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拿什麼鏟除“女德班”生存土壤
2020-08-04 08:12:24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拿什麼鏟除“女德班”生存土壤

  專家建議完善國學教育防范“精神傳銷”

  “天天帶著一副賤相,真的是傷風敗德。”“我不要臉,還給我的父母丟臉,更給我的祖宗蒙羞。”

  近日,一名女孩在“女德班”的演講視頻,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據悉,這段視頻出自遼寧撫順市傳統文化研究會在山東曲阜舉辦的青少年夏令營開班式。

  曲阜市人民政府7月29日發布情況通報,責令主辦單位撫順陶公文化産業發展有限公司立即終止該夏令營活動並退還相關費用,對其涉嫌的其他違法違規行為進行深入調查。

  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孫煜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以“國學”教育為招牌的教育培訓機構,收取高額學費、傳播封建糟粕思想等行為,已經涉嫌違反法律,監管部門應當依法及時查處。

  孫煜華建議,對教育法進行完善,民辦教育機構以歧視女性為教育主題舉辦培訓班的,由教育行政部門或者其他有關行政部門予以撤銷;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

  以國學名義非法商業經營

  “我的胃非常不好……如果沒有學習傳統文化,我現在指定已經得胃癌了。”

  “什麼樣的人會戴美瞳呢?就是那些不正經的女孩。”

  在視頻中,一名女孩用自責的語氣講述著自己的經歷,自己曾經“抽煙、喝酒、打架、處對象、夜不歸宿、打罵父母、自私、任性、經常出入夜場,天天一副賤相,真的是傷風敗德”。

  用侮辱性的語言自責、傳播封建迷信思想……這些內容竟然是未成年人夏令營裏的培訓內容。

  記者在“撫順市傳統文化研究”公眾號上看到,該研究會自7月2日起就開始發布招生信息。招生信息稱,任課老師有著十余年國學班一線教學經驗,曾組織參與過二十余期青少年冬夏令營活動,使數千個家庭和孩子發生了改變。

  “改變肯定是有的,但從他們充斥著大量有害內容的教學來看,很難有好的改變。所謂的國學夏令營,其實是假借國學的名義,搞非法商業經營活動。”孫煜華説。

  曲阜市政府在情況通報中指出,調查發現了以下問題:教學視頻內容低俗、違反科學、歪曲事實,對營員身心健康産生不良影響。所使用教材為自行編寫,無出版社和書號,涉嫌使用非法出版物。防疫措施落實不到位。

  孫煜華指出,培訓教育內容有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嫌疑,特別是包含不少封建糟粕思想,對學員搞“精神傳銷”,已經涉嫌違法。

  “教育法第六條規定,教育應當堅持立德樹人,對受教育者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增強受教育者的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而‘女德班’所講授的內容,不僅沒有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還宣揚一些封建糟粕思想,完全違背這一規定。”孫煜華説。

  監管未能盡責致其鑽空子

  現代女性要守婦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女子點外賣不刷碗就是不守婦道;換男友會爛手腳……從2014年到現在,“女德班”多次以雷人方式進入公眾視野。

  同時,這也不是開辦“女德班”的撫順市傳統文化研究會第一次被調查和處分。據媒體報道,2017年12月,該研究會創辦的撫順市傳統文化教育學校遭到當地教育局責令停辦,遣散學員。2018年,原撫順“女德班”培訓學校的教員在浙江溫州舉辦親子夏令營,以溫州傳統文化促進會的名義繼續開班教導未成年學員。事情曝光之後,當地政府責令其立即停止辦班。

  被多次抨擊的“女德班”,被多次要求整改的機構,總能死灰復燃。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認為,“女德班”之所以能死灰復燃,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對于如何教育未成年人等問題,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缺乏應有的判斷能力和辨別能力;另一方面,對于“女德”培訓機構,相關監管部門未能盡到監管職責,致使這些機構總能在監管縫隙中找到生存空間。

  孫煜華認為,“女德”辦學機構的資質、辦學條件、監督等事項缺乏法律法規依據,對于這一問題,地方多個部門未能及時查處,反倒是推諉塞責甚至縱容包庇,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偽國學”的泛濫。即使進行查處,也多是責令其停止辦班、退還學費,處罰力度明顯不夠大。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這些“女德班”之所以能夠死灰復燃,很大的原因在于“黑名單”制度的不完善。

  “對于那些進行反科學、反優秀文化的培訓機構,應當採取行業禁入措施。同時,推動聯網平臺的建設,讓各地監管部門都能查詢到違規機構的信息,防止它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和‘換個馬甲重操舊業’。”熊丙奇説。

  修改教育法加大處罰力度

  從這幾年的監管情況來看,要想徹底澆滅“女德班”的火焰,讓其不再死灰復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專家建議,從修改法律、加大執法力度、規范國學教育制度等多個方面入手,形成打擊“女德”這類“偽國學”的合力,從根本上鏟除這類機構生存的土壤。

  孫煜華認為,“女德班”能夠在我國部分地區大行其道,充分反映對“女童”這一特殊群體的平等保護力度不夠,建議修改教育法,增加反歧視教育的規定,讓宣揚歧視女性教育內容的教育機構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在執法層面,考慮到“國學”教育培訓涉及教育規劃、市場監督、物價等多個部門,為避免各部門推諉扯皮,建議採取多部門聯合執法的方式,依照教育法、民辦教育促進法、義務教育法,整頓各類超越辦學范圍、以國學教育之名行違法牟利之實的辦學機構。

  苑寧寧同樣認為,“女德班”的監管涉及到教育、市場監管等多個部門,但由于相關法律沒有明確主要責任部門,沒有對這類教育機構的師資、培訓內容等作出明確規定,使得這方面的內容監管存在一定的短板。因此,建議進行聯合執法或者明確主管部門,從而加大對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

  孫煜華説,要規范國學教育制度,增加學校相關輔修課程,完善國學課外培訓教育的準入機制。一方面在義務教育階段,要適當增加國學輔修課程,以滿足少年兒童對國學教育的需求。另一方面,要完善國學課外培訓教育的準入制度,目前對國學培訓沒有資格證要求,相當比例國學教師沒有教師資格證,文化水平較低,教學質量無法保證,難以做到立德樹人。對此,各地教育主管部門應明確國學培訓機構和培訓人員的資格要求,保證國學教育的質量。

  孫煜華還建議,組織專家引導公眾正確認識國學,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抵制封建糟粕,防范“精神傳銷”。利用好各種媒體傳播國學教育方面的文化知識,樹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科學對待歷史文化,正本清源,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讓國學教育服務于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建設。同時,還要揭露不法商人利用“國學”從事的違法活動,避免群眾誤入歧途。對于一些搞“男尊女卑”“三從四德”等“精神傳銷”的産品,網絡平臺要及時下架,凈化教育環境和社會風氣。(記者 蒲曉磊)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2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