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大上”背後的傳銷陷阱 兩個多月吸納資金2.7億元
2018-09-20 08:14:52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以數字資産、區塊鏈等時髦字眼吸引眼球,通過奢華的“高端論壇”騙取信任,利用微信平臺發展下線,吸納會員1.3萬余人,吸收資金2.7億元——

  “高大上”背後的傳銷陷阱

庭審現場

扣押的涉案銀行卡、手機及被告人閆楠所作筆記

  “全球區塊鏈公鏈的存在,實現了全球范圍內的互惠互兌,交換互需的等價物或匹配流動資金,達到供需平衡,這意味著礦産資源在全球范圍內得以流通。這裏是世界第一礦金藏國際礦業投資控股集團(以下簡稱‘金藏國際’)的注冊之地。‘金藏國際’目前已在全球形成了以花崗岩、大理石、金礦等數十項礦産開採並舉的格局,與數十個國家均有大型礦産合作項目,將龐大的礦産資源數字化,全球首個礦産資源加密數字資産GTA就此誕生……”

  相信不少人看到上述宣傳短片時,會認為“金藏國際”是全球高端企業,尤其是親身參加了其組織的所謂高峰論壇後,更會對此深信不疑。但事實卻是,所謂的開放、兼容、互享的高端數字資産,不過是一個傳銷騙局。2018年6月8日,山東省濱州市濱城區檢察院對“金藏國際”已到案的12名犯罪嫌疑人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提起公訴。日前,濱城區法院對該案進行了公開審理,將擇期宣判。

  傳銷網絡悄然形成

  2016年,“金藏國際”通過互聯網、高端論壇、發放宣傳材料等方式大肆宣傳,謊稱其在數十個國家均有大型礦産合作開發項目,勘探儲量以及可控礦産的價值達20萬億元以上。同時,在不具備相關資質的情況下,“金藏國際”發行數字資産GTA,稱1個GTA對接河北易縣一礦業有限公司1平方米的花崗石,並謊稱GTA有升值空間,且只漲不跌。

  為進一步加大虛假宣傳力度,“金藏國際”與河北易縣這家礦業公司簽訂了花崗石的銷售合同,並于2016年12月31日召開了全球首個數字資産對標實體礦業新聞發布會。雙方簽訂的合同上寫明,“金藏國際”和該礦業公司達成350億元人民幣的預售訂單,每平方米花崗石175元。但事實上,該礦業公司僅能提供3億元的花崗石,當其提出“沒必要簽那麼大的合同”時,“金藏國際”説,他們是國際礦業公司,有銷路,且合同可以隨時終止。2017年3月,“金藏國際”的彭某帶領10余人到易縣花崗岩礦的山頂上扯出了“金藏國際”與易縣礦業有限公司合作的巨大紅色條幅。這350億元的預售訂單,成為“金藏國際”宣傳的另一個噱頭。

  大肆宣傳的同時,“金藏國際”會員網絡管理平臺也在加緊研發,2017年初該平臺開始運行。“金藏國際”宣稱投入3500元、2.1萬元、7萬元、21萬元購買GTA後,可在平臺上注冊成為“金藏國際”會員,之後可獲取靜態收益、動態收益,投入的金額越高,可抽成的人頭數就越多。

  按照平臺公布的規則,績效獎實行雙軌制,每名會員下方可安置兩名會員,這兩名會員下方又可分別安置兩名會員,以此類推,形成一個金字塔式的結構。每名會員下有兩大團隊,取兩大團隊中團隊業績較小的9%至13%作為該會員的業績獎。業績獎每天發放一次,根據投資額封頂,屬于典型的以發展會員數量作為返利的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會員,以此形成層級分明的人員傳銷網絡。

  該平臺的正式運行,預示著“金藏國際”傳銷網絡的布局悄然形成。

  兩個多月吸納資金2.7億元

  “金藏國際”前期宣傳和網絡平臺的運行,為GTA的銷售奠定了基礎,被告人周勝等人的加入更使其如虎添翼。周勝與“金藏國際”實際控制人杜洪早就相識,在了解到“金藏國際”這一項目後,雙方進行了多次磋商,最終達成協議:周勝帶領廣州巨財團隊,通過購買1500萬元GTA的方式實現巨財團隊與“金藏國際”的“強強聯合”。

  2017年4月27日,“金藏國際”承租北京匯陽物業位于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28號院4號樓23層7個房間,作為“金藏國際”辦公場所,下設總裁辦、客服部、後勤部、金藏商學院等部門。經周勝介紹加入的董文武任“金藏國際”CEO,客服部負責解決會員加盟時産生的相關問題,後勤部負責保障運行,商學院負責講師培訓,為會員講解“金藏國際”經營模式。辦公區域內“金藏國際”的大字熠熠生輝,各種設施一應俱全,愈發具有國際企業的形象與氣派。

  5月14日,“金藏國際”組織的“金藏國際數字資産數字化高峰論壇”在天津武清召開,場面盛大恢弘,參會人員1000余人。全國各地銷售代表、“金藏國際”巨財集團代表、“金藏國際”董事長周勝、CEO董文武、運營總監余平、副總裁閆楠、河北易縣礦業公司老板等人踩著紅地毯,在與會人員的夾道歡迎中走向前排。各項會議議程有條不紊地進行,“金藏國際”與河北易縣礦業的簽約儀式,GTA數字資産的講解,副總裁的任命等等。會場的氣氛,點燃了每一名與會成員的熱情。

  武清會議的盛大召開為“金藏國際”吸收了大量會員,李玲就是其中一員。2017年4月份,李玲被微信好友楊明鶴拉進了一個“金藏國際”的微信群,對“金藏國際”有了大體了解後應邀參加了武清會議。李玲在案發後供述:“大會很隆重,去的人非常多,我真感覺是很多成功人士在簽約,我就相信這個項目了。”基于此,李玲加入了“金藏國際”,成為楊明鶴的下線,與其同去的人也都加入了“金藏國際”,成為會員。

  天津武清會議後,“金藏國際”GTA的銷售迅猛增長,每天到“金藏國際”辦公區參觀洽談的人員絡繹不絕,有時一天收入的資金能達到1700余萬元。自2017年5月14日至2017年7月26日,兩個多月時間裏,“金藏國際”的收款賬戶吸收的資金就高達2.7億余元。

  2017年7月中旬,公安機關網安部門在日常網絡監管中發現,轄區內用戶微信群內有宣傳“金藏國際”的相關內容,偵查人員匯總線索後發現“金藏國際”涉嫌傳銷,7月20日,濱州市公安局對此立案偵查。26日,“金藏國際”運營總監余平、技術總監趙東山先後被濱州警方抓獲歸案。29日,李玲在濱州落網。8月初,周勝等人攜帶600萬元現金至濱州,也被抓獲歸案。至2018年5月3日楊明鶴的投案自首,本案共有12名被告人到案。而杜洪等人稱到美國開會,未再歸國。

  任何傳銷組織獲利的方式,都是通過發展下線會員來完成的。檢察機關在辦案中發現,“金藏國際”到案的被告人除了使用傳統方式發展下線外,他們也採用微信群等新型方式發展下線,甚至還購買了“金藏機器人”在群裏給會員講課,以擴大對會員的影響。

  12名被告人受審

  公安機關對在案人員偵查終結後,將該案移送至濱州市濱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該院公訴科科長修娟對本案18本卷宗進行詳細梳理,制作了客觀直接的樹形圖草圖,對到案最低層被告人李玲的下線人員進行了詳細標注,最終認定李玲發展下線人員已達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追訴標準。同時,修娟通過對李玲上線的梳理,發現部分上線人員身份明確,但仍在逃,建議公安機關加大抓捕力度。

  在該案中,最關鍵也是難度最大的是對各被告人的作用、層級、下線人數以及吸收資金數額的認定。檢察官發現,部分被告人對自己的行為予以辯解:周勝稱自己只是名義上的董事長,董文武稱自己是名不副實的CEO,閆楠稱自己只是名義上的副總裁,而他們都是2017年武清會議踩著紅地毯閃亮登場的人員。據此,檢察官及時引導公安機關固定證據,調取武清會議的現場視頻,並刻錄光盤,找到其中體現被告人作用的關鍵節點,進一步分析各被告人辯解,制作了詳細的審查報告。同時,針對被告人的辯解,制定訊問提綱,在對被告人進行訊問時,針對被告人提出的辯解、之前所作供述、與其他被告人供述的矛盾點,進行了詳細有力地訊問,多名被告人無法自圓其説。

  修娟介紹,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追訴標準之一是層級和參加傳銷活動的人員達到法定條件。在本案的認定中,公安機關對“金藏國際”的後臺數據進行了鑒定,並對數據庫中的9萬多個注冊會員進行了去重操作,即如果兩個賬戶的姓名、身份證號、聯係電話和最後一次登錄IP地址中任意一項相同,則按一個計數,去重後,會員賬戶有13054個,最終以此作為定罪依據。

  法律規定,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中,情節嚴重的,應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嚴重具體情形包括組織、領導的參與傳銷活動人員累計達120人以上;直接或者間接收取參與傳銷活動人員繳納的傳銷資金數額累計達250萬元以上等情形)。檢察官在審查中發現,部分被告人吸收會員人數未達到情節嚴重的標準,但部分被告人曾供述,在自己的賬戶網絡後臺管理中,A區與B區的總業績相加就是自己吸收的總資金額,檢察官通過再次詳細查閱卷宗,從李玲的一張後臺網絡截圖中發現,其A區總業績和B區總業績,相加數額遠超250萬元,最終全案被告人均認定為情節嚴重。

  庭審中,16名律師坐滿了辯護席,被告人和辯護律師提出多種辯解、辯護意見。公訴人針對辯解、辯護出示多種證據予以回應。(郭樹合)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我國成功發射兩顆北鬥三號衛星
我國成功發射兩顆北鬥三號衛星
日本民眾集會抗議新安保法
日本民眾集會抗議新安保法
長沙:焰火照湘江
長沙:焰火照湘江
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試捕
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試捕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456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