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觀察丨受賄行賄一起查
2020-10-27 08:34:58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各地在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破除權錢交易關係網的同時,積極利用查處的黨員幹部被“圍獵”典型案例開展警示教育,推動黨員幹部築牢拒腐防變思想防線。圖為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組織全體幹警觀看廉政警示教育片《叩問初心·圍獵之禍》。(資料圖片)

  在查辦受賄行賄案件過程中,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紀委監委注重及時總結經驗,推動以案促改。圖為該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在分析一起行賄案件案情。(佛山市順德區紀委監委供圖)

  10月16日,雲南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昆明開爾科技有限公司(私營企業)法定代表人、總經理鄭少峰涉嫌嚴重違法,向公職人員行賄,已被留置,配合調查;同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以單位行賄罪判處北京市兩家藥業公司各罰款50萬元,兩家公司的負責人楊某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並處罰金25萬元;10月1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四川華西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楊碩涉嫌行賄罪、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一案,被提起公訴。

  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要求,“對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嚴肅處置,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堅決破除權錢交易的關係網。”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斬斷利益鏈,向全社會持續釋放對受賄行賄零容忍的強烈信號。

  重金行賄、隱匿行蹤的行賄人受到嚴懲

  “我認罪,對犯罪事實和量刑建議都沒有意見。”近日,在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對潘某涉嫌單位行賄一案進行公開審理時,被告人潘某當庭表示認罪認罰。

  1999年,潘某注冊成立一家地産公司,成為該公司的實際經營者和主要負責人。為了獲得時任領導對企業的支持和關照,潘某在經營公司業務的過程中動起了歪腦筋,多次向其送錢“打點”。

  經查,潘某于2002年至2013年期間,分別向時任順德區幾位領導幹部行賄,共計人民幣100萬元,港幣52萬元。通過這種利益輸送,潘某經營的企業得以在土地開發、房地産項目規劃、加快行政審批及申請政府扶持資金等方面得到“特殊關照”。

  2016年,聞知行賄對象被查的消息,潘某倉皇出逃至境外。2018年12月,順德區監委對潘某立案調查;2019年,潘某主動向順德區紀檢監察機關投案,並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實。最終,潘某因犯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

  “順德是民營經濟發達的地區,嚴肅查處行賄行為,構建良好政商關係,既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必然要求,也是助推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客觀需要。”順德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他們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防止權錢交易、商業賄賂等問題損害政商關係和營商環境。2018年以來,順德區紀委監委查處行賄案件15起21人,對“圍獵者”形成強烈震懾。

  與主動投案得到輕判的潘某不同,曾重金賄賂佛山市原副市長宋德平的行賄人張國棟,則因妄圖逃避懲罰受到重判。

  經查,2005年6月,張國棟為某公司獲得佛山市三水區某地塊的開發機會,請托時任三水區領導宋德平給予幫助。事成後,為感謝宋德平的幫助,張國棟決定將其股份的一半送給宋德平,但股份未實際轉讓。2013年4月和8月,張國棟以股份分紅的名義將9個商鋪、4套商品房和2個車房送給宋德平,並登記在宋德平指定的相關人名下。經佛山市價格認證中心鑒定,上述涉案房産價值人民幣828.37萬元。

  2016年,宋德平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接受組織調查。作為涉嫌行賄的人員之一,張國棟為躲避懲罰隱匿行蹤,直至2018年6月25日才被抓獲。

  “張國棟失聯近兩年時間裏,反偵查意識很強,給抓獲工作帶來幹擾。但是,在市追逃辦的支持下,我們沒有放棄,一追到底。”佛山市紀委監委調查人員透露,在開展追逃的同時,相關證據的收集工作亦沒有中斷。

  法院認為,張國棟無視國家法律,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構成行賄罪。最終,張國棟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沒收財産人民幣十萬元。

  “這是監察體制改革後,佛山市首例因行賄罪被重判的案件,釋放了‘受賄行賄一起查’的強烈信號。”佛山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主動行賄者“圍獵”目標特定、手段多樣、花樣翻新

  因手握權力,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很容易成為被拉攏腐蝕和“圍獵”的對象。

  黨員幹部最終是否墮為“獵物”,其根本在他們自身。然而,行賄誘導受賄,受賄刺激行賄,“圍獵者”作為市場規則和經濟秩序的破壞者、幹部變質的“腐蝕劑”,同樣值得重視。

  根據以往查處通報的案例來看,主動行賄者“圍獵”的目標特定,且手段多樣、花樣翻新,甚至量身定制打造“誘餌”。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收受的第一筆賄賂是他第一次當上一把手時所得。當時他任共青團內蒙古自治區委書記,一位老板為了承攬工程,向他行賄105萬元。這筆巨款讓他首次體會到了權力換錢是多麼容易,從此滑向墮落的深淵。

  一些行賄人為掩人耳目,以借款、投資分紅、房産交易優惠等方式,試圖掩蓋權錢交易的本質。浙江省麗水市原副市長林康在“圍獵者”的鼓吹誘惑下,先後參與了多名商人在省外的“集資”,領取高達50%的年利率、巨額“紅利補貼”,還以“正當投資”為由讓自己心安。

  許多“圍獵者”絞盡腦汁打探領導幹部的愛好,並將其作為拉領導幹部下水的突破口,伺機而動,見縫插針。

  玉石、蟲草等可以用來討好領導、打點關係,文玩字畫、文物古董等也可能成為行賄人的“誘餌”。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農業與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張令平被“雙開”的通報中,就列出了其以雅好之名行“雅賄”之實的細節,張令平也因此被群眾稱為“字畫書記”;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公安局原副調研員董龍癡迷玉石,他收受下屬、商人送來的和田玉籽料、玉碗、玉籌碼等,心甘情願走入不法分子用玉石編織的“圍獵圈”。

  “受賄與行賄是長在同一根藤上的兩個‘毒瓜’,互為滋長,只有讓受賄行賄雙方都付出沉重代價,才能形成震懾,從而真正遏制此類問題的發生。”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副會長鄧聯榮表示。

  對受賄和行賄的懲處力度不斷加大

  記者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2018至2019年間,全國法院公開的一審受賄案件裁判文書9233件,而同期公布的全國一審行賄案件僅3322件。

  在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主任雷勇看來,對賄賂犯罪中受賄和行賄的關係認識存在誤區,傳統觀念認為,受賄者在賄賂犯罪中處于主動地位,而行賄者有求于人,處于弱勢被動的地位,主觀惡性相對較小。

  “從實踐看,賄賂犯罪大多是‘一對一’犯罪,如果行賄人不積極配合辦案機關,就會導致案件很難推進。目前辦案機關可以運用電子證據來證明,這個問題有了一定的緩解。不過,在很多情形下仍需要行賄人配合。”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時延安表示。

  從現行刑法規定看,並非所有行賄行為都要予以刑事處罰。只有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行為,才能被作為犯罪處理。刑法對于構成犯罪的行賄行為如何適用刑罰有明確的規定,同時還規定行賄者被追訴前主動交待或有重大立功表現可以從輕、減輕、免除處罰。

  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對受賄和行賄的懲處力度不斷加大。《刑法修正案(九)》及最新《貪污賄賂司法解釋》對行賄犯罪的懲處力度進一步加強。監察法第二十二條明確規定:“對涉嫌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犯罪的涉案人員,監察機關可以依照前款規定採取留置措施。”最高檢《關于充分發揮職能作用營造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支持企業家創新創業的通知》明確,對于行賄數額特別巨大、手段惡劣、圍獵公職人員的,十八大以後頂風作案的,致使國家、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要依法嚴肅查處。

  “對受賄行賄一同打擊,才是對腐敗的零容忍。”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表示。

  通過制度方式讓行賄者得不償失

  行賄者之所以膽大妄為,一個重要原因是違法成本過低。要從根子上破解行賄和受賄交織的問題,必須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防止只懲戒受賄者卻讓行賄者逍遙法外的現象發生,要通過制度方式,讓行賄者得不償失。

  近年來,浙江省東陽市紀委監委堅持“查受賄帶行賄、查行賄帶受賄”,在對受賄案件進行審理處置時,連同行賄人一並提出處理意見,提交紀委常委會、監委委務會研究審議。

  “我們綜合運用留置、紀律處分、談話函詢、教育約談等多種措施強化對行賄人的處理,特別是對巨額行賄、多頭多次行賄,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東陽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該市紀委監委還聯合檢察、法院等部門梳理東陽市追贓和追繳不正當利益工作情況,明確追繳條件、程序、范圍和責任,合理運用紀檢監察建議書等手段,既推動追繳行賄人財産性不當得利,也追繳政治待遇、職務晉升、資格資質、榮譽獎勵等附帶性利益。

  今年9月,湖南省13家企業、36名個人因行賄等問題被列入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突出問題專項整治第一批嚴重失信行為黑名單並予以通報。黑名單中的企業和個人將面臨被限制從事招投標活動、取消享受財政補貼資格、提高貸款利率等一係列懲戒措施。

  “長久以來,招投標領域亂象叢生,導致真正有實力的實體企業難以通過正常程序贏得中標機會,最終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湖南省紀委監委政策法規室主任錢勝表示,近幾年移送司法機關的省管幹部中,90%以上都有過在招投標時收受賄賂,為特定對象謀取利益的行為,“可以説,在公職人員受賄犯罪中,涉及工程招投標的佔了大頭。”

  陜西省在省級層面建立行賄人數據庫,將“圍獵”黨員領導幹部、存在行賄行為的企業和個人列入黑名單,實行動態臺賬管理。廣東省深圳市對政府項目實行行賄行為一票否決制度,企業和個人如有行賄記錄,便不得參與土地出讓、工程建設、政府採購、資金扶持等政府項目。

  江蘇省紀委監委制定出臺《關于加強“受賄行賄一起查”工作的意見》及配套方案,要求發揮紀委監委職能,嚴肅查處涉嫌貪污賄賂的職務違法或職務犯罪。以揚州市邗江區為例,該區紀委監委重點關注賄賂案件中出現的“圍獵”問題,逐一摸清行賄人的社會背景、行賄動機等,不斷加大打擊力度。同時,不斷完善行賄信息檔案查詢管理制度,制作行賄人“黑色清單”,並運用到黨員幹部、監察對象日常監督、幹部選拔任用廉政查詢等工作當中去。

  在查辦受賄行賄案件過程中,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紀委監委堅持將思想政治工作貫穿始終,通過耐心細致的思想教育,幫助行賄案件的當事人真正實現觀念轉變,達到“處理一人,警醒一片”的效果。在嚴肅查處行賄行為的同時,為支持企業健康發展,該區紀委監委還積極推動《佛山市政商交往正負面清單》落實落細,鼓勵各級黨政機關及公職人員積極作為、靠前服務。同時,深化以案為鑒、以案促改,推動完善工作制度、優化辦事程序,吸引投資創業者落戶順德。

  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在嚴懲受賄行為的同時,讓“圍獵者”付出沉重代價,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才能營造不以賄賂獲利的公平競爭環境。(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雲舒)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66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