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名士兵的轉型“心路”
2020-05-24 09:02:29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帥偉(左二)與技術室工程師一起分析裝備故障。薛維高 攝

    急匆匆將一大碗米飯扒下肚,上士張帥偉結束了晚餐。跨出食堂前,他突然又轉身返回,從餐桌上抓起一根香蕉揣進口袋。“給晚上加班備點夜宵。”他笑著説。

    部隊調整改革後,張帥偉轉隸到第71集團軍某旅擔任雷達對抗技師。加班,幾乎成了他生活的常態。

    轉崗兩年多來,張帥偉取得了不少成績:自創“目標識別與分析三步法”“裝備展開與撤收快速實施法”等新訓法;參加實戰化電子偵察行動,取得重要戰果……每一次高光出場的背後,都離不開“點燈熬油”的積累。

    今年3月底,為激勵官兵投身部隊訓練創新,旅裏決定成立以官兵姓名命名的創新工作室,“張帥偉工作室”第一個組建成立。

    從此,張帥偉加班的時候更多了。辦公樓哨兵發現,工作室的燈經常亮到深夜。

    戰鬥到深夜的不僅僅是張帥偉一個人。夜幕下,一些官兵帶著思考,陸續走進張帥偉的創新工作室。一顆顆向戰而行的心碰撞出閃亮的火花,照亮他們從新戰位走向未來戰場的漫漫長路……

    “換崗就像樹木移栽,要想重新枝繁葉茂,就得向下深深扎根”

    一段能夠笑著講述的過往背後,經常藏著不為人知的艱辛。

    張帥偉所在的電子防空營是改革調整後新組建的單位,官兵大多轉崗、轉隸而來,專業基礎薄弱。

    報到剛滿一周,營長王前磊就找到張帥偉,通知他從連隊班長崗位調整到營部技術室,擔任雷達對抗技師。

    當時,營部技術室面臨人才荒:編配的3名工程師沒一個專業對口,兩名士官技師,一個出自底盤修理專業,一個是原炮兵班班長……成立一段時間來,技術室幾乎是個“空架子”。

    從某電子對抗團轉隸來的張帥偉,成了營長王前磊眼裏的“救火隊長”。

    翻開張帥偉的履歷,王前磊越看越喜歡——

    國防科技大學電子對抗裝備維修專業畢業,在校期間多次被評為“優秀學員”“學習標兵”;畢業考核時,因專業能力突出,被考核組直接指定為唯一免考學員;參加原單位電子對抗專業比武,多次奪得總評第一的好成績……

    即便如此,被領導“委以重任”,張帥偉還是有些忐忑:“自己剛剛轉隸過來,人生地不熟的,害怕有負期望。”

    營長王前磊給他打氣:“技術室擔負全營裝備維修管理、技術研發等重任,技術室的業務水平上不去,整個營的作戰能力都將受影響。我們不能害怕畏縮,再難也要頂上去!”

    張帥偉決心挑起這個擔子。到技術室報到那天,他在自己上鋪的床板上刻下“加油、努力、奮鬥、拼搏”8個字,每天起床一睜眼便能看到。

    打開局面並不容易。技術室主任王永民説,當時的技術室,就像電視劇《士兵突擊》裏的“草原五班”,張帥偉就如那個突然打破平靜的“許三多”。

    起初,看著張帥偉每天起早貪黑,一臺接一臺地檢修裝備,王永民和另外兩名工程師還能自我寬慰:反正我們也不懂專業幫不上忙,讓他折騰去吧。

    時間長了,他們3人開始不自在起來。更何況,張帥偉每天工作結束後,都要堅持向他們匯報,把幹的活兒説給他們聽,把遇到的難題拿出來向他們請教。

    日復一日,張帥偉的匯報和請教起了效果。

    最先轉變的是工程師徐晟。作為一名碩士研究生,徐晟理論功底深厚。在幫助張帥偉解答理論困惑的過程中,他發現,雷達對抗專業也並非如轉崗之初想象得那麼難。慢慢地,他和張帥偉之間的話題越來越多。

    一次巡修間隙,徐晟問:“每天這麼認真工作,不累嗎?”張帥偉回答:“戰士換崗,就像樹木移栽,要想重新枝繁葉茂,就得向下深深扎根。心安定了,就不會感覺到累了。”

    這句話,很快傳遍了全營。

    兩個月後,技術室的面貌煥然一新。3名工程師開始捧起書本,一邊重新學習專業理論,一邊“組團”執行維修任務。兩名轉崗技師也把張帥偉的學習筆記找來,一頁一頁地對照著學習。

    當年年底考評,經電子防空營技術室檢修的裝備,被考核組一致認為技術戰術水平保持最佳。營長王前磊從旅領導手中捧回了“裝備管理先進單位”的錦旗。後來,旅裏組織官兵專業等級評定,技術室人員全部順利通過。

    “和裝備在一起待久了,就會把它們當成親人,對裝備越精通,心裏越惦記”

    在張帥偉的心裏,有兩份情最難割舍,一份是對父母,一份是對手中的裝備。

    兩者也有衝突的時候——

    那次,張帥偉在家休假,當時他母親生病,已經聯係好醫院動手術。手術前一天,他突然接到通知,單位有大項任務,希望他能盡快歸隊。

    心神不寧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和母親張口。敏感的母親看出了兒子的心事。入伍這麼多年,張帥偉對家裏一直報喜不報憂。母親記得,以前自己問兒子,在部隊幹得怎麼樣?張帥偉總是笑笑回答,挺好的。

    直到有一天,張帥偉把整整一大箱的榮譽證書和各類獎牌、證章寄回家,母親才意識到兒子在部隊幹得有多優秀,是一個多好的兵。

    看著兒子眼裏閃爍的躊躇,躺在病床上的母親説:“媽知道你孝順,但是部隊有事耽誤不得。家裏有你爸在,放心回去吧。”

    第二天,母親被推進手術室後,張帥偉“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隨後帶著滿腔愧疚向機場趕去。

    “當時為什麼不和單位説明家裏的情況,晚幾天再歸隊?”記者問。

    張帥偉想了想,緩緩答道:“如果不是遇到棘手的任務,單位是不會輕易通知休假人員提前歸隊的。當時,母親需要我,部隊的裝備也需要我,確實很糾結。”

    沉默了幾秒後,他又接著説:“以前不懂為啥老兵退伍時,往往會抱著裝備哭。現在才明白,和裝備在一起待久了,慢慢就會把它們當成親人,對裝備越精通,心裏越惦記。”

    張帥偉對裝備、對崗位有多熱愛?這樣兩個故事或許可以説明——

    在軍校培訓時,教員告訴張帥偉,要想成為一名電抗專業的優秀戰士,心一定要穩,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專注的耐心。

    張帥偉練耐心的方法是焊電路板。一塊B5紙大小的電路板上,密布著幾百個焊點,他一個點接一個點地焊,兩個月時間,他焊了幾十塊電路板。從開始的多次燒壞到最後零失誤,張帥偉成了同批學員裏心最穩、手最穩的那一個。

    2018年,部隊配發某新型雷達裝備,為掌握雷達裝備工作原理,張帥偉找來上百張裝備圖紙,潛心研究。當時,恰逢廠家技師來旅裏巡修,他就白天跟著打下手、遞工具,抓住一切機會請教,晚上則對著拆卸下的裝備器件學習研究,最終練就了裝備技術參數“一口清”、開關旋鈕“一摸準”、常見故障“一眼明”。

    隨後,他又圍繞雷達裝備的典型故障問題分析總結,編寫出《裝備故障問題手冊匯編》。後來,這本書被院校選作教材,兄弟部隊也紛紛借鑒學習。

    “當兵久了,心思就很純粹,只要身處軍營,家國天下便扛在肩頭”

    在這個旅,聊起張帥偉,不少人直呼他為“男神”。

    一個熱血漢子被戰友稱為“男神”,記者起初聽著奇怪,可隨著採訪深入,才發現這個“男神”真挺“神”——

    部隊演習在即,某營一臺裝備突發故障,雷達無法快速偵搜跟蹤目標。該營營長召集全營技術骨幹輪番嘗試,結果都未能排除故障。

    眾人一籌莫展之際,從機關辦事返回的張帥偉恰巧經過此處。營長一把拉住張帥偉,請他試一試。

    故障原因很快被找到:一塊電路板上的小開關,在戰士清掃灰塵時被不小心撥動,造成了短路。張帥偉手指輕輕一撥,裝備瞬間“滿血復活”。

    除了技術“硬核”,張帥偉身上還有不少“軟實力”,為他“圈粉”無數——譜曲寫歌就是其中一項。

    當著記者的面,他抱起吉他彈唱了一首自創的《軍嫂》:“我們的時間總是在忙碌/你們在家裏孝敬咱父母/家裏的苦和累我無法去體會/可你還是告訴我要好好地工作……”

    張帥偉説,有段時間,部隊上下正在緊張備戰某大項任務。每天飯點,他都會看到一位懷孕的軍嫂挺著大肚子,獨自拎著飯盒去食堂打飯。那畫面讓他至今難以忘懷。

    這些年來,不管是身處任務一線,還是走在軍營一角,張帥偉都習慣隨身帶著紙和筆,把官兵拼搏的苦、成功的甜、受挫的辣、離別的酸,都記錄下來,在隨後的歲月沉淀中,慢慢譜成曲、寫成歌。

    緊張工作之余,他不時撥動琴弦,將《我的綠軍裝》《家國有我》《少年徵程》等一首首原創歌曲,化作戰友耳畔流淌的音符,溫暖他們的內心,鼓舞他們拼搏奮進。

    不管是苦練技能,還是寫歌唱歌,對張帥偉來説,都只是遵從內心的想法走好軍旅生涯的每一步。

    他認為,軍人的生活應該是簡單而充實的:“當兵久了,心思就很純粹,只要身處軍營,家國天下便扛在肩頭。”

    每次休假回家,張帥偉很少出去參加聚會,每天幫著父親幹農活,幫著母親整理家務。

    夜晚,伴著蟲鳴蛙叫,他會抱起吉他,把自己寫的歌唱給父母聽:“生活相伴多虧欠/自古忠孝兩難全/祖國有我/風雲變幻又如何/英雄砥礪護山河……”(本報記者 陳利 特約通訊員 楊琪瀟 薛維高)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楠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7121063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