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戰地日記】我們不退,陽光必將驅散陰霾
2020-02-17 16:55:10 來源: 傳媒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月10日20時50分,武漢,小雨,陰冷。

  人民公安報社記者王傳宗、張錚、師二洋在湖北仙桃服務區隨意吃了一口晚飯。

  當晚,民警們有特殊運輸任務。

  記者們也陪同民警在服務區一起等待來自防護用品基地生産的醫療防護物資,這一等就是4個小時。

  4個小時,另一位人民公安報社記者李昌林一直在酒店房間奮筆疾書。

  這是人民公安報社派出的四名記者來到武漢的第11個夜晚,他們已經習慣了戰“疫”一線每天忙碌的工作和生活。

  向疫而行:“F4出徵,病毒不生”

  1月31日,人民公安報社黨委經過報名選撥,派出了4名青年黨員記者組成前方採訪組,奔赴武漢一線馳援採訪,並成立了臨時黨支部,剛好四個人都是帥氣的男記者。

  “F4出徵,病毒不生”,同事們紛紛送上了發自內心的敬意和祝福。出徵前,同事們在朋友圈加油助威聲迅速刷屏,如同報社海選馳援記者,報名請戰聲在工作群中刷屏速度一樣。

  “我是黨員,讓我上!”“向報社黨委請戰!”“我報名”......

  回想起當初請戰時的堅決,記者李昌林説,“我曾經是一名武警,參加過抗擊非典,2002年入黨,至今18年,關鍵時刻就應該上,不上算什麼黨員。”

  新黨員張錚春節前赴武漢採訪過春運安保工作,回來因為疫情自我隔離剛滿14天,他又毅然決然主動要求到武漢一線採訪。

  張錚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妻子的朋友圈記錄了5歲大女兒和親戚小孩在家玩玩具時講新冠肺炎的對話:“你説你爸爸在哪裏?”“我爸爸去武漢了。”“武漢是哪裏?”“就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我爸爸去了 ”。

  面對疫情,警察是逆行者,記者也是逆行者。承擔著雙重使命的人民公安報記者義無反顧,奔赴一線。

  戰鬥無聲:“你根本看不到危險在哪”  

  剛到武漢,四名記者被安排在離漢口火車站較近的一家酒店住宿。

  靜,是他們到達後的第一感受,酒店少有人住宿,除了一些隔離自己、不能回家的社區工作人員,整個武漢也都是靜悄悄的,街頭巷尾沒有了以往的喧鬧聲。

  而接下來幾日的隨警作戰,讓他們懂得了什麼叫無聲無息的戰鬥和無處不在的危險。

  “2月2日,雨。即便到了中午,武漢依舊濕冷。13時許,經過兩個小時奔波,在城管部門和社區工作人員配合下,武漢市公安局東西湖分局將軍路派出所民警李建文和輔警許峰、張文彬,順利從轄區5個社區接出6名新冠肺炎疑似病患,並轉運至集中隔離點,接受專業醫護人員的看護和治療。”這是2月3日《人民公安報》頭版《來自疫情防控一線的報道》欄目刊發的《記者直擊:武漢民警協助轉運疑似病患》稿件開頭的一段話。

  2月2日,四名記者在湖北記者站楊槐柳的陪同下跟隨民警近距離採訪、記錄轉運病人和疑似患者。楊槐柳作為一名女記者,從大年初四起,就沒有休息過,第一時間發回《武漢全警動員投身疫情防控阻擊戰》等多篇報道,感動讓她不能停筆。

  車在行進過程中,病人突然咳嗽幹嘔。

  停車,病人下車開始劇烈咳嗽、嘔吐。民警趕緊幫助病人拍背。記者就在附近。

  親密的接觸病患,你們怕嗎?記者王傳宗問民警。民警説,會擔心,但這是我的城市,我不保護誰來保護呢?

  為了報道專司疑似病患轉運的武漢江漢區漢興街派出所民警劉曉鐘,四名記者在楊槐柳陪同下,走訪了防疫形勢嚴峻的常二社區,這個社區的15棟樓都有發熱病人。

  攝影記者張錚拍攝下了4個穿著白色防護服逆行的記者背影,他們在背上標注了自己的名字,每一個名字都在陽光下亮眼。

  “90後”記者師二洋説,我其實最擔心自己感染後會傳染給民警,不能讓他們非戰鬥減員。

  所以,除了穿著密封的防護服、帶著憋氣的口罩和起霧的護目鏡攝影、記錄、採訪,消毒、消毒、再消毒,是前方記者每天必做的功課。

  “這是我參加的最危險的一次戰鬥,原因在于病毒無聲無息,你根本看不到危險在哪裏。”記者李昌林嚴肅地説。

  吹響號角:“我們看到了信仰與愛的力量”  

  “上了戰場,信仰的力量讓人震撼。”“90後”黨員記者師二洋説。

  武漢方艙醫院收治的都是確診患者,而病區巡邏的民警很多是湖北省武漢市公安機關的黨員幹部,機關幹部全部上了一線,每個黨支部都是一個戰鬥堡壘。

  “來到武漢,你會覺得不需要抓新聞,因為到處都是新聞。作為一名黨員、一名記者,我只想告訴你這裏發生著什麼。”記者王傳宗説。

  2月9日,《人民公安報》四版刊發前方報道組稿件《大美武漢!我們一定能過關》,記者團元宵節夜訪鸚鵡洲長江大橋過江橋梁檢測崗,在江邊收到了來自江景房武漢人民的熱情呼喚,“喂,你好!加油!”“喂,你好!加油!”民警和記者們很感動,一起在江邊大喊“大美武漢,我們一定過關!”回到酒店王傳宗一氣呵成寫完稿件,稿件傳遞了武漢民警和人民對這座英雄城市的大愛。

  為了寫好犧牲在抗擊疫情一線的湖北省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民警鄭勇,王傳宗連夜採訪至淩晨5時,然後繼續寫稿,完成了《把百姓的事挂在嘴上放在心上》《“記得把我下月工資全部交黨費”》上、下兩篇人物通訊。

  記者李昌林除了為《人民公安報》採寫稿件,還在疫情當中深入走訪調研,撰寫了反映一線民警困難的內參報道。他白天採訪,晚上寫稿至淩晨,每天只能睡4、5個小時,有時,坐在車上都可以睡著。在採訪中,李昌林遇到了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警務綜合服務站站長劉俊、湖北武漢江漢區民權派出所打銅社區警務室民警李德勝等向著危險前行的英雄,他認為這就是黨員擔當最好的詮釋。

  火神山、雷神山警務室挂牌,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接收首批病患,武漢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接收首批病患,轉運病患和疑似患者,醫療物資運送,深夜巡邏.....派出所、警務室、警務站、交警隊、街頭卡點......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人民公安報社的前方記者始終與廣大公安民警一起,戰鬥在充滿無聲危險的新聞現場,用生命與看不見的對手戰鬥,發回了一篇又一篇獨家報道,吹響了疫情防控戰場上嘹亮的公安號角。

  前方記者與民警一同吃盒飯一起戰鬥,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2月5日晚,張錚和師二洋兩位記者為了蹲守武漢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接收首批患者,在陰雨中,足足蹲守了5個多小時。

  “2月6日淩晨,市裏開始下雨,我穿著衝鋒衣加防護服,都覺得手腳冰涼,心疼我們今晚執勤的民警兄弟,這麼冷的天,要在戶外站一晚,千萬不要戰鬥減員啊!”這是報社記者張錚在朋友圈的一條動態。

  經過11天的奮戰,50多篇(個)報道、1.8億的#疫情當前 警察不退”微博話題點擊量、近6個億的短視頻平臺點擊量、951家媒體網站轉載推送,《武漢火神山警務室挂牌》《記者目擊:兩百余警力守護火神山醫院》等獨家圖文視頻報道,《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紛紛關注並推送,人民群眾為邵玉春、劉曉鐘、鄭勇、李德勝、劉俊等一線民警事跡感動淚目......這一切的一切背後,是人民公安報社前方記者組的拼盡全力,是後方編輯組的徹夜不眠,是融媒體報道機制的運轉高效。

  2月11日晚,前方採訪組臨時黨支部書記王傳宗給報社領導發來了信息,“前方臨時黨支部討論一致決定,我們繼續堅守武漢,隨時聽候後方命令!疫情不退,我們不退!”他們拒絕了輪換撤回北京的機會。

  戰疫必勝:“白衣天使來了,我們一起戰鬥”

  元宵節當天,記者們入駐的酒店裏突然熱鬧起來,增援武漢的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一大批醫護人員來了,胸前佩戴的黨徽格外閃亮。

  堅守了數日的報社記者們笑了。他們入駐的酒店一夜間人氣爆棚,倣佛回到了沒有疫情的日子。

  中央督導組來了,公安部領導也來了,各地馳援的白衣天使來了,各地支援的醫療物資也源源不斷送往一線,全國人民都戴著口罩戰鬥,我們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一定贏。

  為了拍攝火神山全景,師二洋和張錚爬了30層樓梯,在延時攝影中,師二洋寫下了這樣一段配文:“伴著清晨第一縷陽光,火神山醫院迎來了正式交付後的第一個清晨,數千工人日夜奮戰,億萬人民時刻關注,陽光衝散陰霾,我們努力的前方就是黎明,感恩!加油!疫路同行,奮戰到底!”

  記者張錚堅定地説,因為這次疫情的採訪,武漢這座英雄的城市在他心裏變得那麼與眾不同。疫情結束,待到櫻花爛漫時,他還要再來武漢,和戰友們一起賞櫻花。他相信那一天不會遠,因為沒有一個冬天不可以逾越。

+1
【糾錯】 責任編輯: 于子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8111210478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