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回家的聲音——火車站廣播背後的故事
2018-02-07 10:14: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鄭州2月7日電 題:回家的聲音——火車站廣播背後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王爍

  “女士們、先生們,你們好,旅途辛苦了,新鄉車站到了……”與一些車站的電子合成聲音不同,這段迎賓詞是河南新鄉車站老廣播員尹九紅十幾年前錄制的,她的聲音親切又熟悉,在寒冷的冬日裏尤為暖心。對于遠歸的人們來説,她的聲音不僅僅是新鄉站的符號,也代表著每一位離鄉遊子回家的期盼。

  尹九紅曾經是新鄉車站的一名廣播員,在鐵路上工作的31年裏,她在車站廣播站就工作了近10年。她日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以前我覺得列車廣播員這個崗位挺神秘的,他們在一個小播音室裏面到底是怎樣工作的呢?我非常好奇。”談起做廣播員的初衷,尹九紅表示1990年恰逢車站公開招聘,經過層層考核,尹九紅成為選出的六分之一,就此開始了在車站的播音工作。

  車站廣播員看似是一份輕松的工作,其實是一個要求很嚴格的崗位。工作後,尹九紅才發現自己原來想的有點簡單了:“想想自己説的話整個車站的人都在聽著,怎樣才能廣播的有感情,是我一直都在思考的問題。”值夜班的時候即使有時間可以打盹,尹九紅也強迫自己不能打瞌睡。“實在困了,我就找找車站的安全須知,挑選一些編成廣播詞播報出去。”

  對于旅客來説,廣播員對自己的作用就是預報車票的檢票時間、列車的到開時間等,其實,在沒有對講機的年代,車站的廣播員還承擔著整個車站人員的調度任務。

  “每趟列車從接近、通告站臺、旅客下車、檢票、停止檢票、旅客上車等等,有八、九個環節,每個環節都得廣播五、六遍。那時車站一天接發八九十趟車,一天的工作量很大。還都是直播,不能説錯,説得不清楚怕旅客聽不到,説得不好聽了也怕旅客笑話。”尹九紅説,在沒有對講機的年代,車站的各個崗位都靠聽廣播員的聲音進行作業,責任很大。

  常年的直播,嗓子發炎是常事。可是工作需要,就只能想辦法克服。“幹廣播的十年裏面,我沒吃過辛辣的食物。還特別注意預防感冒,一感冒聲音就有變化,不清脆。那會兒,我們廣播員還有‘特供勞保’胖大海,別的同事都沒有。”尹九紅笑著説。

  當好一名優秀廣播員,僅做好播音工作還遠遠不夠。尹九紅説:“那些年的春運,列車晚點非常頻繁,關注站臺的動態,安撫旅客的情緒,責任很大一部分都落到了我們廣播員身上。你別看我們似乎沒有什麼繁重的體力活,但是工作時,手、口、眼、耳同時都得‘忙碌’著,整個神經都得繃起來,出不得半點差錯。一個班上下來,也是累得不行。”

  2013年車站崗位調動,尹九紅被調去了票庫管理。尹九紅離開廣播室後,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車站廣播也逐漸由真人直播進入了語音合成的時代,而在新鄉車站內,尹九紅的聲音每天仍會響起1400余次,平均每天就有幾十萬的“聽眾”。

  2018年是尹九紅在崗位上的最後一個春運,在採訪快結束時,記者問她最高興的事是什麼,尹九紅説,有一次,一個小姑娘來票房取票,聽到她的聲音就開心地説:“原來車站的聲音就是你啊,每次出遠門回來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自己回家了。”

  “對于旅客來説,廣播員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再過幾年,也許語音合成也會完全替代我的聲音,不過能看到旅客安全、開心地回家,我就會很高興。”尹九紅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相關新聞
  • 見證變遷的兩座車站
    16個碩大臨時雨棚一字排開,入眼的是拖著行李的匆匆身影和一張張急切的臉,不一樣的是,行李箱代替了編織袋,檢票口外頗有秩序的長龍代替了過去的人頭攢動……
    2018-02-07 07:29:26
  • 苗嶺深處六個雞車站的堅守
    新華社記者李黔渝  滬昆鐵路六個雞車站地處貴州苗嶺深山。
    2017-01-29 16:17:0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朝鮮藝術團抵達韓國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館群揭幕
冷的邊關熱的血
冷的邊關熱的血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大渡河峽谷絕壁上的“天邊”村寨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3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