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體檢卻被抽取非正常量血液……
2020-07-13 10:11:08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體檢卻被抽取非正常量血液……

  北京大興:檢察官察微析疑,從一句話中追訴“漏網之魚”

  “檢察官,隊長帶我們去體檢,説是給我們的福利,不用我們出體檢錢,可是我們到了現場卻被抽了200毫升的血,後來才知道隊長把我們的血賣了,卻沒給我們一分錢……”保安顏某在接受北京市大興區檢察院第一檢察部檢察官鄭爍詢問時堅稱,自己被保安隊長張某騙了。

  “檢察官,您可得相信我啊,他們都是自願無償獻血的……”面對訊問,保安隊長張某一再強調其手下的保安隊員都是自願無償獻血。

  無償獻血是無私奉獻、救死扶傷的崇高行為,而非法組織賣血卻是危害公共衛生安全的犯罪行為。那麼,究竟是非法組織賣血還是自願無償獻血呢?

  事情還要從一年前説起。2019年7月17日,大興區安定鎮派出所接到報警,説安定鎮堡林莊村有人非法組織賣血。報警的是一群保安,他們情緒激動地向民警反映,保安隊長以體檢為名,到抽血項目時卻要抽明顯超出正常量的血液,他們懷疑隊長張某在其中有貓膩。

  警方隨即對該案展開偵查。同年8月9日,偵查機關以張某涉嫌非法組織賣血罪將該案移送到大興區檢察院審查批捕。案件被移送檢察機關後,鄭爍面對各執一詞的保安隊員和保安隊長,仔細查閱了卷宗,審查了在案證據。原來該案中還有一個關鍵人物——孟某,他此前也是一名保安隊長。

  孟某受某公司主管人員委托,答應幫忙找人頂替該公司工作人員去參加公司組織的獻血活動,並按最終的“獻血”人數獲取公司給付的每人1100元“報酬”。當天,保安隊長張某以為隊員發放福利、免費組織體檢、抽血化驗為名,騙取手下包括顏某在內的20余名保安隊員的信任,組織上述人員前往某公司內“獻血”,最終有14名保安隊員經驗血合格後成功“獻血”。張某以每人獻血200毫升收取400元好處費為標準,從中獲利5600元。

  這麼看來,應該是孟某找到張某為這筆“賣血”的生意牽的線。可是,張某口供筆錄中的一句話卻引起了鄭爍的注意。“那天早上,我帶著我的隊員來到獻血的地方後才第一次見到了孟某,之前我們並不認識。”張某供述説。

  莫非孟某不是張某的直接上家?在他們二人中間難道還有其他人牽線搭橋?這個中間人會是誰?帶著疑惑,鄭爍再次對孟某進行了重點訊問,在成功突破其口供後,案件取得了新的進展,劉某進入了檢察官的視線。

  原來,孟某和張某此前雖然都是保安隊長,但確實並不相識,把兩人聯係在一起的,正是劉某。那麼,劉某是否參與了非法組織賣血?他有沒有可能是漏犯呢?鄭爍再次梳理出新的問題,圍繞劉某的具體行為以及參與程度詳細列明補充偵查提綱,引導偵查人員補充調取所有涉案人員在案發前後的手機通話記錄和微信聊天記錄等證據。同時,該院還開展自行補充偵查工作,分別向孟某的妻子以及其他“被獻血”的保安隊員核實取證。

  案情逐漸清晰起來:孟某在接到某公司主管人員委托後,先是找到曾經的同事、現在也是保安隊長的劉某幫忙,雙方約定的“報酬”是“獻血”成功後每人600元。劉某答應後,又找到保安隊長張某幫忙,張某因其手下的保安隊員多,欣然答應,雙方約定的“報酬”為每人400元。于是,每人1100元錢的中間費,經過層層轉手,最終孟某非法獲利7000元,劉某非法獲利2800元,張某非法獲利5600元。

  今年3月25日,因劉某潛逃,大興區檢察院先行對孟某、張某二人提起公訴,同時向公安機關發出追訴函。4月9日,法院依法開庭審理該案。

  “張某到案後剛開始拒不認罪,通過有效的證據開示、釋法説理和感化教育,最終促使張某認罪認罰。”鄭爍告訴記者,庭審時,孟某、張某自願認罪認罰,最終法院以非法組織賣血罪分別判處二人有期徒刑十個月,各並處罰金2000元。

  5月8日,劉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6月2日,劉某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制裁。(簡潔 趙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23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