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萌寵經濟:年輕人花錢求“治愈”?
2020-07-14 07:38:5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養寵物這件事情上,當代年輕人的愛好越來越多元了。

  每天一下班,95後孫銘浩就一頭扎進自己的“動物園”:2只布偶貓在家裏到處跑,6只烏龜滿地爬,還有幾十只樹蛙、角蛙在水缸裏等著換水。鏟屎、喂食、換水......每天下班後,他都要花費一個小時左右來“服侍”這些“主子們”。

  近幾年,各種新奇的寵物開始進入大眾視野。吸貓、擼狗之外,荷蘭豬、羊駝、柯爾鴨、大鵝、烏龜、蜥蜴、土撥鼠......各種新奇的寵物也開始走紅。在社交平臺上,還有越來越多的萌寵博主在用實踐證明,萬物皆可“吸”。

  吸貓擼狗養鴨鵝,許多年輕人一邊被萌寵治愈,一邊也為自己的愛寵“燒錢”。從主糧、零食,到玩具、衣服,從智能鏟屎馬桶到專用尿不濕,從寵物咖啡館到萌寵餐廳,“它經濟”的市場正在擴容。青山資本發布的《2020中國快消品早期投資機會報告》顯示,寵物市場規模已經超過了2000億元。

  不過,這個千億規模的市場也有內在的隱憂。有業內人士和行業專家指出,動物咖啡館、寵物餐廳等新型消費場所的安全衛生和監管應該及時跟上,寵物醫療、動物權益保護等領域也一直糾紛不斷。

  吸貓擼狗養鴨鵝,年輕人求“治愈”

  7月3日淩晨,知名演員王珞丹在微博發布了一則“尋鴨啟事”,稱其同事的寵物鴨在河南息縣被一女子拎走。偷鴨的人可能不知道,這可不是菜市場裏普通的肉鴨,而是一只有點貴的“高級網紅”寵物鴨——柯爾鴨。

  柯爾鴨(Call duck)因體型小巧可愛,性情溫順,非常粘人,互動性強,近年來成為著名的寵物鴨,一些明星網紅都喜歡養。近兩年,柯爾鴨在寵物市場上頗受歡迎。

  如今,柯爾鴨已經在網上有了自己的擁躉和專屬貼吧;一些城市還有線下“鴨咖”,許多年輕人慕名而至,專門去“吸鴨”。

  來自江蘇淮安的90後趙麗(化名)就是新晉鴨主人之一。因為之前喜歡柯爾鴨的表情包,今年5月,她忍不住從網上購買了幾枚柯爾鴨蛋,嘗試自己孵化。從收到鴨蛋的第一天開始,他每天都要拿手電筒照射鴨蛋,拿手機拍下每天的變化。從一坨蛋黃到逐漸看到血絲,再到逐漸成形,她看到了一條新生命的誕生。

  第25天,鴨蛋開始破殼,一直渾身金黃的小鴨琢開蛋殼出現了。她給這只小鴨取名為“嘟嘟”,儼然把它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出生以後長得很快,每天都在長個,有種當媽的感覺。”

  不過,這也是後續更多快樂與煩惱的開始。“嘟嘟”很粘人,不管主人走到哪兒都會一路跟著。為了不讓自己長根“小尾巴”,趙麗學著網上其他鴨友分享的經驗,給“嘟嘟”買了2個小黃鴨玩具。打那以後,“嘟嘟”在家時都與這兩只“假同類”同吃同住。

  《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我國城鎮寵物犬貓數量達到9915萬只,比2018年增長766萬只,90後成為中國養寵的“主力軍”。還有數據顯示,在一線城市寵物主佔比為38.8%,同時三線及以下城市的寵物主佔比也不容小覷,達到了34.4%。

  對于許多年輕人來説,萌寵不僅是一只寵物,更是他們的精神寄托。

  孫銘浩從小就喜歡各種小動物,高中就開始養起了小烏龜。“當時不咋想跟爸媽交流,養寵物可以解悶兒。”上大學以後,養寵物的行動就一發不可收了。“(如果)只養一只,寵物也會孤單。”雖然家裏總説寵物養多了會有味道,但他覺得每一只寵物都能陪伴自己,遇到煩心事,看到這麼多可愛的萌寵,感覺心都溫暖了不少。

  千億萌寵市場等待升級

  因為生長速度很快,“嘟嘟”孵化出生兩個月後,趙麗準備了新的口糧,有五谷雜糧,也有幹豆腐,還有南瓜幹、青菜幹和肉幹等。但比起糧食,怎麼處理排泄物才是最讓她操心的事情。

  因為特殊的排泄係統,雞鴨禽類都是“走到哪兒,拉到哪兒”,如何處理糞便就成了一個讓寵物主人頭疼的事情。趙麗經常吐槽“嘟嘟”:“幹啥啥不行,拉屎第一名。”為此,她還在網上買過不少雞鴨專屬尿布,單片售價從幾元到十幾元不等。

  寵物食品、衛生用品、洗護産品/服裝、玩具、食用器皿……各種産品應有盡有。淘寶上,單價5000元左右的智能鏟屎馬桶,2018年就在淘寶賣出超3000臺。2019年春節期間,天貓超市上的寵物服飾銷售量同比增長38%,寵物藥品增長了66%,而寵物糧食的銷售比去年近乎增長了106%。

  隨著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加入,萌寵市場的蛋糕也越做越大。青山資本發布的《2020中國快消品早期投資機會報告》中稱,寵物市場規模已經超過了2000億元。不過,規模甚巨的萌寵市場仍面臨著升級的煩惱。

  80後佟萌在2008年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創業開寵物店,現在已經在北京擁有7家寵物店。雖然已在行業闖蕩多年,但她覺得這並不是一門很好做的生意,而目前寵物行業仍然存在良莠不齊的問題:缺乏行業管理標準和規范,大大小小的店鋪零星分散,“每年關門的店其實比新開的店更多”,但依然還是有許多年輕人加入其中。

  佟萌認為,寵物行業並不是一個光靠熱情和愛好就能騰飛的領域。在許多品牌小而雜,行業服務缺乏標準的情況下,寵物行業的整體利潤比較低,很難誕生巨頭型企業。

  目前,我國寵物市場中,國內品牌佔據六成左右,近四成市場被國外少數高端品牌佔據。國內寵物經濟領域也只有7家上市公司,其余的大多仍是處于初創階段的企業。有寵研究院數據顯示,我國企業主銷中低端市場,而絕大部分份額,特別是高端市場被國外品牌佔據。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我國寵物行業大多採取“代工”為主的經營模式,尚處于國際産業鏈底層。大部分公開財報的國內寵物類企業,産品定位仍偏低端,缺乏獨立研發創新能力。

  此外,許多與寵物相關的服務往往缺乏行業管理標準和規范,一旦出現糾紛也缺乏有針對性的管理規定。

  以寵物咖啡館為例。上海、深圳、成都等地擁有的寵物咖啡館數量最多。早在2018年7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餐飲服務食品安全操作規范》明確規定“餐飲服務場所內不得飼養禽、畜等動物”。至于寵物咖啡館內的動物屬于寵物還是禽畜,往往很難界定。

  盤和林認為,寵物經濟或許是個“吸金”的朝陽産業,但經營不規范、缺乏專業人才等諸多問題都亟待解決。在他看來,提高自身經營能力是國內寵物企業應對競爭的關鍵,也是我國寵物經濟得以蓬勃發展的關鍵。

  (記者 王林 見習記者 李若一)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9201126233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