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sjjs@188.com
聯係電話:(010)63074941
更多名家
更多名家觀點
名家觀點
奧巴馬這次寫信給參眾兩院説批準向中國出售用于油田的漏油處理的C-130運輸機民用型的,我覺得他更多的是向中國釋放一個信號。因為在中美的匯率戰的過程當中,奧巴馬和整個的團隊包括他的眾議院,已經對中國的人民幣升值提出了非常不友好的這樣一個姿態。為了修復在匯率戰當中這樣中美關係,我覺得奧巴馬作出來的這樣一個小小的姿態,這個夠不成什麼重要的意義。[詳細]
美國想把伊拉克變成它在中東的重要盟國,以此來控制中東的石油資源和戰略要地的態勢,實際上美國並沒有達到這個目的。因為美國原來在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時候,它整個的石油利益集團都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在伊拉克建立完整的“美國和中東地區進行石油合作”的模式,但是現在看來伊拉克政府並沒有完全答應美國的要求。[詳細]
這一切都是針對俄羅斯在伊朗問題上政策擺動。上世紀60年代,中國因為差不多的原因,開始自主研制一些武器裝備,包括我們新型戰鬥艦艇。現在伊朗也這樣,在美國壓力下,俄羅斯有點往回退縮,並沒有把M300導彈最終交付于它,伊朗就通過新型護衛艦和新型遠程反艦巡航導彈,來展示有決心在別人不幫助的情況下,自己也可以研制國産武器裝備。伊朗把俄羅斯飛行員驅出伊朗,這個只是一個政治上的表態。[詳細]
法國人為什麼把面子做得這麼足,是非常渴望在裏子上跟中國合作。比如説核電、航空,當然還有很多很多,其實法國人現在是終于找到了,比如説在薩科齊剛上來的時候,他認為美國可能很重要,于是跟著美國跑了一陣子。現在美國開始耍賴印錢,一耍賴印錢,薩科齊是終于明白了。你跟著他跑,他最後也根本不顧你,當小弟。[詳細]
《艦船知識》雜志網絡版主編宋曉軍認為,越南加強軍備是其經濟發展使然。“越南不是中國的敵人,中越海軍在南海問題上的戰略態勢是一個偽命題,南海是中美之間的事。”宋曉軍説,中越兩國海軍最近在北部灣進行了聯合巡航行動,這比舉行聯合軍演要高一級,中國沒跟任何一個國家有這樣的行動,中越軍事關係是最緊密的。[詳細]
宋曉軍説,目前中國最先進的戰機處于“三代半”水平。中國起點比較低,特別是在發動機、空氣動力設計、隱形外形設計、航空材料等多個基礎科研領域底子太薄,投入不夠。[詳細]
宋曉軍説:“金融危機之後,冷戰期間美俄積累的大量核武器,已經耗費了雙方非常多的資金,雙方實際上都不可能花這麼多錢來支撐核武器的維護了,這是一個最大的共同利益。同時還有這樣一個原因,早期戰略核彈頭本身設計的時候,只是追求爆炸力和威懾力,而它的壽命也到期了,這是一個自然的消退。我感覺雙方都是利用了這種水到渠成的核武器的自然退役來取得政治上的信用,奧巴馬和梅德韋傑夫都希望在國內拿到一些政治上的分數,同時也希望在國際上樹立自己的形象。而且同時又能節省一些錢,這是何樂而不為呢?” [詳細]
我覺得一個當然是朝鮮半島的問題,當然有一點很重要,16年前“小鷹號”來過以後再也沒有來過。“小鷹號”現在已經退役了,6月14日的時候“華盛頓”號核動力航母正式加入戰鬥值班,也就是第七艦隊的戰鬥值班。而且美國11艘航空母艦當中,唯一一艘在海外長期前沿部署的,就只有在日本的橫須賀,也就是“華盛頓”號。他把這艘航母第一次部署,它完成第一個戰鬥部署是18個月,在此之前,“華盛頓”號完成過8次部署,其中有6次在中東和地中海,有2次在北美,就是加勒比海。這一次它進入東亞,第一次18個月的作戰部署就要放在黃海,明顯從政治上來説具有重大的挑戰意義。而且這艘航母在日本一呆要呆5年,可以算下來一共是62.5個月,如果刨去修理的話是57.5個月。[詳細]
宋曉軍説:“艦艇沉沒以後的救援難度如果説按照通用標準來説,首先是由于當地的風浪比較大,底下的海流情況也比較復雜,救援的過程一般來説是潛水員要到水下探摸情況。如果説這個船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還要清理一些雜物,以免在托帶的時候發生一些斷裂。或者有一些浮桶綁在沉船上它能不能固定住,來把它浮起來。再有一個有可能它的結構以經通過壞損它可能以經損壞了,還要經過反復的考察,它浮起來的過程中會不會造成再一步的結構性破壞,最後還是一下給它弄散了。 [詳細]
宋曉軍説:“由于演習的時間太短,基本是原來對韓國承諾的保護韓國的作戰計劃的簡化版作了一下演示而已。這次軍演所做的,都是虛晃一槍,什麼規模最大,都是媒體炒作。4天裏有那麼多科目,只是走走過場而已,有本事就演習一個月,它花得起真金白銀嗎?真正的演習是很費錢的,美國沒舍得花大錢。只是媒體説得很大。這次美韓軍演還沒有前不久美國與日本的那次軍事演習花錢多。” [詳細]

   上一頁 1 2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