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人,美起來!
2020-01-03 10:25:1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皆愛美,于今尤甚。

  從“富起來”,到“美起來”,中國人已經闖過了物質溫飽的關隘,被壓抑已久的對生活品質的向往、對美好形象的追求,正如潮水般奔涌而來。

  從減肥到健身,從染發到塑形,從炫美到選美,美的欣賞、美的塑造,已經成為全民性的“生活敘事”。有媒體報道: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岱北村從2018年6月起開設“塑形課”,請城裏的健身老師來村裏上課,一下子有上百人報名參加。從顏值到網紅,從生活到文化,消費升級拉動需求,一場美業革命正風生水起。

  這是一種覺醒、一種解放、一種進步。

  同時,我們也當警醒,其中有誤區,有歧途,還有陷阱。

一女青年在健身房鍛煉 鞠煥宗/攝

  大眾文化的雨露滋潤

  加快了全民審美意識蓬勃生長

  愛美,求美,造美,既是物質豐裕後對生活品質的欲求,也有精神豐富中自主權利的張揚,更是新的文化潮流中審美意識的生長。

  當下的社會,已經步入“視覺文化”時代。數字影像、在線視頻、網絡遊戲……新興媒體花樣翻新、強勢崛起。在現代科技的強力催動中,大眾文化正展開一場靜悄悄的蛻變,視覺愉悅、快感體驗,傳遞出一種難以抗拒的審美魅力和眼球效應。在視覺文化的召喚中,日常生活加快了審美化進程。它挾帶著一種巨大的視覺衝擊力和社會影響力,昭示著大眾文化鮮明的民主性和廣泛的連通性。

  一種“讀圖的文化”,衍變出一個“看臉的社會”。靚麗的容顏、生動的形象、美妙的身材,被人們刮目相看。身體美學,在視覺文化的光照下赫然走進社會大眾的生活視野。

  多少年來,我們被教導、被傳承、被熏染的,是對精神、心靈的向往和崇敬,是對凡胎俗骨的遮蔽和羞慚。今天,在溫飽生活的滋潤中,在幸福陽光的沐浴中,身體在蘇醒,欲望在升騰,人們重新發現了身體的美。它散發著一種浪漫,一種詩意,它是快樂的泉源,是審美的呈現。美在生活,美在日常,美在我們自身。身體作為生命和精神的存在,它的文化內涵被不斷發掘出來,它的審美價值也得以充分釋放。

  消費主義的勃興,也使身體審美獲得了更廣闊的空間,視覺文化和身體美學被轉換成種種新奇的消費符號而大放異彩。嗅覺敏銳的資本從中獵獲巨大的商機,借助于大眾媒介和網絡空間,在滿足廣大消費者視覺審美需求和實現感官審美快感的過程中,實現商業模式、消費形態的顛覆和轉型。于是,網紅消費和顏值經濟粉墨登場,各路偶像明星趁機從中收獲大量的粉絲和財富。在社會審美趣味和消費取向的遷移中,廣大消費者也分享了身心的愉悅和審美的解放。

  跨越審美誤區:

  超越功利,拒絕歧視,跨過陷阱

  審美體驗,獲得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享受。

  然而,在市場經濟和消費社會中,美感的體驗常常在功利化的審美取向中被扭曲、被異化。顏值,成了一種稀缺資源、一種人力資本,它在市場規律的導引中進行著自身的生産和交換,實現資源的增值功能和資本的商業價值。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審美活動中存有功利之心,世人也多難免俗。經濟學家哈默邁什曾主持過一係列專題調查,結果顯示,在考慮到其他因素的前提下,貌醜的人收入低于平均水平,而美貌的人收入超過平均水平。哈默邁什也由此推出了專門研究美貌和成功關係的美貌經濟學。

  問題在于,過度解讀這一“美麗溢價”現象,背離社會公平正義準則,只是以貌取人,鼓吹“顏值即正義”“學得好不如長得好”,我們就已跨過了紅線踏入社會歧視的誤區。由此,我們看到,職場招聘面試中的相貌歧視屢屢發生,隨著服務業的日益興盛,這一歧視竟有愈演愈烈之勢。倒逼之下,一年中的暑期已成為美容整形的高峰時節,不少畢業生面臨升學、就業壓力,急切期望以全新的面貌提升自己的優勢,捕捉難得的機會。我們從中可以體察到一種沉重、無奈的社會心理,一種錯位、畸形的人才觀念。

  前不久,雲南瑞麗一位女播音員被公示擬任市投資促進局副局長,引發網民質疑。當地組織部門回應:能力與崗位匹配。美女從政往往會被人認為有憑美色上位的嫌疑,這當然是一種性別偏見。美麗無罪。只是為什麼會産生這樣的“有罪推定”?因為社會生活中並非鮮見的外貌歧視,已經固化為一種思維定式,幹擾著人們的評判視線。

  哪裏有盲信,哪裏就會有陷阱。對顏值和形象的價值無限放大和過度追捧,自然産生了近乎偏執甚至狂熱的社會跟風。于是,就有了美業良莠不分的野蠻生長,“美容變成毀容”的惡性事故也屢見報端。為了“復制”他人評價中的“花容月貌”,多有一些年輕女性心甘情願前赴後繼地付出金錢、傷殘乃至生命的代價。還有一些貪婪的貸款公司,設下“零抵押、零擔保、低利息”的誘餌,暗藏諸多隱性條款,並與非法醫美機構“聯手”,誘導眾多學生墮入“美容整容貸”的深淵而痛苦不堪、難以自拔。更有無良商家,瞄準少年兒童,整容廣告無縫不鑽。在這些未成年人身體還處于發育階段,審美觀還未成型之際,便向他們拼命兜售“只要長得好看就是人生贏家”,把整容定制為成功的捷徑,直接影響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扭曲他們的審美觀念。

  第二屆“全民美育·詩歌的樣子”兒童優秀美術作品年度展在北京舉行。家長帶領小朋友參觀展覽 任超/攝

  美在哪裏?

  美在自然,美在個性,美在心靈

  讓每一個自我都美起來,是獨立自主的個體權利。針對一些生理缺陷、身體創傷進行醫療性整容和常規性修復,提升更加健康、更有尊嚴的生活質地,是積極向上的人生心態,是完善自我的勇敢挑戰。

  只是,每一個千姿百態素面朝天的本我,是否非要為了寫大一個“美”字,去經歷一番 “面部削骨”“脂肪移植”之類的大動幹戈,去“再造一個全新的自己”?其實,背離了真的自然,也就流失了美的價值。這種刻意打造出來的、遠離自我本真存在的“美”,又能煥發多少風採、葆有多久的魅力呢?

  美在何處?當我們以為在施行選擇自己形象的權利,其實背後早已隱藏著媒體的操縱和時尚的裹挾,還有資本的專制和技術的蠱惑。

  多元的生活方式、多元的價值觀念,映照出豐富多彩的生活形態。其基礎、其支撐,恰是一個個獨立個體鮮活生動的自由和自然。

  令人警醒的是,大眾審美的需求在蓬勃生長,審美的標準卻在急劇趨同,審美的豐富性、獨特性,漸漸被時尚的標準化模式化所俘獲,並構成一種隱性的強制和霸淩。中國人都失去審美的想象力了嗎?一如大自然,本來有悅人心目的千變萬化,我們卻要求玫瑰花和紫羅蘭散發出同樣的芳香。當年,影視圈刻意制造的“柔弱美”明星文化火紅一時,由此引爆了一輪激烈的爭議。爭議的實質,絕非是簡單地對生活“柔弱美”的否定,而是包容性地對多元審美觀進行張揚。

  美在自然,在個性,更在心靈。

  中國人美起來,指向的不只是美麗的容顏、傲嬌的形象,還應是清新、剛健、文明的呈現,是健康、智慧、品格的外化,是生活方式、交往方式、審美方式的提升。

  毋庸諱言,當下的社會,從心態到言語到行為,多見道德滑落、有法不依、私欲泛濫現象,充盈著種種浮躁之心、逐利之風和暴戾之氣。失去自然的美是虛偽的,壓抑個性的美是專制的,缺失靈魂的美是蒼白的。沒有價值的引領,沒有文明的底蘊,再漂亮的容貌,再高的顏值,也很難讓人看到有什麼光澤閃耀。

  大眾文化的勃興,推涌著現代審美的潮流,也助長著感官愉悅的沉淪,振奮了我們的自尊、自信,同時也衍生出虛幻的自戀、自欺。

  美起來的時代,何為美?為何美?如何美?全社會亟須開展一場“公民美育”:著力于提高人們的審美意識和審美能力,陶冶審美素養,提升精神境界,促進公民自由全面發展,在個體的美感生成與審美超越中,塑造全社會正確的審美觀念和高尚的審美情趣。

  從顏值到品質,從形象到靈魂,美起來的時代將給我們的未來生活鋪開無邊的風景,也將給我們的生命成長拓展出無限的生機。(作者:蘇北)

  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20年第1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臘八到 粥飄香
臘八到 粥飄香
湖北宣恩:臘月花爭艷
湖北宣恩:臘月花爭艷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青海湖進入封凍期
多彩鹽湖入畫來
多彩鹽湖入畫來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418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