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警去世前忍劇痛寫遺書:有太多眷戀與不舍
2018-01-02 07:41:1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551字遺書的背後

  ——記湖北宜城民警王世軍

  “我雖向死而生,無奈燈枯油盡,實在無力抗衡,不過革命的意志永不倒……”彌留之際,46歲的湖北襄陽宜城民警王世軍躺在病榻上,忍著劇痛在手機裏寫下了1551字的遺書。

  與癌症抗爭了305天後,2017年12月24日淩晨,這位從警23年的老公安帶著對工作的熱愛、對家人的眷戀,閉上了雙眼。

  王世軍1971年出生,1994年從警,先後在基層派出所、刑警隊任職,2013年擔任湖北省宜城市看守所所長。

  “看守所是我的第二個家,也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與感情。”工作之初,王世軍為盡快成為行家裏手,每天在監控室、值班室和監區巡視十多趟,與在押人員交流談心,觀察了解他們的思想狀況。那段時間,他很少回家,困了就在辦公室的硬板床上和衣而臥。

  宜城市看守所副所長胡進華回憶,按慣例,工作人員值完夜班可以休息一天,但王世軍一般會一直工作到第二天中午才休息,“他身上有股拼勁,每天淩晨在押人員睡熟了,他要再巡視一遍才放心”。

  4年來,王世軍從值班備勤、安全管理、內務管理、警容風紀等日常工作入手,推出“一查二思三改”“九項鐵規”等制度,確保監管場所和民警隊伍“兩大安全”。

  宜城市公安局副局長陳衛華分管監管工作,他説:“王世軍操的心比我還多,每次去檢查工作,無論明察還是暗訪,他都在看守所。他履行的是職責,體現的是忠誠、責任、擔當。‘把最放心的幹部放到最不放心的崗位上’,世軍是這句話最好的注腳。”

  堅守一線、帶頭工作,是王世軍的做事準則;把同事當兄弟姐妹,把在押人員當“自家人”,是王世軍的做人準則。

  “王所長,我舍不得你,是你讓我知道自己糊涂,犯了錯,讓我端正了三觀,現在找到了工作……”2017年12月28日上午,原在押人員涂某特地從荊門市冒雨駕車趕到王世軍墓前祭拜。

  “監室燈壞了,王所長扛起梯子爬上去換;天熱了,給我們送冰塊;停水了,拖著重重的消防水龍頭送水。這樣的好人,怎麼就走了啊!”回憶起與王世軍相處的點滴,涂某哽咽了。

  王世軍的老搭檔、宜城市看守所教導員柴耀武記得,每年除夕,世軍總是安排好節日飯菜,等在押人員吃好了才離開,“世軍真正做到了對每一個在押人員的情況了如指掌”。而平時有同事請假,王世軍就主動頂班。

  “在我們老中青三代民警的努力與支持下,看守所的工作面貌發生了很大改觀,大家團結、和諧、認真、負責,處得像兄弟姐妹一樣。”遺書中,王世軍對看守所的現狀感到欣慰。

  在他的帶領下,宜城市看守所連續4年被湖北省公安廳評為“工作成績突出單位”。

  然而,與榮譽一同到來的,還有患癌的噩耗。

  2017年1月底,王世軍面容蠟黃、渾身無力、吃飯難以吞咽……他意識到“這不是小問題”,但歲末年初任務緊,他不想耽誤工作,于是拿了點藥,撐著回到工作崗位。大年三十,他打著點滴,坐在監控器前繼續值班。

  2017年大年初二,在妻子范海珍和女兒苗苗的生拉硬拽下,他才到武漢一家醫院深度檢查。不久,確診為四級膽總管癌。

  看到診斷結果,妻子流淚了,將他留在了醫院。6月,病情稍微穩定,他又火急火燎趕回宜城,挂著導尿袋、跨上自行車,又往所裏奔。

  隨著病情加重,有時,王世軍疼得直叫,但還是放不下所裏的事,在網上和同事了解情況。

  “他這個人做了一輩子警察,卻幹了兩輩子的事,工作上太拼了。”“我們為有這樣的領導、這樣的領路人感到驕傲。”提起王世軍,同事們又敬佩、又惋惜。

  “在此彌留之際,雖有太多眷戀與不舍,但更多的卻是內疚與對不起……”他在遺書中寫道,女兒高中三年,自己沒送過一次,如今大三,也沒去看過一次,十幾年來,一直是妻子掙錢養家,自己沒出過一分力,“卻撿了現成的”。

  在妻子范海珍看來,他並不是不愛自己的家人,只是對工作的巨大熱愛,遮蓋了他對家庭的默默付出。

  “世軍不太會表達,也沒多少時間陪我們。只要得空休息,他一定會待在家,打理好所有家務。”深秋夜晚在街頭散步,王世軍會將外套脫下,輕輕披在她肩頭;在家休息,總是閒不住,洗衣服、拖地、做飯,漸漸成了街坊鄰居口中的“模范丈夫”;女兒寒暑假回家前,他會把被褥裝好、衣服洗好,買來她愛吃的水果零食……

  王世軍走後,家裏沒留下一張全家福,妻子將他的桌牌帶回家中,“看著上面的照片,我會感覺他還在。”(記者 朱娟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冰雪慶新年
冰雪慶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新年送溫暖
新年送溫暖
世界各地迎新年
世界各地迎新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219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