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如何與醫療廢棄物“作戰”
2020-05-11 08:36:41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湖南長沙醫療廢物處置中心,工作人員在操作高溫蒸汽滅菌處理控制係統給新冠肺炎醫療廢物消毒。新華社記者 薛宇舸攝

  啟迪環境科技醫廢應急團隊在武漢搭建的醫療廢物應急處理係統。(資料圖片)

  在抗擊新冠肺炎的戰“疫”中,有一個關乎病毒傳播防控、避免二次污染的重要“戰場”——那就是醫療廢物的處理。疫情防控期間,我國醫療廢物應收盡收、應處盡處,基本實現“日産日清”。那麼,我們是如何與這些危險的廢棄物作戰的?經濟日報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相關權威專家。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國醫療廢物“應收盡收、應處盡處”,基本實現“日産日清”——守住了病毒傳播防控中的一個重要戰場。數據顯示,從1月20日到4月初,全國累計處置醫療廢物25.2萬噸。

  高溫焚燒是主要方式

  “醫療廢物之所以排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首位,主要是因其病毒傳染性。”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劉陽生告訴記者,目前國內的醫療垃圾處理技術主要包括非焚燒法和焚燒法。不同技術處理醫療垃圾的難點是不一樣的。非焚燒法的難點在于,要真正做到對醫療垃圾徹底消毒;焚燒法的難點在于,要確保焚燒煙氣污染物的達標排放。由于醫療垃圾中氯含量和汞含量較高,煙氣二惡英和重金屬達標排放就比較困難。

  劉陽生介紹,疫情期間,醫療機構診療新冠肺炎患者及疑似患者時,在發熱門診和病區(房)産生的廢棄物,既包括醫療廢物也包括生活垃圾,均按照醫療廢物分類收集。這就比非疫情期間醫療垃圾的定義范圍更廣一些。

  “此次疫情期間産生的醫療垃圾最主要的處理方式是高溫焚燒,即首先在産生地蒸汽消毒或者化學消毒處理,然後再高溫焚燒處理。”劉陽生介紹,主要包括以下3種焚燒方式——

  第一種是利用已有醫療垃圾專業焚燒設施集中處理。這種方式主要在疫情不很嚴重的湖北以外省份採用。這種焚燒設施通常遠離醫療垃圾産生點,且煙氣凈化係統非常完善,焚燒後對環境的二次污染比較小。

  第二種焚燒方式是小型醫療垃圾焚燒爐與醫療垃圾專業焚燒爐兩者結合處理。這種情況主要在湖北省採用,由于當地疫情嚴重,醫療垃圾産生量很大,因而採取應急性的小型醫療焚燒爐在醫療垃圾産生點就地、快速焚毀醫療垃圾。

  第三種焚燒方式是利用當地生活垃圾焚燒爐處理醫療垃圾。

  我國十分重視對疫情期間醫療廢棄物的嚴格規范處理。生態環境部于1月28日印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醫療廢物應急處置管理與技術指南(試行)》,指導各地及時、有序、高效、無害化處置新冠肺炎疫情醫療廢物,規范新冠肺炎疫情醫療廢物應急處置的管理與技術要求。

  《指南》提出,各地因地制宜,在確保處置效果的前提下,可選擇可移動式醫療廢物處置設施、危險廢物焚燒設施、生活垃圾焚燒設施、工業窯爐等設施應急處置疫情醫療廢物,實行定點管理;也可以按照應急處置跨區域協同機制,將疫情醫療廢物轉運至臨近地區醫療廢物集中處置設施處置。將疫情防治過程中産生的感染性醫療廢物與其他醫療廢物實行分類分流管理。

  新方法不斷涌現

  要更好處理醫療廢物,必須加大創新力度。此次疫情期間,啟迪環境科技發展股份公司醫廢應急團隊攜創新技術奔赴武漢,與醫療廢棄物連續奮戰了近兩個月。該團隊技術負責人、啟迪環境固廢與再生資源中心危廢事業部副總經理兼技術總監房建忠告訴記者,此次支援武漢的應急醫療廢物處置主要採取了3種創新工藝——

  一是通過脈動式的高溫蒸汽,在一定溫度和壓力下,通過序批式進料,在密閉空間內反復正、負壓高溫蒸煮,以達到消滅病菌,實現無害化效果。該類設備工藝技術水平成熟,標準化和自動化程度高,人工幹預少,且工藝性能易于實現,起到了良好的應急處置效果。

  二是依靠分布在不同定點醫療機構和集中治療點、可實現移動式安裝的小型高溫焚燒爐。該類設備主要通過高溫富氧焚燒原理對醫療廢物進行焚毀,以實現無害化與減量化操作。“一般該類設備規模較小,自動化程度不高,需要小包裝上料,人工勞動強度較大,設備穩定運行周期多變,故障率稍高,需要兼顧環境保護要求,但無害化、減量化效果明顯。”房建忠介紹。

  三是依托微波滅毒設備。該類設備主要通過微波原理,利用微波激發廢物中水分子高速運動産生熱量,實現滅菌滅毒功能。這類設備需要對醫療廢物破碎處理,進而保證微波消毒的均勻性與適應性;本身自動化程度高,但疫情期間産生的醫用隔離衣、病床織物用品等易纏繞類垃圾佔比較多,極易造成破碎機的堵塞、卡死等故障。另外,微波設備主要利用物料自熱以達到消毒效果,所以在病菌滅活的徹底性上沒有高溫蒸煮與高溫焚燒可靠。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少難題。“應急處置設備需要對醫廢進行良好密封和規范包裝,並對處置過程中人工幹預有更高要求。”房建忠説,疫情期間的醫療廢物主要以各類防護服、口罩、手套等一次性防護用品為主,以病區內針管、藥瓶等醫療器具、醫患生活垃圾為輔。醫療廢物的容重較低,體積較大,包裝袋一般都選用大規格且比較飽滿的。這些特點給小包進料為主的焚燒設備造成了不小障礙,大大增加了人工幹預頻次,對需要破碎預處理設備易導致堵塞、纏繞等故障。

  此外,疫情高峰時期醫廢産量迅速增加且大袋醫廢居多,醫廢周轉箱普遍冒箱,箱蓋無法完全閉合,給現場消毒防護與生産任務調度安排造成了很大壓力。

  處置能力大提升

  盡管疫情期間醫療廢物激增,但我國醫廢處置能力也在加速提升,很好地應對了挑戰。來看一組數據:4月10日,全國共收集醫療廢物3701.8噸,其中涉疫情醫療廢物262.6噸,佔7.1%。當日全國集中處置醫療廢物3692.3噸,另有收集的9.5噸處置計入次日,平均負荷率為60.8%,涉疫情醫療廢物全部得到及時轉運處置。截至4月10日,全國醫療廢物處置能力為6074噸/天,相比疫情前的4902.8噸/天提高了23.9%。

  在實踐中,我國醫療廢物處理技術也在不斷升級。房建忠介紹:“根據疫情期間醫療廢物的特點,處置設備主要以無害化為目的,消滅潛在的病毒污染源,同時兼顧環境保護要求,這是應急處理的基本功能,也合乎疫情現實。因此,不同應急處置設備在實際運用過程中也或多或少進行了適應性、産能挖潛等方面的措施改進。”

  據介紹,技術人員圍繞基本需求以及設備核心功能點,盡量減少工藝環節,比如應急高溫蒸煮設備減少了滅毒後垃圾毀形工藝環節。毀形工藝主要針對無害化後的醫療廢物,避免回收醫廢塑料、金屬等成分流入不法用途。在疫情期間醫用輸液管、輸液袋等可回收類較少,因此取消了毀形工藝。此舉,一方面減少了毀形設備的故障排除,另一方面縮短了工作周期,大大提高了無害化産量,取得很好改進效果。

  當然,創新無止境。在對醫療垃圾的科學有效處理上,各方還需加大合力持續探索。“非焚燒法處理醫療垃圾主要包括高溫蒸汽消毒、化學消毒和微波消毒,主要應用于小規模的醫療廢物處理,應用于地級市或者縣級市比較多。焚燒法在省會以上城市應用很普遍,適合大規模的醫療廢物集中處理。”劉陽生表示,對于非焚燒法而言,必須確保消毒徹底,而且破碎毀形後的醫療垃圾不再流入市場而被加工利用成其他塑料産品。對于焚燒法而言,必須加強煙氣污染物的排放控制,尤其是二惡英和重金屬的達標排放。(記者 董碧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9201125966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