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科技助老:志願者手把手教老人用手機
2020-10-26 08:14: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志願者隋明哲(右)在教老年人用美圖秀秀時與老人自拍合影。受訪者供圖

  最近,天津市南開區的楊林大爺,急得連續幾天睡不著覺——自己存在手機裏的文章和老年説唱團的演出音視頻資料,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了。

  去年夏天才學會用智能手機的楊林,今年已經70歲多歲了。這回他實在鼓搗不明白,決定向老師求助。教他用手機的不是女兒,也不是外孫女,而是他居住的向陽路社區志願者王慧。

  王慧三下五除二就幫楊林找回了文件。楊林拉著他的手再三道謝:“在智能手機面前,我們這群老年人是真不行,眼睛看得見也沒用。”

  説來有些神奇,王慧竟然是一位盲人。他在向陽路社區開辦心之光無障礙交流中心,教盲人學習使用智能手機,已經有6個年頭了。直到去年夏天,才新加入一批像楊林這樣的老年學生。

  協助他在“心之光”教老人用智能手機,還有天津城建大學的大學生志願者們。王慧在講臺上講,志願者們在臺下一對一、手把手帶著老人們按步驟操作。

  相比目前只能覆蓋到社區及周圍老年人的天津“心之光”,北京“夕陽再晨老年人科普計劃”則聲勢更大,他們聯合全國上百所高校的志願者團隊,下沉到高校所在各城市的社區,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

  “不是只有那些高齡、失能和貧困的老人才需要幫助。健康、有活力、包括享受高額退休金的老人,如果不會使用智能手機上網,仍然面臨著與時代、社會乃至家庭相脫節。”北京市夕陽再晨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主任張佳鑫對記者説,“我們要用‘科技助老’的方式,讓老年人也享受到互聯網給人們生活帶來的便利。”

  學習對我來説,是一種養生方式

  楊林下決心學用智能手機的緣起,是去年一次外孫女要吃肯德基,店員介紹手機點單比櫃臺結賬便宜。“那就學吧,也不怕不好意思了。”舉手投足頗有些派頭的楊林,曾經在企業裏當過領導,如今只好戴上花鏡瞇著眼,在社區志願者指導下,笨拙地在手機上點來點去。

  宋樹新和楊林退休之前是同事,現在是同學,他也在“心之光”學用智能手機。“我上網主要是買油、買面,還買那些大件兒的!我們老兩口家住4層,還沒電梯,不網購光靠自己往樓上搬,搬不動啊!你看我,兩百多斤的大胖子,自己上樓都難啊!”他説。

  本來兒子也能教他,宋樹新卻不愛跟他學。有時一件事問兩遍,兒子就開始不耐煩:“不是都跟你説過了嘛,這麼簡單還記不住!”這話讓他感覺很受傷。孫子就更別提了,見面就把爺爺手機搶走打遊戲,“哪兒有王慧老師耐心啊,沒法比!”宋樹新對記者説。

  家住在薊門裏的李敬生,2010年退休後從老家遼寧丹東搬來北京,幫女兒帶孩子。2013年,外孫女上幼兒園了,他總算有空參加社區舉辦的活動,與張佳鑫他們創辦的“夕陽再晨”科技助老項目結緣,開始學用智能手機。此前他只會用手機打電話、發短信。

  從那年起至今,“夕陽再晨”的課程李敬生幾乎次次參加,同樣的內容一遍一遍學也不膩。“夕陽再晨”走到哪個社區,李敬生就追到哪個社區。“溫故知新,學習對我來説,是一種養生方式。”他向記者解釋説。

  幾年下來,70歲的李敬生已經是老夥計中的修圖高手了。記者採訪剛結束,他就用微信發來與記者的合影:照片整體色調調亮了很多,還加上了拍攝時間和地點的水印文字,合影中的每個人都被他用“美圖秀秀”精心進行美白、嫩膚……

  每逢戰友聚會,或者和家人朋友出去旅遊,海量拍照、合影之後,他都會用“美篇”等App把這些照片圖文並茂地呈現出來。這一兩年,他更熱衷玩“小影”“抖音”等短視頻App。

  現在,各種掃碼支付、網購,對李敬生來説都不在話下。疫情期間,家裏蔬菜水果都是他在“多點”App上買的。他還熟知如何用手機夜間買藥,最近又學會了用手機搞定異地醫保,“省得為報銷醫藥費,還得往老家來回來去地跑”。

  2014年底,在《北京晚報》上看到有大學生在薊門裏社區教老年人用電腦,那是楊光輝退休的第二年。雖然他住在車程半小時以外的其它小區,卻也興衝衝地找上門求學,從怎麼用電腦一直學到如何用智能手機。

  現在楊光輝也是出門一分錢現金不帶,結賬全靠微信、支付寶。他用“拼多多”買優惠食材,跟著“下廚房”學做飯。偶爾做飯做膩了就用“美團”叫外賣。在有幾十個同學朋友的微信群裏,楊光輝用“小年糕”跟朋友們分享相片,用“全民K歌”和老夥伴們唱歌,獨居的日子過得有聲有色。

  “教會老年人用智能手機上網,他們也能像年輕人一樣重新散發出光彩,雖然是夕陽卻像再晨的朝陽一樣絢爛。”張佳鑫向記者解釋“夕陽再晨”這個公益服務項目的初衷。

  對自家老人更應該有耐心

  2008年考入北京郵電大學的張佳鑫,入學時帶的最貴重行李,是一臺聯想的筆記本電腦。他老家在陜西漢省中市城固縣,這是全家第一臺電腦,是姥姥省吃儉用攢錢買的。聽説此後家裏也攢了臺電腦,張佳鑫想跟姥姥視頻通話。

  約好視頻通話那天,姥姥專門洗了澡、換了衣服坐在電腦前,等著看自己在北京念書的大學生外孫子。可這次視頻通話並不成功,要麼有聲音沒影像,要麼有影像沒聲音。最後還是只能打電話。

  張佳鑫在電話裏跟姥姥解釋了半天,從驅動配置到調整參數,從遠程協助到截屏圖片,無論他怎麼絞盡腦汁説明解決辦法,可姥姥還是聽不懂。白白折騰一下午,連噓寒問暖拉家常的時間都沒有,光鼓搗電腦了。

  姥姥説,以後咱還是打電話吧。張佳鑫很沮喪:“我是學信息工程的,上大學用的電腦都是姥姥給買的,卻連跟姥姥視頻通話都做不到。”聯想到父母、姑姑等親戚,電腦、手機也一樣玩不轉,張佳鑫後來做公益項目時,首先想到“科技助老”。他在校內外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牽頭搞起了“夕陽再晨”。

  符芳亮參加“夕陽再晨”時,正在中國地質大學資源勘查專業讀大一。今年他已經讀到研一了。他告訴記者,這些年教老人學用智能手機,心裏有點贖罪的感覺。他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從小很頑皮難管教,等長大懂事了,爺爺奶奶已相繼去世了。

  “子欲養而親不待,我只能把這份感情,投入在別人的爺爺奶奶身上。”他説。

  其實,在教老人用一些智能手機的功能之前,符芳亮也是現學現賣。比如用手機預約挂號,這個健康的大小夥子,平常基本用不上。他特別有成就感的是,有“學生”告訴他上午剛學完用手機預約挂號,下午就幫老伴挂上過去在窗口排半天隊也沒挂上的科室和醫生。

  符芳亮回到山西大同的老家,對家裏長輩更有耐心了。“那些老人之所以來找我們學,還不是因為家裏孩子沒耐心教他們,對自家的老人更應該有耐心才是。”

  曾英和符芳亮有著類似經歷。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曾英7歲上學前,一直由貴州畢節的外公一個人把她拉扯大。此後她與外公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到景德鎮陶瓷大學讀書以後,幾乎一年只有春節才能見到外公,可她對外公的惦念卻無時無處不在。

  “每次看到步履蹣跚的老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外公,尤其看到一些老年人因為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生活中遭遇各種不便的新聞時,心裏更是特別難過。”曾英也參加了學校的“夕陽再晨”項目,進駐社區裏教老年人用智能手機。

  天津城建大學景觀環境設計專業的大三學生吉欣喆説,軍人出身的爺爺學會用微信後,逐漸和失聯多年的戰友重新取得聯係。“爺爺和戰友們視頻聊天時高興的樣子,我們平時從來沒見到過。我想讓身邊的老人們都有機會,感受到爺爺的那種快樂。”吉欣喆感慨道。

  尋求改變世界的種子

  老師們雖然年輕,可學生們都老了,教起來相當吃力。

  “不光是記不住、容易忘,我們生活的年代不一樣,知識背景不一樣,剛開始溝通都有點難。”與張佳鑫聯合創建“夕陽再晨”的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在讀博士羅旭,笑著對記者説,有一次他講課時提醒大家要定時清理手機上的垃圾,一位老人馬上不高興了:“我手機可幹凈了,每天都用酒精擦,沒有垃圾!”

  如果繼續給老人們解釋什麼是垃圾文件,它們如何佔用手機內存,對相當一部分老人來説更難理解。羅旭只能給老人打比方:“手機就相當于是咱們做飯的廚房,每次打開一個微信這樣的軟件,就像是要做一道菜。您平時做菜都會産生廚余垃圾,要把這些垃圾丟掉,廚房才會幹凈沒有異味。手機如果不定期清理垃圾文件,運轉速度就會變慢。”

  教學時還會遇到方言的問題。曾英是貴州人,對景德鎮地區方言一竅不通。她教的老人很多都説方言,曾英只能靠社區幹部一句一句翻譯。本來老年人學東西就慢,還愛著急,再加上語言不通,更顯艱難。

  一天刷朋友圈時,曾英突然看到一張老太太的可愛自拍照,她先是一愣:這不是自己之前教給這位奶奶的嗎?看來她已經掌握了。曾英禁不住笑起來。

  “現在很多老人因為不會上網,不僅沒法享受移動互聯網為生活帶來的便利,反而感到和社會脫節、甚至被社會拋棄了。我們年輕人應該為他們做點什麼。”符芳亮對記者説。

  楊光輝向記者坦陳,自己雖然一直積極跟年輕人們學電腦、學上網、學用手機,想趕上時代和社會的步伐,但還是經常感到力不從心。“今天好不容易記住這個,明天又出來那個。哪裏都要手機掃碼,幹什麼都要網上預約,我們老年人的記憶力和應變能力,比起年輕人都差遠了,有時真的是想追也追不上,能不能等等我們啊。”他不無憂慮地説。

  如今,已經留校任教的張佳鑫,可以嘗試通過技術的方式解決科技助老的問題,但他卻寧願把業余精力放在“夕陽再晨”的公益項目上,他説:“因為解決這個問題,更需要一個好的社會氛圍,而不只是搭建一個技術平臺或者設計一款産品。”

  十年來,多達18742位全國各地的高校學生,成為“夕陽再晨”科技助老公益活動的服務骨幹,參與活動的大學生志願者人數則更多。“這些親身教過老年人上網、用手機的志願者,對科技助老的理解更深切。未來無論他們從事什麼工作,都會主動考慮到老年人的需求。只有社會各界都來關注、支持,才能真正幫助老年人跨越科技發展帶來的鴻溝。”張佳鑫説。

  張佳鑫一直記得,當時決定做科技助老的契機,源于校園裏一張希望工程激勵行動的海報——“尋找改變世界的種子”。現在,值得驕傲的是,通過“夕陽再晨”,他們不僅自己成為一粒改變世界的種子,也把這粒科技助老的種子,栽種到很多年輕人心中。(記者尹平平)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656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