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支付寶10億紅包引來“羊毛黨” 官方:已處理800個賬戶
2017-12-29 07:54:5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供圖/視覺中國

  今年年末支付寶推出的賺錢紅包活動如火如荼地還在進行:不僅線下小店的商家不遺余力地邀請大家用支付寶領紅包再付款,微信裏的朋友圈也被各種支付寶紅包的消息佔領,打著支付寶紅包旗號的邀請短信更是每天不請自來。

  這場支付寶自掏10億發動的紅包活動,初衷是普及移動支付,吸引更多新用戶,同時也毫無懸念地引來大批“羊毛黨”。現在看來,“羊毛黨”的收成也的確豐厚:根據網上流傳的截圖,有的支付寶用戶在短時間內獲取了137.8萬元紅包,有的獲取了52.5萬元紅包,同時顯示還有10萬+個紅包在來的路上。

  支付寶官方近日表示,已經發現部分人群通過濫發短信等方式推廣這一功能,更有甚者使用【支付寶】作為簽名濫發短信,破壞了用戶參與活動的體驗,也影響了支付寶的品牌形象。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支付寶抓到並處理的濫用短信賬戶有800個。支付寶將繼續採用技術手段來預防和處理這類行為。

  網友發紅包一個月賺100多元

  支付寶于今年11月15日宣布上線首款免費發還能賺錢的紅包。活動規則顯示,用戶可以通過吱口令、二維碼圖片、活動海報、鏈接等途徑邀請其他用戶在實體店使用支付寶,成功後就可以獲得賞金。用戶可以通過支付寶APP生成一條吱口令,可以把吱口令分享給微信好友,丟到微信群,以及分享到朋友圈,朋友可以復制這條吱口令,然後打開支付寶領取紅包,當朋友線下支付時使用了這個紅包,吱口令的主人也可以獲得相應的賞金。

  支付寶表示,掃碼領紅包活動,即“賺錢紅包”主要面向小商家推出。用戶在線下付款時,商家可推薦用戶掃碼領紅包,用戶使用後商家則獲得相應的賞金。用戶領到的紅包錢以及商家獲得的賞金全部由支付寶承擔,此舉是為了進一步在小商家中普及移動支付。目前有千萬級的線下商家在使用紅包碼,向用戶推廣移動支付,讓更多中老年群體、城鄉居民接受並使用移動支付。

  對廣大用戶來説,這次支付寶的紅包活動無異于撿錢。別的APP發紅包不是讓你邀請好友,就是要求注冊新會員。這次支付寶發的則是無門檻的現金紅包,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只要復制一下,刷一刷就可用。一些支付寶新用戶還發現,很容易就收到十幾塊錢的紅包。即使紅包只有幾毛錢,每天一個,日積月累也不少。

  發出紅包口令的人也算多了“生財之道”。網友王女士表示,這個活動確實能賺到錢。20多天來,她通過微信朋友圈轉發相關信息,至今已經獲得近300份賞金,賺到100多元。她還能看到誰領了紅包,因為是發在朋友圈的,所以基本都是認識的人。每份最低的是1.1元,最高是3.9元。

  “羊毛黨”發短信3天獲利近千元

  支付寶的活動對用戶如此親切友好,自然成為“羊毛黨”眼中的難得金礦。

  最近8天,北青報記者已經收到8條有關領取支付寶紅包的短信。發送號碼基本都以“106575”或“10690”開頭,標題不外乎“元旦紅包”、“支付寶”、“支付寶紅包”。都要求復制短信打開支付寶領取紅包,紅包最大金額低的説有200元、高的號稱888元或1225元。

  記者身邊的同事和朋友也幾乎人人都收到類似的短信,有的一天就收到好幾條。記者試了一下,這些短信確實可以收到支付寶紅包。

  在網上流傳的截圖中,有人因此獲取了137.8萬元的超級大紅包,也有人拿到52.5萬元的紅包,同時顯示還有“10萬+”個紅包在來的路上。顯然,這並不是普通的“散戶”就能完成的。

  業內人士表示,對于“羊毛黨”來説,利用支付寶的紅包規則,找人大批量發送營銷短信傳播自己的口令,就可以在家坐等紅包滾滾而來。

  有提供精準短信營銷的服務商表示,可以提供群發指定信息服務包括支付寶紅包的信息,只要生成好你的支付寶紅包相關短信內容,就可以群發給指定號段的手機用戶。價格在3分至6分之間,如果購買100萬條,每條只要3分。

  大家目前收到的支付寶紅包短信應該都是這些服務商受人委托發送的。發出那麼多短信,總會有人復制領紅包,發短信的人就可以坐收漁利。每條幾分錢的成本換取可能幾毛到幾十元的賞金,難怪有人僅3天就獲利近千元。

  過度推廣賬戶會被大幅降低傭金

  “領支付寶紅包的短信不是我們官方發的。我們也深受其擾。”對于“羊毛黨”的行為,支付寶方面回應稱,支付寶絕不鼓勵這一過度推廣行為。

  日前,螞蟻金服開放平臺發了一則“禁止使用濫發短信等破壞用戶體驗的方式推廣”的公告:“近期,我們發現部分人群通過濫發短信等方式推廣這一功能。我們在此提醒大家:支付寶絕不鼓勵這一過度推廣行為。如因騷擾用戶引發投訴等不良影響的,我們將採取不限于停止活動參與資格取消所有獎勵的處罰。如未經允許使用【支付寶】簽名,您需要承擔由此引發的所有法律責任。”

  據了解,支付寶正在通過技術手段預防和處理,一旦發現有人採取濫發短信等騷擾用戶的方式推廣吱口令,會採取大幅降低傭金使其無法獲利,甚至撤銷活動參與資格等措施。同時,支付寶也建立了一套分析不當推廣行為的模型,當發現領取紅包的行為特徵區別于正常的領紅包時,也會處理。目前,有800個有不當推廣行為的賬戶被發現並處理。

  “羊毛黨”如何“薅羊毛”

  所謂“羊毛黨”是指那些熱衷于參加各類商家促銷活動,享受優惠福利的群體。小到網店、實體店、銀行信用卡的優惠促銷活動,大到互金平臺推廣活動時的加息、紅包等,都是“羊毛黨”大顯身手的地方。

  “上午用銀行送的消費碼免費吃了冰激淩,之後在超市用10次積分換購了300元商品。午飯刷信用卡,半價吃大餐。飯後搶了電子優惠券,18元看電影。坐地鐵回家時,用‘掃碼有禮’在自動販賣機上買了兩罐檸檬茶,總共2元。今天共消費51元,享受了價值463元的消費體驗。”這是網上廣為流傳的關于“羊毛黨幸福生活”的經典描述。

  “羊毛黨”也是分流派的。早前,“羊毛黨”們主要活躍在O2O平臺或電商平臺,也有專門鑽研銀行卡優惠的。隨著2015年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一些網貸平臺為吸引投資者常推出一些收益豐厚的活動,如注冊認證獎勵、充值返現、投標返利等,“羊毛黨”逐漸從分散個體向組團集聚發展。

  近幾年來,“羊毛黨”們越來越顯示出專業化、團夥化和地域化的特點,更可怕的是他們經常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離欺詐往往只有一步之遙。

  為了方便“薅羊毛”,“羊毛黨”必須組成團夥,網上有無數共享優惠資訊的“羊毛黨”社交群組。

  他們如何互相配合來“薅羊毛”呢?舉例來説,一些P2P網貸平臺規定新用戶實名注冊後贈送15元,滿20元可以提現。“羊毛黨”組成的QQ群就會不時發布這些信息,通過簽到、做任務、分享等方式,讓大家賺滿20元成功提現。而一般邀請新用戶注冊的傭金每單在5元至30元不等。有人通過注冊返現和賺傭金的方式,每個月能“薅”到千元左右的“羊毛”。

  技術派購買大量廉價智能手機注冊賬戶

  靠網上組群來“作案”畢竟太慢,“羊毛黨”們還會不惜血本借助技術手段,比如,購買大量的廉價智能手機用于注冊賬戶,購買大量小額手機卡,通過一些專業軟件成功實現短信批量接收驗證碼的功能,來進行注冊、簽到等操作。

  短信營銷也是“羊毛黨”熱衷的技術手段,不過也可能只是“羊毛黨”龐大産業鏈中的一環。一份針對“羊毛黨”的網絡調查報告指出,過去幾年,“羊毛黨”已經發展成為一股龐大的力量,催生了上遊的各種灰色産業,比如,接碼平臺、商業化的注冊機、群控係統、代理平臺、資料商人和賬號商人等。在整個“薅羊毛”産業鏈結構中,手機卡商屬于最上遊的群體。

  “羊毛黨”到底有多大殺傷力呢?2015年9月,廣東一P2P平臺下定決心徹查“羊毛黨”,請外部技術公司進行監測。在某次促銷活動中,外部技術合作公司為其提供的數據顯示,參與促銷活動的客戶中,接近70%都是“羊毛黨”。

  業內分析人士表示,此次支付寶紅包活動雖然引來了大批“羊毛黨”,但與P2P平臺“薅羊毛”還是有所不同。畢竟,“羊毛黨”對支付寶紅包的操作並沒有對正常用戶的資金造成損害。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幫助支付寶進行了大范圍的傳播。當然他們的短信的確對用戶造成騷擾,但有關方面至今也沒有對短信營銷有明確規章治理。從群發信息到購買手機號,目前關于短信營銷這方面並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尤其是信息接收人沒有遭受財産損失僅僅是被騷擾的情況下,難以維權。要徹底整治“羊毛黨”的騷擾行為,除了活動方制定規則時要考慮周全,還需要社會方方面面的配合。(記者 程婕)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龍”號開始向中山站卸貨
“雪龍”號開始向中山站卸貨
新疆多部門積極應對暴雪天氣
新疆多部門積極應對暴雪天氣
中國火星村項目通過專家評審
中國火星村項目通過專家評審
冬日棧橋觀海鷗
冬日棧橋觀海鷗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182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