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紅商標遭遇花式搶注怎麼辦
2020-12-15 07:30:05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丁真走紅姓名疑被搶注商標 李佳琦聲音商標申請被駁回

  網紅商標遭遇花式搶注怎麼辦

  “oh my god,買它買它!”很多人都熟悉李佳琦在直播間賣貨時的口頭禪。但這能否申請聲音商標注冊,答案出來了。天眼查App顯示,李佳琦作為股東之一的上海粧佳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今年4月申請注冊的“oh my god,買它買它!”聲音商標于12月4日被駁回。

  近期以來,搶注商標事件頻出。

  近日,四川康巴小夥丁真的視頻一時間傳遍全網,連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都連發三推,向全世界介紹丁真。丁真的爆紅也讓一些企業嗅到了商機,“丁真”商標疑遭搶注。據媒體報道,11月14日以來,多家公司提交了“丁真”商標注冊申請,類別涉及日化用品、教育娛樂、網站服務等。

  在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看來,商標搶注,尤其是惡意搶注行為不可取。一方面,其商標注冊申請可能不予核準,而且一旦被認定構成惡意搶注,還面臨被處罰的風險,屬于“火中取栗”;另一方面,對于公益性知名人物名稱,惡意搶注本身也會遭致公眾反感,于相關申請主體而言,也是“得不償失”。

  “更重要的原因一方面在于過去這種搶注行為缺乏相關法律的約束和懲治,另一方面則是不良商家通過搶注來的商標進行商業炒作後再賣出獲得高額利潤的結果,引誘更多人鋌而走險。”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教授李順德評價道。

  丁真商標疑遭搶注 “傍名牌”屢見不鮮

  11月29日,理塘文旅總經理杜冬接受媒體採訪稱,丁真還不適合去當演藝或者綜藝明星,暫拒丁真一切純綜藝邀請,他們給丁真安排的工作一方面是為理塘做旅遊大使,拍視頻、做導遊、宣傳旅遊等;另一方面則是接受員工培訓,學習辦公軟件、學習發微博和微信、學習旅遊文化知識等。

  據澎湃新聞梳理,丁真所在的理塘文旅已在26類商品(商標的國際分類共45類)中進行了申請注冊。據中國商標網信息,其中包含化粧品、洗發水、牙膏等商品的第3類,包含普通金屬及合金的第6類,包含橡膠等原材料、塑料制品的第17類,包含家具、象牙等制品的第20類,紡織用紗、線的第23類,包含咖啡、糖果等的第30類,白酒飲料的第33類,保險金融的第36類,教育培訓的第41類等9大類商品和服務中,申請人明確的文字商標名稱為“丁真珍珠”。其他16類商品的商標名暫時未在商標局的官網中更新。

  在理塘文旅申請“丁真”名稱商標之前,中國商標網上共有22件“丁真”近似商標。其中,12件商標是在11月14日丁真走紅後開始出現。這12件“丁真”商標申請中,主體既有個人也有企業,包括惠州市一點百眾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北京文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蕪湖若森企業服務有限公司等。這些商標申請主體既有直接申請注冊“丁真”商標的,也有申請注冊“丁真真”“丁真笑”商標的。就在理塘公司申請注冊商標的前一日,11月25日,一家名叫“觀地旅遊(廈門)有限公司”的公司,也申請了“丁真”商標。

  而此類事件,在今年疫情暴發後也是屢見不鮮。從2月初至3月底,國內多地出現申請人將與疫情防控相關的“火神山”“雷神山”及包含“新冠”“李文亮”“鐘南山”等字樣申請注冊商標,引發各界廣泛關注與熱議。

  2月27日,國家知識産權局依法駁回“李文亮”商標注冊申請,並首次公布對“火神山”“雷神山”等1000多件與疫情相關的商標注冊申請實施管控。

  3月4日和5日,國家知識産權局連續發布兩批對“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標注冊申請駁回的通告。

  “出現與疫情相關的文字搶注商標行為並非是偶然發生的,這是過去長期以來留下的問題。”李順德説,“一方面,搶注商標後獲得的大量利潤引誘不少商家參與;另一方面,有關部門打擊不力導致中介推波助瀾。”

  長期從事相關實務操作的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也認為,法律對商標侵權、違法注冊商標的處罰金額不高、震懾力不足,人們對于商標注冊相關法律的守法意識薄弱,導致惡意、非正常注冊商標行為屢屢發生。

  常莎説,由于違反商標法相關法律規定,實踐中此類商標通過注冊申請的幾率很小,即使商標注冊申請人使用不正當手段使此類商標通過注冊申請,商標局也可以以該商標“有損國家社會公共利益”為由,依職權主動撤銷或對該注冊商標宣告無效。

  多措並舉多方聯動 規范商標注冊市場

  截至2020年10月底,我國有效注冊商標量已達2918.2萬件,連續多年居世界首位。然而,在飆升的商標數量背後,長期存在傍名牌、惡意搶注囤積亂象,令企業備感頭疼。

  為了防禦,阿裏巴巴注冊了“阿裏爸爸”“阿裏爺爺”“阿裏奶奶”一家子;小米注冊了“黑米”“玉米”“爆米花”;還有前段時間“今日油條”對“今日頭條”近乎一比一的商標模倣,逼得“今日頭條”到法院提起訴訟……看似搞笑段子的背後,有關企業卻付出了極高的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

  同時,諸如丁真一紅就搶注“丁真”商標,李佳琦帶貨一火就把其口頭禪申請商標注冊……這些事件中應引起注意的是,盡管表現出來的搶注意識很強,但所表現的都不是對獨特性的追求,而是一種“佔先”“搶先”意識。

  據李俊慧介紹,商標注冊申請適用“申請在先”和“使用在先”原則,簡單地説,越早提出申請,越可能被核準。因此,很多人或機構“熱衷”于商標搶注,有的是正當權利保護,有的則是出于牟利的目的。

  根據商標法規定,“不以使用為目的”“侵害他人在先權利”和“可能造成不良影響”等諸多情形都可能構成惡意搶注。

  關于惡意搶注的整治及商標注冊市場的規范,一直是行業關注重點。

  據國家知識産權局商標局官網介紹,該局大力推進“關口前移”,在商標審查和異議階段嚴厲打擊商標惡意注冊行為,加強對惡意注冊行為監控,採取提前審查、並案集中審查和從嚴適用法律等措施,堅決打擊商標惡意注冊行為。

  比如曾經引起社會各界關注的“李文亮”商標案,浙江市場監管部門就對申請人楊某芳、代理機構紹興某知識産權代理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責任人員陳某剛作出責令改正違法行為,並分別處以2000元、20000元和10000元罰款的行政處罰。

  據悉,這也是全國運用《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若幹規定》首次針對商標申請人開出的“罰單”。

  “商標監管部門應當嚴格執行《規范商標申請注冊行為若幹規定》,對商標注冊違法行為開‘罰單’,讓人們意識到自己行為的法律後果,從而嚴肅對待商標注冊申請。”常莎説。

  同時,國家知識産權局此前也下發通知,提出各地將加快建立健全商標代理信用記錄檔案,將有關違法違規行為記入代理機構和個人信用檔案,與相關部門開展聯合懲戒。

  關于如何根治非正常商標申請及惡意搶注,李俊慧認為,需要多方發力:

  其一,需要在立法上進一步明確非正常商標申請及惡意搶注行為的特徵及罰則;

  其二,需要社會形成良好的商標注冊申請風尚,讓誠實信用原則在商標申請、審查和核準中逐步形成剛性約束力,引導相關機構或個人自覺抵制非正常或非善意商標注冊行為;

  其三,需要商標代理機構、審查機構發揮作用,在申請提交、注冊審查等環節,加大對非正常或非善意商標申請行為的識別和攔截力度,讓商標注冊和使用事項正本清源,發揮注冊商標應有的“保障消費者和生産、經營者的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的價值和作用。

  “此外,還需要對商業正當行為進行宣傳,加強社會的正面輿論引導,加強對企業相關法律的教育與普及,增強其法律意識。各相關部門應加強聯係,共同進行市場管理,優化營商環境。”李順德説。(記者 趙麗)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6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