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江西第一村”負債四五千萬:能人退場 企業消失
2017-12-28 16:37:21 來源: 中國江西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曾為“江西第一村” 如今成“負債村”

  入不敷出成南昌市青雲譜區洪都街道熱心村今年的“關鍵詞”。

  誰也沒想到,這個曾經的“全國百強村”“江西第一村”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熱心村村務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0月31日,村集體收入總計355.7萬元,支出642.12萬元。

  熱心村、順外村、進順村、湖坊村曾被稱為南昌市村集體經濟“四小龍”。而今,熱心村負債四五千萬元,成為“後進生”。順外村、進順村、湖坊村仍活躍在“全國百強村”更名後的“中國名村(300強)”中。

  熱心村緣何像撤了火的鋼精鍋——很快冷了下來?

  一度輝煌

  熱心村原名白馬廟劉村,這個曾經的郊區村,現為南昌“一環線”上的“城中村”。

  1978年,熱心大隊(熱心村前身)從青山湖區湖坊鎮進外大隊拆分而來。當年,第一家工業企業——熱心五金線材廠誕生。之後,熱心村先後創辦了營養補劑廠、裝潢彩印廠、稀土廠、制藥廠等,逐步形成了包括工、貿、 農、科技和第三産業在內的綜合型經濟實體。

  廣豐人陳蔚,1988年作為人才引進到熱心村,從此再未離開,見證了熱心村的興與衰。回憶當時的興盛,陳蔚至今心潮難平:20世紀八九十年代,村民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家家住洋樓……

  實體經濟興起,讓熱心村集體經濟風生水起。1990年,熱心村成為“全國百強村”,列第43位,在省內僅次于順外村。1992年,順外村成全省首個“億元村”。這年5月,熱心村投資1.25億元籌建江西洪泰制藥有限公司,這使其在1994年總産值達到3.7億元,經濟總量超過順外村,成為“江西第一村”。

  “當時,全國各地客商排著隊,帶著現金來提貨。”陳蔚深有感觸,當時的“小霸王”牌飲料非常“跑火”,“開心”“熱心”等品牌的産品暢銷全國。

  陳蔚所言非虛。在熱心村村史館,記者見到一張張黑白或彩色的照片,留下了熱心村村辦企業火熱的生産場景。現任熱心村村委會主任劉勝一直生活在熱心村,他説:“那時,熱心村是江西,乃至全國村集體經濟的一面‘旗幟’,和華西村、大邱莊等齊名。”

  更令人艷羨的是,熱心村每名退休村民每月有380元養老金,村民年收入過萬元,村民學有所教,勞有所得,住有所居,病有所醫,老有所養。村集體還為每戶村民配發免費優質的果蔬和糧食。

  逐漸衰落

  然而,一場“風暴”讓熱心村一蹶不振。1997年,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熱心村村辦企業産品出口受阻。“熱心村村辦企業産品主要出口到東南亞,受沉重打擊。”曾經分管外經貿工作的青山湖區一名領導告訴記者,由于擴張太快,熱心村資金鏈出現問題,原“跳出”熱心村購置的産業地塊相繼被拍賣抵債。

  2001年,熱心村更加元氣大傷:支柱産業——洪城制藥廠破産。談起這家藥廠,劉勝告訴記者,該廠的“熱心牌”土霉素、青霉素曾銷量全國第一。

  “熱心村掉隊有外因作用也係內因使然。”省社會科學院産業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尹小健一直研究農村經濟學,他從另一個角度解讀熱心村:“能人退場,輝煌不再。熱心村曾在第一任黨支部書記劉模祥帶領下走向巔峰,其退休後開始走‘下坡路’。”

  尹小健認為,不少富裕村的崛起源于一個能人。從省外的華西村吳仁寶、大邱莊禹作敏,到省內的湖坊村魏牛庚、進順村羅玉英、順外村魏雲龍等。熱心村正是劉模祥利用徵地款120萬元辦起工廠,使熱心村從貧困村蛻變成“全國百強村”“江西第一村”。

  多名曾在熱心村工作的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現在的熱心村創業勁頭不足,創新意識更不強。他們回憶,劉模祥當年為解決人才瓶頸,希望大學畢業生和能人來村裏幹。他怕人們的潛意識裏少不了“編制”問題。于是,挂鉤在南昌市郊區政府(青山湖區前身)的科委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工資、獎金、醫療費、辦公費等一切由村裏支付,挂科委的“編制”。果然,這一招引進了30多個能人。

  記者了解到,劉模祥退休後,這些“能人”常聽村民議論——“我們養活他們,他們還來管我們。”

  伯樂不再有,能人漸離去。南昌營補劑廠、南昌小霸王集團、南昌開心集團,熱心印刷廠陸續虧損倒閉,熱心村將“熱心”“開心”“小霸王”等響當當的品牌一並放棄。目前,熱心村負債四五千萬元,村幹部有近一年沒有領到工資。“落差太大。”陳蔚説,“現在,收入減少還要保障村民的福利不能減少,因而支出遠遠大于收入。”

  劉勝説:“現在,一家村辦企業都沒有了,只能靠收取原有物業的租金度日。”

  路在何方

  處于同一起跑線的進順村、順外村、湖坊村同樣遭遇重創,但“轉危為機”華麗轉身,為何偏偏熱心村一蹶不振?

  江西財經大學首席教授胡大立認為,昔日名村的褪色反映了在産業轉型的大背景下,傳統發展模式很難延續,而轉變發展模式也面臨難度。

  陳蔚用“被遺棄的小孩”形容現在熱心村的處境。其所指的是,2004年,南昌市區劃調整,熱心村從青山湖區湖坊鎮劃歸青雲譜區青雲譜鎮管轄,後由洪都街道管轄。

  熱心村村民有這種感覺,不足為奇。他們向記者講述了“眾人皆知的秘密”:當時,青雲譜區招商引進項目落戶熱心村創辦的深藍智造創意産業園,村民反映租金太低。時任區領導承諾會從退稅方面給予照顧。結果,領導調任後,此事不了了之。

  “招商項目與區政府簽訂的租賃合同時間較長,使原本缺錢的村集體損失了一筆錢。”村民們説,“在今後的産業發展方面,熱心村村幹部也沒有當初的勁頭。”

  歷經坎坷,時至今日,熱心村上下終于意識到必須抓住新時代的發展機遇。劉勝試圖以第三産業的力量讓熱心村東山再起:2013年,引進凱旋國際大廈項目;2017年,引進慈孝竹居家養老項目,12月20日開始試營業……

  “當前,熱心村需要進行集體資産産權改革,明晰産權歸屬,完善各項權能,激活各類生産要素潛能,建立符合市場經濟要求的村集體經濟運營新機制。”胡大立表示,村集體經濟體的發展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根據自身因素尋找有效的盈利點,一步一個腳印地發展。(記者余紅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啟用新式新能源車號牌
北京啟用新式新能源車號牌
濟南最大的立交橋投入使用
濟南最大的立交橋投入使用
雲南迪慶:冬季觀鳥引客來
雲南迪慶:冬季觀鳥引客來
中國軍隊2017:打造實戰化訓練“升級版”
中國軍隊2017:打造實戰化訓練“升級版”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5112218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