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徐卓:他們都走了,但我從不害怕
2018-02-06 18:53:4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命運能有多悲情?

32年前,

她的大姑為尋鶴不幸落水遇難,

4年前,

接過接力棒的父親也因公殉職。

信念能有多執著?

大學畢業後,

她告別繁華都市,

回到黑龍江齊齊哈爾扎龍。

“只有在這裏,我才能找到內心的安寧。”

每每回憶起家裏的事,

她的心總會隱隱作痛。

但只要聊到丹頂鶴,

姑娘的眼睛就會發光。

丹頂鶴人工孵化當時是世界難題,

她的爺爺費盡心思,

使成活率達到了90%以上。

去美國訪問時,當地請他留下,

他卻説:

“我的事業在中國,扎龍需要我。”

為創建灘涂珍禽自然保護區,

大姑懷揣著3枚丹頂鶴蛋,

奔波了3天3夜,一路用體溫暖著……

父親放棄城裏的工作,

一幹就是18年,

每天為哪只鶴打掃了圈舍,

哪群鶴做了防疫,

他都認真記在本子上,從未間斷。

翻看父親的日記,

她立志完成父親未竟的事業。

“這樣他就好像在我身邊,從未離開過。”

扎龍人説,

丹頂鶴一身傲骨、一生忠貞,

只要結為伴侶,就會一生相守。

他們,又何嘗不是呢?

“新青年”第6期

邀請到“鶴姑娘”

徐卓

分享她和家人與丹頂鶴的幾代情緣。

《我是“鶴姑娘”》

演講實錄

  大家好,

  我是新青年徐卓。

  我對大姑的印象,

  就是家裏墻上的黑白照片,

  還有過節時桌上多出的一副空碗筷。

  我逐漸長大,

  從家人和大姑的日記裏,

  了解了大姑的故事。

  她跟著爺爺奶奶在扎龍工作,

  一個姑娘家像個小夥子,

  幹著保護區最苦最累的活兒,

  為了更好地進入工作,

  去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係進修,

  靠著4次獻血換錢支撐學業和生活。

  1986年5月,

  大姑前往鹽城,

  參與創建灘涂珍禽自然保護區,

  她帶著3枚鶴蛋,奔波了3天3夜,

  終于來到了黃海之濱。

  當時丹頂鶴人工孵化是世界前沿課題,

  難以想象,

  大姑究竟付出多少情感,

  才有了世界首次越冬地人工孵化成功

  更令人驚奇的是,

  小鶴格外強壯,

  大姑獲得了國際鶴類基金會主席

  阿齊布爾德的稱讚。

  這一切美好在下一年中斷,

  1987年9月16日,

  大姑外出尋找受傷飛失的白天鵝“牧仁”和“黎明”。

  連續奔波兩天,疲勞過度,

  不幸落水遇難。

  30年過去了,

  我仍記得大姑日記裏寫的一段話:

  “我可以不要舒適,

  不要家庭,不要金錢,

  不要我應得的一切,

  甚至命也不要了;

  但我不相信,

  女子不能幹一番事業!”

  小時候,

  我隨爺爺奶奶在齊齊哈爾市扎龍村長大,

  這裏很美,

  爺爺在野外發現了一只落單受傷的小鶴,

  便把它帶回了家,精心照顧。

  小鶴傷口恢復後,

  爺爺奶奶將它送回野外,

  誰知它竟不願離去,

  從此,爺爺與丹頂鶴結緣。

  扎龍濕地保護區成立之初特別困難,

  沒有地方辦公,

  爺爺就騰出我們家的小土房;

  沒有人願意來這裏工作,

  全家人都無償地為保護區工作;

  自發地照顧小鶴,

  小鶴就像我們家人一樣。

  為了人工孵化丹頂鶴,

  爺爺費盡了心思。

  通過細致入微的觀察,

  總結出一套丹頂鶴的孵化繁育方法,

  成活率達到了90%以上。

  爺爺的成功引起了國外的注意,

  一次到美國訪問,當地邀請他留下來,

  但爺爺放棄了。

  他説他的事業在中國,扎龍需要他。

  爸爸的故事,

  清晰得就像發生在昨天。

  我的爸爸名叫徐建峰,

  1997年,他放棄城裏的工作,

  回到扎龍保護區。

  這一幹就是18年,

  同事説他“養鶴比養孩子還上心”。

  每年三四月,

  是丹頂鶴繁育孵化的關鍵期,

  每當這時,

  他都顧不得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等,

  他趟水穿梭在蘆葦蕩中,

  確認散養鶴的安全。

  2014年4月,

  又是丹頂鶴孵化期,

  爸爸發現濕地核心區內有個鶴巢,

  小鶴馬上就要破殼,

  但那年春天異常幹燥,

  附近時常有荒火出現。

  “可別把鶴巢給燒了!”

  爸爸扔下一句話,

  只身前往看護,

  4月19日,

  他把自己年輕的生命,

  獻給了扎龍濕地。

  爸爸的遺物裏有十幾本工作日記,

  記錄了1997年以來他所有的工作。

  他每天為哪只鶴打掃了圈舍,

  給哪一群鶴做了防疫,

  從未間斷。

  看到父親這些日記,

  我突然萌發了一個心願:

  我想完成他未竟的事業。

  這樣他就好像在我身邊,

  從未離開過。

  2016年8月,

  我從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畢業,

  回到了扎龍,從事野生動物保護工作,

  滿足了我之前的那個心願。

  工作初始,

  我們成功地救護了一只顱內出血的小鶴,

  當它恢復如初在湖中嬉戲時,

  我真想把這個消息分享給父親。

  我記得大姑的信念,

  “不信女子不能幹一番事業。”

  我記得爸爸曾經説過:

  “清清白白做人,認認真真做事。”

  我記得我入學時的誓詞:

  “無山不綠,有水皆清,

  四時花香,萬壑鳥鳴;

  替河山裝成錦繡,

  把國土繪成丹青。”

  我願為此努力奮鬥,

  我是新青年徐卓。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個家,三代人,

  認真做了一件事。

  “新青年YouthTalks”

  新華社創新項目

  分享新時代的青年故事

  — 新華社新青年工作室出品 —

相關鏈接: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07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