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神秘的古代巴國都城呼之欲出?
2020-08-20 08:40:4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神秘的古代巴國都城呼之欲出?

  探訪“宕渠城”遺址

  這是7月28日拍攝的四川省達州市渠縣城壩遺址發掘出土的宕渠城西城門。

  這是7月28日拍攝的四川省達州市渠縣土溪鎮城壩村的城壩遺址一景。本報記者惠小勇攝

  成都平原的水澤孕育了三星堆、金沙這樣燦爛輝煌的古蜀文明,同處四川盆地的巴山峻嶺滋養的巴文明,卻因為目前發掘研究較少,顯得更為神秘。記者日前來到川東地區,探尋古代巴國的蹤跡。

  全國發現的第一座古津關見證“宕渠城”繁華

  記者要去的是近年來發現的渠縣城壩遺址。據史料記載,城壩在春秋戰國時代,曾是巴人的一支——古賨人所建賨國的國都。“賨人”崇武善戰,性情豪爽,且善歌舞,曾參與武王伐紂。

  城壩遺址位于四川省達州市渠縣土溪鎮城壩村,目前考古發現了津關、宕渠城、東周墓地等,2016年被國家文物局列入“十三五”期間重要大遺址名單。驅車進到土溪鎮,車子在渠江邊停了下來,隔江望去,對面是一個背靠青山、三面環水的半島,那就是城壩遺址。

  此時的長江上遊正是豐水期,作為長江支流嘉陵江左岸最大支流的渠江,在夏日驕陽的映襯下,洪波漫涌。記者登船過江,迎接我們的就是城壩遺址的重要發現之一——古津關。津關在半島的端頭、城壩遺址的東北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研究員、負責川東北地區考古發掘的領隊陳衛東就在這裏等我們。

  津關,是古代在水陸要衝地帶設立的關口。“城壩津關遺址的年代是西漢至魏晉時期,從渠江通往長江必須在津關登記、交稅,這是全國發現的第一個津關遺址。”陳衛東説。

  2018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工作者們在這裏發現了300多枚漢代的簡牘。這批竹木簡牘內容豐富,不僅有當時的法律文書、書信等,還有漢代的啟蒙識字課本《倉頡篇》。這是繼青川戰國木牘、老官山漢墓“扁鵲”醫簡之後,四川地區第三次發現竹木簡牘,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

  陳衛東告訴記者,此地在漢代是少數民居聚居區,這批簡牘裏有當時下級向上級匯報的官方文書,反映了漢代中央政權是如何對少數民族地區進行管理的。其中還有一枚木楬,正面書:“宕渠李溫持寫雞一枚”,背面書:“李疆持寫耕一枚”。

  這枚木楬相當于漢代的“報關單”,“宕渠”是漢代此地的地名,“李溫”和“李疆”很可能是一對兄弟,李溫帶了一只雞進城,李疆帶了一個農具進城。

  此外還有書信,習字簡,給60歲老人免除勞役的“戶口本”,刻有“商標”的漢代簽牌,觀天象的“式盤”等等。

  “這批簡牘數量大、內容豐富,漢晉時期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風貌‘躍然簡上’,古代宕渠城的繁榮熱鬧可見一斑。”陳衛東説。

  2000年前的漢井依然滋潤著巴人後裔

  看完古津關,走過一片高高的玉米田,稻田、荷塘、農房映入眼簾,稻香與荷香絲絲縷縷沁入心脾。當地村民告訴我們,還有15天就可以收稻子了。田間小道上鋪滿了金燦燦的玉米粒,踩在上面卡茲卡茲響,正擔心把玉米踩壞了,曬玉米的大姐卻叮囑:“踩深點,別滑倒了!”

  沒走多遠就看到一處被柵欄保護起來的遺址,陳衛東説這就是考古發現的宕渠城西城門,分為城內和城外兩部分。城外發現了西城門和一條排水溝,這是目前發現的中國最早磚木結構城門。

  據史料記載,公元前316年秦並巴蜀以後,在今川東北區域設宕渠縣,治地就在古賨國城。東漢車騎將軍馮緄增修,俗名車騎城,其城興盛長達700余年,其間屢為州、郡、縣治所在地。2014年至2018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城壩遺址進行了係統的考古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清理包括墓葬、水井、灰坑、城墻、城門、房址,溝、窯等各類遺跡400余處,出土各類文物1000余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確認了此處為宕渠城城址,並且發現了城門等遺址。

  在陳衛東的指引下,記者看到僅剩殘垣的西城門用有花紋的漢磚砌成,城門一側,一條磚石壘砌的排水渠保存完整,旁邊堆著數以千計的瓦片。陳衛東告訴記者,在這裏發現了漢代宕渠城居民屋頂上的瓦片和瓦當,部分瓦當上清晰地刻著“宕渠”兩字,考古學家正是根據這種瓦當確認此處為文獻記載的宕渠城。

  沿著古人修築的城門進到城裏,看到9米至10米寬的古街道遺跡,街道上有三條深深的馬車車轍印跡,街道兩旁的遺跡顯示出這裏曾有過鱗次櫛比的房屋,可以想見當時的繁華。

  在我們參觀的時候,當地村民主動告知,老一輩人説這個地方有48口車子井,也就是“車騎井”,就是當地人認為都是馮緄挖的。現在仍然在使用的還有幾口,它們的“年齡”超過了2000歲,當地人從漢代一直使用到今天。

  65歲的城壩村6組村民魯丕舉領著我們看了其中的一口。青翠的竹林旁,這口漢井滋滋地往外冒著涼意,井壁上的漢代陶磚青苔遍布。井口上銹跡斑斑的鐵轆轤早已廢棄不用,靠著井內安置的一臺小水泵,直到今天附近幾戶人家都用井水灌溉農田和飲用。老魯説,這口井最多時曾同時供應800多村民飲用水,這裏一共48口漢井,可以想象當年宕渠城人氣有多旺。

  揭開巴國都城神秘面紗 巴文化的歷史與現實

  根據目前的考古勘探,宕渠城和津關只是城壩遺址的一部分,城壩遺址總面積560萬平方米,考古學家還發現了戰國時期的高等級墓葬。

  2019年10月到2020年,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城壩遺址的另一側發現4座具有較高價值的戰國時期長方形土坑墓,其中3座墓葬保存較好,部分葬具為船棺。

  在3座保存較好的墓葬中,編號為M45的墓葬規模最大,長7.9米,寬1.8米,深1.6米,在墓室的一側下部另有器物坑,內放置有11件青銅器。M45共出土70多件銅器、陶器、玉器等,其中包括虎紐錞于、編鐘、銅鉦等古代巴人獨有的器物,也不乏龍紋玉佩、蜻蜓眼琉璃珠、金劍格柳葉形劍等巴蜀文化交融的精美文物。

  陳衛東認為,M45墓葬規模較大,出土文物較多,且等級較高,是巴文化核心范圍內新發現的中大型墓葬,填補了戰國中晚期巴國大中型墓葬的空白。虎紐錞于、編鐘、銅鉦等巴人獨有的高等級文物,不僅昭示著M45墓主人顯赫的貴族身份,也是研究古代巴國的寶貴材料,傳説中的古賨國都很可能就在城壩遺址。而由于受峽江地理條件限制,古巴文化中的城址或中心聚落遺址至今較少發現,因而考古界對城壩遺址的進一步發掘寄予厚望。

  與之輝映,在與城壩遺址隔江相望的古驛道旁,分布著馮煥闕、沈府君闕、蒲家灣無銘闕等6處7尊漢闕。2001年,國務院將渠縣6處漢闕以“渠縣漢闕”名目合並公布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闕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高層建築,學者認為其至遲出現于西周,定型並盛于漢代,至今絕大多數已從地面消失,僅剩下寥寥的數座遺跡供後人瞻仰。現存石闕中,基本完整的有29座,渠縣就佔了近四分之一,因此渠縣又被稱為“中國漢闕之鄉”。

  陳衛東告訴記者,渠縣的古代遺存十分豐富,有些村民的雞舍豬圈都是用漢磚壘成,可以説是非常“奢侈”。記者在渠縣的中國漢闕文化博物館裏,見到了7000多塊保存完好的零散漢磚,這些磚都是榫卯結構,上有菱形紋、鳥魚紋等精美紋飾。

  據了解,許多考古學家經過實地考察之後認為,目前的發現只是剛剛撩了古巴國都神秘面紗的一角,城壩遺址一定會有更加值得期待的大發現。隨著更多的考古發現和研究,古代巴國都城呼之欲出。

  中國是一個疆域遼闊、民族眾多的國家,中華文明的起源恰似“滿天星鬥”,璀璨而豐富。“四川和重慶位于西南民族交融、南北文化互動之走廊。”四川歷史學會會長譚繼和老先生表示,“在長達幾千年歷史長河的起源和發展過程中,巴文化和蜀文化形成了淵源深厚而又差異互補的巴蜀文明。他們既保持了顯著獨特的地域特徵,又同屬中華文明的母體,是長江上遊古代文明中心和中華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宕渠城”遺址所在的四川達州市擁有700多萬人口,是四川第三大人口城市,人文底蘊深厚。唐代大詩人元稹在達州(古稱通州)為官,不僅留下了“平生欲得山中住,天與通州繞郡山”等詩句,當地至今仍用“元九登高”的習俗來懷念他的功德政績;著名畫家羅中立,同樣也是根據自己在達州的生活經歷和大巴山農民為原型,創作了蜚聲海內外的油畫《父親》。至今達州依然活躍著一批國內知名的詩人、畫家,各類藝術展覽、工作室也如雨後春筍。

  “不少人認為1997年重慶從四川劃分出去後,巴蜀文化也分了家。實際上這是一種誤解,在達州、南充、廣安等川東北地區,巴文化影響更為深厚。”達州市文化體育和旅遊局局長李冰雪認為,“從現實意義來看,中央部署建設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國家戰略,更明確提出四川達州、重慶萬州、開州建設萬達開川渝統籌發展示范區。宕渠城遺址的考古發掘,也進一步證實了巴蜀文化你中有我的特點。加強巴文化研究,不僅有利于促進川渝共同推動巴蜀文旅走廊建設,也將為川渝更好地落實國家戰略夯實文化根基。”(記者 惠小勇 江毅 童芳 盧宥伊 李夢馨 王曦)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神秘的古代巴國都城呼之欲出?-新華網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89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