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支架收萬元回扣,醫療機構成了生意場,腐敗出血點有哪些
2020-07-27 16:17:01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個別醫療機構高管利用專業醫學知識私下交易,容易因信息不對稱對其權力行使的監督和制約不足

  吃回扣、收賄賂日趨隱蔽,“明招暗定”讓公開招標採購走過場,暗箱操作的“遮陽傘”成了個別人權力尋租的“遮羞布”

  醫療機構負責人被圍獵,吃回扣等現象仍有發生,違紀違法手段更加隱蔽,一經查出常是串案窩案……記者在江蘇、廣西、湖北、安徽等地調研了解到,一些地方的醫療機構腐敗問題易發,集中在藥品和醫療器械採購、基建工程、財務管理等領域。個別醫療機構從業人員以權謀私,揮霍醫療資源,擾亂正常市場秩序和醫療衛生管理秩序。

  近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等九部委聯合印發了《關于印發2020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工作要點的通知》,劍指醫療機構從業人員收取回扣等不正之風。

  多地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認為,針對醫療領域腐敗需猛藥去疴。既要堅持行賄受賄一起查,加大對行賄企業和人員的處罰力度;也要進一步完善涉醫療機構和行業相關管理制度,加強外部監管和內部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落實;還要通過以案釋法,強化醫德醫風和行業自律教育,在醫療領域構建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體制機制。

  醫療機構負責人被圍獵

  藥品、耗材、設備等醫藥用品能否進入醫院,作為把關人,手握重權的醫療機構高層管理人員話語權大,容易成為不法分子重點圍獵的對象。

  今年4月,廣西桂林市紀委監委通報,該市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錢暢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經查,錢暢在擔任醫院院長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醫療設備、藥品採購等事項上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他人收受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這並非個例。以中部某省為例,黨的十八大以來,共處理醫療單位違紀違法人員2000多人,其中500多人被追究刑責,有些為高層管理人員。

  多地紀委監委受訪幹部説,有的醫療機構因“三重一大”事項集體決策制度長期落實不到位,缺乏有效監督,設備採購、工程建設等事項常由主要負責人一人説了算;個別醫療機構高管利用專業醫學知識私下交易,容易因信息不對稱對其權力行使的監督和制約不足。

  在不法商人長期圍獵下,個別醫療機構負責人甚至認為“我給商人老板辦事,他們來感謝我、給回扣很正常”,闖“紅燈”、越“紅線”,最終身陷囹圄。

  業內專家建議,為防止醫院管理制度、內部監督形同虛設,需健全內外部監督管理機制。如加大對執行“三重一大”制度的監督力度,修訂完善醫療衛生係統物資採購、招投標等相關制度和流程,在藥品和醫療器械採購、工程建設、財務管理等易發生腐敗的關鍵環節,對權力進行適當分解,防止一把手大權獨攬,並實行領導崗位和關鍵崗位負責人定期輪崗制度。

  吃回扣、收賄賂更為隱蔽

  “裝一個支架吃萬元回扣”——2019年5月,蘇州大學臨床醫學研究院心血管內科主任楊向軍被實名舉報給病人亂裝支架吃回扣。同年8月8日,江蘇省蘇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楊向軍作出逮捕決定。

  據了解,少數醫療機構從業人員與部分醫藥代表、醫療器械供應商等長期交往、關係密切,吃回扣現象時有發生且不易被發現。個別地方還存在醫療領域招標採購內外勾結、藥品和醫療器械採購涉嫌利益輸送、工程建設合同執行力度不夠等問題。

  “王芳任後勤保障部主任長達8年,經常利用負責醫療設備和耗材採購的部門職權牟利。”湖北省紀委監委辦案人員介紹,隸屬鄂東醫療集團的黃石市中心醫院原副院長王芳,在2009年至2017年期間分管該集團後勤保障部門,利用職務便利,為供應商承接中心醫院相關業務給予關照,涉嫌收受商業賄賂近140萬元。

  以往常見的行賄手法是以“搞好關係”“感謝關照”為名贈送紅包、購物卡等。隨著監管加強,行賄手段也更加隱蔽,如為醫生請保姆,幫助子女升學,或把賄賂款列為咨詢費、推廣費等。

  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國華建議,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應加大監督執紀問責力度,“抓大不放小”,嚴肅查處藥品耗材採購、工程建設中索賄受賄行為,重點治理收受紅包和吃回扣、違規非法接受捐贈、借集中配送形成壟斷等問題,形成警示和震懾效應。

  “暗手法”需外部監督

  “在程序上,醫療設備採購和藥品採購要層層申報,需經多道關口審批。”西部某市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説,但從查處的案件看,有的地方“明招暗定”,用暗箱操作的方式讓公開招標採購變成走過場,招標採購程序成為個別人權力尋租的“遮羞布”。

  例如,個別醫院領導幹部收受投標公司賄賂,向投標公司暗中通報預算價格、設備參數等信息,甚至按照某一品牌醫療設備的參數量身定做採購標準,暗中決定中標供貨商。為了讓醫療設備能進入醫院,代理商行賄後“院長拿大頭,科長拿小頭”。

  某省衛健委相關部門掌握藥品、耗材採購目錄和設備集中採購的權力。在不法商家圍獵下,該部門曾隨機擴大採購目錄,將同一廠家的同一成分藥品以不同名稱、不同品規、不同劑型為由,違規納入本不能進入採購目錄的藥品。

  多地紀委監委受訪幹部表示,應加強外部監督,對醫療器械購銷渠道及各個環節運行情況進行適時跟蹤監督,斬斷代理商和醫療機構從業人員之間的“利益鏈”,打破行業潛規則。

  安徽省紀委監委受訪幹部建議,一方面,嚴厲打擊商家不正當競爭和商業賄賂行為。完善從業禁止制度,對于通過行賄牟取暴利的供應商及其股東、高管採取從業禁止措施,在醫療供應商準入目錄中永久性剔除,收繳違法所得。

  另一方面,建立醫護人員從業信息庫,對違規醫護人員吊銷從業資格,徹底清理出醫護隊伍,收繳違法所得;建立延伸核查機制,對醫療産品供應商開展延伸審計,規范供應商財務管理水平,保證財務和業務數據完整真實。

“鼠患” 徐駿圖/本刊

  出現串案窩案

  2018年3月,廣西來賓市監委對該市人民醫院原院長周方涉嫌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問題立案調查。

  “拔出蘿卜帶出泥”。來賓市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説,去年5月至今年6月,該市已立案查處醫療衛生係統70人。

  “從院長、副院長到科室負責人,一個行賄人可能牽出一串受賄人。”多地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説,如果醫院主要負責人受賄,有可能敗壞醫院內部風氣,醫院工作人員甚至可能養成“收回扣”陋習。

  多位湖北省紀委監委、湖北省衛健委受訪幹部建議,應堅持“管行業必須管行風”的工作原則,進一步健全糾風工作部門聯動的協調機制,通暢聯合行動模式,標本兼治、糾建並舉。

  “單位黨建工作責任落實不力、出現嚴重問題的,依紀依規嚴肅問責,既追究主體責任,又追究監督責任。”西部某市紀委監委幹部説,醫療機構黨組織要把全面從嚴治黨的主體責任扛在肩上,加強黨對糾風工作的全面領導。同時根據崗位職責,對腐敗風險係數較大的崗位負責人進行重點防控,著力構建廉政風險防控體係。從長遠看,需持續加強醫療機構從業人員理想信念教育,提升職業道德素養。(記者 鄭生竹 何偉 梁建強 徐海濤)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9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