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搶”血清到“搶”機票 90後史靜聳用40小時跑贏死神
2019-07-04 08:03:1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6月2日23時到6月4日15時,從“搶”血清到“搶”機票——

  90後史靜聳:40小時跑贏死神 用知識挽救生命

史靜聳工作照

  出生于1990年的史靜聳,29年的人生一直過得非常平靜。從很小就喜歡動物,到最終進入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讀博士,他平靜而滿足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直到一周前,一面寄到研究所的錦旗及一封感謝信,讓史靜聳平靜的生活起了一小片漣漪。錦旗和感謝信來自陜西鹹陽一對夫婦,他們在信中感謝史靜聳救助了自己被劇毒蛇咬傷的兒子。

  事情發生在6月2日。那天晚上,史靜聳正在研究所加班寫文章。23時,他突然收到一位朋友轉來的朋友圈信息:陜西有人被蛇咬傷。

  史靜聳馬上與患者取得聯係,分辨出咬人的是號稱中國第一毒蛇的銀環蛇。“這是中國境內最危險的毒蛇。”史靜聳説,被銀環蛇咬傷後,“不治療的話,死亡率幾乎百分之百,搶救最佳時間只有幾個小時。”

  雖然史靜聳馬上提供了抗蛇毒血清生産廠家和當地能找到血清的醫院的信息,但是當時已經是深夜,患者家屬根本無法聯係到這些專業機構。史靜聳馬上決定自己在北京的醫院幫助尋找血清。

  6月3日淩晨兩點,史靜聳打車來到北京一家專業治療毒蛇咬傷的醫院。“這家醫院還真有一支抗銀環蛇的血清。”史靜聳説,不過,血清屬于特殊藥品,按照院方規定,醫院不可能在沒有看到患者的情況下,就把血清隨便交給一個陌生人。于是,史靜聳又連夜與患者所在的陜西那家醫院聯係,在兩邊醫院進行了充分溝通後,史靜聳成功地購買到了這支救命的抗蛇毒血清。

  有了血清,接下來就是盡快送到患者手中。“這時已接近早晨6點了,任何方式都沒有我直接坐飛機送過去更快。”史靜聳説,“救命最重要。”他立刻向導師請了個假,直接從醫院叫了出租車,捧著同學熊武陽送來的冰袋和保鮮盒去了機場。

  但不巧的是,當天上午飛往西安的機票幾乎售罄,史靜聳費了好大力氣,才搶到一張上午10點多飛往西安的飛機票。

  在找機票的同時,史靜聳根據自己多年的經驗判斷,一支血清可能不足夠救命,于是,他又讓師弟齊碩幫忙遠程指導患者家屬聯係血清制藥廠,就近調動分部庫存。

  6月3日12時,4支血清送到了患者面前。這個時候史靜聳又結合自己多年研究蛇類過程中積累的知識和經驗,與當地醫院醫生共同研究救人方案。終于,血清注入了患者體內。史靜聳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了。6月4日上午,患者生命體徵趨于穩定並恢復意識。15時,史靜聳坐上了回程的火車。

  這個從小看金庸武俠小説長大的90後,一直幻想能做一些行俠仗義、救人于水火的事兒,“這次的事是我離‘俠肝義膽’最近的一次,有些事,你不做會後悔一輩子。”史靜聳説。

  完成了這件“大事”,就迎來了端午小長假,“假期結束後,我自然而然恢復到原來的生活中,根本沒有想到患者會送錦旗、寫感謝信。”史靜聳説。

  史靜聳對成為“焦點”還有些不適應,他更習慣鑽到深山老林去找蛇、研究蛇。讀大學期間,他所就讀的大學所在地——大連,有一個蛇島,這讓史靜聳如獲至寶。他主動在蛇島保護區擔當志願者,經常在島上一住就是一兩周。

  後來,史靜聳考上了沈陽師范大學的動物學專業,攻讀碩士研究生,專門研究蝮蛇。在本科和碩士學習期間,他先後去了遼寧、吉林、黑龍江、北京、河北、陜西、甘肅、內蒙古、青海、新疆、山東……他幾乎踏遍了三北地區來尋找蝮蛇。在經歷了一次非常嚴重的蝮蛇咬傷後,史靜聳的研究終于有了進展:他最終重新修訂了三北地區的蝮蛇種類。在中國科學院攻讀博士期間,史靜聳終于在人煙稀少的青海的三江源地區發現了新物種——紅斑高山蝮。

  在史靜聳看來,救人這件事只是自己生命中一個“高光時刻”,但是,這種時刻總是會“一閃而過”的,真正支撐自己人生的依然是自己的研究。他現在最關心也最著急的事情是:盡快再寫出幾篇漂亮的論文,順利地畢業並找到一份仍然能繼續從事研究的工作。(記者 樊未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藏:油菜花開似金毯
西藏:油菜花開似金毯
五彩斑斕海鹽田
五彩斑斕海鹽田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旅遊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旅遊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707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