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10年前,他撲滅那場瘟疫還推動了分餐制
2020-03-27 07:44:0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110年前,他撲滅那場瘟疫還推動了分餐制

  臨危受命的伍連德科學戰勝鼠疫,推動中國現代醫學體係的建立

▲1911年,伍連德和助手在他的第一個實驗室工作。 圖片由黑龍江伍連德紀念館提供

  1910年歲末,一場引發肺部病變的鼠疫在東北三省肆虐。臨危受命的伍連德,從天津一路北上,成功撲滅了一度令人絕望的瘟疫,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性命

  他不僅發明了中國第一款口罩——“伍氏口罩”,還提出旋轉餐盤倡導分餐制,並推動中國現代醫學體係的建立

  每一次流行性傳染病暴發,分餐制都會被大力倡導。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分餐制再次成為備受追捧的新風尚。

  而在一個多世紀前,同樣是一場瘟疫挑起一場浩劫,31歲的年輕醫生伍連德提出旋轉餐盤的概念,放上公筷、公勺,減少細菌傳播。一個小小的創新,卻在人類文明史上邁進一大步。

  那是1910年歲末,一場引發肺部病變的鼠疫在東北三省肆虐。臨危受命的伍連德,從天津一路北上,成功撲滅了一度令人絕望的瘟疫,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性命。

  如今,伍連德的名字鐫刻在紀念碑上,閃耀在小學校門旁,他的雕像屹立在校園,他的故事再次傳遍……他離我們並不遙遠。除了分餐,中國現代醫學體係的建立、“伍氏口罩”的發明,伍連德都是幕後推動乃至首創者。

  發現鼠疫

  1910年12月24日,哈爾濱火車站。迎著漫天大雪,聽著遍地哀號,伍連德和學生林家瑞踏上了這片“談鼠色變”的苦難之地。

  出生在南洋,畢業于英國劍橋大學,伍連德是第一位華人醫學博士,先後在法國巴斯德研究院、德國科赫實驗室從事傳染病病源學和疫苗學研究。他受命擔任北洋陸軍軍醫學堂副監督,3年後,又被任命為東北防疫總醫官,一路北上,去消滅一種不明原因的怪病。

  病人先是發燒、氣喘、咳嗽,過不了幾天便吐血而亡,死後皮膚呈紫紅色。這種病在哈爾濱傅家甸已經流行了一個多月,死亡人數每日遞增,疫情失控,“如水瀉地,似火燎原”。

  那是清王朝最後一個冬天,內憂外患。從官員到百姓,從朝堂到地方,人們對現代醫學一無所知。日本與俄國則以防疫為由,虎視眈眈、趁火打劫。

  為了盡快找出病因,伍連德在客棧一間幽暗的小屋裏,對一具遺體進行了解剖。“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是中國傳統觀念,因此這場解剖是秘密進行的。

  很快,伍連德在血液中有所發現——光學顯微鏡下,鼠疫桿菌的形態暴露無遺。一係列研究證明土撥鼠是其來源,這是一場由捕獵旱獺引發的災難。作為以往腺鼠疫的升級版,肺鼠疫可通過飛沫在人和人之間傳播。

  這是人類流行病歷史上第一次提出鼠疫分類理論,成為此後伍連德指揮戰“疫”的科學依據。

  科學戰“疫”

  伍連德立刻向朝廷建議,派遣軍隊,調遣醫生,動用警察協助封鎖交通要道。同時向哈爾濱百姓宣傳鼠疫防控知識,教他們可行的防護方法。

  初來乍到,風俗習慣、語言交流都讓伍連德頗感為難。面對當地官員和醫生的不理解、不認同,他沒有退縮,一遍遍解釋自己的判斷,分享自己的發現。

  沒想到,他的方案被曾參與過印度、香港等地鼠疫防治的專家、法國醫生邁斯尼全面否定。邁斯尼主張飛沫沒有傳染危險。可不到十天之後,邁斯尼便染上肺鼠疫,以生命為代價為錯誤買單。

  這一消息傳來,巨大的恐慌情緒和看不見的“敵人”交織在一起,如一張巨網籠罩在哈爾濱上空。人們開始把希望的目光轉向伍連德,祈求一絲曙光。

  伍連德曾在自傳中寫道:“很明顯,傳染是通過病人咳嗽和飛沫一個接一個發生,能夠阻止的辦法只有嚴格地將病人從健康人群中隔離開來……藥品沒有絲毫作用,因為這種疾病對肺的破壞太快了。”

  隔離,是最有效也是最廉價的防疫之法。在伍連德的籌劃下,整個傅家甸被分成四個區,往來鐵路實行嚴格檢疫,流動人口受到管控,學校、客棧、劇院和浴室變成了消毒站,寺廟和廢棄的房屋改建成病房和醫院。

  當時每個區有一個首席醫官、兩名助手,還有衛生警察、消毒員、檢查員和擔架員。居民都要佩戴臂章,分紅、黃、藍、白不同顏色,只能在本區活動,即使住對門,也不準來往。警察每天派人到各家各戶檢查。

  為防止飛沫傳播,伍連德發明了中國第一款口罩。把一塊外科紗布折疊起來,中間襯上一塊藥棉,然後把兩端剪開做綁帶,制作方便、成本低廉,防護也嚴。一批婦女批量趕制。人們戴上口罩,把嘴和鼻子遮擋起來,稱它為“伍氏口罩”。

  不僅口罩,餐廳旋轉餐盤也在伍連德的倡導下應運而生。

  中國民眾喜歡集體吃飯不分餐,但唾液是疾病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用筷子夾同一盤菜會引起交叉感染。伍連德提出放上公筷、公勺,採用西方的分餐制,盡量減少細菌傳播。

  隨後,伍連德所居住的道臺府採取“雙筷制”,即每人使用兩雙筷子:一雙取食,一雙入口。這樣,衛生的問題解決了,但不夠方便。

  伍連德又建議設計一種旋轉餐桌。當時的衙門主廚鄭興文靈機一動,在八仙桌上裝個圓板,中心以鐵柱為軸,讓圓板旋轉起來,並在每道菜旁放一勺或一筷做公用。這樣既解決了共食風險,又兼顧了中式菜肴的特色和飲食習慣。從此,旋轉餐桌便流行起來。

  撲滅疫情

  隔離、消毒、阻斷交通、減少接觸……十幾天過去,傅家甸的疫情依然沒有減輕。每天的死亡人數都在40至60人,多則上百人,有一天攀升至183人。伍連德一遍遍回想:如此健全的防禦體係,到底哪個環節還存在漏洞?

  一天,伍連德來到城邊墳場,眼前的一幕讓他震驚。雪地上橫七豎八的棺木露天擺放,儼然一個巨大傳染源。鼠疫桿菌在低溫下可存活三個月到半年,如果鼠類和其他動物啃食後,再把病菌帶回人群,鼠疫將循環往復,沒有止息。

  數九寒天,哈爾濱土層凍結,這些遺體無法安葬,大規模焚燒成了唯一選擇。然而,中國人幾千年的習俗都是入土為安。這樣大膽的想法不合習俗,更有悖倫理。

  伍連德和在外務部任職的施肇基,一個處江湖之遠,一個在廟堂之高,共同促成清政府的決定。

  1月31日,大年初一,哈爾濱城郊的墳地火光衝天。當時,很多官員不願意去墳場監督,伍連德親臨現場一個個清點。

  適逢春節,為了消弭全城壓抑的情緒,伍連德囑咐防疫部下發傳單,號召大家燃放爆竹,一衝晦氣,同時釋放硫黃起到消毒作用。

  3月1日,時針指向零點。哈爾濱防疫局內,所有人屏住呼吸,迎接這一時刻的到來——傅家甸的死亡人數為零。

  醫學曙光

  哈爾濱的防疫措施做了表率,這裏的模式在全國多地復制推廣。隨後,長春、奉天(今沈陽)、鐵嶺……東北各主要城市紛紛傳來清零的捷報。

  到4月底,整個東北和華北地區的鼠疫被徹底消滅。這場罕見的瘟疫奪走了6萬人的生命,花費白銀一千萬兩。其中,哈爾濱傅家甸有6000多人死于鼠疫,佔了傅家甸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不到四個月就成功擊敗一場傳染病,這在人類歷史上尚屬首次。當時出版的《遠東報》這樣評價:“其能以如此有效者,皆賴伍醫生連德之力。”

  伍連德救了哈爾濱,救了東北三省。他的睿智與嚴謹,他的擔當與堅守,他深厚的科學素養和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引領整個公共衛生領域第一次獲得各級官府的重視。

  1911年1月,正是伍連德領導抗疫的關鍵時刻,施肇基動議,舉行一次國際鼠疫大會,邀請各國專家學者交流研討肺鼠疫防治辦法。

  4月3日,萬國鼠疫研究會如期舉行,來自英、美、俄、德、法、日等11個國家的數十名專家學者齊聚奉天。一份長達500頁、名為《1911年國際鼠疫研究會報告書》的報告備受關注。伍連德贏得了與會各界的敬重,被推舉為大會主席。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國際學術會議,奠定了中國在鼠疫研究領域的地位。

  此後,伍連德將大半生獻給了中國現代醫學的開拓事業。

  1912年11月,北洋政府在哈爾濱設立東三省防疫事務總處,成為中國最早的現代防疫機構組織。伍連德任總醫官,中國開始有係統地建立起公共衛生體制。

  1926年9月8日,哈爾濱醫學專門學校成立,伍連德為第一任校長。這是中國東北地區最早由中國人自辦的醫學高等院校,也就是如今的哈爾濱醫科大學。

  1926年,伍連德寫作的《肺鼠疫論述》,由日內瓦國聯出版社出版。

  193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評審委員會提名伍連德為候選人。

  伍連德還獲得了日內瓦國際聯盟衛生組織授予的“鼠疫專家”等多項國際頂級嘉獎和稱號。

  伍連德在《鼠疫鬥士》的自傳序言中寫道:“我曾將大半生獻給古老的中國,從清朝末年到民國建立,直到國民黨統治崩潰,往事在我的腦海裏記憶猶新。新中國政府成立,使這個偉大的國家永遠幸福繁榮。”

  如今,伍連德的雕像佇立在哈爾濱醫科大學校園內,人們駐足、留念,也從中思考什麼是伍連德精神,什麼是天下真國士,什麼是科學的力量,什麼是人性的光輝。(記者楊思琪)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110年前,他撲滅那場瘟疫還推動了分餐制-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774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