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們為何能站上聯合國領獎臺
2017-12-08 08:06:4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們為何能站上聯合國領獎臺

  ——訪塞罕壩林場老中青三代建設者代表

  當地時間12月5日晚上,肯尼亞內羅畢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總部,伴隨著熱烈的掌聲,三位河北塞罕壩林場建設者代表從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裏克·索爾海姆手中,接過了“地球衛士獎——激勵與行動獎”的獎杯。“地球衛士獎”是聯合國係統最具影響力的環境獎項。

  滿頭銀發的塞罕壩林場退休職工陳彥嫻,林場黨委書記、場長劉海瑩,“80後”副場長于士濤,代表三代林場建設者前來內羅畢領獎。

  在他們心中,這沉甸甸的獎杯,凝聚著林場建設者55年的心血和汗水,輝映著“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塞罕壩精神。

  73歲的第一代林場建設者陳彥嫻:

  “我們當初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累,都是值得的”

  陳彥嫻是塞罕壩林場第一批建設者中的一員,她説:“55年前,我們369個人來到黃沙漫天、草木難生的塞罕壩的時候,平均年齡不到24歲。如今,我當年的同事們大多已離開人世,在他們的身後,留下的是人類恢復美好自然的一段傳奇。”

  “建場初期的塞罕壩林場,條件異常艱苦。”陳彥嫻説,房屋不夠住,大家就住倉庫、馬棚、窩棚、幹打壘、泥草房,夏天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最難熬的是冬天,最冷的時候達到零下40攝氏度左右,嗷嗷叫的白毛風一刮,對面看不見人,讓人喘不過氣來。炕上鋪的只有一層莜麥秸子,睡覺要戴上皮帽子,早上起來眉毛、帽子和被子上會落下一層霜。喝的是雪水、雨水和溝塘水,吃的是含有麥芒的黑莜面、土豆和鹹菜。在艱苦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下,不少人都患上了心腦血管病、關節炎、風濕病。

  吃過很多苦的陳彥嫻,對于苦和累有著超常的耐受力。前來聯合國環境署,從河北承德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坐汽車到北京,從北京飛到廣州,從廣州飛到內羅畢,一路奔波30多個小時,行程約1.2萬公裏。記者問陳彥嫻累不累,她微笑著説:“沒事。”一次在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陳彥嫻一直聊到中午,請假專程陪同她前來的女兒曾靖擔心媽媽身體吃不消,堅持要讓她停下來吃飯、休息,她卻説:“我能堅持。”

  “我媽太要強了,她們那一輩人不都這樣嗎?”曾靖對記者説。

  “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你還會選擇塞罕壩嗎?”面對記者的問題,陳彥嫻的回答是:“選擇塞罕壩,我無怨無悔。我們把荒山沙地變成了百萬畝林海,當初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累,都是值得的。這輩子能來到這裏,站在聯合國的領獎臺上,值了!”“我們相信,種下綠色,就能收獲美麗,種下希望,就能收獲未來!”陳彥嫻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説。

  52歲的第二代林場建設者劉海瑩: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就是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在劉海瑩看來,沒有老一輩的艱苦創業和精神傳承,就沒有塞罕壩的今天,更不會獲得今天這樣巨大的榮譽。

  1984年,河北林業專科學校畢業生、19歲的劉海瑩來到塞罕壩,成為基層林場的技術員。“剛到這裏時感覺很荒涼,冬季寒冷,和我的老家差別很大。”劉海瑩是河北秦皇島人,最初感到難以適應。住工棚、喝雪水、啃鹹菜、吃冷飯,在艱苦的環境中,“老壩上”的榜樣力量和傳幫帶,使得他堅持下來,一步步成長為林場的第十二任黨委書記、場長。

  劉海瑩説,“以前,我們把木材生産當做支柱産業,一度佔總收入的90%以上。近年來,我們大幅壓縮木材採伐量,木材産業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持續下降,森林旅遊、綠化苗木等綠色産業的收入,已經超過50%。我們堅信,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就是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塞罕壩的百萬畝人工林,是在闖過一道道技術難關、經受住一次次考驗中生長起來的;塞罕壩的生態修復,是用腳踏實地、埋頭苦幹換來的。”劉海瑩表示,“現在,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林場條件得到了很大改善,我們要繼續保持艱苦創業精神,要靠奮鬥拼搏取得更大發展。”

  人在內羅畢領取聯合國最高環境獎,劉海瑩的心卻時刻記挂著塞罕壩林場。他説,“雖然冬季不再植樹造林,但護林、撫育、防火等任務仍然很重。回到塞罕壩,我們三位領獎代表要跟全場幹部職工聊聊所見所聞所思,一起討論接下來怎麼學習貫徹落實好十九大精神,全面推進改革和發展,把這片林子管護好、經營好。”

  37歲的第三代林場建設者于士濤:

  “要將森林覆蓋率由目前的80%提升到86%的飽和值”

  頒獎臺上的于士濤,身穿黑色西服,精瘦幹練。人們很難想象:今年3月,身高一米七的他還是一個體重接近200斤的“小胖子”。

  體重過重影響生活和工作,于士濤下決心減肥。他每天走路的距離約20公裏,在很多人的朋友圈,每天都牢牢佔領著步數排名的封面。3個月的時間,他就將體重減輕了50斤。“我們當時看到了都很驚訝,小胖子真有毅力。”陳彥嫻説。

  2005年,25歲的于士濤來到塞罕壩,在這個偏僻艱苦的林場擔任技術員,成為“林三代”。

  曾經反對于士濤到壩上工作的女友付立華,2006年來到塞罕壩,這片浩瀚林海和塞罕壩人使她深受觸動,“我意識到,在林場工作,雖然遠離都市的繁華,但生命依然可以在這裏發光發彩。”2011年,中國林科院研究生畢業的付立華,放棄在大城市生活的機會,來到塞罕壩,與于士濤一起奮鬥。

  今年,表現出色的于士濤由一個分場的場長,升任總場副場長。于士濤表示,第三代林場建設者要按照總場的工作要求繼續攻堅,一方面,科學經營,把這片林子守護好。另一方面,是在那些山高坡陡、立地條件極差的地方“攻堅造林”,將森林覆蓋率由目前的80%提升到86%的飽和值。

  塞罕壩人在平均海拔1500米的高原上接力傳承,創造了高寒沙地生態建設史上的綠色奇跡,鑄造了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生動范例。今天的塞罕壩,每年可涵養水源、凈化水質1.37億立方米,釋放氧氣54.5萬噸。

  “美麗高嶺”這片動人的“中國綠”,正惠及京津、浸潤世界。

  (內羅畢12月7日電 記者 劉 毅 李志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浚縣古城展新姿
浚縣古城展新姿
冬韻西湖
冬韻西湖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201122077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