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不敢招呼朋友上門”到“家的味道越來越濃”——陜西西安長安區創新“末梢治理”調查
2020-08-03 19:21:1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西安8月3日電 題:從“不敢招呼朋友上門”到“家的味道越來越濃”——陜西西安長安區創新“末梢治理”調查

  新華社記者劉書雲、姜辰蓉

  住在陜西省西安市長安區華富園小區的房敏最近走路都帶著幾分輕快。“過去住在垃圾堆裏,生活沒盼頭。現在小區幹凈整潔環境美,出來進去心情咋能不好!”房敏笑盈盈地説,“我們這個曾經讓當地人搖頭的臟亂差小區,現在成了業主的舒心家園。”

  “問題小區”華麗變身

  近日,記者走進長安區華富園小區,看到這裏道路幹凈,機動車停放整齊,路燈監控一應俱全。

  然而,就在一年前,這裏還是遠近聞名的“問題小區”。小區業委會主任張亞明告訴記者,長期以來,這個老舊小區沒監控、沒路燈、沒大門。“機動車隨意停放,有幾次電動車飛線充電出現火情,消防車根本進不來。盜竊案更是時有發生,有一戶一個月內竟被偷了3次。”

  在這裏住了15年的房敏向記者展示了幾張小區過去的照片,只見住宅樓周邊的空地上、綠化帶內,堆滿了廢舊家具、裝修垃圾和生活垃圾,僅有窄道供人勉強出入。她説:“那時真是太絕望了。住在垃圾堆裏,夏天不敢開窗,晚上不敢出門。物業是一個70多歲的老人,只收費不管事。我們都不好意思告訴別人住這兒,更不敢招呼朋友來串門。”

  現在的華富園小區換了新物業,改了舊面貌,不少搬走的住戶又回來了。“以前我們的房價是整條街最低的,根本沒人敢接手。現在環境好了,每平方米漲了近2000元,我們感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住著越來越舒坦。”房敏説。

  “上級圍著下級轉,條條圍著塊塊轉”

  “我們在基層工作中發現,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社區管理難題日益凸現。轄區34個社區內,平均1名街辦幹部需服務4000名群眾,1名社區工作人員需服務1900名群眾。由于人員不足、渠道不暢、手段有限,加上一些老舊小區無物業管理、無人防物防、無主管部門,導致小區垃圾亂倒、車輛亂放、業主亂搭等問題成堆。”長安區區長李嫻説。

  為此,他們從去年9月份開始在全區400個城市小區中創新開展“末梢治理,為民服務”行動,探索建立“2+4”工作機制,機關黨員幹部深入小區一線,打通基層治理、服務群眾“最後一米”。

  李嫻介紹,“2+4” 工作機制,主要是選派396名科級以上優秀黨員幹部,服務長為小區第一責任人,街道聯係長為第二責任人,社區民警、法律顧問、物業企業、自治組織協同配合,協商解決小區居民實際問題。截至目前,396名服務長共組織召開“2+4”工作會3000余次,走訪群眾10萬余人次,解決問題5000余件,全區上下形成了“上級圍著下級轉,條條圍著塊塊轉”的工作機制。服務長成為名副其實的小區第一責任人,在城市末梢為民解憂。

  以華富園為代表的許多老舊小區,就是在服務長、包抓單位、社區、街辦和小區住戶的共同配合下,一步步脫胎換骨。據不完全統計,全區共拆除私搭亂建2127處,清運垃圾6031車,清理樓道雜物9390處,400個城市小區基本達到清潔小區標準。許多老舊小區實施了拆墻並院,打通了生命通道,減少了安全隱患,挪騰了有效空間,共享了小區資源。記者走訪發現,得益于生活環境改善和一批老大難問題的化解,“末梢治理、為民服務”行動獲得小區業主普遍點讚。

  幹部“接地氣、長本領”

  記者調研發現,“2+4”工作機制在疫情防控中發揮了積極作用。長安區在西安市提前兩天啟動防控工作,全區黨員幹部迅速集結,精準下沉,彌補了街道和社區人員不足、防疫力量薄弱等難題,每個小區有人管,每個門口有人守。服務長們還在業主群裏“接單”,為居民跑腿、購物、送貨。

  長安區委書記王青峰説,“2+4”工作機制不僅幫群眾解了難題,也成為鍛煉和培養幹部的舞臺。“過去,一些機關幹部不了解群眾訴求,協調能力不足。我們以機制倒逼幹部到社會治理的最末梢,讓他們到基層換腦子、到一線改作風,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在提升基層治理實踐中提升幹部的綜合能力。”

  32歲的阮超是一名小區服務長,剛“下派”時,想入戶了解情況,結果群眾的門都敲不開。他就從掃小區院子、拖小區樓道開始幹起,一周後住戶們逐漸接受了他,有人開始主動找他反映小區難題,他則想方設法一一解決。現在小區住戶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家人,時常找他拉家常。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32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