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蹬三輪車的老兵,走進了演播廳
2020-05-09 14:06:52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明洪蹬三輪車載客。作者供圖

    2019年10月30日,我走進北京電視臺演播廳,參加一檔節目的錄制,講述自己退役後的人生。

    其實,我是一名十分普通的退役軍人,普通到退役近30年,一直在四川雅安靠蹬三輪車、當裝卸工謀生。這期間,我也沒幹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我想,電視臺邀請我參加節目,看中的可能就是這麼多年支撐我堅持下來的信念,那就是時刻記得自己是一名老兵,無論從事什麼職業,只要努力向前,就是光彩的。

    1991年,我當兵兩年後退役回鄉。常言道,土裏難出二兩金,我就想著外出找工作掙點錢。可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也沒啥手藝和特長,心裏一點底都沒有。我試過去建築工地抬鋼筋,可我的個頭矮,體格又瘦小,工地上的人都説我幹不了這活。看到街上有人蹬三輪車,我覺得這個活我能幹。退役回來那個月的月底,我拿著向親戚朋友借來的錢,買來自己的第一輛三輪車,開始了蹬車載客的日子。

    其實最初,我還是覺得蹬三輪車有點“見不得人”,尤其與那些安置了工作或者家境較好的戰友和熟人相比,我很難為情,路上碰到他們和我打招呼,我都裝作沒聽見,頭一低趕緊加速蹬車溜走。

    後來時間長了,我就想,面子能值幾個錢?能養家糊口嗎?工作有苦累臟險之説,但沒高低貴賤之分。我的能力就這麼大,蹬三輪車掙的每一分錢都是辛苦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為了讓家人過上好日子,我每天早出晚歸,甚至熬夜跑通宵。夜裏困了,就伏在車上瞇一會兒,有時候睡得迷迷糊糊,還會夢到部隊拉練,可一睜眼,發現自己還在夜裏冷清的馬路上。我一直很懷念當兵的時光,想著既然無法再回到火熱的軍營,索性就用軍人的衝勁去打拼,讓自己退役後的生活也過得熱氣騰騰。

    有了這種想法,我蹬三輪車的日子就有了奔頭。雖然很苦很累,我也整天笑瞇瞇的。後來,蹬三輪車的人多了起來,載客生意越來越少,我就另找了一個活計:蹬車之余幫人裝卸貨物。起初確實累得夠嗆,裝卸的貨物有100多斤的油菜籽包,也有又臟又沉的水泥,有時裝卸一天貨回來,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但我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我告訴自己,這些活雖然累,但力氣用完了還會再有的。

    兒子上學後,我每天蹬車接送他。看到有些家長開著轎車送孩子,兒子問我:“爸爸,為啥他們開轎車來,你是蹬三輪車來啊?”我告訴他,不管開轎車還是蹬三輪車,爸爸都一樣地愛孩子。現在家裏就這個條件,如果不滿足,就好好學習,自己去爭取更好的前途和生活。

    我和妻子一邊辛勤工作,一邊省吃儉用,斷斷續續花了3年時間給家裏蓋起了新房。兒子的成長也沒讓我們操心,大學畢業後他去了一家電視臺工作,不久前在老家舉辦了隆重的婚禮。他和兒媳給我們老兩口敬茶時,妻子哭了。我知道,那是幸福的眼淚。都説生活不易,我們終于苦盡甘來。

    其實,為家庭打拼的同時,我還有一個心結,總覺得這輩子兵沒當夠。我報名參加了預備役,只要接到通知,即便會耽誤掙錢,我也會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計,按時參加訓練。這些年,我相繼參加了“天府使命-2014”實兵檢驗性演習、“保護母親河”等活動,這不僅是因為我喜歡再次穿上迷彩的感覺,更因為作為一名老兵,我覺得這樣做能為家鄉建設貢獻一分力量。

    有人對我説,你也快50歲了,退役回來也沒分配工作,一直幹力氣活,這個兵算是白當了。我告訴他,當兵是義務,不能因為當了兩年兵就向國家、向政府伸手要照顧。而且,世上的工作千萬種,力氣活總得有人幹,憑勞動吃飯,努力工作,我一點也沒覺得丟人!(張明洪 整理:楊鴻)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29121061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