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實施垃圾分類成效初顯 混投混裝混運等問題仍存在
2020-07-14 08:15:2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京實施垃圾分類成效初顯 混投混裝混運等問題仍存在

  統籌協調多元共治推進垃圾分類

  ● 北京市在垃圾分類工作取得初步成效的同時,還存在部分社區桶站配置不科學、垃圾清運不及時、廚余垃圾破袋率不高、混投混裝混運等問題

  ● 應重點優化地庫區域的分類垃圾桶布局,在服務上下功夫,無故取消地庫垃圾桶的方式當屬“懶政”。同時對于近期出現的高發問題,需要從機制、執行、檢查等方面再使勁、再創新

  ● 督導檢查組將繼續對上一階段檢查發現的問題進行“回頭看”,廣泛發動基層力量,推動居民自治,引入社會組織參與;特別是針對市民反映集中的物業等管理責任人履責問題,強化督導檢查,傳導壓力;對混裝混運進行重點執法

  廚余日分出量翻番,桶站配置率大幅提高,桶站值守覆蓋率明顯提升,其他垃圾清運量同比下降。新修訂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5月1日起實施以來,相關數據體現出“三升一降”的特點。

  根據《條例》,北京市將生活垃圾分為廚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四大類。《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北京市在垃圾分類工作取得初步成效的同時,還存在部分社區桶站配置不科學、垃圾清運不及時、廚余垃圾破袋率不高、混投混裝混運等問題。

  目前,北京市城管執法、民政、街鄉等多個部門也正圍繞垃圾分類在宣教、執法、服務等方面逐項發力,促進責任單位和個人履行生活垃圾分類義務,推動垃圾分類有效實現。

  有害垃圾無處投 地庫容器較單一

  北京市民姚女士沒有想到,她所在的小區並沒有設置有害垃圾桶。要想丟棄有害垃圾,她必須前往社區活動站門前。

  “要是燈管壞了,扔一趟也不近,路上還不安全。”姚女士吐槽道。

  實際上,有害垃圾桶偏少的現象在北京各社區普遍存在。《法制日報》記者走訪的多個小區物業方表示,由于有害垃圾的産生量相對于其他垃圾明顯偏少,因此通常一個小區只會設置一個,大點的小區會設置2至3個。

  此外,可回收物垃圾桶的設置也存在這樣的現象。在《法制日報》記者調查採訪的水星園、慧谷陽光等10多個小區,大部分均只設置了1至3個標有“可回收物”的垃圾桶。

  對于可回收物垃圾桶的點位數量,一位不願具名的物業方工作人員稱:“小區內有一些拾荒人員,每個單元口設置可回收物垃圾桶可能會造成閒置,不如放置使用量更多的其他垃圾類桶。不過居民提意見,我們也會考慮增設。”

  事實上,這樣的配置數量是符合《條例》規定的,即“住宅小區和自然村應當在公共區域成組設置廚余垃圾、其他垃圾兩類收集容器,並至少在一處生活垃圾交投點設置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收集容器”。

  不過,不少市民,包括垃圾分類指導員都覺得:“調料瓶、飲料瓶的數量還是很多,可回收物垃圾桶不妨多擺幾個,不能都按照規定的底線來設置。”

  對于拾荒人員撿拾可回收物的行為,《條例》規定,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責任人應當及時制止翻揀、混合已分類的生活垃圾的行為。

  除了地面的單元門口,地下車庫也是居民扔垃圾的主要點位之一。在水星園和慧谷陽光的小區地庫,《法制日報》記者看到,每個單元口或拐角處均放置一個老式的垃圾桶,但並未注明是什麼類別。

  在多個住宅小區地庫,《法制日報》記者也只看到了“其他垃圾”這一類桶的設置,打開桶蓋,裏面混雜著廚余、可回收物等各類垃圾。

  有的小區居民反映,《條例》實施後,地庫原有的垃圾桶全部被撤走了,他們找不到扔垃圾的地方,又覺得去1層樓外扔垃圾再返回地庫很不方便,索性將垃圾放到了原來垃圾桶所在的位置上。

  據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李如剛介紹,《條例》實施後的第一個月,通過督導檢查,發現了將近9000個問題,主要集中在部分小區未設置公示牌、內容不全、未分類配齊容器及未更新標識、值守人員不足,少數小區還缺少有害垃圾容器和可回收物容器。

  廚余垃圾未破袋 混投現象很普遍

  按照北京市的垃圾分類相關規定,廚余垃圾在投放前,應先打開垃圾袋再將袋內垃圾投放進廚余垃圾類桶內,然後將垃圾袋投入其他垃圾類桶內,俗稱“破袋”投放。

  《條例》實施以來,在居民投放方面,破袋率不高成為當前的主要問題之一。《法制日報》記者隨機打開50多個無人值守的廚余垃圾桶,發現只有一個桶內上層的廚余垃圾較為純凈,其余的除了垃圾袋以外,還混有其他垃圾。在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桶內,也大多存在混投現象。除了住宅區,在盧溝橋景區,《法制日報》記者同樣看到四類桶內存在上述問題。

  在北京市海淀區雙榆樹西裏社區設置的垃圾驛站,每天早晚均安排工作人員負責監督居民倒垃圾,這裏的破袋情況則好很多。工作人員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如果有人監督,基本可以做到破袋投放,中老年人做得比較好,但一些年輕人在被勸阻時偶爾會惡語相向。”

  “之前不懂為啥要破袋,後來才知道主要是為了後期進行生化處理時更高效。”北京市民張女士也提出,希望能加大廚余垃圾的清運頻率,“沒有了小袋包裝,一大桶都是廚余垃圾,桶的密閉也不嚴實,味道比以前大,投放時心裏也不舒服”。

  據北京市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副局長溫天武介紹,今年5月,北京市城管執法部門立案查處個人生活垃圾分類違法行為795起,存在的主要問題包括未將生活垃圾分別投入相應標識的收集容器、違反規定傾倒建築廢棄物等。

  關于經營性場所的垃圾分類情況,北京市崇文門外街道城管執法隊副隊長蔣彬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他們在執法時發現,部分餐飲單位管理培訓不到位,收拾餐桌時易將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混裝混放。

  對于這一現象,《法制日報》記者在採訪初期發現普遍存在,但諸多大型連鎖餐飲品牌店在6月初前後已逐步整改合格,小型餐飲店的問題則仍然存在。

  北京市城管執法部門還發現,目前收集運輸單位生活垃圾混裝混運問題相對突出。在此前的突擊執法檢查行動中,城管隊員發現,北京市光華路的SOHO一期、二期垃圾房內的其他垃圾桶裏混入了剩菜剩飯等廚余垃圾、飲料瓶等可回收垃圾,而負責收運的北京靚臣初新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直接將未分類到位的生活垃圾裝車運輸。北京市海淀區城管執法部門先後查處的兩起生活垃圾混裝混運違法案件中,違法單位竟為同一家運輸公司。為此,城管執法部門依法對北京清雷諾科技有限公司從重處罰。

  在垃圾處理能力方面,有街道工作人員向《法制日報》記者反映,部分具備資質的公司處理有毒有害垃圾的能力有限,難以滿足現實需求,街道目前對部分有毒有害垃圾採取了封存處理。部分物業公司稱,廚余垃圾、其他垃圾運力不足,也是導致他們未及時清理垃圾桶或無奈進行混裝的原因之一。

  基層不斷使妙招 群眾智慧隨處見

  對于居民反映的廚余垃圾破袋投放不方便的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在北京市昌平區的暢悅家園小區看到,每個廚余垃圾桶內側,均加裝了金屬“破袋器”,居民可手持垃圾袋在破袋器上向上一劃,袋子下部就會被劃破,垃圾自動掉入桶內。據暢悅家園物業人員介紹,他們的“破袋器”先後優化過數次,確保在便利的同時做到安全。

  在北京市海淀區遠大園五區的南側和東側兩個垃圾驛站邊,還專門配備了洗手池。《法制日報》記者看到,不僅有扔完垃圾的居民過來簡單衝洗手,在小區內玩耍的孩子也會時不時過來洗手。

  在北京市東城區崇外街道,城管執法部門多次與街道、物業方面會商,推出了廚余垃圾積分兌換活動,針對年輕人參與不足的現象,更新了垃圾分類積分兌換商品,加入更受年輕人歡迎的電子産品。崇外街道還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引入第三方公司,加強桶站值守的覆蓋率,並現場對未規范投放的垃圾進行二次分揀。對于可回收物,該小區提供上門回收服務,一個電話就可搞定。

  為促進各方依法履行垃圾分類義務,依據《條例》相關條款,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與北京市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聯合制定了《北京市廚余垃圾分類質量不合格不收運管理暫行規定》,明確了“廚余垃圾分類質量不合格不收運”的操作規程,由收集運輸單位依據合同對廚余垃圾的分類質量嚴格把關,作業人員通過現場目測或採用工具翻查的方式進行判定,在交付點擬交付的廚余垃圾中明顯混有其他類別垃圾的,即判定為分類質量不合格。針對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責任人不能及時改正的,收集運輸單位應在交付點或垃圾桶蓋上張貼《廚余垃圾分類質量不合格不收運告知單》,注明改正要求和改正期限,拍照留證,並告知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責任人改正,改正期限內,對分類質量不合格的廚余垃圾暫不收運,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責任人採取改正措施,經收集運輸單位確認分類質量合格的,恢復收集運輸服務。同時,該規定要求,廚余垃圾應從産生時就與其他品類垃圾分開,投放前瀝去水分,不得混有其他類別垃圾。

  為了打消居民的顧慮,崇外街道對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進行了不同點位的集中收集。在該轄區的新世界密閉式清潔站,《法制日報》記者看到,這裏只收集其他垃圾,各小區的其他垃圾轉運至這裏集中時,均需要過秤稱重,並開包抽查。在現場,《法制日報》記者就看到有兩個其他垃圾桶內因含有飲料瓶等可回收物,被清潔站拒收,要求整改。

  “對于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這兩類桶,我們都加裝了電子識別標簽,收集稱重時會自動採集數據並上傳,我們通過係統後臺發現垃圾量變化異常或者被拒收次數過多時,就會展開督導。”崇外街道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工作人員李羿説。

  在北京市亦莊鎮,通過“互聯網+垃圾分類”智能管理平臺匯總數據,做到了社區垃圾日産量、重點垃圾點位、居民參與率、正確率落圖分析,清運軌跡可視化追溯。同時實施一戶一碼,每個家庭發放一套四色二維碼,讓垃圾分類有了“身份證”,由垃圾分類指導員利用專屬App進行一碼一查,根據每戶投放情況對應積分。

  關于垃圾的最後歸宿,《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在運行的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共有40座。其中,焚燒設施11座,生化設施19座,填埋設施10座。焚燒和生化等資源化處理方式佔比達到75.25%,無害化處理率達到99.97%。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設施處一級調研員劉賢正稱,廚余垃圾將被運送至生態處理站,用于生産天然氣等能源;其他垃圾被送至再生能源發電廠等地,由再生能源發電廠轉化為電能;可回收物等垃圾被不同的制造公司收購後,可用于制造再生紙等物品。

  桶站設置要優化 習慣養成須引導

  對于如何解決破袋率低的問題,北京市東城區新怡家園小區垃圾分類指導員宋俊英認為,在初期,要發揮現場指導和監督作用,促使居民養成垃圾分類的習慣。

  “有一次,我拎著未分類的垃圾袋出來,看到指導員在現場,就趕緊返回家分好類再拿出來。”北京市民王先生説起這事,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對于可回收物垃圾桶和有害垃圾桶偏少的問題,王先生認為,目前這兩類桶相對于産生量而言,體型偏大,可以改成小桶或者將這兩類桶以7:3的比例做成一個二合一桶,進行多點位擺放。

  在《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期間,也有部分市民和物業公司管理人員表示,受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影響,垃圾分類指導員和志願者等群體未能按照計劃如數進入小區實地參與垃圾分類指導工作,這也成為群眾垃圾分類習慣養成進展較慢的原因之一。

  關于可回收物屢被拾荒人員撿拾的問題,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翟業虎認為,這種現象在部分小區存在,但人員相對固定,大部分物業管理方對此也知曉,實施垃圾分類後,社區和物業管理人員應加強對他們的法治教育,“居民扔進可回收物垃圾桶的物品,不屬于法律上的無主物,而是一種資源和資産,居民隨意撿拾的行為涉嫌違法”。

  對于外來的拾荒人員,翟業虎提出,物業應加強小區封閉式管理,嚴禁此類人員進入小區。

  翟業虎建議,應重點優化地庫區域的分類垃圾桶布局,在服務上下功夫,無故取消地庫垃圾桶的方式當屬“懶政”。對于“破袋器”一類的創新,還應加大引導力度,教會大家如何去用。同時,對于近期出現的高發問題,需要從機制、執行、檢查等方面再使勁、再創新。

  李如剛稱,北京市的市區兩級已組建垃圾分類推進工作指揮部,督導檢查組將繼續對上一階段檢查發現的問題進行“回頭看”,廣泛發動基層力量,加強黨建引領,推動居民自治,引入社會組織參與,開展志願服務活動;特別是針對市民反映集中的物業等管理責任人履責問題,強化督導檢查,傳導壓力;對混裝混運進行重點執法。(記者 徐偉倫)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33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