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特寫:“和而不同”——中日藝術家跨界合作共覓東方新美學
2019-05-22 14:35:1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東京5月22日電(記者 梁賽玉 杜瀟逸 彭純)蒙蒙細雨裏,綠意包裹的東京國立博物館法隆寺寶物館的方形淺池正中央,放置著一把中式長椅,其四周由清水包圍著,似魚兒戲遊于水般親切自然,陳列在隔著一層透明玻璃的主建築裏的大幅淡彩畫裏的遊魚與之遙相呼應——這一幕,正是由日本著名建築師隈研吾、中國畫家王傳峰和中國臺灣家具設計師陳仁毅3人共同合作的微縮呈現。

  主建築內人頭攢動,燈光耀眼,與外部景觀的安靜恬淡形成鮮明對照。20日,3人聯合創作的《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作品集的出版慶賀儀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法隆寺寶物館內舉行。中日兩國藝術界代表超過200人出席。

  5月20日,在日本東京《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出版慶賀儀式室外,來賓相互交流、欣賞作品。杜瀟逸 攝

  這部作品集由講談社出版,通過日本攝影師筱山紀信的攝影鏡頭呈現了三位藝術家作品的融合。作品實現了“水墨、線條、空間與有無、虛實、禪意等意境的有機結合,探求藝術與東方美的內在關聯”。

  在此書發布之後,首場展覽計劃于今夏在東京大學新落成的美術館開幕,該美術館也是隈研吾最新完成的建築作品。隨後將與中國、美國、法國、 德國、意大利等地的博物館進行合作,呈現更加完整的世界巡展。

 

  這是5月20日在日本東京拍攝的《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一書。杜瀟逸 攝 

  “和而不同”

  作為建築設計師的隈研吾出生日本橫濱,目前正在參與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殘奧會設計主會場國立競技場的設計。出生于中國山東的王傳峰旅日30余年,其作品曾被日本郵政公司制作為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30周年的紀念郵票。陳仁毅設計的家具吸收了中國明代家具的線條美,被譽為最能體現當代中式設計的家具品牌。從事著完全不同領域的這3人,若放在平常而言,似乎很難聚在一起。

 

  5月20日,在日本東京《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的出版慶賀儀式上,王傳峰、隈研吾、筱山紀信和陳仁毅(從右至左)在現場合影留念。杜瀟逸 攝

  陳仁毅説,現在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大家都很喜歡集中在某一個專業領域之中。實際上,現在是一個融合的時代。這也成為了3人跨領域合作的起點。

  王傳峰説:“隈研吾先生建築線條的美,陳仁毅先生家具線條的美,以及我的繪畫之中體現的線條的美,其實都是同樣的一種美,我們希望把這樣的一種美綜合在一起,看看能迸發出什麼樣的火花來。”

  “如果要尋找我們之間的共同點,我想,那就是我們都是以亞洲為背景活躍的人。現在,我們要聚在一起,舉辦這次非常跨界的展覽。”隈研吾也説到。

  參加慶賀儀式的日本參議院議員、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林芳正表示,“不同的領域,在‘和’的狀態下混合在一起,又産生了微妙的變化,我覺得這正是跨領域合作的奇妙之處。”他希望,日中藝術界能不斷深化交流。

  5月20日,在日本東京《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的出版慶賀儀式上,日本參議院議員、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林芳正在現場致辭。杜瀟逸 攝

  連接傳統和未來

  日本,東西方文化兼容並蓄,其文化中深刻蘊含著中國的傳統文化。隈研吾經常在各地尋訪日本的傳統建築,其中很多建築技法是從中國傳入,許多日本寺廟建築兼夾著唐風。他説,之前日中之間通過很多交流達成了相互刺激、相互促進和共同提升,鑒真東渡便是一例。

  “進入到21世紀,尤其是最近的十年,我行走在世界各地時時都有這樣一個感受:西方人對東方的憧憬越來越強烈,他們甚至希望自身能夠參與到這個世界中來,親身體驗這樣的美。” 隈研吾表示。

  對陳仁毅來説,傳統不僅存在于他收藏的明清時期的古家具中,傳統的東方美學如今已成為世界上越來越不容忽視的存在。“過去的1個世紀,其實是西方主導著整個世界的發展,這種影響也延展到美學和藝術的層面上。現在我們應當承認,在新的時代之中,東方變得越來越突出。”他認為。

  這種相互交流與融合在王傳峰看來,也是指向未來的一個方向:“在這個時代,對紙本繪畫、對家具設計、對建築設計、對東方美學,西方人也會有一個重新的認識。前一百年是西方人的主場,後一百年將是我們東方人的主場,我們3個人的嘗試,可以視作一新時代潮流的預兆。”他説,希望3人可以把這些嘗試生發出一個永恒的主題,最終共同標識出東方美學的原點。

  這是5月20日在日本東京《和而不同——隈研吾、陳仁毅、王傳峰的世界》的出版慶賀儀式現場拍攝的三位藝術家的作品。杜瀟逸 攝

  專門發來賀詞的卸任中國駐日本大使程永華寫道,此次3位藝術家在“和而不同”主題下實現的跨界交流,是中日藝術家共同挑戰追求“東方新美學”。這樣的嘗試是繼承傳統的同時開拓新的未來。他們不斷探索藝術的行為,能將當代中日文化交流層面的傳統與未來聯係在一起。

  成為“東方新美學”的原點

  3位專家雖從事的藝術領域各不相同,但都基于共同的認知——希望用一個東方的、新時代美學的觀念來影響下一個一百年。

  東方之美在陳仁毅看來,就像用文化的視角來延伸當代中式家具設計,其實也是在尋找一種‘和’的可能性,讓這個時代的對“器”的品味遠超一切有形的外觀。“這是我從文化中得到的啟發,也是希望藉由物相的參透,透過物與禪、意與境、美學與哲學的內化,拋開地域的界限,提升當代審美到一個全新的東方文明高度,使人與人之間和族群的融合充滿包容不再設限。”

  王傳峰認為,與其説3個人分別代表著日本、中國大陸和臺灣,不如説三個人可以把各自所在地區擴展到“東方人”的層面上。“我們把東方的、新的審美觀念‘文藝復興’,接下來從東方影響到全世界。”

  隈研吾也認為,東方美學不僅僅是古老的東西,未來的生活之中也將會有這種東方的美學,這就是一種升華。西方的發展是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工業雖然變得越來越發達,但是對于人類的生存環境而言,會變得越來越糟糕。東方的理念是禪的理念,是人和自然融合的理念。所以,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將會自然而然地回到西方憧憬東方人與自然融合的境界中去,這是一種必然的趨勢。

  從某種層面看,“和而不同”的目的地指向相同:山川草木,造化自然,3人都在探索東方之美的道路上並肩前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鐘靈 張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0100200303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4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