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泡腳、養發、煉丹藥……浙江大學這門中藥課,好玄啊
2018-02-05 17:01:21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0後脫發能不能治?考試周增強記憶怎麼補?冬天手腳冰涼咋辦?

  泡腳、養發、煉丹藥……

  浙大這門中藥課,好玄啊

  據説,有群浙大學生上了一門中藥課,自己也能看方抓藥、制藥,給人問診治病了。不過,開課的老師倒是再三提醒,沒有執業中醫師資格,可不建議自己配方抓藥。

  這門課,就是由浙大藥學院藥物信息學研究所教授王毅為本科生開設的《從神農本草到現代中藥》通識教育課,專門為大學生講授中醫藥知識。

  聽起來挺正常,可是,當你知道在課堂上,老師居然教學生“煉丹藥”,你就該吃驚了吧?

  這門中藥課

  學生都在泡腳、煉丹

  93位學生分成19個小組,每個小組確定一個和中藥相關的選題進行為期7周的調研,期末用5分鐘時間報告研究成果。

  王毅收到的學生報告中,泡腳選題頻頻“撞車”,3個小組各自尋找泡腳藥方,抓藥並制作藥包,每周記錄泡腳體會。其中,藥學專業大一學生趙燚明所在小組,從東漢張仲景著述的中醫經典古籍《金匱要略》中發現一帖補氣血的藥方,制成藥包後5位成員堅持泡腳四周,還發明了“對照”泡腳法:一只腳泡,另一只腳不泡。

  不過,這個創新做法一看就不怎麼靠譜,還是沒學到家啊!

  王毅教授就在課堂上點評説,臨床試驗要求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學生就做了所謂的“對照”實驗,“他們組説,隨機做不到,對照倒是可以做。”雖然做法創新,但是對于“對照”的認識還停留在粗淺的階段,“按照中醫的氣血理論,氣血是流動的,泡了一只腳,氣血會跑到另外一只腳。”

  除了泡腳,養發也是高頻選題。“白頭搔更短”令人愁,白發、脫發怎麼治?烏發丸、烏發蜜膏、七寶美髯丹,一共有3個小組都把古傳養發藥方找出來分析,發現相同的成分是何首烏。但王毅提醒,“何首烏內服是有風險的,因為其中含有的蒽醌類等成分具有肝臟毒性,不建議服用。”

  “孔聖枕中丹”出自唐代醫藥學家孫思邈所著《備急千金要方》,主治讀書善忘,久服令人聰明。哲學專業大一學生楊昌傑所在小組以孔聖枕中丹為選題,但小組成員並不滿足于僅僅找到丹藥藥方,還親手制成了彈珠大小的褐色藥丸。

  “後生張木與仇敵之女蝴蝶相戀而得不到祝福,相約私奔卻被抓回村莊,接受火刑。烈火中的蝴蝶高歌,引來無數透明翅膀的蝴蝶,每只蝴蝶將歌聲傳到村莊各地。火刑結束,歌聲不止,一只只透明蝴蝶也扎根在土地上。村民意外發現透明蝴蝶可用藥。人們為了紀念這段愛情,便把這些藥材稱為‘木蝴蝶’。”

  財務管理專業大一學生黎若晨所在的小組,以中藥木蝴蝶的傳説為基礎,創作了一個愛情故事,“我們想讓大家發現中藥的美麗,所以特意搜尋有詩意的中藥名,就發現了木蝴蝶。”木蝴蝶為蝶形薄片,主治肺熱咳嗽,為了讓大家更容易記住這味中藥,小組以講故事的形式做報告,還從網上淘來500克木蝴蝶,發給班上的同學。

  不指望大家當中醫的粉絲

  但至少不要當“黑粉”

  抗甲型H1N1病毒特效藥“達菲”的主要原料莽草酸,提取自八角茴香;電視劇《仙劍奇俠傳3》裏的角色名“紫萱”,其實是一味中藥——忘憂草;古代中醫把健康幼兒的糞便密封在罐子裏,可以治病是有道理的。

  以上這些內容,都來自王毅的課堂。

  王毅從2009年還是講師時開課,到如今已成為教授,《從神農本草到現代中藥》這門課,他已經開了8年。“以前專門有面向本科生的中藥必修課,現在逐漸少了,我堅持下來開了這門課。”

  每年浙大本科生中選這門課的人,接近400人,但真正能選上的不足百人,而且都來自不同的專業。王毅説,這學期學生人數是93人,已經到達課程容量的極限。

  “很多人説自己不了解中藥,實際上你們是了解的,只是你們不知道原來這就是中藥。”第一節課,王毅就給學生們科普,“紅棗、山楂,都是中藥,中醫藥中有不少是藥食同源的。”很多作為藥補的中藥,就是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食品,例如蓮子、核桃。浙大藥學院副教授陳柳蓉也參與了授課,她主講的三堂課就集中介紹了藥食同源的中藥和藥膳。

  王毅説,從“什麼是中藥”開始為學生科普中藥知識,這對學生來説已經是一個衝擊。而自己開的這門課,“既講中藥知識,也講傳統文化。”

  “我們常説心主神明,中醫的心實際上是腦。我們會説‘我心裏好想你’,心臟本身是沒有想這個功能的,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實際上是文化裏蘊含的東西。”王毅説,古代中醫的認識會逐漸融合到文化中,“一開始我們會覺得很正常,但細細品味就會發現這已經結合了中醫裏的知識,並吸引我們。我們會説心愛的,沒人説腦愛的,這就是文化。”

  一年開一次課,王毅並不打算停下來。他計劃在接下來幾年對課程進行改革,請更多人來旁聽學生的期末報告,也在考慮為學生的中藥實踐拉讚助,讓學生的實踐有充足的預算。“我們在宣揚中醫藥文化,讓大家科學地認識它。我不指望大家都當中醫的粉絲,至少不要當中醫的黑粉。”

  他們親手制作的丹藥

  “非常苦澀、難以下咽”

  龜甲、龍骨、石菖蒲、遠志,四味中藥各50克,打成粉末。熬制與藥粉等量的蜂蜜,用文火慢慢熬到起泡。趁熱將蜂蜜倒進裝有藥粉的容器,攪拌、搓丸。楊昌傑所在小組按照網上流傳的教程,制作“孔聖枕中丹”。

  之所以選擇孔聖枕中丹為題,“是因為考慮到很多中藥會有各種禁忌,所涉及的病症也跟我們有些距離,所以我們想找一種適合我們學生服用的、簡單安全的藥方。”楊昌傑説,“孔聖枕中丹自古以來就主要給書生服用,本身就是主治失眠、記憶力差等對學生來説很常見的病症。”

  “我們這個丹再怎麼説也是藥。”為了確保丹丸安全,小組還咨詢了專業人士,“一個學姐,她是學中醫的,我問她這個藥會不會有什麼禁忌或副作用。”

  孔聖枕中丹涉及的中醫理論不多,成分少而簡單,適合初學者親手制作。

  “最難的就是熬制蜂蜜,一般藥房都有老師傅操作,我們因為缺少經驗,得一直站在鍋子旁邊,頻繁調整火候,怕它太沸又怕溫度太低。”楊昌傑説,蜂蜜沸騰容易溢出鍋,太涼又會拉長熬制時間。

  制作丹丸還涉及到關鍵一步——滴蜜成珠。這是檢驗蜂蜜熬制過程中黏稠度的一種方法。“蜂蜜起泡後用筷子蘸一蘸,滴到涼水裏能保持球狀才算合格。”楊昌傑説,蜂蜜太稀,丹丸會過于軟糯,無法成球狀,“太黏稠又會過硬,根本咬不動,所以對蜂蜜黏稠度的要求很高。”當滴蜜能成珠,才能趁熱混合藥粉、攪拌搓丸。

  兩個小時後,孔聖枕中丹制成,小組成員進行了試吃。

  “味道非常苦澀,難以下咽。”楊昌傑説,在藥店抓藥時,藥方師傅一看他們買的這四味藥,就告誡他們,“這四味藥混在一起很難吃的。”

  但親手制作丹藥的過程,還是讓小組的展示內容更加豐富而吸引人。“枯燥的學習生活還得到了滋潤,挺難得的。”楊昌傑説。(通訊員 張靜 首席記者 王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 我國中藥資源普查試點已覆蓋近一半縣級行政區
    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在2018年全國中醫藥工作會議上説,在前期試點工作的基礎上,2018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將全面啟動第四次中藥資源普查工作,加強中醫藥資源保護與利用。
    2018-01-26 16:46:3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059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