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向“火雷兄弟”致敬 中建三局總經理揭秘“兩山”建設背後的故事
2020-04-06 10:00:08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在4萬多名“白衣天使”馳援荊楚,救死扶傷,托舉生命之時,同樣有4萬多名建設工人從八方趕來,傾力搶建,成為武漢戰“疫”中“最美建設者”,他們用“中國速度”創造出了10多天內建成武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奇跡,“兩山”醫院運行近兩個月,收治5000多名患者。

  本周,《面對面》欄目記者在武漢專訪了中建三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陳衛國,講述“兩山”醫院建設背後的故事。

  軍令如山 “我們不幹誰幹?”

  2020年1月23日,農歷大年二十九,武漢市決定在蔡甸知音湖畔修建一座容納1000張床位的火神山醫院。項目的牽頭單位是總部位于武漢的中建三局集團有限公司,項目建設總指揮是剛剛上任一個月的中建三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陳衛國。

  火神山醫院總建築面積3.39萬平方米,編設床位1000張,開設重症監護病區、重症病區、普通病區,設置感染控制、檢驗、特診、放射診斷等輔助科室。

  10天之內,要建成如此規模的傳染病專門醫院,這是陳衛國乃至中建三局集團從未承擔過的重任。

  陳衛國:軍令如山,這就是命令,在湖北我們中建三局是最大的施工企業,在全國排名也是靠前的,我們不幹誰能幹?如果我們不幹,良心上也説不過去,我們企業幹部職工也不會接受。當時有一個口號我覺得特別感動,“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缺人 缺物 缺時間 10天怎麼啃下“硬骨頭”?

  一聲令下。一場事關生死的基建戰全面打響!中建三局派出設計團隊,與工程設計單位共同設計。而在領受任務的1月23日當晚,中建三局調集武漢市正在加班的5個建設項目中的工人,迅速展開場地平整等工作。

  據陳衛國描述,計劃裏在平坦的場地上進行簡單的場平並沒有實現,因為施工場地存在很大高差,他們用兩天多時間挖田40萬方土解決了這個問題,但這也給他們10天的工期造成了很大的衝擊。條件成熟的先動,條件不成熟的後搶,調入更多的設備,動員更多的力量,他們只能去通過這種方式盡量縮短土方的施工時間。

  1月24日,除夕夜,施工現場燈火通明,上百臺機械陸續進場,國家電網數百職工運送大批變壓器、電纜,施工送電,鋼筋、管材陸續進場。

  從接到任務那天起,陳衛國就承受著從未有過的壓力,壓力不僅來自任務的艱巨,還有施工人員的奇缺。當時正值過年,很多項目停工,工人都回家過年。中國建築舉全集團之力,第一時間調集12家單位參戰。中建三局通過各種方式集結管理、施工人員。

  陳衛國:我們計劃要找七千人,當時我們統計可以立即調的勞務就是八百人,我們把其他公司負責人全部叫過來,從全國各地去找人,在朋友圈、微信群發動。我當時也跟大家開玩笑,説我當上總經理才一個月就碰上這麼一個硬骨頭。心理壓力是不好用語言形容和表達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都是高度緊張、焦慮、著急、掙扎的狀態。

  國際項目經理變身測溫員 第二戰場如何緊急開辟?

  就在火神山工地剛剛平整好場地的時候,1月25日下午,武漢市決定在火神山醫院之外,半個月之內再建一所雷神山醫院,總體規模超過兩個火神山醫院。春節停産停運期間,僅存的一點人機物料都投入建設火神山醫院,再開辟第二戰場,可謂難上加難。

  陳衛國:當時就是你只要能來都來,來了以後現場再來分配任務,管理人員也是。我們有一個從馬來西亞回來的國際項目經理,他當時回國養傷的,回來就直接到工地來。後來我們跟他講説,你只能幹一件工作,就是在工地門口給工人測溫。所以他就當起了門神,在那裏給工人測溫。

  隨著疫情的迅速發展,雷神山醫院設計幾度變更,5萬平方米、7.5萬平方米、7.99萬平方米,短短六天,雷神山醫院規劃總建築面積三次增加,床位從1300張增加至1600張。人員、物資、設備的緊缺又成了必須解決的問題。

  陳衛國:我們從火神山抽調了一支最強的隊伍去負責雷神山的建設,當時還計劃從火神山轉戰一部分人,但當時他們已經極度疲勞,我們只能再動員。我們向中建總公司求援,請求全國各地分公司緊急馳援,後面來了幾百個管理團隊幾千人的隊伍,一下子就把雷神山的工人從一萬多人增加到了兩萬多人。

  臨交工前還要調整 一晚上怎麼幹成兩天多的活?

  1月31日,出于最高防護級別的需要,火神山醫院方面提出,已經建好的三區兩通道的設計必須調整。即將交工的建設隊伍又迎來了最艱難的時刻。

  陳衛國:我們當時已經到了身體上心理上的極限,幾天幾夜沒睡覺,就拼著命想把它交出去,突然來了這麼一個調整,就像最後一根稻草把團隊壓到接近崩潰的邊緣。這個調整的工作量還是比較大,一般來説大概需要兩天,但當時留給我們的時間只有一個晚上。我們所有的管理人員就死盯著那兒,所有的人力都集中到這上面來,實在不夠我們就請求從外省增援,當時就覺得千斤重擔都壓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像夾在石頭縫中的螞蟻一樣,沒有任何余地,只有盡力去施展自己的力量。

  三天三夜 女領班帶領電焊工連續作戰 堅決不休息

  2月1日中午12點,火神山醫院場地基礎施工全部完成。

  2月2日,火神山醫院正式交付!

  2月4日,上千名解放軍醫護人員進駐火神山醫院後開始收治病人。

  2月6日下午,武漢市城建局會同市衛健委開展雷神山醫院驗收工作並逐步移交。2月8日晚,容納1600張床位的雷神山醫院,收治首批確診患者。

  陳衛國稱建設者為“火雷兄弟”。他説,沒有這些“火雷兄弟”,火神山、雷神山是立不起來的。這其中,焊氧氣管的工人讓他非常感動。

  陳衛國:因為氧氣管比較特殊,能夠焊氧氣管的人不多。當時的時間特別緊,工人幹了三天三夜沒回去睡,一個女同志帶隊幹了三天三夜。我們跟她講,你必須得回去休息,再不休息要出人命,她堅決不走,説第一批房不交出來,我們就不走。

  記者:您説他們是為了什麼?

  陳衛國:那個時候大家都是想著救人,要救命,大家都指望著醫院,要是不能如期建成,不是就掉鏈子了嗎?

  從建設到維保 掉了10多斤 “看到病人出院 就覺得自己值了”

  因為是傳染病醫院,兩座醫院收治病人後,病區水電氣等係統的運行維修保障成了比施工更為艱巨的任務。小到空調調溫、電視換臺、龍頭漏水,大到新風係統故障,接到任務安排,維保隊員必須第一時間進入病區工作。因此,維保人員成為除醫護人員、住院患者之外,進入“紅區”頻次最高的群體。高峰期,有494名維保人員在“兩山”醫院一線,全天候響應院方和醫護人員的需求。最多時每天完成600余項維保事項,確保醫院正常運轉。

  來自湖北十堰的30歲小夥兒徐飛,從建設到參與維保工作,已經在武漢堅守了60多天。大年初一,剛剛到家3天,他就接到返崗通知。和家人告別後,憑借手機上中建三局開具的電子通行證,徐飛駕車四個多小時,到達已經“封城”的武漢,直奔火神山工程現場。當時給徐飛的任務就是去加工廠生産暖通風管,他召集以前一起工作的工友用三天的時間趕制出火神山醫院所需要的暖通風管,第一時間趕到了火神山醫院工地進行吊裝,之後去參與雷神山醫院建設。雷神山醫院工程收尾時,徐飛和手下十幾名工人選擇繼續留下參與維保。

  徐飛:我們其實每天都很累,但是我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好。我來的這段時間瘦了十多斤,雖然公司給我們定了酒店,但我們加班後基本都不會回去,就在車上休息,想著趕緊把事情做出來,讓這件事情盡量往前趕,時間不等人。

  記者:維保的時候你都做過什麼?

  徐飛:室外風機裏面的濾芯全部更換,這就相當于站在病毒口,比跟病人近距離接觸還要兇險。但是現在想一想,看著每天都有出院病人,感覺自己做這麼多也值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向“火雷兄弟”致敬 中建三局總經理揭秘“兩山”建設背後的故事-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81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