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擘畫未來農業生産新圖景 解碼楊淩“農科城”
2020-07-07 07:49:51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圖為客服人員在楊淩示范區的一家農産品電商公司內工作。記者 劉瀟 攝

  右圖為楊淩智慧農業示范園內,工作人員在管護溫室花卉。記者 劉瀟 攝

  盛夏時節,走進陜西楊淩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范區,教稼園內的後稷雕像巍然聳立。相傳,這位我國歷史上最早的農官,4000多年前就在楊淩一帶“教民稼穡,樹藝五谷”,開創了中華農耕文明的先河。

  歷史跨越千年,在這片被譽為“農科城”的神奇土地上,農民“逆齡”生長,種子研發加速,農技創新不斷……楊淩農業生産的當下正擘畫和示范著未來我國農業生産的新圖景。

  農民“逆齡”

  通常被認為“老齡化”趨向的農業,在楊淩卻煥發出勃勃生機。

  唐孝寶就是其中的一位。

  今年4月,這個22歲的浙江寧波小夥叫上自己同歲的夥伴,來到陜西楊淩“拜師學農”。

  “在網絡刷視頻,看到有人居然把甜瓜種在‘有機枕’裏,這種方式刷新了我的觀念。”曾在一所高校學習工商管理專業的唐孝寶説,因為“七山一水兩分田”的地理條件,他家耕地不多,父母租種了10多畝地,可總是面臨“重茬”導致的病蟲害。

  “要是能用上‘有機枕’,問題説不定就解決了。”唐孝寶思忖著。

  “有機枕”是一種形似枕頭的種植袋,“枕頭”裏填裝多種生態肥料配比而成的土壤。它不但能滿足作物生長的所需營養,而且通過物理隔離,能杜絕農藥殘留,目前已經在多地應用。

  “有機枕”發明者馬新世,是楊淩的職業農民。

  “他倆喜歡種地,我的職業和愛好就是種地,興趣相投,三人一見如故。”馬新世説,“年輕人活力滿滿,看到他們就看到農業的未來和希望。”

  “兩個多月,我們學到‘有機枕’的種植、滴灌、人工授粉、噴花、掰叉等技術。”唐孝寶説,“原本打算再學半年,7月我們想先回去一趟,試種一茬甜瓜,看看效果。”

  “未來,我們打算圍繞農業,做觀光旅遊。”在楊淩學習兩個月後,唐孝寶和潘亮有了自己的“職業規劃”。

  135平方公裏的楊淩面積不大,但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卻不小。近年來,越來越多的“90後”來到這片農業熱土,從種子研發、土壤修復、苗木培育、電商銷售等,農業生産的各個環節都能看到他們青春的身影。

  在楊淩電商服務中心,大廳一側的屏幕上成交額不斷滾動。從深圳移駐楊淩四年,這家名為楊淩潤美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電商平臺,營業額穩步增長。

  公司掌舵者和從業者大多都是“90後”。1991年出生的公司負責人李潤清説,他們200多名員工平均年齡25歲左右。“我們一天出貨3萬至5萬單。”他自豪地説,公司年營業額排在行業前三名。

  之所以選擇到楊淩來,李潤清看重的是這裏的“農業氛圍”:有前沿的技術,不斷出新的品種,專家教授坐鎮指導,一切都是欣欣然的樣子。“比如,像楊淩最新品種的蘋果‘瑞雪’,我們能夠第一時間得知這個品種信息,迅速上架。”

  偶有閒暇,他也會和同伴們到示范區裏的創新創業園,喝杯“一元咖啡”,來次頭腦風暴。

  “我們面試、路演、同行交流都會選在這裏。”李潤清説,“這裏價格不貴,關鍵是氣氛輕松,公司發展的一些新點子,就是在這裏碰撞出來的。”

  楊淩科創中心負責人王博文説,為青年人打造學習創業空間,就要著眼于他們的特點,不管是“一元咖啡”還是“一元茶飲”,都代表著示范區的“營商環境”和“營農環境”,就是讓青年人能走進來、坐下來、談起來、留下來,在楊淩務農、興農。

  不僅如此,當地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和楊淩職業技術學院也是農業人才濟濟,光兩所學校的“90後”就佔到楊淩總人口的約20%,為“農科城”源源不斷地輸出新生力量。

  今年28歲的李松,2015年從楊淩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後,和同學一道在楊淩開辦了園林公司和農林公司,農林公司已在新四板挂牌上市。

  種業“硅谷”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

  古人形容小麥茂盛生長的樣子在一組最新數據裏得以印證:根據農情調度分析,今年陜西小麥平均畝産為573.46斤,總産414.69萬噸,分別較上年增加8.74%、8.5%,小麥單産創近年新高。

  增産增收背後,離不開一批扎根楊淩的小麥育種專家的科研成果。

  “無論何時何地,我們對小麥的關注從未停止。”作為“西農501”小麥新品種的主要育成人,談起自己的育種事業,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小麥育種專家吉萬全有説不完的話。

  “拿‘西農501’這個品種來説,它的特點是綜合抗病性較好,特別是在今年條銹病高發的年份,表現出很好的抗病性。”吉萬全介紹,從2011年開始雜交試驗,經過6年的品係選擇、3年的國家區域試驗,這個品種的形成,花費了課題組整整9年時間。

  不久前,農業農村部面向社會公布的2020年國審小麥新品種中,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培育的“西農501”通過國家審定,而一同通過國審的還有“西農100”“西農99”“西農369”“西農20”“西農364”5個小麥新品種。

  農以種為先,種子被譽為“農業芯片”。在小麥、玉米、油菜、蘋果等生物育種方面,楊淩已經形成強大的“國家隊”。我國黃淮麥區小麥品種六次更新換代,四次都是楊淩品種主導。比如,楊淩培育的“西農979”成為全國種植面積最大的三個小麥品種之一,“西農511”成為2018年國家主推的優質高抗病性品種。

  楊淩,不僅擁有一大批來自高等院校的育種專家,還集結了一批民間育種、引種團隊。

  走進楊淩示范區內的陜西金棚種業有限公司示范基地,各種口味的西紅柿結得繁盛。

  “每年,我們在種子研發上投入約1000萬元。”公司研發部主管蔡義勇告訴記者。多年埋頭研發,讓金棚公司選育的番茄種子成為我國種植面積最大的番茄品種之一,一些新品種還遠銷國外市場。

  科技含量不斷凝結,加之精細化種植要求,這家公司不斷加快良種選育,也嘗試轉變銷售方式。以往的大包裝袋被細分成小包裝,以往論斤稱如今按粒賣。

  “早先地大田多,農民播撒種子隨意性大,買種子也是稱斤不論兩。現在,集約化種植後,農民認品牌、講品質,追求‘一穴一苗’,對種子的要求比過去高了。”蔡義勇説,這就倒逼企業不斷加大科研投入,不但要跑贏同行,還要時刻關注農戶的新需求。

  在楊淩的田間地頭,多見農民耕種新品種,既有形似“狼牙棒”的柱狀蘋果樹,枝幹筆直向上生長的櫻桃樹,還有黃色的火龍果,單株産值可達到6000元的葡萄,好似一個奇妙的新品種樂園。

  在楊淩,還有很多新型職業農民不斷引種培育,實現農業升級換代,贏得消費市場。

  傍晚,楊淩示范區青皮她園火龍果種植基地負責人王艷坐在自家大棚裏開始直播。對著鏡頭,王艷切開火龍果展示,屏幕上字幕迅速滾動,“怎麼買,多錢一斤,能自己種麼”,王艷一一回復。

  “這種來自以色列的黃龍果,比白心、紅心火龍果口感都甜,雖然每斤售價達到五六十元,但市場接受度挺好。”王艷説,目前她共有15大棚,種植有21個品種,每年火龍果銷售收入可達300萬元。

  楊淩示范區展覽局局長李新龍説,每年“農高會”,省內外很多農戶都會慕名跑到楊淩,看看“今年又有啥新品種”,“種子研發在楊淩,種子經營也在楊淩”正逐漸成為共識。

  農技領銜

  關中平原,小麥剛剛喜獲豐收;黃河岸邊,渭南大荔縣的新式溫室大棚的冬棗已開始出售。打亂了季節的溫室在反差中帶給農戶更多收益。

  事實上,這些新式大棚都來自幾年前楊淩的示范成果。

  在楊淩,大棚有著自己的“進化史”。從壘起土坯墻建簡易大棚,到前幾年的單拱單膜大棚,再到現在的大跨度雙拱雙膜智能溫室大棚,農業科技武裝起來的大棚正向更高效、更環保、更具智慧的方向轉變。

  先進的溫室大棚面積不斷擴張。統計數據表明,由楊淩專家團隊研發的以光蓄熱為核心的創新結構溫室大棚和配套瓜果蔬菜生産關鍵技術,推廣面積已佔到西部地區溫室面積的83%。

  楊淩職業農民桂創林説,現在大棚技術又向前走了一步。

  “這個大棚墻壁由波浪形的蓄熱材料構成,我還採用了雙拱單膜蓄熱陰陽溫室,冬天積雪就會順著大棚溜到地面,不用人工除雪。”今年47歲的桂創林從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後,長期致力節能技術研究。2014年,他帶著自己所學,一心扎進農業領域,成為一名新農人。

  在楊淩,像桂創林這樣的職業農民很多,躬耕壟畝之上,他們從農業生産的點滴做起,不斷賦予農業新鮮感、新技術,同時,也把最新的種植理念和種植方式傳播出去。

  楊淩職業農民創業創新園,“做給農民看,教會農民幹,幫著農民賺”的橫幅醒目。橫幅是馬新世和園區的職業農民們商量後懸挂的。

  馬新世自小跟著父親在渭河灘地種西甜瓜;30多歲時,他組建起種業公司和西甜瓜合作社;後來又成立了陜西首家民辦的果蔬研究所,2018年他當選陜西省職業農民協會會長。

  這些年,在農業專家的指導下,他培育新品種,研究和推廣新技術的腳步不停:實驗摸索出可以解決“連作障礙”的“有機枕”,性能更優的雙拱雙膜智能大棚,“周邊種菜、池內養魚”的“魚菜共生”技術……

  老馬平日裏很忙,但只要有人上門求教,作為園區的負責人,他總會和園區的職業農民一道熱情接待,幫助解決問題。他們先後培訓3000多人次,來園區參觀的更是高達30萬人次。

  在楊淩,還有一些人正執著探索農業生産新的可能。

  位于楊淩的陜西百恒有機果園有限公司,王小鐵像照顧孩子一般精心照看著500畝有機獼猴桃園。

  與其説這是一塊“産出田”,不如説這更像是一塊“實驗田”。為了避免農藥影響,他修建了環繞果園一周的砂石生産道路和防護林帶,將果園和周邊農田遠遠隔離開;為了培育有機土壤,他專程從內蒙古運來羊糞鋪在地裏,種上豆苗替代化肥給土壤增加養分;為了保證純凈且持續的灌溉水,他的水井深度達到180米,還配套安裝了水肥一體化自動控制係統;尋求有機種植技術和標準未果時,他翻看起《植物生理學》和《果樹栽培學》。

  王小鐵今年48歲,先後在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從事農業領域的工作。最讓他苦惱的是,隨著百姓生活品質的提高,對大量合格有機産品的市場需求。

  獼猴桃就是其中之一。“陜西獼猴桃産量佔我國的1/2,佔全球的1/3,但是這個行業的標準就像‘騎著大象數著雞,高的高來低的低’。”2012年,他從北京辭職回鄉,決定開啟有機獼猴桃的種植之路。

  路並不好走。耕種于此的第八年,投資已達3000萬元,還沒獲利,但他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就是鐵了心要做有機獼猴桃。”在王小鐵看來,有機農産品一直都是稀缺品,市場潛力大,前景廣闊。

  “我們堅持有機標準,並不斷探索和制定規范的種植標準,以提升果品的國際競爭力,這也為農戶增收提供了新的途徑。”他説。

  貢獻農業智慧

  先進的農業技術和理念“扎堆”,不但引來國內目光,楊淩的農業智慧也帶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更多啟迪。

  截至目前,楊淩已經先後同6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合作關係,建成國際合作平臺13個,組織實施國際合作項目120多項,建設8個國際合作園區,在中哈現代農業園區試種的冬小麥品種較當地品種增産82%。

  來自“農科城”的農技之光也引來國外越來越多學生前來學技。

  西農大國際學院副院長王玉環説,近年來,學校先後招收培養全球44個國家和地區的留學生千余人,其中來自“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和地區的生源佔到45%。

  2019年,楊淩承擔起又一項重要使命,成為上海合作組織農業技術交流培訓示范基地。

  僅一年時間,上合組織現代農業國際合作實訓基地啟用、楊淩智慧農業示范園拔地而起、上合農業技術遠程教育培訓“飛入雲端”。

  不久前,上合農業基地核心項目——現代農業國際交流培訓示范中心破土動工,這一承擔著上合組織農業技術交流領域的技術交流、培訓、示范展示等任務的新項目,將有力促進上合組織國家在農業技術和糧食安全等領域深化合作。

  楊淩示范區上合辦四級調研員張學明説,去年第26屆“農高會”上,23名上合組織國家部長級官員、國內外2000多名企業家首聚農科城,60多個國家453名農業官員和技術人員在楊淩接受培訓。今年5月27日和6月14日,示范區又先後主辦了兩期2020年中國農業遠程培訓班,面向巴基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24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培訓數百名學員。

  來自楊淩的農業智慧正在更多地方開花結果。上合組織秘書長諾羅夫説,楊淩在農業可持續領域的科技創新及示范推廣,以及促進幹旱、半幹旱及土地貧瘠地區現代農業生産的健康發展,對于上海合作組織中亞地區國家意義重大。

  楊淩示范區黨工委書記李婧説,楊淩示范區是我國最早的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范區,這裏聚集著70多個省部級以上科研平臺、7000多名農業科教人員。近年來,我們不斷以強化“種業硅谷”為目標,以楊淩農科品牌搶佔發展優勢,楊淩科創中心、智慧農業示范園和一批國家級農業産業園初步建成,各類農業科技創新要素持續向楊淩聚集,形成了良好的農業示范作用。(記者 孫波 劉書雲 張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203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