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大上的鋼琴培訓藏多少貓膩?比賽往往淪為賺錢工具
2018-02-23 08:10:0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5萬元租架冒牌貨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王女士最近遇到一件煩心事。她在一家鋼琴培訓機構給女兒報了鋼琴班,交了1.5萬元的押金租了一架鋼琴,“當時説得好好的,在這兒上課,租琴是免費的,什麼時候不想租了,押金給退。現在去找他們,每次都打哈哈,要不就説給換老師,要不就説給換琴,反正就是不給退錢。”

  為什麼想退琴呢?王女士有一個鋼琴專業的朋友,去她家串門的時候發現,這架據稱價值幾萬元的外國品牌鋼琴是冒牌貨。朋友告訴王女士,這架鋼琴頂多值一兩千元,應該是回收的舊鋼琴經過修整再次使用的。王女士又請北京某知名琴行的師傅過來看,對方説,這架鋼琴只值2000元。

  更讓王女士心塞的是,女兒學了兩年的琴卻還不識譜,之前機構的老師一直跟她講,識譜是一輩子的事,老師都一直在學習認譜,所以每次上課都是老師教一段,學生彈一段。這個看似活到老學到老的理論,也被專業人士揭穿:“學鋼琴首先要學識譜。你請的老師八成是冒牌的吧?”

  少兒學鋼琴一直是家長們樂此不疲選擇的一種啟蒙教育方式。調查顯示,90後年少時學琴的,如今只有不到5%的還在彈琴;有10%左右在完成了父母願望過十級後,再也沒碰過琴;5%當中,部分參加藝考讀了藝術類,有些畢業後兼職或全職教孩子鋼琴。

  即使這樣的高失敗率,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家長前仆後繼呢?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大部分家長出于理性的態度讓孩子學鋼琴。彈琴能讓孩子坐得住,可以提高智力,鋼琴本身的優雅感也是許多家長選擇讓孩子學琴的理由。王女士告訴記者,起初是孩子自己對鋼琴有興趣,之所以要堅持讓她學,是要讓她知道“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輕松學會的,堅持本身就是一個良好的品質”。

  西安音樂學院的張老師介紹,雖然教育部規定鋼琴考級不能和升學挂鉤,但鋼琴考級成為孩子們重要的社交手段,會讓孩子在社交中提升自信。

  當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家長是在跟風、盲目攀比,認為“孩子一定要才藝雙全”“樓上樓下的孩子都在彈琴,我也得讓孩子學一學”“會彈琴的孩子多優雅啊”……

  老師怎麼説家長就怎麼做

  記者調查發現,市面上五花八門的鋼琴培訓機構藏著不少貓膩。很多琴童的家長們本身不會彈琴,加上鋼琴佔地方、價格高,很多家長更願意選擇租琴。因此很多鋼琴培訓機構同時兼有賣琴、租琴和教琴三個功能。

  在亞運村一家鋼琴培訓機構裏,導購員告訴記者,他們經營雅馬哈、卡哇伊等外國品牌的國産琴以及佩卓夫等原裝進口品牌鋼琴,價格從1萬到十幾二十萬元不等。鋼琴培訓課程從每節課45分鐘200元到六七百元不等,教師均為專業鋼琴院校畢業,有一些是專業大師和白俄羅斯等外籍教師,費用也更高一些。

  在北京國貿附近,一家據説是曾獲得國際鋼琴比賽大獎的著名音樂人持股的鋼琴培訓機構,一節鋼琴課的費用高達1000元。

  面對天價的鋼琴學費,課程顧問會怎樣勸説家長選報的?一位負責給青年教師做培訓的鋼琴老師告訴記者:“他們會讓來報課的孩子先試上一節我的課,再去跟200元的課做對比,效果不言而喻,但是我的課要1000元,又太貴,那怎麼辦呢?他們就會去推薦五六百一節的課,家長們也會覺得物有所值。”

  這位培訓老師説:“鋼琴老師中不乏持假文憑者,我給他們做培訓的時候就發現,他們自己都不完全識譜,怎麼能教孩子?不教你識譜,一節課45分鐘講的知識點非常有限,給孩子手上貼好看的貼畫,名義上説是幫助孩子有趣地學習鋼琴,其實非但對學習鋼琴沒什麼意義,相反孩子的注意力會被貼畫吸引,一節課下來玩的比學的多。”

  培訓老師講道:“大多琴童的家長自己也不懂琴,都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跟著聽課,老師怎麼説他們就怎麼做,他們也以為這樣‘寓教于樂’的授課方式是對的。實際上,學習鋼琴是一件需要毅力的事情,不是用幾個小貼畫就能鎖住孩子興趣的。”

  而一些所謂的外籍教師資質也無從考證,記者發現,一些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來到中國,只要會彈鋼琴,有的就能搖身一變成為外籍教師。

  組織鋼琴比賽賺得盆滿缽滿

  記者走訪了北京市朝陽區幾家鋼琴培訓機構,發現鋼琴老師分為大師級、金牌級、優秀青年教師等,某培訓機構的廣告牌上介紹:某某,大師級鋼琴教師,從教9年,學員達500余人,所教學生分獲香港青少年藝術節鋼琴比賽金獎、亞洲青少年鋼琴藝術節比賽一等獎,曾教雙目失明學生參加中央音樂學院鋼琴考級獲優秀證書……大師級的教師價格自然也是不菲的,多達幾百甚至上千元。

  一位在某音樂學院任教的教師告訴記者:一些大學教師在外面辦培訓機構,有些人會選擇教身體有殘疾的學生,因為這樣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然後再從外面招一些青年教師,在全國辦培訓機構開設分校。資歷豐富了,名氣漸漸高了,招收的琴童也越來越多。他們每年會在一些著名的旅遊地,比如三亞、長隆等舉辦鋼琴比賽,參加比賽的大多是培訓機構的學生。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報名費沒多少錢,又是好玩的地方,許多家長願意利用假期帶孩子參加,報名人數多了,廣告商和讚助商自然也樂此不疲,一場比賽下來就能賺得盆滿缽滿”,“只要能完整演奏下來,拿個優秀獎應該不難,但前幾名的獎項還是會側重給培訓機構自己的琴童。”

  記者在某網站看到這樣一則信息:“星海杯是我國唯一由教育部批準舉辦的全國性少兒鋼琴比賽活動。”記者致電教育部相關部門,其負責人表示:“不存在對相關鋼琴比賽的認證,教育部沒有這一項行政審批權。”

  經濟學家凡勃倫在他的《有閒階級論》中指出,要顯示地位,那種技能必須包括三點:時間的明顯浪費,金錢的明顯浪費,擬古主義(帶有早期的風格)。鋼琴由于技能掌握的困難,對于經典曲目的偏重,還有彈奏會上的各種儀表要求,就給人一種“高一級的”“比較高尚的”的感覺,而恰恰是這種“高尚感”蒙住了家長的雙眼。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2439514