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百網店售賣“主編席位” 最貴2.6萬最便宜5500元
2018-01-02 07:32:1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專著挂名”的淘寶搜索頁面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提出職稱評價應摒棄從前“一刀切”的方式,提出不唯資歷、不唯學歷、不唯論文。

  然而,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暗訪發現,在久被詬病的“論文經濟”視野之外,部分高校教師為評職稱爭相買圖書專著“挂名”的風氣逐漸興盛。

  圍繞著圖書專著的“挂名”,從內容代寫、主編挂名,到代購代銷,形成一條灰色利益鏈。

  現象

  上百家網店公開售賣“主編位”最貴2.6萬最便宜5500元

  “元旦福利大派送,真特價不套路,特價專著(論著)主編、副主編、編委都有。”一位自稱“韓編輯”的人在每日必更的朋友圈裏這樣宣傳,後面附上好幾本即將出版的圖書名字後綴著“第2主編”“第3主編”。類似于微商在社交網絡的推銷廣告,“韓編輯” 還特意配上了一張文藝范兒的圖片,圖上還有一行心靈雞湯式的文字:“每本書,都有故事。”

  主編、編者或專著作者竟可虛位以待,公開買賣?“獨著和挂名,沒有書稿都可以,費用方面,副主編最低,主編分第一、第二、第三位次不同價位,獨著最貴哈。”“韓編輯”在微信上簡短回答了北青報記者的疑問。“每本專著的前三位主編,都可以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查得到,也就是上CIP(圖書在版編目)。”

  北青報記者隨後在淘寶平臺上輸入“專著挂名”的關鍵詞後,搜索發現標有“出書挂名專著,正規出版社”“出書、挂名專著教材出版”等字樣的商家迅速出現在頁面上,不下百家。據粗略梳理,這些商家打出可出書挂名專著涉及醫療、教育、旅遊、外國文學、經濟學等數十個學科。其中部分商家在網頁廣告中就明確表示,“很多作者評職稱的時候需要出書,但是自己又沒時間寫書,這個時候可以找到我們,我們為您尋找對應專業合適的書籍讓您在書中擔任主編、副主編或者編委,同樣能達到評職稱的目的。”

  北青報記者向一家月銷售記錄顯示達到24186筆,標有“出書挂名專著”的商家咨詢。 “如果出挂名書的話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但是出獨著的話比較快。明年4月份出來應該趕得上。找我們的客戶,都跟你一樣是為職稱的。”該客服説。

  北青報記者梳理這些淘寶店家的“主編、副主編、獨著”報價,發現“獨著”最貴,最高開價2.6萬,而 “第一主編”的價位從8000元至24000元不等,“第二主編”價位6500元至17000元,“第三主編”價位在5500元左右,副主編價位從1000元至3000元不等。商家表示,國家級的書號費用要高一些,省級的費用要低一些。

  中介微信銷售聊天記錄

  調查

  店家稱有專業寫手團隊 挂名圖書一般只印兩本

  當北青報記者問到都有哪些出版社可以合作時,一位淘寶商家客服回答:“包括國家級的4家出版社和省級的3家出版社。”他還向記者保證書籍的質量高,均為20萬字左右的精裝版書籍。內容是來自我們的優秀、高質量的作者團隊,他們大多是高校的一線老師、博士生導師和教授。

  “我們的付款方式是半定金操作,等到書號查到了再付余款。”為打消北青報記者的懷疑,該客服解釋説。他同時還向北青報記者表示,他們是文化公司直接對接出版社,並非中介,可向北青報記者出示營業執照。

  而在朋友圈做“挂名主編”生意的“韓編輯”則公開承認自家是濟南某信息咨詢公司,坦言其就是“中介”。“韓編輯”還透露挂名的出版社通常都比較差,能出獨著的出版社品質更高,但出版的題材內容卻受限。“到底選哪種方式,還得以你評職稱的要求而定。”“挂名”的書一般只印兩本,加印數量多,還需另外加錢。“如果你想送朋友還可以多印,這個沒有限制。100本的印刷費是2000元。”

  代理合同承諾“一書一號”店家提供假書號將付違約金

  為了弄清“挂名主編”交易全過程,北青報記者嘗試向賣家索要合同。一位店家的客服向北青報記者展示了其通用模板的 “作品簽約合同”。在這份作品出版代理服務合同中,北青報記者看到,乙方為“山東×××文化傳播公司”,甲方授予乙方通過____出版社(第三方)辦理本作品的有關出版業務。乙方承諾本作品為一書一號,甲方可要求作品的擔任(著、主編),並可提出位置、署名方式、出版時期等具體要求。合同中還寫明了若乙方提供假書號,將向甲方一次性支付2倍的本書出版服務費用作為違約金。

  該客服還向北青報記者介紹操作的流程一般是先付50%定金,需要客戶填寫一個信息表,然後就提交資料安排。“我們這邊給您郵寄出版合同,您收到合同後簽完字,自己保留一份,給我們寄回來一份,這樣可以保證雙方的利益。”當北青報記者問起合同裏為什麼沒有“代寫”方面條款,該店家表示,除通用版合同以外,信息表會寫明書稿的內容要求、代筆信息、金額和出版時間。

  商家提供的通用版合同封面

  核心

  高校教師

  主編仍是評職稱條件 二三流院校是“挂名”重災區

  如此多的人熱衷去念“挂名主編”的歪經,一方面折射出當下出版行業的種種亂象,另一方面,當前中國高校職稱評審制度也顯出尷尬處境。“專著或教材挂名,二三流院校是重災區。好些人鑽空子,心照不宣的空子。”一位在京著名文科院校的教授坦言。該教授瀏覽“挂名”圖書書目後,分析常被用以“挂名”的圖書多為新興學科,如旅遊專業、藝術門類、外國文學、體育學、思政、圖書情報、計算機、管理學類。“究其根本,二三流院校沒有建立健全的學術評價機制。好大學的傳統文史哲的學科,不會單用論著或論文來衡量,關鍵是學術的成色和積淀,同行自有評説。”

  除了學術評價機制不健全外,多名受訪的老師表示,一些院校仍將擔任專著或教材的主編、副主編等列為職稱評審條件。據了解,目前,國內多數高校的教師崗位主要分為三類:教學科研崗位教師、專任教學崗位教師和專任科研崗位教師。但在教師聘任上,對每類崗位的考核標準,科學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發表高水平論文、出版專著、國家級科研項目、省部級以上獎勵等等都是其主要考核指標。評審中不斷上演的升級版則讓人眼花繚亂。

  華中一所二本院校30歲的講師文濤(化名)説,面對生活壓力和學術道德的雙重拷問,周圍很多人變得糾結,“試想一下,如果大家都花錢買論文、買挂名或者找關係,只有你一人拒絕,那樣只會受人鄙視,説你傻。”他也理解一些同行的選擇,“從投資學的角度看,花這點錢評上職稱,一年就能掙回來,還終身受益,劃算啊。”

  近年來,我國職稱評審權限不斷下放,各地也有不少嘗試。去年10月20日,教育部、人社部聯合印發的《高校教師職稱評審監管暫行辦法》指出,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至高校,學校可結合實際情況,制定本校教師職稱評審辦法和操作方案等,明確職稱評審責任、評審標準、評審程序。職稱論文不再“一刀切”,為高校“松綁”了,但其結果會不會産生各種學術垃圾替代論文,卻成為疑問。“挂名主編”的泛濫,無疑昭示著,職稱評審改革和健全學術機制評議,刻不容緩。

  出版社人士

  曾遇同一教材多個版本挂不同的副主編

  採訪過程中,多位出版社業內人士坦言,為職稱而“攢書”在業內司空見慣。“只要3萬到5萬元就可以出一本書,這就是著作,但著作實際的學術含金量沒人關注,甚至大量充斥著文化垃圾。”一位曾在高校出版社供職的編輯道出了“學術垃圾”源源不斷的秘密。他曾親見某本省級地方教材先後出過多個版本,但每一個版本都挂著不同的副主編名字,一問才知很多地方院校的老師都用這本教材來評職稱。“各校老師挂名,還推薦自己學院使用這套教材。既緩解了出版社的經濟壓力,又為老師們解決職稱難題。最後東窗事發,還鬧著打官司。”

  中介的朋友圈公開打“挂名”廣告

  出版行業坊間還廣為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年輕編輯聽培訓課,某老編輯講了編輯界內部常用以自嘲的話,“我是編輯我可恥,我給國家浪費紙。”

  “你説的挂名,跟賣書號道理差不多,恰巧很多高校教師也有這種需求。”另一位業內人士坦言。在她看來,好的出版社不會有這種“賣挂名”的交易。“有些快活不下去的出版社就靠這些賺錢。”

  出版行業人士呼吁,建議不再將主編、副主編、編委等作為評職稱的條件。同時,出版社也應該堅決杜絕書號買賣,斬斷署名權買賣利益鏈。

  觀點

  律師

  圖書“挂名”屬打法律擦邊球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范辰律師認為,沒有參與創作,就不是作者,卻挂名主編、編者和獨著,這種行為存在法律上的隱患。如果沒有真正作者的授權,挂名的人則可能面臨著著作權糾紛,侵犯真正作者的發表權和署名權,有可能被真正的作者起訴到法院,要求消除影響、賠償損失。如果有作者的授權,則挂名的人可能面臨學術造假的指控,因無法舉證參與創作,有可能被學術道德委員會處理。

  此外,商家的這種經營行為並不合法,屬于打擦邊球的行為。商家有可能構成非法經營,被工商機關處理。如果商家被處理,則拔出蘿卜帶出泥,挂名的人面臨竹籃打水一場空。(記者 劉旭 武文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冰雪慶新年
冰雪慶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新年送溫暖
新年送溫暖
世界各地迎新年
世界各地迎新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194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