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假明星”騙局裏的她們
2020-10-16 08:15:49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情感缺失 網絡信息分辨能力差 需要用愛和溫暖填補

  “假明星”騙局裏的她們

  10月13日,江西贛州61歲的黃女士因迷戀短視頻平臺上的“假靳東”,不惜與家人大吵大鬧,甚至離家出走到長春尋找“假靳東”。據了解,黃女士是一位最近才接觸智能手機的中年女性,長期的生活壓力讓她迫切想要傾訴,也因此深陷短視頻平臺上“假靳東”的騙局。

  同日,靳東工作室就短視頻平臺有人假冒靳東名義開設賬號一事發布聲明,表示在短視頻平臺中的“靳東”係列賬號均非本人。

  除了“靳東”,記者在多家短視頻平臺上以明星名字進行搜索,除了平臺官方認證加V的賬號,還會搜索到眾多未被平臺認證的賬號,疑似明星的高倣賬號。通過調查,記者發現,這些虛假明星賬號多以明星本人照片為頭像,或在昵稱中帶有明星名字,然後將中老年女性用戶定為目標,騙取其關注與點讚後,再逐步誘導對方購買電商産品。

  事件

  61歲女子愛上“假靳東”

  據江西電視臺報道,江西贛州61歲的黃女士因為家庭矛盾和長期的生活壓力,有了輕微抑鬱,急需傾訴。而剛剛接觸智能手機的她,在使用某短視頻APP時,一個自稱是“靳東”的賬號無意間成為其感情的發泄口,並從此深陷其中。

  黃女士説,自己所迷戀的演員“靳東”是其本人,兩人已通過短視頻互表心意,且對方還曾向所有用戶表達過喜歡自己。自己為了和“靳東”談戀愛,對方的每場直播她都會買不少東西來支持他,而對方也承諾會給她60萬元買房。

  報道截圖顯示,這個所謂的“靳東”實為一個將演員靳東本人照片作為頭像,昵稱中含有“靳東”二字的普通短視頻賬號,並未加V認證。同時,該賬號所發布的相關視頻作品也多是靳東接受採訪時的畫面,拼接上機器人的配音,或是在一些背景素材上直接打上引導性的動態文字。

  10月13日,靳東工作室在微博發表聲明回應,稱靳東從未在任何短視頻平臺開設賬號,在短視頻平臺中的“靳東”係列賬號均非本人。針對這類賬號,工作室將通過法律途徑追究相關主體的法律責任。

  “經心理專家疏導,黃女士已認清了事實真相。”14日上午,記者從江西電視臺相關工作人員處了解到,黃女士目前仍與丈夫分開生活,正由其大兒子帶至外地靜養。此外,該工作人員表示,報道發出後,相關短視頻平臺便聯係了他們,稱正查處虛假賬號,維護黃女士的正當權益。

  調查

  高倣明星賬號頻現短視頻平臺

  記者在該短視頻平臺上搜索發現,部分假冒演員靳東的賬號已清空,但仍有不少“假靳東”賬號存在。其所制作的視頻作品也多為靳東的照片或受訪視頻片段加配音。配音話術則為“親愛的姐姐,我一直給你發信息,你怎麼不回我呀?”“姐姐你點一下右邊的愛心和加號,回復我一下可以嗎?”等誘導性語言。

  除了靳東之外,記者發現,在短視頻平臺上還有不少其他明星的疑似“高倣賬號”。

  記者在短視頻平臺搜索岳雲鵬、沈騰、王耀慶、張譯等明星的名字,除了可以搜索到平臺官方認證加V的賬號,還會搜索到很多沒有被認證的,但名字卻為該明星的賬號。部分賬號運營者截取明星視頻並配上表白話語、情歌等內容,引發不少網友互動、轉發。

  例如,記者在快手平臺上搜索“岳雲鵬”,便能看到名字為“岳雲鵬y”“我是小岳岳”等賬號,賬號內的內容多是岳雲鵬上綜藝節目的剪輯視頻。

  同樣,記者在抖音平臺上搜索“沈騰”,除了出現名為“沈騰”,認證信息為“導演、演員”,粉絲數為1091.3w的賬號以外,還出現了眾多名字為“沈騰”再加上表情符號的賬號。

  除了男明星,女明星也有高倣賬號存在。記者隨機點開一個未被認證,粉絲數為1.1萬人的“楊冪”賬號,其中有一個視頻開頭是楊冪在公開場合錄制的打招呼視頻,在楊冪説完“大家好,我是楊冪”後,便是配音稱“幫我點亮右邊的小紅心和加號,我今天非常想看看你。”

  記者注意到,在楊冪高倣賬號評論區,不少網友留言道:“楊冪祝你們全家幸福”“支持復婚”“快復婚吧給小糯米一個完整的家”等。在這些評論下,該賬號運營者並沒有做出解釋,而是回復:“謝謝支持,麻煩您添加關注”。記者對該賬號進行留言和私信,詢問對方是否是真的楊冪,該賬號並未做出回復。

  記者還注意到,這類賬號的粉絲多為中老年女性用戶。騙取她們關注與點讚後,時常會在對方的視頻下方留言傾訴感情,並將自己與對方的合拍視頻進行轉發分享。在這些合拍視頻中,“明星”或為粉絲送上暖心祝福,或是為粉絲獻唱歌曲。

  隨後,記者聯係上抖音和快手平臺,咨詢“平臺方是否注意到平臺上出現了大量明星‘高倣’賬號的現象?”“平臺方對于這種現象是否有相應的管理措施?”“出現了‘靳東賬號’事件後,平臺接下來會如何加強賬號及發布內容的審核及管理?”等問題。截至記者發稿,暫未獲得回復。

  透視

  為何迷上“假明星”?

  她們需要用愛和溫暖去填補缺失

  對比國內多家短視頻平臺,其他名人、演員被他人偽裝後用以營銷的操作手法與上述“假靳東”係列賬號模式雷同,這類賬號的粉絲多為中老年女性用戶。均是通過明星效應騙取點讚與粉絲,並在積累一定量的粉絲後開始直播帶貨變現。

  她覺得自己與明星成了朋友

  在一“假靳東”賬號下,一名來自湖南保靖的60多歲粉絲龍女士告訴記者,她是今年年初才開始接觸智能手機。在龍女士與“靳東”的首個合拍視頻裏,記者看到,畫面的左邊是靳東接受採訪時的樣子,右邊是龍女士在自己家中對著鏡頭揮手問好的模樣,視頻的背景聲音則是一個疑似機器男聲的告白。

  龍女士説,因為“靳東”會回復她,且經常私信她,讓她覺得自己與明星成了朋友,便十分相信對方。“互動的時候,東弟讓我買他推薦的貴婦膏還有衣服,我看錢不多,一件衣服也就十來塊,就買了,現在還沒到貨。”

  家住湖北荊州的趙女士也在短視頻平臺裏關注了一個“靳東”。她的丈夫在一年多前離世,子女長期不在身邊,為了打發時間,她每天會花大量時間在短視頻平臺上,其中“靳東”是她互動最多的一個用戶。

  趙女士告訴記者,她喜歡靳東的影視劇作品,但並不迷戀其本人,因此在一個自稱是“靳東”助理的吳姓男子打電話邀請她參加公益活動時她拒絕了對方。“我就是一個農村婦女,搞不懂這些事,也害怕被騙。”但趙女士表示,不管她關注的“靳東”是真是假,只要是對方提出的要求,她能做到的都會幫忙完成。

  專家:類似PUA精神洗腦

  “這像是一場針對不了解互聯網的中老年女性的大型騙局,但這些騙子的手法並不高明。”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張銀玲告訴記者,對于熟悉網絡的人來説,這些假冒明星的營銷賬號制作十分粗糙,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但對于一些沒有網上衝浪經驗的中老年女性來説,她們接觸面窄,對虛假信息的辨識能力較差,很容易去相信包裝下的騙子。“她們接觸到的信息,大多來自電視,而形象良好的男性名人或藝人,則更容易讓她們接受、相信。”

  張銀玲説,這部分處在這一階段的女性,因為各種原因,當兒女長大離開後,她們在老伴處得不到愛和關注,內心會變得比較寂寞、空虛,“如果這時,有一個很優秀的人對她表達愛意,給她浪漫和肯定,去滿足她對愛的需求、價值感、虛榮心,那麼她就會很容易被俘虜,這有些類似于PUA裏精神洗腦手段。”

  因此,張銀玲建議,在加強這類群體對網絡信息的分辨能力和應對層出不窮的網絡詐騙手段時,也要更多地關心她們的精神世界,“她們需要用愛和溫暖去填補缺失。”

  説法

  高倣號讓粉絲“打賞”是否違法?

  短視頻平臺是否擔責?

  這些賬號是否存在法律風險?短視頻平臺方又將承擔什麼樣的責任?對此,記者咨詢了律師。

  1、用明星的名字作為賬號名,明星本人的圖片作為頭像,發布明星在公開場合錄制的視頻,這種高倣賬號是否涉嫌對明星的侵權?

  四川君益律師事務所徐斌律師: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39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未經公民同意利用其肖像做廣告、商標、裝飾櫥窗等,應當認定為侵犯公民肖像權的行為。 根據《民法通則》第99條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幹涉、盜用、冒用。

  所以,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使用任何公民或者明星的名字、本人的圖片作為頭像,用于營利的都構成對肖像權、姓名權的侵權。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江露仙律師:如果賬號運營者未經明星本人同意,將其肖像作為商業化使用,則侵犯了明星的肖像權。但如果僅是使用了明星姓名和照片作為頭像,發布明星視頻,甚至會明確提示賬號用途,則不具有營利目的和存在商用行為,不構成侵權。譬如粉絲會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為自己喜歡的明星做宣傳和引流,以此提高偶像的知名度。

  2、如果這些明星倣冒賬號出現了對明星粉絲進行詐騙、索取財物等行為,平臺是否應該承擔責任?

  四川君益律師事務所徐斌律師:關于網絡平臺的責任,我國在侵權責任法上,作了一些“避風港”的保護,所以,網絡平臺實質性的責任承擔,是接到屬實侵權舉報後,未及時斷開鏈接或者刪除,承擔擴大損失的連帶賠償責任。平臺接到侵權屬實的舉報,如果及時斷開了,就不承擔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司法解釋》第六十三條,被侵權人的通知所述侵權行為屬實,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後未及時刪除該內容或者斷開與該內容的鏈接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侵權的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損害的擴大部分以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的時間為準,其後發生的損害,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與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那麼,無論這些高倣賬號對明星粉絲是否進行了詐騙、索取財物等行為,只要網絡平臺接到對這些高倣賬號侵犯肖像權、姓名權的通知,且其侵權行為屬實,而不斷開鏈接或者及時刪除,應對其損害擴大部分承擔連帶責任。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江露仙律師:倘若賬號運營者通過配音、剪輯等方式合成明星視頻,以明星作為第一人稱運營該賬號(即“高倣號”),導致個別粉絲輕信其就是明星本人,並發布愛慕私信時,賬號運營者若進一步回復粉絲聲稱自己就是明星本人的,並以該明星的身份要求或誘導粉絲轉賬、購買産品等,則屬于故意欺騙他人,使他人陷于錯誤判斷從而作出了錯誤的意思表示,該行為涉嫌詐騙。

  如果受害者遭遇這些賬號詐騙,應當及時收集和保留證據,同時向平臺服務提供者投訴反映甚至提起訴訟。

  3、部分網友在社交平臺取名為“成都梁朝偉”等,這種行為是否構成侵權?

  四川君益律師事務所徐斌律師:這種情況,也是構成姓名權的侵權。《民法通則》第99條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禁止他人盜用、假冒。公民姓名權有別于肖像權的同意即為合法。姓名權是不以被盜用、冒用者同意即可為合法的。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江露仙律師:不認為構成侵權,戲謔行為並不構成民法上真實的意思表示,其不至于會被對方誤解,也不會産生任何法律後果。(記者 羅夢婕 彭驚)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17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