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樓墜物致老人身亡 判81戶業主及物業賠償
2017-12-30 07:51:5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高樓墜物致老人身亡判81戶業主物業賠償

  安徽一名老人途經高樓被磚塊砸死;肇事者未能找到,法院一審判處住戶及物業賠償50余萬元

  卜英貴生前照片。受訪者供圖

  2016年10月4日,安徽省蕪湖66歲的卜英貴被高空墜落的紅磚砸中後死亡。受訪者供圖

  卜華鵬收到的判決書裏,被告人的名字密密麻麻印了大半頁,他數了幾遍,確認是176人。

  2016年10月4日,安徽省蕪湖市綠地伊頓公館小區,66歲的卜英貴被高空墜落的紅磚砸中後死亡。事發後,由于一直找不到肇事者,卜英貴兒子卜華鵬等,將整棟樓除一層外,全部32層共96戶業主以及物業方,共176人告上法庭。

  “高空墜物致死案”一審于昨日宣判,新京報記者從蕪湖市鏡湖區法院獲悉,全部176名被告中,有15戶提供不在場證明被採納,判決不予承擔責任,剩余81戶共133名被告和物業方,共需賠償約50余萬元。

  攝像頭無法拍到高處

  2016年10月4日中午,66歲的安徽蕪湖市民卜英貴,騎著棕色電動車出門了。他要到一家移動營業廳,為老伴換一臺“能用微信”的新手機。

  營業廳在一個名為綠地伊頓公館的小區內,地址是28幢1單元,與卜英貴的家隔著一條馬路。11點多時,卜英貴買好了手機,準備回家吃飯。

  卜英貴跨上電動車,沒走幾步,一塊紅色磚頭碎塊從樓上墜落,正砸在他的頭頂。卜英貴應聲倒地,頭上血流不止。

  卜英貴的兒子卜華鵬説,父親年輕時是工人,經常進行體育鍛煉,身體一直不錯。當天,卜英貴的頭頂被砸出一個窟窿,送醫後不久就宣告不治。

  蕪湖市公安局鏡湖分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案件屬于民事范疇,並非刑事案件,因此警方與社區一起配合調查。不過,由于事發地位于小區內,磚塊從高處往低處墜落,攝像頭無法拍到。持續多日調查,警方始終沒有找到肇事者。

  肇事者遲遲找不到,卜英貴的家人將事發樓棟除一層外,全部32層共96戶業主,以及物業方告上法庭。

  被告人共計176人

  2017年7月25日上午,蕪湖市鏡湖區法院門口排起長隊,“高空墜物致死案”在這一天一審開庭,96戶業主及物業方代表出庭應訴,被告人數共計176人。

  庭審中,多位住戶在庭審現場出具了不在場證明,但原告代理律師李長志表示,即使有不在場證明,也不能排除拋墜物和其本人沒有關係。

  李長志稱,《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規定,“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以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據此,除一樓以外的32層96戶所有權人,均屬于“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此外,物業方未盡到妥善管理義務,對事件發生具有過錯,也應承擔賠償責任。

  原告當庭要求,判處各被告共同賠償共計約52萬元,同時承擔案件訴訟費用。

  新京報記者從鏡湖法院獲悉,案件原計劃審理三天,但由于96戶176名住戶中,不少都未到庭,因此庭審在26號提前結束,該案法院未當庭宣判。

  法院認定15戶免責

  28日上午,案件在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一號法庭一審公開宣判。

  鏡湖法院查明,綠地伊頓公館28幢1單元公共區域,有6處存在類似致死紅磚,且多處為長期存在。此外,28幢1單元住戶表示,門禁長期不關閉,外人輕易可以出入。對此,小區物業方,深圳市福田物業公司未能舉證反駁。

  法院據此認定,福田物業公司作為物業服務企業,未能妥善及時地處置安全隱患,未盡物業管理義務,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具體責任比例酌定為原告總損失的30%。96戶業主中,有46戶業主提交證據證明其非侵權人,但僅有15戶業主的證據確實充分。此外,81戶中有15戶已將房屋租售給他人,因此追加租戶為被告承擔相關責任。

  原告方律師介紹稱,庭審中,不少住戶都感到委屈,有住戶出示往返外地的汽車票作為當日不在場證明,但由于汽車票並非實名制,法院最終未予採納。

  根據判決書顯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判決物業方應給付賠償款15.26萬元;因不能充分證明非侵權人,法院認定81戶共133名住戶為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每戶應給付補償款約4395元。物業方及住戶,判決賠償款共計50余萬元,需在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給付。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主表示,由于意見不統一,被告方面並未聘請辯護律師。關于判決結果以及是否上訴,目前也沒有形成統一意見。

  ■ 對話

  “打官司就是因為肇事者不願站出來”

  本案受害人之子卜華鵬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一審的判決現場冷冷清清,大部分住戶都沒有到庭。對于這樣的情況,他有些尷尬。他一再説明,走到打官司這一步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按照卜華鵬的説法,事發後,他曾經試圖通過其他方式解決,但肇事者始終不現身。之所以堅持起訴整棟樓住戶,則是為了替家人討個公道。

  新京報:什麼時候知道父親出事的?

  卜華鵬:當天中午的12點多,當時我在上班。

  新京報:為什麼要起訴整棟樓的住戶?

  卜華鵬:從我個人角度,我肯定是不想出現這種結果的,但是沒有辦法,公安機關一直沒有找到肇事者。我徵求了律師意見,説法律上是有依據的,才做出起訴整棟樓住戶的決定。

  新京報:想過其他的解決方式?

  卜華鵬:我最大的願望,當然是找到這個肇事者。一開始可以説是滿懷希望,打算通過個人來找,去這個事發地問過,上樓去看過。重點是看樓梯間、陽臺邊有沒有磚頭,但是沒有結果。後來公安機關也來找,但是這個地方的監控攝像頭在樓下,拍不到上面的畫面,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戶扔的這塊磚頭。

  新京報:為什麼一定要把官司打下去?

  卜華鵬:事情發生後,家裏人都很受打擊,母親蒼老了許多。50萬的賠償不算高,況且我要這個錢有什麼用?打官司從來不是為了錢。我之所以打這個官司,就是想討個公道,因為肇事者一直不願意站出來。

  新京報:開庭前與住戶接觸過嗎?

  卜華鵬:沒有接觸過,我認為也沒有接觸的必要。我跟住戶見面,能説什麼呢?無非是告訴我當天不在場,跟這件事沒有關係。但到底是什麼樣,誰説了也不算,我相信法律的判決,用證據支撐觀點

  新京報:怎麼看待一審判決結果?

  卜華鵬:一審的判決結果,基本上達到了起訴的目的,賠償金額跟我之前提出的也差不多,還算比較認可。目前,不準備提起上訴。

  新京報:宣判現場,這些住戶反應如何?

  卜華鵬:今天宣判的時候,96戶業主家裏基本上沒什麼人來,當庭也沒有説話,沒有提出任何意見,總體來説還是比較冷清的。事先也估計到會這樣,畢竟不是什麼好事。

  新京報:擔心過執行的問題嗎?

  卜華鵬:執行肯定也是一個很困難的事,還要依靠法院的力量完成。(記者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紐約一公寓發生火災 至少12人死亡
紐約一公寓發生火災 至少12人死亡
“雪龍”號開始向中山站卸貨
“雪龍”號開始向中山站卸貨
新疆多部門積極應對暴雪天氣
新疆多部門積極應對暴雪天氣
中國火星村項目通過專家評審
中國火星村項目通過專家評審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188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