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這位80後能讀懂三千年前古文字 常人看來有如天書
2018-01-01 09:09:11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36歲吳毅強 能讀懂三千年前的古文字

  他的故事,要從魯迅與顧頡剛爭論過“大禹治水”講起

  治水的大禹是一條蟲?

  近百年前的1920年,顧頡剛先生曾提出,大禹並不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禹或是九鼎上鑄的一種動物……或者有敷土的樣子,所以就算他是開天辟地的人。流傳到後來,就成了真的人王。”

  這個假設受到許多學者的反對。1935年,魯迅創作的《理水》(後收入《故事新編》中),寫大禹治水的故事——

  發大水了。許多學者聚集在文化山上等救兵,他們不相信真的有個禹會來治水。學者説:“你們是受了謠言的騙的。其實並沒有所謂的禹。‘禹’是一條蟲,蟲會治水的嗎?”

  正是從這條“蟲”開始,吳毅強打開了對古文字的好奇和熱情。

  他由碩士時的中國近現代史研究,轉而投身古文字,由讀博士至今,已經10年。

  2018第一天,我們從一個匠心故事説起。

  如今談工匠精神,因為它在快速高效的生活中看似無跡可循。

  靜下心來觀察,有這樣一群人,重復執著于一件事,把專注、思考、創新帶入其中,久而久之,水滴石穿。一生只做一件事。

  這件事,性價比或許不高。當事情完成,也未必會有物質意義上的賺頭。

  但這種精神的存在,不是雞湯,而是告訴我們,這世上真的有不同尋常的堅持。

  而這份倔強的堅持,終將告訴我們,將進入的是怎樣一種未來。

  吳毅強目前主要從事金文研究,與他有一面之緣的一位浙大老師這樣描述他:與學問無關的人,他大概看都不看一眼。

  在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的出土文獻研究中心,記者見到了吳毅強,他與另外三位老師共用一間約25平米的辦公室,每張辦公桌上的古籍都摞到空中。來訪者踮起腳往裏看,幾乎看不到大家的臉。

  採訪在研究院的會議室進行,吳毅強抱進來的材料是四本巨大部頭的工具書:《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夏商周青銅器研究·西周篇》(上、下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柒)》——他説選這幾本是因為甲骨、金文、簡帛都涵蓋到了。

  他穿著很厚實的夾層衝鋒衣,看上去仍舊單薄;他説話聲音柔和,臉小,沒什麼表情——正是“傳説”中的樣子。

  當他開講,又是另外一種狀態。

  談到魯迅與顧頡剛的“爭論”,吳毅強説:“魯迅先生這是在諷刺顧頡剛先生的假説。”一邊寫下“禹”字的金文字形——  ,該字的主體部分  是蟲、蛇之形,  是後來增加的裝飾部分,“你看這個字的造型,所以魯迅説大禹是條蟲。”

  “對古史的研究,除了現有的文獻記載,還有一個相對可靠的方式,就是利用考古材料,尤其是研究出土文物上的文字記載。”

 

  遂公盨不起眼,但銘文很重要。

  吳毅強翻文獻找到一件文物。2002年,由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收藏的遂公盨(豳公盨),是一件西周的食器。器物的底部記載著一段98字銘文,開篇記述了“大禹治水”的故事,後篇論述的內容卻是“為政以德”。

  吳毅強找出銘文拓片的影印材料,逐字讀出。“這段記述開頭部分,和《史記》上記錄的大禹治水的內容基本吻合。”這是他的結論。

  “至少説明,西周的時候,人們就知道大禹。”他又翻出另外的文獻——上海博物館收藏的戰國中晚期的竹簡圖,“其中的一篇《容城氏》,也講到大禹治水的故事,內容更豐富、生動。”

  兩個半小時的採訪中,要把甲骨文、金文的基本知識即便只是囫圇吞棗地“吃下去”,記者還是有點吃力,但吳毅強的認真、踏實,著實讓聽者沉迷。

  記者從另一位浙大年輕老師那裏,聽到這樣一個細節:有一天她經過吳毅強的辦公室,就想去“瞻仰”一下這位傳説中的古文字迷。“我以為寒暄幾句就可以出來的,結果他滔滔不絕講了很久很久……引經據典的時候,更是一邊掏出實物,一邊翻書,那些書每一頁都在他腦子裏,很快就可以找到出處。”

  只要跟吳毅強談學問,他一定會表現出這樣盛開的狀態。

  普通人大約無法理解吳毅強沉浸于古文字的單調,但是,于他,這真是一件美事。

  “金文都是鑄刻或者雕刻在青銅器上,器物本身就具有極高的審美價值。遂公盨是西周中期的一件食器,距今約2900年,造型小巧流暢。盨上所鑄銘文字體優美,行款疏朗,且字字珠璣,幾無廢言。”

  吳毅強能讀懂的古文字,在現代人看來,有如天書;他順著文字內容,能考證、串聯起幾千年前的歷史。這還不夠有趣?!

  述:這輩子沒見過這樣的80後

  我和吳老師只差4歲,但是我肯定這輩子沒有見過這樣的80後。

  採訪後,我跟他聊這代人對時代的困惑和壓抑,他只是有點同情地看著我,禮貌地附和一下。我才恍然大悟,他可能很少被這些凡事困擾。聽他講古文字的時候,他表達中的那種素凈的歡樂,能讓人緩解日常附身的焦慮。

  吳老師也表達了他對日常的知足,研究中心望出去,有浙大紫金港校區最好的風景,鬥室之內的研究氛圍非常具有包容性……

  要不是我去採訪,他的一天是這樣過的:

  早上7點多到校,先是讀一段古書,《左傳》、《史記》、《詩經》、《尚書》、《禮記》……輪著讀;接著9點到晚上9點,是工作時間。近期的工作內容是統計甲骨文單字、編輯工具書、整理博士後論文書稿。“今天還與同事討論了李斯,法家理論是否更適合社會治理。”

  他不看電視,也不玩手機,沒有微信,只用QQ——單為傳圖。“我之前一直用直板手機,最近兩年才換了智能手機。”

  我又從他的一個“校車搭子”曉勇那裏聽説了這樣一件事情:曉勇是搞攝影的,吳老師跟他説自己也是攝影愛好者,想學習一下攝影。後來聊天才知道,他想學攝影,是為了把古文字更好地通過影像的方式展現出來。

  我這時才知道,他換智能手機,是因為需要有大的屏幕,與同行進行更好的圖片交流。(記者 章咪佳)

  吳毅強

  生于1981年9月。浙大文化遺産研究院教師(出土文獻研究中心)。

  主要從事商周青銅器、古文字、先秦史及漢魏南北朝碑志研究。

  曾在國內外刊物發表論文二十余篇,出版著作兩部:《郭店楚簡〈老子〉集釋》(合撰,第二作者)和《鳥蟲書字匯》(合撰,第二作者)。其中,《鳥蟲書字匯》獲2014年度全國優秀古籍圖書“一等獎”和第十八屆(2014年度)華東地區優秀古籍圖書獎“特等獎”。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 咬的是文字 嚼的是文化
    《咬文嚼字》咬的是文字,嚼的是文化。它不僅僅挑錯字,還挑文史知識的錯誤。
    2017-12-22 08:54:08
  • 中國文字博物館徵集甲骨文破譯成果 一個字獎勵10萬元
    發現于河南安陽殷墟的甲骨文,是中國最古老的成熟文字。從19世紀末發現至今,甲骨文的破譯、釋讀始終是一項艱難的任務。中國文字博物館最近推出一個獎勵計劃,面向海內外公開徵集甲骨文釋讀成果。
    2017-07-23 11:08:4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故宮2017年接待遊客近1670萬
故宮2017年接待遊客近1670萬
悉尼燃放焰火迎新年
悉尼燃放焰火迎新年
迎接2018
迎接2018
裝飾花車
裝飾花車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19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