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解鎖”二孩家庭五大困擾
2019-12-16 10:41:2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有四老下有倆小,工作還得往前跑!

  “解鎖”二孩家庭五大困擾

  導讀

  首批全面二孩已迎來入園潮。在新政實施的3年時間裏,二孩家庭過得怎麼樣?

  半月談記者走訪了北京、上海、廣州、沈陽、成都、呼和浩特的10個工薪階層家庭,梳理出家長們普遍反映的五大煩心事,幸福中的煩惱,讓正處中年的父母壓力山大。

  煩心事一:公辦托兒所少,入托成為“老大難”

  廣州媒體行業的吳志慧2017年生下第二個孩子。她説,目前廣州0~3歲的托兒所非常緊缺,各方面設施還不錯的,月托費都在8000元以上,“相當于我們夫妻其中一個人的收入全部交給了托兒所”。

  沈陽市民高怡家住沈陽長白島地區,很幸運地找到了一個二類惠民幼兒園,倆孩子托費每月4000多元。可是托兒所離家比較遠,接送很困難,由于相對便宜,托兒所的硬件條件和餐飲都一般,讓她不能完全放心。

  而在內蒙古一些城市,想找個條件一般的公辦托兒所也很難,這項工作剛剛列入政府的議程。家長只好選擇市面上的民辦機構,但民辦托兒機構缺乏監管,一些家長表示不願把一兩歲的小娃娃放在又貴又沒保障的地方。

  公辦托兒所少、托育機構人員素質低、社會辦學質量參差不齊,“入托難”是二孩家庭最大的煩心事。2018年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廣州市藍皮書研究會發布的一項針對廣州市0~3歲托幼服務的調研發現,有近六成家長表示想送孩子入托,卻難以實現心願。

  煩心事二:家政市場魚龍混雜,找到好保姆靠運氣

  趙慶和妻子都在呼和浩特市一事業單位工作,近幾年,夫妻收入的三分之二都交給了保姆:月嫂每月1.2萬元至1.4萬元,住家保姆每月4500元至6000元。

  “能雇到一個稱心的保姆,真是靠運氣。”家住上海的周敏説,孩子3歲前,她家換了六七個保姆,工作時間最長的9個月,時間最短的不超過一周。上海的家政行情是每月5000元起,一月休4天,法定節假日也休息,如果不休就要按日工資付費。

  記者走訪發現,家政市場十分混亂,門檻低、培訓少、沒有監管和約束手段,哄抬價格,大多數保姆都是“4050”人員,甚至“60”人員,人員年齡偏大,不少人僅是小學畢業。她們如果拿了月嫂證、育嬰證,價格就會更貴。實際上拿了證,也不見得素質有多高,可能就是多了些新生兒撫觸、按摩技能。中介公司對保姆的約束手段也很有限,不少人只要有給更高工資的馬上走人。

  “打腫臉也得充胖子,二孩家庭基本離不開保姆啊。”周敏説,她請的保姆,有的不講衛生,有的脾氣差,還有的經常暗示自己給她買東西,最受不了的就是剛幹一個月就提漲工資。但是只要對寶寶好,很多不那麼和諧的地方,家長都會選擇忍讓;保姆提出要求,只要不太過分,家裏都會答應。

  煩心事三:早教培訓眼花繚亂,漫天要價沒人管

  家住成都的唐盈盈與丈夫異地生活,由于上下學沒人接送,他們只好把倆孩子一起送到家附近的私立學校,同時還要給孩子上各種培訓班,每學期教育經費得6萬元。

  在北京一家上市公司工作的齊飛説,老大3個月就接受早教了,老二現在快兩歲了,什麼早教班也沒報。“價格都太貴了,什麼親子閱讀、親子遊泳,隨便一節課都是200元起。養倆不容易,財力吃緊,我也很糾結,要不要全家再緊緊,讓老二也上早教課呢?”

  一節45分鐘的早教課程,少則百八十,多則數百元,一期完整的早教課程更是上萬元。令家長憂慮的是,大多早教機構抓住家長重視孩子早期教育的心理漫天喊價,而機構本身師資參差不齊、缺乏規范標準,遊離于監管之外。

  在安徽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兒科新增病區,護士和小病人互動交流 劉喜軍 攝

  一些早教機構開在商場、寫字樓或小區裏,有的雖然裝修很新,但有嗆人的氣味,早教機構也不能出具裝修檢測報告。早教班的課程令人眼花繚亂,繪畫、英語、樂高,以及開發大腦,培訓專注力、協調性,情商管理……

  至于教師是否有資質,價格誰來規范,家長和孩子的權益如何保障,卻陷入九龍治水的局面。根據《民辦非學歷教育培訓機構設置管理規定》,申請成立教育培訓機構須到教育行政部門申請注冊登記,並要在辦學經費、注冊資金、校舍面積及教學面積等方面符合規定。然而,很多早教培訓機構多以教育咨詢機構名義向工商部門登記注冊,並在取得營業執照後變相進行教育培訓。教育部門對這些機構經營監管沒有溯及力,工商部門對教育內容也無監管之權,結果出現誰都可以管、誰都可以不管的局面。

  煩心事四:最怕倆娃同時病,一家人全撂倒

  孩子只要健健康康,大人累點苦點還都能扛得過去,就怕一個病了,另一個也病了,全家人會被“吃幹榨盡”。在內蒙古婦幼保健院工作的趙芳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雖然她守著醫院,卻也會為找個病床而犯難。“兒科醫院資源緊缺,感冒高發期,走廊裏都加滿了床。”

  王順寧在廣州一民營企業上班,回想起去年冬天老大老二接連感冒的日子,仍心有余悸。一家人半夜跑醫院看急診,排兩個小時的隊才看上,孩子爸陪床一晚上,白天繼續上班。“全家人被撂倒了,錢包更是被掏空,做幾個檢查下來就得千八百,住上一周院就得萬八千,很多藥物不在醫保的報銷范圍內。”

  內蒙古自治區醫保辦待遇保障處處長蔡紅宇説,我國兒童醫療存在患病率高、就診率高、保障水平低等特點,小病小災一般家庭還能承受,一旦遇到重大疾病,二孩家庭的壓力會更大。尤其是兒科醫療資源短缺且不均衡,導致兒童大病異地就醫非常普遍,報銷比例進一步降低,建議國家相關部門針對兒童建立大病補充保險,切實採取措施提升兒童重大疾病保障救助水平。

  煩心事五:上有四老下有倆小,工作還得往前跑

  第一批二孩家庭,夫妻大多是80後或70後,正是年富力強幹事創業的年紀,可是來了二孩,上有四老下有倆小,他們的生活和工作都受到很大影響。

  廣西南寧市興寧區卓越幼兒園親子馬拉松比賽在該市那考河濕地公園舉行。萌娃們和家長在4公裏的競速比賽中,同心協力 周華 攝

  四川一家大型企業的副總經理任昀説,她生老大時産假休了一個月就來上班了。37歲生老二,也只休了3個月就回去上班了。盡管是二孩媽,她依然是個工作狂,頻繁加班出差,只好把孩子交給保姆,現在孩子跟保姆比跟她要親得多。

  沈陽市民張皓,一年多前買了張簡易折疊床放在辦公室,中午能休息一下。“説心裏話,要二孩有點後悔。社會配套保障跟不上,自己有些吃不消。”他説,前些年主要靠雙方父母帶老大,現在他們夫婦開始自己帶兩個孩子,生活瞬間變得急慌忙亂:每天6點半出門,送老大上學,回來送老二上幼兒園再上班。下午5點左右再逐一接兩個孩子。晚上,妻子陪老大寫作業,或上培訓班。自己帶老二,陪玩、講睡前故事。他期待未來可以有完善的社會保障,看病、上學、養老等保障網編織得更嚴密,才能讓人敢生、生了不後悔。(記者 張麗娜 鄭天虹 王瑩 董小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351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