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雲南的春天”銷往全國
2020-03-24 07:27:5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失去了今年的春節市場,但還有更美好的明天 “雲南的春天”銷往全國

  因為疫情,雲南的千萬枝玫瑰爛在地裏。慘淡的情人節後,從花農、經銷商到官員都在積極自救。當地人説,“我們雖然失去了今年的情人節,但並沒有失去花卉的整個世界和未來”。

  --------------------------

  插花、曬花成了王大力這兩天生活的主旋律。

  春節長假,雖然出不了門,王大力卻十分想給自己買一束花。其實在此之前,她從未像今年這樣想看到鮮花。但是物流停滯,沒有花可賣。最終,她在一個堅持營業的店主那兒,花200元買了10支荔枝玫瑰。店主滿口感謝她,還加送了3枝玫瑰。

  隨後,王大力加入了網絡愛心助農活動。3天後,她訂購的300元的花,把她的家變成了一個花園。此後,網絡購花一發不可收拾。她甚至發起了“春日買花群”,把從網上訂來的花一束束裝滿汽車後備箱,給朋友們送去。雖然只能隔著車窗把花遞出去,但她們拿到花的瞬間,“隔著口罩我也能看到她們微笑的樣子。”王大力説。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經歷了千萬枝玫瑰爛在田中的“慘淡”情人節之後,雲南的鮮花市場正在慢慢復蘇。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昆明花拍中心”)的鮮切花價格3月16日的指數顯示,拍賣市場總體供應量已恢復至去年同期的80%,傳統批發市場的供應量也恢復至去年同期70%以上。

  “盼著花兒慢點長”

  2月14日,昆明晉寧區鮮花種植大戶李林過了一個慘淡的情人節。他們合作社3000畝土地種出的1500余萬枝玫瑰花,70%滯銷。“往年這個時候的玫瑰花早就銷售一空。”李林黯然神傷。

  對花卉産業來説,每年的第一季度都是決定全年鮮花收益的關鍵期,據測算,花卉種植者、經銷商、花企等産業鏈上的相關方,第一季度的收益會佔到全年收益的1/3,甚至更多。

  “今年春節和情人節的(時間)分布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李林説,按照往年的經驗,春節是1月24日,1月18日便會開始有一波交易高峰;情人節是2月14日,即正月二十四,人們都回到工作崗位,而且還是周五,鮮花銷售會更加火爆。

  雲南的鮮切花産銷量全國第一,2019年,全省鮮切花種植面積達25萬畝,産量139億支,産值120億元。“雲花”是全國商品花卉的主要來源。位于昆明滇池邊、曾種下第一株商品花的鬥南村被譽為“亞洲花都”,這裏的鮮切花交易,是中國乃至亞洲鮮切花價格的“風向標”和“晴雨表”。

  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各地封城、封村、交易市場關閉、冷鏈運輸停運、航班壓縮等,導致市場消費急劇縮減,花卉需求量較小、成交難,花卉消費陷入停頓。大年初一,雲南宜良、石林、瀘西、陸良等縣又遭受了10多年不遇的暴雪襲擊,大棚設施損壞嚴重,據初步統計,受災面積達4700多畝,上市花卉損失2000多萬只。

  雪災、疫情疊加對花卉産業的打擊,遠超2003年的“非典”。2月份雲花交易行情“慘淡”收場。2月8日昆明花拍中心發布《關于疫情及雪災對花卉産業及企業影響的報告》顯示: 2020年第一季度雲花交易量約減少8.42億枝,交易額約減少11.42億元。再加上物流、農資等損失,預計此次疫情加雪災對整個鮮花行業造成的損失在40億元左右。

  作為雲南花卉生産的核心區,晉寧也是全國鮮切花生産第一大縣,全國近一半的玫瑰産自晉寧。從去年四季度開始,許多花農把上花期調到今年情人節。然而受疫情影響,晉寧區2萬戶家庭近6萬名花農損失近10億元。嬌艷的玫瑰爛在地裏,當地花農只能把B級以上的玫瑰花拿去喂羊。同時,花農和花企還面臨著還貸款、付工人工資、交地租等困難。

  原本“卯足了勁,希望在這個情人節大幹一場”的李林,現在只能“盼著花兒慢點長”。

  縣長市長的帶貨效應

  “花農損失那麼大,我作為區長非常揪心。” 晉寧區區長徐波是昆明市首位走進直播間的區長,3月8日,他在花農朱清燕的大棚裏直播時説。當天,在雲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瀘西縣,縣長莫偉也在瀘西花卉産業園裏直播了該縣種植的“拉絲”係列非洲菊;3月13日,紅河州開遠市市長宋文輝坐在開遠高效現代農業園的一張簡易桌子前,向網友介紹園區內種植的蝴蝶蘭、洋桔梗、非洲菊……

  雲南的區長、縣長、市長紛紛走進由雲南省農業農村廳、雲南省農科院聯合拼多多推出的“愛心助農”直播活動。他們都是第一次參加直播,難免有些緊張和忐忑,分別做了一些“功課”,比如查了花語,向00後的孩子學習直播賣貨。

  政府領導的“帶貨”效果,超出了預想:160余萬名網民觀看了徐波和莫偉的直播,其中10余萬人成為店鋪粉絲;宋文輝當天幫花農賣掉了20多萬枝鮮花,線上交易額近50萬元。

  與此同時,不少花卉電商也紛紛開啟網上助農活動。大量鮮花紛紛賣空。助農活動中,在昆明經濟開發區建有1.5萬平方米的恒溫鮮花工廠的電商“花加”挑了大梁。

  2月19日,花加“愛心助農”上線,雲南直發的鬱金香28.9元20枝、洋牡丹19.9元10枝、洋甘菊19.9元一扎、向日葵21.9元5枝、紅百合32.9元10枝……活動僅推出幾天,便幫助37位花農賣出209萬枝鮮花;3月14日,花加推出的網上助農活動,3天賣出100余萬枝鮮花。這次“賣空”活動,除了直賣雲南基地鮮花之外,還推出了四川芍藥、南非公主花、厄瓜多爾玫瑰、荷蘭水仙、哥倫比亞玫瑰等鮮花。

  “2月份以來,我們的主營下滑了45%,損失很大。” 花加電子商務雲南公司總經理張宇説:“對我們來説,上半年的目標是活下來;下半年的目標是發展。”

  花店直播火爆

  鑒于雲南疫情形勢,雲南省政府明確2月10日有條件的企業可以復工。這天,關閉了兩周的昆明花拍中心重新開市,投入資金500萬元,通過“補貼、免租”等幫助花農、購買商共渡難關。在行業人士看來,“開市提振了花農們的信心,給整個花卉産業打了一劑強心針”。

  與昆明花拍中心相鄰的鬥南花卉批發市場,是中國最大的專類花卉批發市場,産業園區有2.5萬人就業,全國95%的花卉採購商雲集在鬥南。3月15日,記者在鬥南看到,與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開市後的鬥南還是清冷的。市場的一位負責人説,三八婦女節後的銷售,雖然沒有達到去年同期,但還是超出了大多數人的預期,滯銷狀況大大緩解。

  疫情的影響使業內人士開始思考花卉産業發展的瓶頸。一些技術人員表示,雲南的一些農業設施結構不合理,抗災害能力差。花卉産業需要標準化生産,提高農業自動化程度。

  為幫助種植者恢復生産,提升産品品質,2月10日以來,雲南省農科院花卉研究所聯合昆明花拍中心、鬥南花卉産業園,共同為花卉種植者提供免費專業技術支持,對栽培基質、土壤、灌溉水樣中的微量元素進行檢測,根據檢驗數據結果,科研人員將給出營養配方意見,幫助花農種出好花,提高産量。

  業內每周鮮花行情分析顯示,雲南近幾周的線上鮮花銷售與去年同期相比呈上升趨勢,不少線下花店紛紛開始做直播。在昆明盤龍區聯盟尚義花市,記者看到不少花店的老板都在忙于線上花藝課堂學習,並在抖音上直播花藝。打理了3年花店的青岩認為,“活躍程度與原來相比成倍增長”。

  “沒有你們,也就沒有春天”

  “我們沒法替你們上前線,很難想象你們的壓力。但我們可以把春天送給你們。沒有你們,也就沒有春天。” 3月7日,1600盆康乃馨送到了武漢金銀潭醫院。挑選鮮花的女醫護人員高興地説:“看到這麼多紅花綠草,好激動。”

  這是遠在1500公裏以外的雲南花農們送給金銀潭醫院女醫護人員的三八節禮物。

  就在拼多多發起直播助農售花活動之時,花農們也提出,希望給武漢的“白衣天使們”送些鮮花表達謝意。

  參與贈花的雲南安寧花農黎錦玲説,每天有很多湖北消費者詢問能否發貨,“這讓我們意識到,外面已經是春天了,堅守武漢的人,更應該有鮮花”。

  昆明花拍中心原總經理張力認為,鮮花消費大幅縮減,是被抑制住了而不是消減掉了,疫情過去後,鮮花消費會恢復。除了傳統的節日型消費外,病人治愈出院、出徵一線醫護人員回歸、疫情期間被推遲的婚禮、情侶歡聚、各種紀念日的補過、親朋好友的團聚等,都會成為激發鮮花消費的動因。

  張力認為,中國花卉消費市場整體向好趨勢,並沒有因此次疫情發生根本性改變,短期影響不改變行業中長期向好的趨勢,預計下半年花卉生産、流通和消費將恢復正常。“我們雖然失去了今年的情人節,但並沒有失去花卉的整個世界和未來。” (記者 張文淩)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雲南的春天”銷往全國-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757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