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超五成大學生表示畢業遺憾得到彌補
2020-06-22 08:16:3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你聞到這個花的香味了嗎?”“什麼花?”“梔子花,這是離別的味道。”“因為每年梔子花開的時候,都代表著畢業季的到來。”這是浙江財經大學老師胡丹妮入職後經歷的第5個畢業季。每年5月,她的相機總是隨時挂在脖子上。“我通常會把宿舍區門口送別的場景、老師和同學抱成一團的樣子都記錄下來。”但今年和以前熱鬧的氛圍不同,受疫情影響,返校的畢業生不多,那些畢業季“經典鏡頭”,沒能出現在胡丹妮的相機快門裏。

  在畢業生錯峰返校的規定下,呂雪只在學校呆了3天,便匆忙離開生活了4年的河南大學;因為學校封閉式管理,常州大學的黃顯雄期待已久的畢業寫真也“打了水漂”;沒能在晉中學院的校門前和班上同學拍上一張集體大合照,成為裴蓉卉最大的遺憾;早在大三便規劃好的畢業旅行最終“擱淺”,山西大同大學的田靜難免有些落寞,“大家天各一方,可能只有等她們結婚的時候見一見了。”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國80余所高校的畢業生發起調查,93.95%被調查者表示這個畢業季留有遺憾。在通過學校和個人的工作後,54.91%認為遺憾得到了彌補。

  “遺憾”成為這屆畢業生的關鍵詞

  在中山大學畢業生彭才興看來,學校往年的畢業典禮可以用“隆重”來形容。“百歲高齡教授手持權杖入場,代表畢業典禮正式開始。”其他學校的同學也因此稱他們學校為“逸仙魔法院校”。彭才興所在的傳播與設計學院還會為畢業生準備一臺“畢業紅毯秀”,“學院的老師、本科畢業生、碩士畢業生以及一些尚未畢業的師弟師妹都會一起參加。”對于幫學長學姐拍了三年“紅毯照”的彭才興而言,這場紅毯秀是畢業季不可或缺的重頭戲之一。“除此之外,畢業聚餐、約拍、和好友的散夥飯……都是我心中理想畢業季的待辦事項。”

  然而,象徵著“待辦事項完成”的對勾卻遲遲沒有畫下。本該由“找實習”“寫論文”“拍畢業照”“參加畢業典禮”填滿的畢業季,被尚未完全平息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就連室友4人的相聚都成了奢望。”“以前總覺得自己也會有熱熱鬧鬧慶祝畢業的這一天,但面對現在的情況有些失落。”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最讓這屆畢業生感到遺憾的,是沒有參加畢業典禮(77.19%),此外,沒有散夥飯(75.27%)、沒拍畢業照(70.36%)、沒和老師同學好好告別(68.02%)、沒穿上學士服(61.83%)等,都讓畢業生感到遺憾。

  早在大三時,來自上海理工大學出版印刷與設計學院的倪嘉培便開始期待自己穿上學士服的那一天,在學長、學姐去年拍攝畢業照的時候,他還特意趕去合了張影。“畢業還是需要一點儀式感吧。”在他看來,夏日的風、高高拋起的畢業帽、互相贈送的鮮花、散夥飯上的真心話,一點一滴拼湊起完整、圓滿的畢業季。

  現實卻是他早在五月中旬返校,與班上的幾位同學匆匆打了個照面,便拖著行李箱離開了校園。“感覺一切都太倉促了,好像什麼都來不及準備,就已經結束了。”

  同樣深感遺憾的還有來自蘭州大學的杜相益。雖然是蘭州本地人,但大四下學期她很少回學校,和朋友計劃好在畢業前“把食堂窗口都吃一遍”的心願也落空了。返校之後,食堂雖然保留了堂食桌位,但要求學生單人單桌,“學校不建議堂食,最好回宿舍吃。”而食堂也只是保留了基本的食物供應。與朋友一起吃遍食堂美食的計劃,變成了“一起去食堂買飯,再分別回自己的宿舍吃”。

  缺憾的畢業季因為“用心”變得完整

  為了填補遺憾,杜相益決定和室友拍攝一組特別的畢業照。“室友在微博話題‘與眾不同的畢業照’下刷到了一組非常活潑的照片,我們一拍即合,決定拍類似的。”網購異形眼鏡、準備顏色鮮艷的衣服、扎好“朝天揪”“麻花辮”。“找隔壁宿舍的同學幫我們拍照,拍完大家都覺得不錯。”當天4個小姐妹的照片在各自的朋友圈刷屏,杜相益也收獲了100多個點讚,打破了她的朋友圈獲讚紀錄。

  考慮到這一屆畢業生無法返校拍攝畢業照,華東理工大學的潘佳浩與葉佳銳費時一周,搜羅了7個畢業班的班級合照,為即將畢業的200多名學長、學姐手繪了專屬的畢業照。潘佳浩希望這份特別的畢業照可以填補他們的缺憾,成為他們離校時的一份特別紀念。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學校和學生自己都會想辦法彌補畢業的遺憾。31.34%被調查者表示,學校為學生準備了雲畢業照,26.65%參加了雲畢業典禮,23.67%學校錄制了畢業祝福視頻,22.60%收到了畢業禮物,14.07%被調查者了解到學校舉辦了點燈、挂祝福橫幅等小型儀式,11.09%參與了雲畢業展覽。

  江蘇建築職業技術學院在學校的林蔭大道上鋪設了近千條標語,五彩的橫幅匯聚成校園裏一抹特殊的彩虹,鄭重地為畢業生們送別。該校2020年畢業典禮以“線上+線下”的形式舉行,邀請了宿管阿姨、食堂阿姨、輔導員為畢業生錄制告別視頻,“記得帶好鑰匙,以後再也沒有人隨叫隨到給你們開門了。”“出門在外要記得按時吃飯,工作再忙不要餓著自己。”

  山西大同大學逸夫美術樓展廳陳列了2016級美術學院畢業生的153組畢業作品。一場從未有過的“雲上”畢業展,也在這裏拉開帷幕。“歡迎大家來到我們的直播間,讓我們一起走進展廳,開啟雲端鑒賞模式。”設計與雕塑係主任李宏剛説:“雖然這次畢業展不能像往常一樣,但我們依舊努力做到推動展覽落地。前期學生們前往雲岡石窟、華嚴寺、代王府等實地考察收集、整理了大量的資料,詮釋大同市文旅資源的角度非常獨特,通過直播,這些作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

  為了彌補畢業生的遺憾,浙江財經大學也做了多種嘗試。“線上畢業晚會、小規模的畢業典禮、人手一件的學士服。還有‘聲音郵局’,這是今年學校為畢業生準備的特殊禮物。”胡丹妮表示,畢業生需要一個情緒表達的窗口,抒發大學四年來的喜怒哀樂。學生們可以走進“聲音郵局”,將想説的話錄制好,發給父母、老師或者同學。“如果你沒有對方的聯係方式,學校團委會幫助同學找到想‘告白’的人。”胡丹妮坦言,學校設計“聲音郵局”,是因為不少畢業生沒法面對面告別,學校希望通過“聲音郵局”的方式讓畢業生的告別更具儀式感,也讓畢業生的情緒得到更好的釋放。

  畢業典禮前夜,學校還將為畢業生舉辦一場線下音樂會。與眾不同的地方在于,音樂會設置在學生生活園區的一處四周都是寢室樓的空地,“邀請學生來唱歌,但不設觀眾席。同學們在宿舍樓裏就可以看演唱會。”胡丹妮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音樂會最後會邀請同學們合唱一首《再見》。“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哭。”

  接受遺憾的同時感受被愛

  在看見原本無法到場的老師卻最終出現在畢業“雲”音樂會的臺下時,山西大同大學音樂學院的田靜除了錯愕與驚喜,更涌上一股想哭的衝動。“疫情導致教學計劃有變,老師無法來學校,我也出不了校門,本以為沒機會和王鳳雲老師面對面在琴房裏上最後一課了,沒想到老師隔著柵欄給我指點了音樂會上的不足。”回想起這場沒有觀眾、沒有指導老師的畢業音樂會,田靜並沒有太多的“意難平”,“我看著臺下的老師,想起四年的點點滴滴,眼淚止不住地流,有太多不舍了。”

  “曾經也因為畢業太倉促而懊惱過,但沒想到學校為我們精心準備了驚喜。”遠在東北卻收到了江西農業大學畢業大禮包的白昀璐回想起了自己收到快遞的喜悅,“用微博上那句很流行的話來説就是,感覺到了我們和學校的愛是‘雙箭頭’的。”

  江西農業大學的每一位畢業生都收到了一枚定制的專屬鑰匙扣,一面印著江西農業大學校徽,一面印著每位畢業生的學號。在金可眼裏,這份畢業禮物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自己畢業季的缺憾,“當我拿到鑰匙扣的那一刻,我便有了一個新名字——江農校友,這也是一種儀式感。”

  6月12日下午,四川農業大學2020屆湖北籍本科畢業生授位儀式在武漢舉行。該校黨委副書記張強率隊,從四川前往武漢,為因疫情而無法返校的畢業生一一撥穗和授予學位。“畢業典禮和授位是每一位畢業生大學最後階段最重要的環節,它的儀式感、莊重感和榮譽感,它所代表的美好與榮光,屬于學有所成的每一位川農畢業生,不應該缺席,不應該不完整。”張強説。

  得知學校將專程在武漢舉行畢業典禮,武漢及周邊17名參加授位儀式的學生感到非常暖心。“因為客觀原因,我們選擇了畢業季不返校,內心難免經歷了許多糾結與失望。”土木工程學院學生王任雅弘很是感慨,“收到學校即將在武漢舉辦畢業典禮短信的那天,我的腦海裏閃過一句話,‘所愛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感謝學校和老師為我們保留住了畢業季的這一份儀式感。”

  吉林大學珠海學院空蕩的校園裏並沒有太多畢業生的身影,但校園各處都貼滿了關于畢業季的橫幅,學校希望通過這樣的形式向畢業們“好好説一聲再見”。“畢業照沒拍成,以後結婚了,回來湖邊拍次難忘的婚紗照吧。”湖南師范大學更是承諾今年未返校的大學生可參加今後任何一年的畢業典禮,刷屏的公告裏寫著:“今後每年的畢業典禮均為你虛位以待,校長為你側移流蘇,讓你的大學沒有遺憾,讓所有的希冀都得償所願。”

  最近,胡丹妮收到不少畢業生發來的信息,“是我帶的一個社團的學生,他們説很遺憾沒辦法當面來和我告別。”沒能像往常一樣陪著社團裏的畢業生在學校地標前合影留念、在聚餐時切下那個寫著“畢業快樂,青春不散場”的蛋糕,胡丹妮也時常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但最後要在歡聲笑語中完成告別,因為互相惦記,所以畢業季裏沒有注定遺憾。”(記者 羅希 程思)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142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