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請不要用英雄來稱呼我”——記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護士長陳靜
2020-03-02 09:13:3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左添,我今天已經看你摸3次臉了!”“洗手後必須戴手套!”“這是危險的!”“講兩遍不夠,我就講200遍。”……

  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護士長陳靜被稱為“黑臉管家”,醫護人員進入“紅區”,從穿防護服、隔離衣到戴護目鏡、穿鞋套、洗手,有幾十道程序,她都瞪大眼睛盯著。

  這位喜歡“吼人”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被網友們稱為火神山醫院“硬核”護士長。

  與病毒過招,陳靜的經驗很豐富。2014年,她遠赴非洲利比裏亞埃博拉疫區,執行了長達100多天的“援非抗埃”任務;2018年,她又跟隨和平方舟號醫院船,完成為期8個多月的“和諧使命-2018”任務。

  但這次馳援武漢的任務比之前的任務都緊急。除夕淩晨4點,陳靜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震動聲驚醒。一向沉穩的醫院護理部主任彭飛這次語氣急促,通知她1小時內上報支援武漢的護士名單。

  疫情緊急,陳靜首先把自己“框”進名單。曾在武漢上大學的愛人在一旁輕聲説:“以前都是出國為了別人,這次是為咱‘家人’去打仗。我支持你!”陳靜聽了心裏很感動,她在腦海中迅速確定其他人員名單,並一一打電話通知。

  很快陳靜又接受了更加艱巨的任務,醫院黨委決定派出的48名護士,由陳靜負責帶隊。臨行前,醫院領導專門交代,“要完完整整地把所有人都帶回來,一個都不允許掉隊”。

  “這些90後姑娘們,比我女兒大不了幾歲,還都是孩子,但她們接到通知沒有一個猶豫的。什麼是戰士?她們就是!什麼是勇士?她們就是!我敬佩這些孩子!”回憶起當時的情景,陳靜有些激動。

  醫療隊最先進駐的是漢口醫院,因為長期從事腎病患者的夜間血透工作,還擁有抗擊埃博拉病毒的實戰經歷,醫療隊臨時黨委任命陳靜擔任重症監護病房護士長。

  不少護士都記得進入漢口醫院重症病房前一晚,“戰前動員”時陳靜説的第一句話:“明天誰跟我上?”

  2018年隨和平方舟執行“和諧使命”任務前兩個月,陳靜做了膽囊切除術。陳靜沒有“膽”,但她膽大心細,有勇有謀。

  改造病區、打針輸液、採集標本、監測生命體徵、護理患者、打掃病區……在漢口醫院工作的一周裏,陳靜帶領護理團隊的戰友穿著厚重的防護裝備,奮戰在危險的重症監護病房裏。

  一次,在為一名發熱患者清理喉嚨時,病人咳出的痰液濺在陳靜的防護面具上。她沒有本能地一躲,而是耐心地清理幹凈污物。還有一次,在給患者喂飯時,病人突然嘔吐起來,陳靜一邊安撫一邊拿出床下的臉盆,倒上溫水,一點點為患者擦拭幹凈。那位病人盡管身體很虛弱,但依然伸出大拇指表示感謝。

  “我們是軍人,那麼多感染病人,就是刀山火海也得上!”這位獲得全國“援非抗埃”先進個人、上海市“巾幗文明建功標兵”,榮立過二等功的護士長説:“請不要用英雄來稱呼我,其實每個人都在盡自己的責任。”

  2月2日,在漢口醫院奮戰8天8夜之後,陳靜和同事們轉場到火神山醫院,和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其他戰友一起並肩作戰。

  如果説火神山醫院是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尖刀”,那麼重症醫學一科就是尖刀上的刀尖。考慮到她前一階段戰鬥的出色表現,火神山醫院黨委直接任命陳靜為重症醫學一科護士長。重症醫學一科由知名專家張西京教授任主任,他得知陳靜既不是傳染病專業出身,又沒有重症病房工作背景,一度有些擔憂。

  按照之前的工程設計,火神山醫院傳染重症病房分為污染區、緩衝區、清潔區3個區域,值班醫生可以從重症病房返回到半污染區進行醫囑處理。看完工程設計圖紙,陳靜立馬警惕起來,她結合抗擊埃博拉病毒的經驗,當場提出整個病房設計從進到出,必須是單向行走,不能折返。

  陳靜認為,重症病房工作區的劃分就要“非黑即白”,要麼是污染區,要麼是清潔區。張西京非常認可地點了點頭,對這位個頭瘦小的搭檔有了全新認識,之前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重症醫學一科由來自全軍不同醫療單位的醫務人員組建而成,護士佔了一半以上。不同軍兵種、醫院、專業醫護人員的工作習慣、防護理念差別很大。作為“大管家”,陳靜如履薄冰,“洗消程序、防護要求,天天講、人人講,講得嗓子直冒煙。”

  護士左添一直有摸臉的習慣。一天晚上回到住處等電梯剛要有“習慣性動作”,陳靜立馬大聲提醒,左添一下臉紅了,很快改掉了多年的習慣。

  為了讓戴著呼吸面罩的重症患者準確及時地“説出”自己的需求,陳靜制作了一本《新冠護患溝通手冊》,患者的“翻身”“喝水”等各種需求都對應著文字圖案,用手一指護士就能明白。

  工作中,47歲的陳靜喜歡説“我這個老太太”的口頭語,團隊裏的年輕護士們不樂意聽。她們説:“陳護士長年齡不算大,可就愛‘賣老’,我們都把她當成小姐姐!”

  這個“小姐姐”卻把她們當成孩子來保護。護士陳亞平很要強,但身體虛弱,陳靜將她調到後勤班負責物資申領。身體單薄的她每天要從機關推拉幾十箱物資往返病房,看了讓人心疼,但陳亞平卻説:“這比重症病房的戰友們輕松多了。”

  陳靜把科室裏來自全軍不同醫療單位的護士們擰成了一股繩,帶著她們衝鋒。但很多時候她覺得是身邊的戰友在感動著自己:“和我一起來的護士很多都是90後。有人長時間穿戴防護服和護目鏡,惡心想吐時會深吸一口氣咽下去,她們不想浪費一套防護服,不想給其他戰友增加負擔。她們真的很勇敢!”

  “在別人眼裏,她們是白衣天使;在我眼裏,她們還是孩子,我必須一個都不少地把她們帶回去。”陳靜説。(孫國強 吳浩宇)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請不要用英雄來稱呼我”——記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護士長陳靜-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649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