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
2020-03-31 10:01: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抓好春耕備耕 穩住農業生産·圖文互動)(2)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

  楊元俊(左)跪倒在地面,仔細讀取溫度計上的數值(3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志浩 攝

  新華社烏魯木齊3月31日電  題: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

  新華社記者李志浩、張曉龍、阿曼

  最近,楊元俊每天都要測4次溫度,不過不是給人,而是給土地。

  天氣回暖,在我國棉花主産區新疆,3800多萬畝棉田即將播種。楊元俊生活的産棉大縣尉犁地處塔裏木盆地,棉種通常從3月底至4月上旬播下。

  種了30年棉花的楊元俊知道,找到棉花的最佳播種時間最關鍵。種早了,溫度低,會出苗不齊。播晚了,錯過最佳的生長季節,影響棉花的産量、品質。

  而選擇在哪一天播種,棉農多憑經驗。但50歲的楊元俊不這樣,他在等一組數值的出現。

  30年前,弱冠之年的他離開家鄉四川,到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學種棉花。如今他的種植管理技術領先當地。去年起,受聘于一家土地規模化經營的企業,他開始為19萬畝流轉棉田中的14500畝擔任技術員。

  多年學到的種植技術告訴他,只有當地下5厘米處的地溫連續3天高于14攝氏度時,棉花才可以播種。

  楊元俊知道,如果只憑經驗,萬一錯了就會影響整個生産。即使恰巧趕上最佳播種期,具體播種的早晚,仍會對棉花後續的生産進度有大影響。

  “能提早一天播種,秋收就有可能提早一周完成。”楊元俊説,越早播種,不僅棉花品質更能得到保障,機械化採收、售賣也會擁有更足時間。

(抓好春耕備耕 穩住農業生産·圖文互動)(1)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

  這是一支傳統的土壤溫度計(3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志浩 攝

  為此,每天的8時、14時、20時以及淩晨2時,他4次驅車到田間的測試點。土壤裏埋設著5支土壤溫度計。他要跪倒在地頭,臉龐緊貼地表,仔細讀取溫度計上的數值。

  新疆棉花産業近年的快速發展,對具體農時的判斷,對水量、肥料、農藥的配比和施用量,防蟲、化學調控、打頂等管理的精細程度,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2018年,得益于一家國家級農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的介入,尉犁縣實現了棉田的大規模經營。新疆利華棉業一次性流轉了19萬畝土地,聘用了20多名農田技術員。後者的工作任務只有一個,就是通過精準科學的管理,讓萬畝棉田有相同長勢,達到高産。

  受聘為技術員後,楊元俊開始有意識記錄下棉花的所有農事數據,將其整理為一張詳盡的電子表格。這是當地第一位嘗試將多年經驗數據化的棉花種植技術員。

  在整理數據時,楊元俊意識到,如果能年復一年將全部農田數據整理下來,不僅可以指導他手下100多名管地工的種植管理,或許還可以從數值中總結規律,進行針對性的分析。

  但他擔心每個環節的數據不夠精確,比如眼下的地溫測量就有遺憾。

  每天淩晨2時,他到測溫點讀取地溫時,因為夜深天黑,只能用手電筒照明。但零下溫度的寒夜,水銀溫度計很容易受光照的影響而升溫。為了確保數據精確,跪在地面的楊元俊只能將手電筒的光照向別處,借助反射回來的微光來讀取數據。“一不小心就會讀不準。”而正午日照強烈時,地表的高溫也會抬升溫度計的數值。

  這些誤差是難以消除的。好在不久之前,一組新的智能傳感器安裝在了田間。

  規模化的土地經營,讓高標準的無埂條田、全程機械化的耕種收在尉犁成為現實,也加速了當地農業智能化的進程。

  今年,一家國內領先的農業智能化科技企業主動前來合作。這家名為廣州極飛科技的企業帶來了土壤傳感器、溫濕度計、農事記錄儀、氣象站等先進的農業物聯係統。

  除了每天4次伏到地頭讀取水銀地溫計,楊元俊還學會了通過手機查看土壤傳感器的溫度值。“兩者之間多少存在一點數值出入,我正在摸規律,我相信這種新設備。”追求精準的楊元俊知道,新的土壤傳感器測溫能力更強。

  安裝了新的物聯係統,不僅每半小時就能自動測一次地溫,農田的氣象數據、影像變化、農事等數據,也都能通過4G網絡自動傳輸。楊元俊明白,熟悉這套係統後,他就不用頻繁下地了,通過電腦或手機就可以了解農田情況。

(抓好春耕備耕 穩住農業生産·圖文互動)(3)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

  通過手機端的智慧農業係統,楊元俊可以看到他所負責農田的詳細“檔案”(3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志浩 攝

  在極飛科技新疆地區負責人鄭濤看來,先進的傳感器還只是最基礎的物理層,更具突破性的是智慧農業係統對農田數據的收集和分析。“去年楊元俊是自己整理的農事數據。以後通過物聯係統,絕大多數的農事數據都能自動收集了。”

  楊元俊打開電腦,進入極飛的智慧農業係統,他負責的14500畝土地衛星地圖很快清晰顯示出來。點擊地圖上以百畝為單元劃分的農田,他調取出了農田的詳細“檔案”:土壤屬性、生長環境、農資消耗、農事記錄。

  鄭濤説,只要持續收集、分析好這些數據,新疆棉田很快就能迎來大變化。“等建立起成熟的種植模型,智能農機、農業自動駕駛儀、控制閥、水位傳感器就能自動進行田間管理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春到塔裏木,他們給大地測量“體溫”-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79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