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零下40多攝氏度的空氣是什麼味道?——訪中國“北極”養路工
2018-02-08 17:46: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2月8日電 題:零下40多攝氏度的空氣是什麼味道?——訪中國“北極”養路工

  新華社記者王春雨、馬曉成、齊泓鑫

  零下40多攝氏度的空氣是什麼味道?養路工王慶武説,有點甜。

  1月27日,漠河縣當地的路政工作人員堅守崗位。 新華社記者王凱 攝

  穿著橘色工裝的王慶武,工作生活在被稱為中國“北極”的黑龍江省漠河縣,是縣公路管理站瀝青段的養護班長。他和工友們養護的公路,連通著中國“北極”和外面的世界。

  都説東北冷,但是許多人並不知道,東北最北的地方會冷到什麼程度:加油機被凍住噴不出油,溫度計被凍破,簽字筆寫不出字,空氣被凍成霜……

  王慶武太熟悉零下40多攝氏度的感覺了。大興安嶺地區凍土層多,溫度越低,凍土對道路産生的影響就越嚴重。一到冷天,養護工就忙得停不下來。

  這是中國“北極”冬日裏一個普通的早晨,星辰還依稀可見,王慶武和一隊養路工人已經裝好了鎬、鍬,他們要到距離縣城幾十公裏的省道——通往北極村的必經之路上除“冰包”。

  到了作業地點,天已經亮了。大興安嶺冬季的日照時間短,王慶武和工友們掄起鎬,向“冰包”刨了過去。幾個人忙活了一陣,刨了一人多深的冰,終于看到了流水。

  “冰包”是養路工人對冰湖的俗稱,每當冬季來臨,公路旁泉水涌出被低溫“速凍”,一層一層的蓋在路面上,嚴重威脅行車安全。為了保障道路暢通,養路工人們得不斷除冰湖。

  沒過多久,王慶武的帽子上、睫毛上都挂了霜,一縷縷白氣,隨著呼吸而升起。

  “外邊冷,幹活就熱乎了。”王慶武常説:“看著過往車輛安全行駛,心裏甜絲絲的。”這也許是為什麼在他看來,零下40多攝氏度的空氣依然“有點甜”。

  野外作業時常吃不上熱乎飯。抽著空啃點涼面包,喝口水,一頓午飯就結束了。水要是凍上了咋辦?“就捧一把雪塞嘴裏,就當喝礦泉水了”。

  見縫插針吃了口飯後,王慶武和工友們又去幹活了。幾乎用了一個白天的時間,他們才把這個100多米長的冰湖除完。

  收工時,天色已大暗。頂著星星出門,王慶武和工友們又披著月色回家。

  “明天還要撒爐灰,做道路防滑工作。”王慶武説。

  隨著公路建設、養護力度的加大,大興安嶺地區的偏遠村鎮都通上了路。道路條件改善,讓更多的外地遊客的來到中國“北極”。

  1月26日,漠河縣農村公路管理站路政養護股股長張海龍冒著嚴寒檢查公路情況,寒冷的天氣凍得他流出眼淚。新華社記者王凱 攝

  在漠河縣北極鎮北紅村經營農家樂的薛鈴,又在村口迎來了一批安徽遊客,農家小院又住滿了。薛鈴説:“路修好了,這兩年自駕遊客越來越多,最遠還有從廣東來的。”

  “要是路不好走,我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到中國‘北極’。”遊客黃旭鵬説。

  北紅村黨支部書記趙民興説,全村525人,現已開起了67家農家樂。去年人均收入兩萬多元,一大半靠旅遊。

  漠河縣公路交通係統共有110養護工人,他們養護著林區道路1375.7公裏,保障著6個鄉鎮和7個行政村百姓的出行安全。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省博物館全面開館
海南省博物館全面開館
倫敦動物園舉行年度盤點
倫敦動物園舉行年度盤點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新加坡航展上的中國參展商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高鐵“後廚”打造美味旅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298088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