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際石油價格趨勢與中國的能源戰略
2020-07-13 09:08: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導致國際石油需求驟然下跌,國際石油市場價格戰激烈,WTI5月原油期貨合約價格歷史上首次跌至負值。此次石油價格戰和歷史上出現的情況有所不同,無論是石油供給的國際秩序還是石油的需求結構都出現了新的變化。油價的快速下跌對中國經濟整體和相關産業都造成了較大的短期影響,但同時也給我國提升能源戰略安全、優化能源結構提供了機遇。從投資者角度看,如何以最小的風險來把握油價波動帶來的投資機會,取決于對油價走勢的判斷以及如何通過合適的投資工具來執行交易。

  從國際石油供求結構探尋油價暴跌路徑

  首先來看,國際石油供應體係演變。1960年12月,為了維護石油生産國的利益及削弱國際大石油公司對石油價格的控制,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立,主要成員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伊朗、科威特、委內瑞拉等國家。自此之後,石油輸出國組織成為控制國際石油價格的重要組織,同時也開始了和國際大石油公司對石油生産權及銷售權的鬥爭。

  石油輸出國組織成立後,直至20世紀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前,石油權力幾乎被石油輸出國組織壟斷。而OPEC對石油出口的壟斷則導致了兩次“石油危機”。第一次石油危機是在1973年,國際油價從1973年的每桶3.05美元上升到1974年的10.73美元。第二次石油危機是在1978年底,伊朗停止輸出石油60天,使石油市場每天短缺石油500萬桶,約佔世界總消費量的1/10,致使油價動蕩和供應緊張。美國石油價格從1978年的每桶12.7美元一路猛增,到1981年漲至32.51美元。石油危機促使西方改變經濟戰略,調整經濟結構,被迫加快了新油田的勘探開發,以減少石油危機的影響。另一方面,兩次石油危機也使OPEC本身受很大損失:一是減産禁運使他們大大減少石油出口,減少了市場份額;二是油價上漲使OPEC內部發生分裂,多數成員國主張隨行就市,提高油價,而沙特阿拉伯則主張打壓油價,甚至單獨大幅度增加産量來壓價,結果OPEC失去市場調控能力。

  20世紀60年代,北海發現大規模油氣資源,而70年代持續走高的石油價格了給近海石油開採創造了重要的戰略發展機遇,英國、挪威等國也借此成為歐洲乃至世界重要的産油國。80年代以後,隨著石油輸出國組織團結力量的瓦解以及新興産油國的出現,石油權力開始分散。由于各國積極開發油氣資源,非OPEC國家的石油産量在1982年超過了OPEC國家。石油價格持續下降,OPEC國家的勢力逐漸衰退,石油權力再度回到美國、歐洲等國及日本。2008年以來,高油價推動高成本的美國頁岩油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19年美國由長期的石油凈進口國轉變為石油凈出口國。20世紀90年代後,隨著俄羅斯石油産量逐年提升,世界石油逐步形成沙特領導的OPEC、俄羅斯和美國三足鼎立的局面,石油供給形成多元化的格局。

  第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國際石油需求短期內快速下跌。需求方面,今年初以來由于疫情影響,世界各國航空業、交通運輸業等先後受到衝擊,導致世界石油需求量從2019年12月的1億桶/天降至2020年3月的9,200萬桶/天。由于中國出現疫情較早,石油需求自1月開始出現同比下降的情況;2、3月開始,其他各國疫情也相繼暴發,4月美國和歐洲各國疫情達到頂峰,很多行業開始停工停産,因此全球石油需求量同比降至今年以來最低點;後續隨著各國産業逐步恢復,石油需求量也隨之提升,但全年來看世界石油需求量可能較2019年有所下降。

  交通運輸業和航空業的受限是石油需求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今年初交通客運量及航空運輸量幾乎與2019年持平,個別國家還略高于2019年。但是自一月末開始,中國因疫情的影響,交通客運量及航空運輸量大幅下降,隨著2月末的春運返程及3月逐漸的復工復産,中國交通客運量及航空運輸量逐步上升,但3月開始因全球其他國家疫情的蔓延,全球交通客運量及航空運輸量出現明顯下降,到一季度末兩個指標均降至只為2019年的50%左右。

  目前全球生産尚未恢復,因此石油需求量仍處于較低水平的狀態,供大于求的局面成為市場上所有相關各方所達成的一致預期。

  第三是WTI5月合約跌至負值,石油價格戰高潮迭起。4月20日,定于4月21日到期的西得克薩斯中質原油期貨(WTI)價格暴跌至-38美元/桶,遠低于1983年3月31日創下的近月合約最低值10.42美元/桶。盡管這和交易者希望避免被強制平倉有關,是金融操作的結果,但全球各市場跌跌不休的油價也反映出全球石油需求重挫和庫存壓力上升。

  在此之前,國際油價在今年3月剛歷經一輪暴跌,原因是俄羅斯中斷與OPEC成員國的減産談判,與沙特阿拉伯發動價格戰,加大産量並降價,以期奪取更多市場份額。直到4月13日,OPEC+會議談妥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産協議,首階段將于今年5、6月減産石油970萬桶/日。全球其他主要石油消費市場由于需求短期大幅下跌導致競爭異常激烈。

  另外,從歷史上石油價格戰縱向比較來分析。歷史上曾出現過三次石油價格戰,第一次始于1985年。美國通過施壓中東國家增産,使國際石油價格低位運行。國際石油價格從1985年的27.01美元降至1986年的13.53美元,隨後幾年也維持較低水平。

  第二次石油價格戰發生在1997年。1990年,委內瑞拉的石油産量也從1990年的224萬桶/天飆升至1997年的332萬桶/天,這樣的過度生産引起了其他OPEC國家的不滿。1997年12月份,沙特聯合其他OPEC國家增産,石油價格也從18.68美元降至過去二十年最低的12.28美元。伴隨著石油國家增産的是金融危機,石油需求端也受到了很大衝擊。

  第三次石油價格戰在2014年。自2008年起,美國頁岩油進入高速發展期,2014年美國超過沙特和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産油國。隨著美國頁岩油産量不斷提高,OPEC國家的石油市場份額被逐步減少,國際油市地位也逐漸下降,同時沙特未能説服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OPEC國家加入減産計劃,這一係列原因使沙特決定實施增産,國際石油價格也從96.29美元狂跌至40.76美元。這次針對美國頁岩油生産商發起的價格戰導致美國數十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申請破産。

  縱觀石油價格戰的歷史,其發生的主要原因都是地緣政治或者産油國之間的相互博弈,雖然受短期供需平衡的影響,但並不是單純的市場行為。

  短中期內石油價格可能依然弱勢

  新冠肺炎疫情將導致2020年世界經濟走向衰退,2021年世界經濟有可能復蘇,但預計今明兩年全球石油需求總體上較為疲弱,而疫情的擴散將對世界經濟産生持續、深遠的影響。歐盟委員會在5月發布的春季經濟展望中預測歐元區2020年GDP增長率為-7%,英國2020年經濟將萎縮8.3%。國際權威機構對2020年世界經濟也給出了預測:4月發布的IMF《全球經濟展望》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為-3%,比2008年至2009年次貸危機時期的情況更差。全球經濟增長大幅放緩、商業活動減少,將持續壓抑石油需求,需求短期內恢復到去年水平的可能性很小。根據OPEC4月發布的石油市場月報數據,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預計每日減少690萬桶,而且考慮到當前形勢的不確定性,需求下降幅度增大的可能性也較高。

  在石油需求極度萎縮的情況下,短期內供給各方達成全面減産協議的可能性較小,並且不排除南美、非洲産油國因疫情擴散、財政吃緊而增産的可能性。在如此供給充裕、需求萎縮的情況下,2020年石油價格大概率將維持在較低水平,出現大幅反彈的可能性較小。不過這也不意味著油價將出現單邊下行趨勢,主要産油國短期單方面減産等原因也可能激起原油期貨多頭的熱情,原油期貨價格可能出現階段性小幅反彈。

  當前國際石油供給和需求體係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要復雜。在供給端,OPEC、俄羅斯、美國等主要石油出産國利益訴求各不相同,形成一體化石油供給組織的可能性非常低,短期內通過協議減産大幅抬高油價的難度大大提高。國際石油定價體係正在從過去的“政治角力”逐漸向更具競爭性的“市場化定價”過渡,而這也意味著油價受重大政治經濟事件影響的程度會更高,油價波動的頻率和幅度也將比以前更高。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就是石油供需新體係形成的最好注腳。

  隨著疫情結束、石油需求可能逐步恢復到接近疫前水平,主要産油國OPEC、俄羅斯和美國可能在産量上達成協議,世界石油供需將出現新的均衡狀態,石油價格也將有望上漲至多數産油國的盈虧平衡線40美元/桶以上。但在新的石油供給和需求體係下,油價出現經常性波動的概率較大,大幅單邊上漲並長期維持在60美元/桶以上的概率則比較小。

  低油價對中國經濟有利有弊

  石油作為重要的生産資料,對經濟的影響滲透至生活的各個方面。一方面,煉油企業通過蒸餾等工藝提煉出的成品油是交通運輸業的主要燃料;另一方面,石油通過化工企業提煉、加工後的産品又能成為塑料、合成橡膠以及化纖等日用商品的主要原料。因此,油價短期內大幅下跌並維持在歷史低位的情況將對我國經濟的多個方面産生重要影響。

  首先是對PPI、CPI形成下行壓力。根據相關研究,PPI權重最大的五個行業分別是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8.3%)、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7.5%)、汽車制造業(6.4%)、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6.2%)、農副食品加工業(5.9%)。但由于其波動相對較小,這幾個行業對于PPI整體的影響其實並不大。真正對PPI影響較大的是上遊的重工業生産資料行業。石油和化工行業整體的權重估算值高達15%,其中石油4.3%、化工11%,這説明石油價格變動對于PPI的影響非常大。

  (該圖是PPI和布倫特原油現貨價格走勢的比較,當油價出現顯著下跌的情況下,PPI則大概率出現負值。)

  另一方面,石油化工産業鏈的上遊煉油行業集中度較高,主要集中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大型企業,而中下遊的化學工業行業競爭更加激烈,因此化工産品價格在石油價格下行階段傳導將相對較快,價格上行階段則相對較慢。石油價格下行情況下,化工企業毛利率提高,有激勵通過主動降低産品售價提高市場份額;反之在上行情況下,化工企業毛利率比壓縮,提價可能會損失市場份額,因此將更傾向于被動接受産品的市場價格,做緩慢調整。反映在PPI的計算上,則説明當前PPI數據已經充分反應了油價下跌的影響,對後續月份的遲滯影響較小。

  PPI連續數月落入負值區間,同時油價短期內料將持續低位運行,引起市場上對于通貨緊縮可能性的擔憂。然而,第一季度CPI同比上漲4.9%,並未出現明顯的緊縮趨勢。食品價格上漲是推高CPI漲幅的主要因素。受國際石油價格波動影響,一季度能源價格有所下降,汽油和柴油價格均下降3.6%,降幅均比去年同期擴大1.6個百分點。居民用煤和液化石油氣價格由去年同期上漲轉為下降,降幅分別為0.9%和0.6%。一季度,扣除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CPI上漲1.3%,漲幅比去年同期回落0.6個百分點,比去年四季度回落0.1個百分點,持續維持在較低水平。PPI連續落入負值區間,説明工業領域已經感受到了通縮的壓力。一季度CPI漲幅較高,油價對消費品價格(CPI)的影響沒有對工業品價格(PPI)的影響明顯,通縮壓力二季度後可能會在消費品領域階段性顯現。國家為應對疫情採取了有效的政策,其積極影響將對低油價的通縮效應進行了有效的對衝。

  第二是衝擊石化行業。石油的主要成分是碳和氫兩種元素,分別佔83~87%和 11~14%;還有少量的硫、氧、氮和微量的 磷、砷、鉀、鈉、鈣、鎂、鎳、鐵、釩等元素。石油經煉制加工可以獲得各種燃料油、溶劑油、潤滑油、潤滑脂、石蠟、瀝青以及液化氣、芳烴等産品,為國民經濟各部門提供燃料、原料和化工産品。石油化工行業分支眾多,石化産品涉及到日用消費的諸多方面。

  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從1月初的階段性高點持續走低,3月全球疫情暴發後甚至加速下滑。油價下跌導致相應的成品油以及化學中間品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下跌。根據三大期貨交易所主力合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瀝青期貨價格下跌幅度最大,為-41.66%;尿素期貨價格下跌幅度最小,為-9.27%。其他主要品種價格跌幅則如下圖所示。

  從趨勢上看,1月份化工中間品價格相對平穩;2月份因為疫情原因停工停産,價格波動短期內停滯;3月份則隨石油價格戰快速下跌。隨著復工復産的逐步推進,4月起中間品價格出現了快速的反彈趨勢,部分産品價格甚至回到了2月初的水平。

  對石油化工産業鏈上的相關企業而言,油價3月快速下跌對企業盈利的衝擊非常大。根據A股上市的石油化工企業公布的一季度財務數據,煉油企業由于年初高價油庫存大幅貶值影響,受油價衝擊最大。2020年1季度營收同比下降23.18%,凈利潤同比大幅下降211.51%;化纖企業雖然因疫情影響服裝等消費品需求下滑,但受益于上遊中間産品價格調整以及海外口罩生産等特殊需求強勁,2020年1季度實現營收同比上升12.27%,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62.33%。

  其他子行業的衝擊主要來自外需訂單的減少疊加庫存和産品價格的倒挂等原因,隨著4月份化工産品價格的反彈形勢以及化工企業高價庫存逐漸被消化,相關企業二季度的業績有望出現大幅反彈。

  第三是給運輸業減負、降低居民出行成本。國內成品油價格根據國際石油價格定期調整,隨著國際石油價格不斷走低,國內成品油價格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下調。但是受成品油40美元/桶的價格調控下限的限制,在當前在國際石油價格在20-30美元/桶的價格區間波動的情況下,成品油價格並沒有做進一步下調。

  成品油價格下調首先會對交通運輸行業産生積極影響。作為構成交通運輸行業成本的重要部分,成品油價格下調有利于降低運輸企業的運營成本,為運輸企業應對疫情衝擊提供緩衝空間。對于細分行業,客運行業受疫情隔離的影響更大,需求端收縮的幅度和速度都要相對更快,最典型的就是民航業。由于需求的大幅下滑,對成品油的消耗也同比大幅降低,因此油價下跌對企業的影響並不顯著。而貨運行業在疫情後恢復速度較快,交通運輸部提供的數據顯示,2020年3月的貨運量已經恢復至去年同期的90%左右。考慮到貨運行業約80%是通過公路完成的,成品油價格下調將對整體貨運行業産生積極影響。 經測算,第一季度油價下調僅針對公路貨運行業就可以降低成本超過120億。

  成品油降價有利于增加居民自駕出行。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逐漸好轉,居民出行熱情逐漸回升,相比長距離旅行,和人群接觸少、相對自由的短途自駕遊成為近期的新熱點。相關機構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自駕遊成了2020年首選的境內旅遊方式。據了解,被調查者中選擇自駕遊的比例最高,超過40%。其中,成品油價格走低降低了出行的成本,也是刺激居民出行的主要因素之一。

  成品油價格下跌還將刺激居民的汽車消費需求。雖然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未來汽車行業的發展趨勢,但油價下跌使消費者保有汽車的成本降低,對首次購車和置換大型車都將起到積極作用。根據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4月汽車産銷分別完成210.2萬輛和207萬輛,環比增長46.6%和43.5%,同比分別增長2.3%和4.4%,月增速為今年以來的首次增長,其中銷量結束了連續21個月的下降,這讓汽車行業成為疫情得到控制後率先恢復的行業之一。汽車消費的恢復一方面能降低庫存,盤活4S店等銷售渠道資源,保養等後續服務也將逐步恢復;另一方面銷售的恢復將拉動整車生産企業的生産,進而帶動上遊零部件加工、鋼鐵、橡膠等相關行業的復工復産。

  第四是能源結構優化條件下低油價的影響有限。根據生態環境部最新編制的《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與行動2019年度報告》顯示,中國石油發電佔比較低,因此油價下跌在國內不會出現較大的替代效應,電力等主要能源的供應不會受到較大影響,然而油價下跌對汽車等碳排放較高行業的轉型會産生短期影響。

  近年來,我國在降低石油等化石燃料消費方面做出了不懈努力,通過新能源汽車補貼、碳排放指標、國六標準升級等方式在需求端鼓勵清潔能源替代、提升石油利用效率,在發電端不斷提升水電、風電裝機容量,提升清潔能源發電佔比,讓電力能源從源頭上更“清潔”。

  從總體上看,低油價對中國經濟利大于弊。低油價的利在于能夠大幅降低交通運輸成本,給實體經濟減負和鼓勵居民出行消費,有助于疫情後生産運輸的恢復和消費的回升。低油價提供了難得的擴大石油戰略儲備的機會,有利于提高國家能源安全水平。弊則是對石化行業産生短期衝擊,引發階段性通縮憂慮。然而國家為應對疫情而採取的各項有效政策已經極大地激發了實體經濟的活力,有效對衝了油價下跌的影響,因而出現通縮的可能性較小。

  “合縱連橫”積極把握重大戰略機遇

  當前石油價格走勢雖然對部分行業生産造成了短期衝擊,但對整個國家的經濟建設也創造了難得的戰略機遇,需要採取針對性的舉措,來加以有效把握。

  第一是産油國利益多元化,創造了“合縱連橫”的戰略機遇。縱觀時下主要産油國,在很多方面都存在諸多分歧。中國與絕大多數石油輸出國都保持了良好的貿易關係,因此可以通過在不同國家之間尋找戰略共識和利益共同點,採用“合縱連橫”策略平衡各方利益關係,為實現長期能源安全戰略創造條件。

  第二是健全和完善長效戰略石油儲備機制。我國在1993年之前石油一直能夠自給,但在1993年之後,我國開始成為石油凈進口國,並且隨著經濟飛速發展,石油進口量大幅攀升,已成為影響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我國意識到了戰略石油儲備的重要性,逐漸將其列入國家議程。

  2009年,我國公布了建立相當于100天石油凈進口量的石油儲備庫存計劃。2017年4月,中國國家石油儲備建設取得重要進展。至2016年年中,我國建成9個國家石油儲備基地,利用上述儲備庫及部分社會企業庫容,儲備石油3325萬噸,約佔我國2015年石油凈進口量的1/10。

  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汽車等消費品逐步普及,因此中國每年對石油的需求量也在快速提升。2019年,中國石油凈進口量首次突破5億噸大關,成品油凈出口量首次突破5000萬噸,石油對外依存度雙破70%。當前的戰略石油儲備規模已經難以滿足國家戰略安全需要,短期內應借助良好的油價形勢,擴大戰略儲備規模;同時需要研究戰略石油儲備的長效機制,使石油儲備和國家戰略發展階段相匹配,有效保障國家能源安全。

  第三是宏觀政策審慎應對油價低位運行。短期內油價下跌産生通貨緊縮的可能性較小,但如果石油價格長期維持低位水平,引發全球性通貨緊縮並傳導至國內的可能性依舊存在。因此,宏觀政策方面應準備充足的政策工具,防范可能出現的壓力。財政政策方面可以考慮發行戰略石油儲備特別國債,作用類似于2007年發行的第二期特別國債。募集資金部分用于戰略石油儲備的基礎設施建設,其余部分通過向人民銀行購買外匯用于購買海外石油現貨。這樣不僅可以提高國家的戰略石油儲備水平,保障我國的能源安全,還能夠提升外匯投資多元化水平,在當前全球“量化寬松”條件下有利于更好地實現國家外匯儲備資産的保值增值。

  第四是深化能源結構優化改革,降低能源進口依賴。隨著我國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乘用車消費需求也將逐步提升,未來我國對石油的需求必將大幅上升,對石油進口的海外依存度也將相應地水漲船高。為保證國家的能源安全,有必要提前優化能源消費結構,未雨綢繆,防患于未然。

  通過嚴格執行國六標準和生産企業碳排放指標控制,引導整車制造企業提高新能源汽車開發和生産的積極性,同時通過牌照發放和銷售補貼方面,鼓勵消費者選擇新能源汽車。在淘汰老舊車型的同時,加強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和銷售,逐步優化存量汽車結構,降低汽車使用對汽油和柴油的消耗。

  未來一段時間,有必要在發電層面降低能源消耗,通過電力係統市場化改革等方式降低高能耗火力發電比例,大力發展水電、風電等清潔型發電模式。充分利用市場對于資源配置的效率優勢,在消費端和要素端協調配合,優化整體能源消費結構,維護國家能源安全。針對新能源汽車的充電需求,可以通過低價格引導等方式,將消費者的充電需求集中引導至淩晨非用電高峰時段,然後通過適當調度安排水電等低成本、環境友好型能源滿足消費需求。

  建議石油投資優先防范風險

  第一是謹慎參與原油期貨交易。原油期貨是以遠期石油價格為標的的標準化合約,是期貨交易中的一個交易品種,由期貨交易所統一制定。上海期貨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是我國唯一的交易原油期貨的正規平臺。原油期貨標準合約的交割單位為1000桶,交割數量必須是交割單位的整倍數,合約最後交易日為交割月份前第一月的最後一個交易日。

  原油期貨個人投資者的開戶門檻為50萬人民幣或等值外幣,機構投資者的開戶門檻為100萬人民幣或等值外幣。最低交易保證金為合約價值的5%,交易保證金是指會員存入能源中心專用結算賬戶中確保合約履行的資金。由于保證金制度的存在,期貨交易的本質是杠桿交易,投資者在繳納保證金後可進行數倍于保證金金額的交易。這一制度使期貨交易具有高收益和高風險的特點,保證金比率越低,杠桿效應就越大,高收益和高風險的特點就越明顯。當投資者賬戶資金低于最低保證金額度時,需及時補充保證金。為了控制交易所、會員單位及客戶的交易風險,原油期貨設置了漲跌停板制度,漲跌停板是指合約在一個交易日中的交易價格不得高于或者低于規定的漲跌幅度,超過該漲跌幅度的報價將被視為無效,不能成交。

  原油期貨合約由于交易規范,並且上期所期貨合約價格和國際原油期貨價格的同步性較高,適合作為原油投資的金融工具。但鑒于原油期貨的杠桿交易屬性,以及目前原油價格大幅雙向波動的趨勢,對投資者而言,即便投資人對油價反彈行情有堅定的信心和判斷,也建議參與的投資人施行T+0交易、實時盯盤,當日必須平倉控制風險。

  第二是避免參與QDII石油基金投資。由于國內原油期貨投資門檻較高,QDII石油基金也是投資石油比較好的工具。目前國內石油類QDII基金只有8只,其中華寶標普油氣、華安標普全球石油、廣發道瓊斯美國石油3只為股票型基金,主要投資于油企股票;南方原油、易方達原油、嘉實原油、諾安油氣能源、國泰大宗商品5只為FOF型基金,主要投資于國外原油期貨基金。在3只股票型基金中,華寶油氣和廣發石油的標的主要是石油産業鏈的上遊企業,石油價格上漲對上遊企業利好;華安石油標的是石油對全産業鏈,因此該基金波動性相對較小。由于5只FOF型基金主要投資原油期貨基金,因此這些基金與油價的相關性相對較高,其中嘉實原油和諾安油氣是主動管理型基金,此類型基金可能會在業績基準的基礎上獲得超額收益,但是也可能跑輸基準指數,主動管理型基金主要依靠基金經理及團隊的投研能力。

  QDII基金相比原油期貨合約門檻較低,部分基金和國際石油價格的相關性較高,但公募基金本身畢竟是主動管理的基金産品,不同的管理人由于能力等不同存在一定的個體風險,需要在投資前對發行機構的投研能力、基金歷史業績等方面做深入研究後謹慎參與。而目前部分基金由于交易機制的關係,其交易價格已經大幅高于其資産凈值。對于此類高溢價基金産品,屬于市場熱度虛高、風險也較高的産品,建議投資人保持理性,盡量避免參與。

  第三是區別對待石油相關企業股票(A股)投資。由于石油産業鏈的上遊産品如燃油、煤油等價格與石油相關性較高,而目前石油價格仍處于低位波動階段,所以上遊産品價格可能短期也不會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因此不建議投資上遊産業相關的企業。不過中下遊産品價格自4月復工復産規模擴大以來逐步出現回升態勢,如苯乙烯、塑料、PVC、苯乙烯等化工産品。石油價格的持續低位,也使石油産業鏈中下遊産品的成本降低,從而提升生産中下遊産品企業的利潤,因此相關企業的股票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作者係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 、植信投資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張秉文 、植信投資研究院研究員路宜橋)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蓓蓓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