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回顧澳大利亞金礦裏的中國緣
2019-01-15 15:08: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堪培拉1月15日電 通訊:回顧澳大利亞金礦裏的中國緣

  新華社記者白旭 潘翔越 周子寒

(國際·圖文互動)(1)回顧澳大利亞金礦裏的中國緣

  這是2018年12月27日在澳大利亞巴拉瑞特拍攝的疏芬山金礦博物館復原的當年中國礦工居住的帳篷營地內景。 新華社發(潘翔越攝)

  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巴拉瑞特的疏芬山金礦博物館,當史蒂文·科迪把金水倒進模具鑄成金塊、現場參觀的中國遊客發出陣陣驚嘆時,他或許能感受到當年自己曾曾祖父工作時的心境。

  科迪今年52歲,他的工作是在疏芬山金礦博物館演示熔金。疏芬山是當地著名旅遊景點,2018年全年遊客超過70萬人次,其中至少5萬來自中國。

  100多年前,這裏同樣吸引著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其中也包括中國人,當時他們都為淘金而來。科迪的曾曾祖父于1851年從愛爾蘭到巴拉瑞特淘金,當時21歲。“他當年應該看到過中國人是怎麼工作的。”科迪説。

(國際·圖文互動)(3)回顧澳大利亞金礦裏的中國緣

  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巴拉瑞特,一名工作人員(右)向遊客們講解如何從河中淘金。(2018年12月27日攝)新華社發(潘翔越攝)

  2018年是中國人來到澳大利亞200周年。清朝統治後期國力每況愈下,不少中國人到國外謀生。1851年澳大利亞發現金礦的消息轟動世界,巴拉瑞特被稱為“新金山”。不少中國勞工也跟隨著當時的淘金潮來到巴拉瑞特。

  “僅僅在巴拉瑞特,像疏芬山這樣的金礦就有大約200個,最多的時候礦工人數達到4萬,其中有四分之一來自中國。”疏芬山市場與媒體部工作人員劉奕麟對記者説。

  疏芬山金礦博物館復原了當年中國礦工居住的一片帳篷營地。記者看到,每一頂小帳篷裏有兩張床,狹小的空間供兩人居住,裏面有簡單的生活必需品——飯碗、煤油燈等,還有礦工供奉了家裏的先人牌位。當時大部分中國礦工來自廣東,他們的居住地附近還有一座關帝廟。

  “中國礦工更能吃苦。”劉奕麟説,中國礦工會在一些歐洲人放棄的井中繼續挖掘,往往會有收獲,歐洲淘金者也因此和中國礦工産生了矛盾。“中國人被集中在‘中國村’居住,由‘保護者’看管。名義上是保護,其實是限制他們去金礦的時間。”

  然而有一件事改變了中歐礦工間的關係。劉奕麟説,由于飲食習慣問題,很多歐洲淘金者營養不良,而不少中國礦工為了降低生活成本自己種菜並出售,蔬菜讓歐洲人營養更加平衡,身體狀況得到很大改善。

  在科迪先人的故事中,中國人“非常友善”。“我父親那一輩人還見過中國人的菜園和集市,中國人送給他們的蔬菜比賣給他們的還要多。”

(國際·圖文互動)(5)回顧澳大利亞金礦裏的中國緣

  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巴拉瑞特,遊客們嘗試從河中找到金沙。(2018年12月27日攝)新華社發(潘翔越攝)

  一些中國礦工後來回到故鄉,也有一些人留了下來,比如科迪姐夫的曾祖父。“我姐夫的曾祖父母都是中國人,姐夫的祖父後來娶了一位英國姑娘,他的母親也是英國人,”科迪説,“姐夫和他兒子的外貌都可以看出中國人的樣子,但他們已經不會講漢語了,只知道自己姓氏的發音像‘唐’。”

  科迪從去年開始學習漢語,已能與中國遊客簡單交流。雖然演示現場有3名華裔講解員,但科迪還是希望多學一點漢語,親口講述那段歷史。

  “那段歷史很重要,應該被記住,”科迪説,“中國人曾經被不公正地對待,但是他們都是特別好的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