教科書式老賴”一審被判8個月
    2017年12月1日,趙香斌去世,法醫病理鑒定書顯示,趙香斌死亡與此前的交通事故存在因果關係。隨後,黃淑芬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其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一案立案。
    2018-06-28 19:08:46
  • 唐山一男子酒駕 逃逸致4死11傷
    6月6日晚間,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區煤醫道發生一起酒後駕車撞人事件。唐山市委宣傳部值班室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事故造成4人死亡11人受傷,嫌疑人已被當地公安機關控制。
    2018-06-08 08:00:43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金色葵海染河套
金色葵海染河套
新疆:家鄉味道
新疆:家鄉味道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249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