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批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浮出水面
2020-10-13 07:17:07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違法排污違規傾倒毀壞林地侵佔濕地

  一批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浮出水面

  ● 第二輪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查實了一批違法排污、違規傾倒、毀壞林地、侵佔濕地、破壞生態等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核實了一批不作為、慢作為,不擔當、不碰硬,甚至敷衍應對、弄虛作假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 浙江磐安縣因毀林開墾導致大量林地遭到破壞,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等生態功能受到嚴重影響

  ● 今年9月,中央第六、第七生態環保督察組分別下沉至山西霍東礦區和察汗淖爾發現,霍東礦區部分煤礦違規超採甚至無證開採岩溶地下水;由于長期大量超採地下水,察汗淖爾已經成為季節性湖泊

  為期一個月的第二輪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已于10月1日晚上8時結束進駐。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辦公室透露,一個月的督察查實了一批違法排污、違規傾倒、毀壞林地、侵佔濕地、破壞生態等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核實了一批不作為、慢作為,不擔當、不碰硬,甚至敷衍應對、弄虛作假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其中,包括浙江磐安縣耕地佔補平衡變形走樣、天津西青區青凝侯污泥填埋場污泥違規處置危害環境、北京平谷區洳河污水處理廠違法填埋污泥等問題。

  《法治日報》記者了解到,截至10月1日,第二輪第二批督察共收到群眾舉報15307件,已辦結5065件;立案處罰1000家,罰款7905.57萬元;立案偵查57件,拘留50人;約談黨政領導幹部355人,問責104人。

  污泥處置亂象叢生 主管部門失職失責

  8月31日,中央第一生態環保督察組進駐北京。9月11日,督察組下沉北京市平谷區,揭開了洳河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置亂象。

  2015年7月31日,在洳河污水處理廠原工藝中有脫泥設備的情況下,北京市平谷區水務局與北京山水青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水青公司)簽訂特許經營協議,由山水青公司處置洳河污水處理廠産生的污泥。

  督察組發現,2015年8月至2019年1月,山水青公司以路基建設、土地利用等名義,將簡單處理後的10萬余噸污泥轉移至多個地點隨意堆放,其中部分污泥去向不明。同時,山水青公司將約1.8萬噸污泥運送至平谷區南獨樂河鎮望馬臺村泃河附近的砂石坑堆放,佔地面積18.2畝,在沒有採取任何環保措施的情況下,僅利用一層塑料布進行簡單防滲。

  山水青公司還曾讓北京富農同富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農公司)處置污泥。在富農公司拆遷後,未被處置的剩余污泥就近非法填埋,造成土壤污染。在填埋現場,督察組利用挖掘機挖出大量污泥。有關材料顯示,該處填埋的污泥總量約1.82萬噸。取樣檢測結果表明,其細菌總數超過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泥泥質標準。

  據督察組介紹,特許經營協議約定的特許期長達10年,但卻稱是“臨時處理”。直到今年9月23日督察組進駐後,北京市平谷區水務局才與山水青公司解除合同,而洳河污水處理廠每天産生的約75噸污泥,仍繼續送交山水青公司進行不規范處置。由于“臨時處理”變成長期處置,直接導致規范處理設施建設遲緩。

  針對洳河污水處理廠存在的問題,督察組指出,作為行業主管部門,北京市平谷區水務局在組織簽訂特許經營協議後,對協議具體落實情況監管不到位,任由違規行為長期存在,存在失職失責情況。

  根據群眾舉報,今年9月,中央第二生態環保督察組對天津市西青區青凝侯污泥填埋場開展了下沉督察,其間發現該填埋場污泥處置項目空轉,違法違規問題突出。

  青凝侯污泥填埋場位于天津市西青區大寺鎮青凝侯村,2008年建成投運。為重新利用填埋場地塊,2015年天津市住建委牽頭啟動青凝侯污泥處置項目,對場內污泥進行處置。2016年6月,天津北方創業市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市政)中標,與原天津市建委項目辦簽訂青凝侯污泥填埋場生態修復服務項目總承包合同。2018年5月,北方市政與市原建委項目辦簽訂補充協議,將合同執行期延後至2020年6月。

  督察組發現,這一項目被層層轉包。2016年底,北方市政在未辦理相關手續的情況下,在填埋場西側開工建設1條污泥炭化工藝生産線(合同約定為4條),2018年4月,因運行成本過高等原因這條生産線長期閒置,淪為擺設。

  經深入調查發現,早在2017年12月炭化生産線還未建成前,且在沒有報請相關部門審批的情況下,北方市政就委托恒豐科技有限公司將污泥用于地塊土壤改良,累計處置22.3萬噸。2019年6月及10月,北方市政又與天津市西青區張某(借用天津英博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兩次簽訂協議,擅自允許張某將20.2萬噸污泥簡單摻混粉煤灰後用于園林綠化。

  為監督北方市政污泥處置工作,2018年7月,原天津市建委項目辦與北方源天工程咨詢監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源天公司)簽訂監理合同,但北方源天公司既沒有按照合同約定對污泥處置過程進行監督,也沒有對污泥最終産品去向進行實際跟蹤,監理形同虛設。

  據介紹,經天津市公安機關初步偵查,已處置並得到財政支付的54萬噸污泥中,有42.5萬噸未按照規定技術方案和技術規范進行處置,部分污泥違規用于農業利用;近10萬噸由道路渣土冒充,直接傾倒在西青區盧北口村一處空地上;還有2.5萬噸風幹污泥至今違規堆存于綠洲苗圃角落,造成這一區域周邊環境惡劣。

  督察組指出,北方市政公司法律意識淡薄,違反合同對污泥處置層層轉包,與相關承包單位及其合夥人違法違規處置污泥,騙取政府財政資金,性質惡劣。北方源天公司作為監理單位,嚴重失職,過程監理“蜻蜓點水”。原天津市建委項目辦(現為天津市綠色建築促進發展中心)及其主管部門天津市住建委對該項目監督管理缺失,甚至不聞不問、聽之任之,存在失職失責問題。

  不顧禁令毀林開墾 嚴重破壞生態環境

  浙江省磐安縣既是錢塘江、甌江、靈江、曹娥江的主要發源地,也是重要的生態功能區。但是中央第三生態環保督察組今年9月在浙江省督察時發現,磐安縣違反森林法以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耕地保護和改進佔補平衡的意見》的明確規定,毀林開墾,2015年後愈演愈烈。

  據介紹,2015、2016、2017年磐安縣設立的涉林開墾項目分別為4個、10個和14個,涉及毀林開墾面積為15.22公頃、49.35公頃和75.25公頃。2018年,浙江省出臺了全面禁止涉林墾造耕地規定,磐安縣突擊設立了10個項目,涉及林地面積781.01公頃,為前3年總和的5.6倍。

  “磐安縣不僅不嚴格執行禁止毀林開墾的規定,也不顧浙江省的相關規定,違規立項審批涉林墾造耕地項目。”督察組發現,2015年以來,磐安縣共批準涉林墾造耕地項目38個,其中36個項目選在海拔500米以上、坡度超過25度、生態公益林以及生態保護紅線等區域內。2018年,磐安縣政府違規立項審批的尖山鎮塘田畈一、二期土地整治項目,同時違反了坡度、生態保護紅線等3個方面禁止選址要求。

  原浙江省國土資源廳、林業廳2018年部署開展涉林墾造耕地清查整改工作後,磐安縣自查清理工作敷衍應付、流于形式,對自查的37個項目均上報不存在違規問題。督察組實地抽查6個海拔500米以上項目發現,均存在坡度超過25度、佔用生態公益林等違規問題,但沒有一個項目被撤銷。其中,尖山鎮金村、裏光洋村、尚湖鎮上溪灘村等3個毀林造地項目已實施完畢並通過驗收,尖山鎮新宅村、塘田畈、塘田畈二期等3個毀林造地項目仍在實施中。

  督察發現,磐安縣因毀林開墾導致大量林地遭到破壞,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等生態功能受到嚴重影響。其中,磐安縣尖山鎮前山畈、胡宅畈正在施工的區塊,由于施工過程中未採取有效的水土流失防治措施,雨水衝刷導致表層土壤流失嚴重。尖山鎮裏光洋村土地開發項目部分區塊坡度較陡,土質貧瘠,地力不夠,旱稻田內雜草叢生,已近收割時節,莊稼仍未抽穗。

  督察組指出,磐安縣有關部門在涉林墾造耕地項目選址論證、立項審批、施工監管、竣工驗收、後期管護等環節監管不嚴,未建立嚴格的閉環管理制度,對毀林開墾項目自查清理工作認識不足、措施不力,慢作為甚至亂作為問題突出,磐安縣的做法既對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也對耕地保護紅線構成嚴重危害。

  地下水遭過度開採 造成湖面大幅萎縮

  霍東礦區位于山西晉中國家煤炭基地內,地處沁水煤田西南部,屬于主體功能區規劃確定的限制開發區域,涉及霍泉泉域等重要生態環境敏感區域。為保護霍泉泉域水資源,1998年1月,山西省出臺的《山西省泉域水資源保護條例》明確規定,泉域重點保護區內禁止打井,重點保護區以外范圍應控制岩溶地下水開採,取水實行總量控制。

  今年9月20日至24日,中央第六生態環保督察組進駐國家能源局後,下沉至山西霍東礦區開展現場督察發現,2015年,地方上報的山西霍東礦區總體規劃未提及霍泉泉域保護,當年國家能源局在批復時也沒有提出異議。

  督察組指出,霍東礦區與霍泉泉域重疊區域內有26家煤礦,除3家未生産、1家未開採岩溶水外,其余22家全部存在開採岩溶水行為。臨汾市古縣老母坡煤業、藺潤煤業等6家煤礦在未取得取水許可的情況下,2018年以來非法開採岩溶水超60萬立方米,僅老母坡煤業非法開採量就達25萬立方米。長治市沁源縣黃土坡鑫能煤業、臨汾市古縣西山登福康煤業等16家煤礦雖然取得取水許可,但有11家存在超採行為,佔比近七成,2018年以來超採量近100萬立方米。其中,長治市沁新煤礦僅2018年就超採12.5萬立方米,是許可取水量的2.7倍。

  20世紀80年代以來,霍泉泉域岩溶水水質和水位均呈下降趨勢,出水量隨之減少。2015年以來,煤礦岩溶地下水的過度開採,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這一趨勢。據水利部門統計,2015年至2018年,霍泉年度總水量由9422萬立方米減至9094萬立方米,年平均流量由2.99立方米/秒降至2.88立方米/秒。

  華北地區現存最大的內陸鹹水湖——察汗淖爾是京津冀地區抵禦渾善達克沙地南侵的最後一道防線。然而,如此重要的生態屏障近年來卻水面大幅萎縮,甚至淪為季節性湖泊。

  今年9月,中央第七生態環保督察組進駐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後,下沉察汗淖爾,督察組揭開了察汗淖爾水面大幅萎縮的原因。

  督察組指出,流域內耕地和水澆地面積大量增加,農業灌溉等長期大量超採地下水,同時,蔬菜等高耗水作物的種植面積逐年增長,機井數量、噴灌面積的持續增加,使地下水位大幅降低是察汗淖爾水面大幅萎縮的主要原因。據督察組介紹,2000年後,察汗淖爾逐漸成為季節性湖泊。隨著水面和濕地面積進一步萎縮,2017年以來,湖泊的湖底全部裸露出來,只在夏季雨水頻繁時,可以形成小范圍水面。

  在督察組看來,造成察汗淖爾水面萎縮、生態退化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作為行業主管部門,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也有相應的責任。

  督察組認為,目前,國家濕地保護規定散見于森林、草原、水等自然資源和有關濕地生態環境領域相關法律法規中,係統性、操作性、約束性均不夠,特別是罰則不明確,大量濕地被損毀、破壞等問題得不到及時糾正和懲處。由于政策體係不健全,造成一些地方對濕地生態係統重要性認識不足,積極作為不夠,濕地損毀破壞問題時有發生。這也是造成察汗淖爾濕地萎縮退化的一個重要原因。

  察汗淖爾1/3水面位于河北省,2/3位于內蒙古。督察組表示,根據河北省申報意見,2012年,原國家林業局批準設立河北尚義察汗淖爾國家濕地公園,對河北境內濕地保護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但因為地方未作申報,而未將位于內蒙古的另外2/3部分納入國家濕地公園范圍,從而導致察汗淖爾整體性、係統性保護不夠。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對察汗淖爾濕地損毀萎縮問題了解掌握也不夠充分,沒有按照《濕地保護修復制度方案》要求,建立濕地保護成效獎懲、約談和濕地利用預警等機制。

  國家能源局、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對督察發現的問題高度重視。其中,國家能源局要求有關司局和單位吸取教訓,堅決貫徹落實生態環境保護“一崗雙責”;國家林業和草原局黨組對察汗淖爾生態退化問題進行了專題研究,表示將積極推動國家層面濕地立法,指導建立察汗淖爾國家濕地公園,協調蒙冀共同保護,提高整體保護成效。(記者 郄建榮)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97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