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些高校就業數據竟如此造假
2020-07-13 07:51: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讓輔導員代簽 托熟人蓋章 找淘寶辦理

  一些高校就業數據竟如此造假

  記者同受訪者的聊天記錄截圖。

  6月底7月初,正是各地高校畢業生奔赴就業崗位的節點。受新冠肺炎疫情和部分畢業生“慢就業”心態等因素影響,今年仍有不少應屆畢業生奔波在求職路上。

  部分高校師生反映,一些應屆畢業生明明還沒找到工作,所在學校為保證就業率,多次催促他們簽訂就業三方協議,有的畢業生不得已托關係、找門路,完成蓋章簽字任務。

  輔導員出手相助 淘寶和打印店也能辦妥

  河北大學藝術學院應屆畢業生張萌,最近正在為沒找到工作而發愁——由于所學專業就業門路窄,很多同學工作都還沒著落。

  為了幫助這些學生盡早“就業”,輔導員將張萌他們拉進一個微信群,與群裏的幾家校外藝術工作室對接,盡早簽訂三方協議或靈活就業表。

  “學校規定,每個工作室每個班最多只能簽3人,輔導員叮囑我們不能在一個工作室扎堆。”張萌私下向記者透露道。

  學生遲遲找不到工作,輔導員甚至校方解圍的做法並不鮮見。“實在找不到工作,學校會幫我們簽訂三方協議。”江蘇一家高校應屆畢業生李銳説,自己投了多份簡歷,但還沒找到適合的工作。學校要求參評優秀畢業生的需先簽訂三方協議。為了不影響參評,他把三方協議發給校方代為簽訂。

  更難以理解的是,有的學校還將簽訂三方協議作為獲得畢業證、學位證的門檻。“輔導員將三方協議寄給我們,讓大家自己找單位蓋章簽字,否則不給畢業。”安徽新華學院應屆畢業生鄭偉明説,雖然近期準備專升本考試,沒時間去找企業簽訂三方協議,但實在經不住輔導員三番五次催促,不得不托熟人找關係,輾轉多方才找到一家企業簽字蓋章。

  為了防止學校後期回訪“露餡”,鄭偉明還請人幫忙轉告企業,拜托對方接到回訪電話時,千萬別説漏了嘴。

  有的高校則以戶籍、檔案托管為由,勸説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唐山師范學院應屆畢業生王倩説,班級老師通知,如果沒有簽三方協議,個人檔案等材料發回原籍後有可能會丟失。全班一共30多人,目前簽好三方協議的不到10人。由于沒有合適的工作,王倩打算參加公務員和研究生考試,因此只能和戶籍地人才市場簽三方協議,最後依靠她父親的私人關係搞定了蓋章簽字。

  “班裏有不少同學找了一些企業‘假就業’,每年還要向企業繳納400多元費用。”王倩説。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學校周邊打印店和淘寶賣家,也公然做起簽字蓋章生意。“實在找不到工作單位的,我給你們支個招,去打印店搞一下,十幾元就能搞定。”為讓學生盡快在大學生就業服務平臺登記、更新就業信息,安徽農業大學經濟技術學院某班主任在班級群裏,發了一個可代簽三方協議的聯係人方式。

  淘寶網上有多家能代簽三方協議的商家。在看到記者“能否代蓋三方協議公章”的留言後,一家名為“carvenc education”的商家立即追問所在學校、專業。記者提供相關信息後,不到一分鐘,商家就發來相匹配的公司名稱和崗位,“只要99元,協議書真實有效,包回訪。”

  就業率考核層層加碼 為招攬生源不惜虛增

  本應由學生自願簽訂的就業協議,為何會出現五花八門的代簽、強迫、造假現象?在一些高校師生看來,層層加碼的就業率考核、便于招生宣傳的盲目攀比,是導致高校“數字就業”亂象的重要原因。

  “學校只看就業率高低,只要簽訂了三方協議就行。”常州某專科院校班主任説,學校將就業指標分配到每個輔導員和班主任,她手頭上還有一沓沒簽訂的三方協議,為了完成任務不得不催促學生盡早簽訂。“我們往年對外宣稱就業率高達97%,實際沒有那麼高,注了很多水分。”

  就業率是當前衡量高等學校辦學水平的重要指標。一位受訪的地方教育部門工作人員説,這幾年,教育部給當地下達的就業率指標只有70%,遠遠低于一些高校動輒接近百分百的就業率,大多數高校都能順利完成。

  一些地方為防止高校盲目追求就業率,也要求慎重公布,但教育部門在內部通報文件中,仍有高校就業率排名。一些高校為讓數字漂亮,層層加碼考核就業率指標。

  對于一些本科院校和民辦高校而言,過低的就業率,直接影響來年招生。此前,教育部也曾發文要求,對就業率連續兩年低于60%的專業,調減招生計劃直至停招。

  河北石家莊某專科院校輔導員説,就業率高低影響招生成效,一邊緊張催促畢業生盡快就業,一邊在審核就業材料時相對寬松,“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適度放水,幫助學生‘過關’。”

  河北某專科院校就業服務中心工作人員稱,學校部分專業與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合作辦學,招生時會額外收取5000元至20000元不等的費用。如果就業率過低,會有損這些專業的“招牌”,影響後續招生,校方會想方設法幫助畢業生就業,哪怕是“被就業”“假就業”。

  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達到874萬人,比去年增加40萬人。受訪的高校就業工作管理人員普遍反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高校面臨前所未有的保就業壓力,這也是一些高校以多種方式強迫畢業生“假就業”的一大原因。

  河北滄州某高校工作人員稱,當前一些企業在減員,當地的公務員考試、事業單位考試還沒有啟動,有些學生還在實習階段,就業數字並不好看。學校催促學生簽三方協議或靈活就業表,是為了給他們一種適度壓力。

  高校就業率應回歸保真、服務決策的本位

  就業統計是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重要內容,對及時掌握高校畢業生就業進展、服務政府宏觀調控和科學決策具有關鍵意義。虛假、注水的就業數據,會掩蓋高校辦學存在的實際問題,影響決策部門對就業形勢的分析和判斷。

  近日,教育部已注意到高校應屆畢業生“被就業”“假就業”等問題,並于6月和8月開展兩輪專項核查,要求各地各高校嚴格落實“四不準”:不準以任何方式強迫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和勞動合同;不準將畢業證書、學位證書發放與畢業生簽約挂鉤;不準以戶檔托管為由勸説畢業生簽訂虛假就業協議;不準將畢業生頂崗實習、見習證明材料作為就業證明材料。

  一位受訪的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已對前述某專科學校的就業問題開展調查,發現一些班主任在就業管理中,沒有注意方式方法,未能正確解讀、執行就業政策。他們通過逐一對某高校400多名畢業生回訪,發現的確存在將簽訂就業協議與優秀畢業生評選挂鉤的現象。

  同時,他們還摸底核查了該省會所有民辦和公辦學校就業情況。“將約談存在問題的學校領導,該追責的就追責。”

  除了讓就業率回歸保真、服務決策的本位外,創新高校就業指導服務工作評價體係,也不失為破解之策。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建議,一方面,不再由高校自行統計、上報就業率數據,而由專業的第三方跟蹤統計畢業生就業情況,作為評價高校畢業生就業情況的重要數據,引導高校將就業指導服務工作延續到學生畢業之後。另一方面,應由教育部門主導開展大規模的雇主調查,調查用人單位對大學畢業生的勝任能力評價情況,以此作為評價高校教育質量和教學改革的重要依據。

  此外,高校還應該改變之前重視初次就業率的就業工作思路和辦法,發動校友力量,關注每一個畢業校友和事業發展,與之建立長期緊密的聯係。(文中應屆畢業生均為化名)(記者鄭生竹、趙鴻宇 實習生曹瀚尹)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228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