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九旬“慰安婦”受害者接受闌尾炎手術
2018-02-07 07:20:5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韋紹蘭老人在醫院接受治療

韋紹蘭老人

  2月1日,有志願者前往廣西桂林看望作為侵華日軍“慰安婦”受害者的韋紹蘭老人時,發現她有肚子疼的情況,隨即將老人送往醫院。經檢查,97歲的韋紹蘭老人患有闌尾炎並發生了穿孔。醫院為老人進行了手術,術後,老人因為身體衰弱,急需一名相對具有經驗的護工進行護理,在當地婦聯及熱心人的幫助下,僅一天的時間專業護工就趕到了老人身邊。醫生表示,如果不是志願者及時發現,老人很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全國已知的在世“慰安婦”老人僅剩7人。

  老人患闌尾炎被及時發現

  盧悅是廣東一名關注侵華日軍“慰安婦”群體的志願者,本月1日,她和其他幾名志願者前往廣西桂林的荔浦縣看望97歲的“慰安婦”韋紹蘭老人。

  “老人現在和她的兒子還有外孫和外孫媳婦生活在一起,老人身體一直有一些小毛病,但是總體還可以,只是最近一年糊涂得厲害。”盧悅説,“這次來,剛開始的一天老人和我們還能很順利地交流,但是到了2日,老人突然説她肚子疼,而且以前幾天也疼過,只是家裏人一直沒有在意。”

  隨後,志願者們聯係了醫生來到老人家,醫生經過初步檢查,判斷老人需要去醫院進一步診斷。隨後,老人被送往桂林當地醫院,經過檢查確診為闌尾炎,需要手術治療。3日,老人完成了手術,醫生發現,老人因為闌尾炎造成了大腸小腸穿孔,比之前的預想嚴重。術後,為了排出體內積液,醫生在老人身上插了一根引流管,因此,老人身邊也一直需要有一些護理技巧的人員護理。

  “老人的兒子和家人平日都是務農為生的,不太懂得如何護理病人,而在桂林的志願者人數又太少,所以我們隨後通過微博等途徑,希望為老人尋找到一位合格的護工。”盧悅説,“我們的微博很快就被轉發,也立即引起了當地婦聯和一些媒體的關注,在桂林婦聯的幫助下,一位具有專業水平的護工很快就被安排到了韋紹蘭老人身邊。”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這名護工來自當地的養老院,具有豐富的護理知識,而桂林婦聯也會解決護工在照顧老人期間的所有費用。

  “知道老人以前是‘慰安婦’,被傷害過,很心疼這位老人,所以我也一定會照顧好她。”這位護工表示。

  因紀錄片《二十二》被人熟知

  如果不是2017年關于侵華日軍“慰安婦”的電影《二十二》上映,很多人也許並不會知道韋紹蘭老人。而她在紀錄片中説的那一句“這世界紅紅火火的,我要留著命來看”更是讓無數觀眾感動。

  《二十二》是由導演郭柯執導,以2014年中國內地幸存的22位“慰安婦”的遭遇作為大背景拍攝的紀錄片,其中拍攝韋紹蘭老人的內容佔了其中很大的篇幅。電影在2017年公映,老人佝僂的背影、蹣跚的步伐和坎坷的經歷觸動了許多人的淚點。

  韋紹蘭一生都生活在廣西桂林荔浦縣的小古告屯村,在2007年以前,除了村子裏的老人,其他人並不知道韋紹蘭在1944年到1945年曾經有過三個月的侵華日軍“慰安婦”的經歷。

  1944年11月,韋紹蘭在躲避進駐廣西的日軍途中不幸碰到了日軍,被強行抓走,被迫做了“慰安婦”,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備受折磨,直到從當地的臨時“慰安所”逃出。而這個時候韋紹蘭已經懷孕,孩子的父親則是侵華日軍。

  逃出之後韋紹蘭並沒有被丈夫及家人拋棄,她隨後生下了在“慰安所”懷上的孩子,取名羅善學,之後的人生中,她和自己的丈夫又生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因為是侵華日軍的孩子,羅善學從小總被欺負,甚至被起名“日本仔”、“鬼子仔”,他也一生沒有娶妻,一直和母親韋紹蘭生活在一起。

  2007年,韋紹蘭的事情被媒體報道,她也在媒體和社會組織的幫助下,承受多年來的壓力,勇敢説出了侵華日軍搶抓她做“慰安婦”的事實。2010年12月,韋紹蘭又受到資助遠赴日本參加了“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審判10周年的紀念活動,輾轉在幾個大學講述了受侵害的過程和之後淒涼的人生境遇。

  全國已知“慰安婦”僅剩7人

  “如果我不説出我的經歷,可能很多人都不會知道我們遭受的有多慘。”韋紹蘭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經這麼説。

  收治韋紹蘭老人的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醫生表示,如果老人被晚送來哪怕一兩天時間,都很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好在有志願者的及時發現。

  志願者盧悅告訴北青報記者,她平時在深圳上班,幾年前看了關于侵華日軍“慰安婦”的電影《三十二》和《二十二》之後很受觸動,之後就和朋友去看望過幾位還在世的“慰安婦”,並加入了名為“溫暖之家”的民間“慰安婦”關愛組織。

  盧悅説,在電影《二十二》拍攝時,絕大多數的“慰安婦”老人年紀都已經超過了90歲,這些年,去世的“慰安婦”老人逐漸增多,現在已知的國內在世的“慰安婦”老人只剩下了7人,這些老人分布在廣西、海南、山西、湖北等地,絕大多數都在鄉下生活。

  “這些‘慰安婦’老人絕大多數都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去平復心理的創傷,現在她們年紀大了,很多人的生活也都比較貧困,需要我們給予更多的關注和幫助。”盧悅説。(記者 付垚 張香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冷的邊關熱的血
冷的邊關熱的血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2378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