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陳剛:12年前汶川救災 12年後有望登頂珠峰
2020-05-18 17:06: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5月18日電  題:陳剛:12年前汶川救災 12年後有望登頂珠峰

  新華社記者

  18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衝頂組名單宣布,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在列。參與過汶川地震救災,登頂過三個大洲的最高峰並徒步到達過南、北極點,如今,這名49歲的測繪科研工作者又將向珠峰峰頂發起挑戰。

  但當記者聯係到正在珠峰海拔6500米前進營地等待登頂窗口的陳剛時,他卻表示:“外界普遍關心我們能不能登頂,誰能登頂。但我們最在乎的,是能不能精確地拿到各項數據!”

  陳剛説,這是責任,也是初心。

(2020珠峰高程測量·圖文互動)(1)陳剛:12年前汶川救災 12年後有望登頂珠峰

  這是5月10日在珠峰大本營拍攝的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汶川的人生轉折

  初見陳剛是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營。長年在高海拔野外工作,他又黑又瘦,但雙眼炯炯有神。即便在5000米以上的海拔高度,他説起自己的研究課題時也語速極快、毫不氣喘。

  陳剛説,此次參與珠峰測高的緣由,與自己已從事了10多年的青藏高原地殼運動監測有關。

  “關于喜馬拉雅山脈和青藏高原的隆升歷史、演化過程,國內外學術界仍有許多爭論。而珠峰是反映印歐板塊相互作用現狀的敏感指示器,其精細坐標、高度長期受到國際關注。這些地表的形變和地下的運動有直接關聯。”陳剛説,尤其在2015年尼泊爾8.1級地震後,對珠峰地區開展多學科交叉研究很有必要。

  陳剛對地殼運動監測研究的執著,始于12年前的汶川。

  “我當時在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工作,震後,專家組連夜趕赴災區。”陳剛説,他們在龍門山斷裂帶5個受災嚴重的縣工作了40多天,條件比在珠峰還艱苦。但為了給抗震救災和恢復重建提供基礎測繪資料,他們必須在震後第一時間到達很多關鍵點位進行測量。

  “有些地方山高路險,當地人説他們多年前打獵都不去,我們還是帶著儀器和帳篷就進去了。”陳剛説。

  也是在汶川的經歷,讓從事測繪工程技術研究多年的陳剛,當年就開始轉向測繪科學基礎理論的研究。

  “我無法忘記在震區見過的老百姓和他們的眼神。”12年後,在珠峰登山大本營回憶起汶川地震救災的那些畫面時,陳剛眼圈通紅,“我們地學相關科研工作者,應該對這些災害了解得更多一些,應該把災害監測預報作為歷史使命看待。”

  “哪怕這一代人預測不了地震,但我們一直堅持下去,總會有一代人能成功。”他説。

(2020珠峰高程測量·圖文互動)(2)陳剛:12年前汶川救災 12年後有望登頂珠峰

  這是5月10日在珠峰大本營拍攝的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追蹤大地如何運動的人

  從汶川返回後,陳剛和同行專家們立刻參與到國家重大科學工程 “中國地殼運動觀測網絡”II期項目中。2012年,中國大陸構造環境監測網絡通過國家驗收,在全國范圍內建成260個連續觀測站和2000個流動觀測點。

  這是世界上性能指標最先進的三大地殼運動觀測網絡之一,可利用衛星觀測等高科技手段,監測地殼的微小運動,為地震預測、大地測量、氣象預報和地球科學研究等提供科學數據。

  因為這個項目,從南海的島礁到西北的沙漠,陳剛10年內跑遍了大江南北。有一年在西藏羌塘無人區,他們深入腹地開展冰峰測繪時,三臺工程車每天都會有一臺跑出故障。

  他,成了追蹤大地如何運動的人。

  “有一個地殼觀測點就在珠峰登山大本營。”陳剛説,2005年珠峰高程測量紀念碑下方有一個永久觀測點。陳剛每年都要造訪這裏,對其高程、平面位置和重力值等要素進行測量。

  2015年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波及珠峰地區。冒著余震,陳剛團隊對珠峰北坡地區距震中300公裏范圍內的觀測點進行了跟蹤測量,並啟動了2015年尼泊爾地震對珠峰地區垂向變化影響的研究課題。通過融合多種大地測量技術,團隊4年的持續研究成果和歐空局衛星的觀測結果整體相符。

  “作為世界‘第三極’,珠峰的顯著變化與南北極一樣,對全球地學研究有重要的指示意義。”陳剛説,“而且珠峰一直以來就是板塊運動的活躍區域。作為測繪科研工作者,一次次重返這裏義不容辭。”

(2020珠峰高程測量·圖文互動)(3)陳剛:12年前汶川救災 12年後有望登頂珠峰

  這是5月16日在珠峰大本營拍攝的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陳剛。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珠峰上的初心

  2020珠峰高程測量中,陳剛被編入了測量登山隊衝頂組,有望以科學家的身份登頂測量。他與比自己小十幾、甚至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一同參與體能和登山訓練,攀登至珠峰海拔7000多米的地方進行拉練。

  “這圓了我的一個夢。”陳剛説,自己學測繪出身,也在老測繪人的身上找到了最初的人生追求。

  大學期間,陳剛去過一次三峽庫區,在那裏見到了3名十幾年如一日監測新灘滑坡的測繪前輩。

  “我們從宜昌乘船兩天後才抵達那個江邊的小山村。”陳剛説,“我那時覺得科學工作者就應該找個最艱苦的地方扎根,哪怕是在山溝溝裏,只要能把地質災害監測預報成功,就是對社會的貢獻。”

  陳剛1991年大學畢業前夕,正逢國測一大隊受到國務院通令嘉獎,被授予“功績卓著、無私奉獻的英雄測繪大隊”榮譽稱號。學校邀請老隊員做了一場報告會,多次提到了1975年的珠峰測高。陳剛聽後熱血沸騰,直接給西藏測繪部門寫信要求進藏工作。

  “‘烈火煉真金’,我在信裏真這麼寫了,也是那會兒年輕人的心聲。”陳剛説。

  雖然未能如願,但輾轉十余載後,他還是與這片高天厚土結下了不解之緣。

  而面對有可能登頂世界最高峰的機會,陳剛卻一再説,登頂從來不是自己的目的。他此前參與過攀登全球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南、北極點的項目,最關心的也是能在多個地理標志點進行測量。在珠峰的前期拉練裏,他在幾處營地進行重力測量時,不厭其煩地提醒年輕隊友,要珍愛儀器,確保測出的數據完整。

  “珠峰北坡位于中國境內,我們有責任及時、透徹地了解。”陳剛説,這也是中國測繪科技工作者對世界做出的貢獻。(記者多吉佔堆、邊巴次仁、王沁鷗、魏玉坤、武思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0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